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53章 救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6230 2022-06-26 14:40

  

  “我这一闹,想必他们是不敢怠慢了。”顾若影很是得意,又有些担心,连灼瑶都可以随意就进出,那些人若是派些个高手来,想必他们是拦不住了。

“那是,以后人人巡查都得时不时抬着头,看看昫王妃是不是在墙头上看着呢!”路剑离想到这个情景就想笑。

“怎么不见星转,有她在我也放心些。”顾若影一路跟着路剑离出了常平阁才问。

“让她去帮你取新制的武器了,最近又做了几件,让你看看。”路剑离笑着答。

“那些都不重要,你才重要,切莫只留一个人,我不放心。”顾若影摇摇头道。

“王妃的意思是你的武功不行,你没听出来,我见你多日不练功,都快胖成球了,你现在就只有那脸能看看了。”灼瑶对身边的秦柏舟道。

“我当灼瑶姑娘是赞我了,我再如何练,我的武功也入不得王妃的眼。”秦柏舟一脸无奈。

时辰还早,路剑离坐了这大半日也想活动活动筋骨,就没有坐马车,慢慢在道上走,几人近身跟着,侍卫远远跟着。走在道上,顾若影就戴上了面纱。路剑离很少见她戴面纱,只觉得她穿一身珊瑚色的衣裙,戴着白色面纱,又梳着百合髻,十分好看,为了不让面纱随风飘起,上面还缀了几颗宝石。面纱下,美丽的容颜若隐若现,倒还添了更多的风情,不禁让他心动。这面纱戴的,比不戴还要显眼还要美,可是要怎么办才好。

正走着,街面不远处传来吵闹之声。

顾若影首先停了脚步,正牵着她手的路剑离也就停了下来。

秦柏舟已经上前去查看了。

这是王城脚下,又是三府所在之处,进进出出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官员,住在这附近的也都是身份尊贵的人,所以治安一向是极好的,一般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顾若影瞥见一道铁青色的身影,该不会是路颢尘在这里吧,她心里想。就见秦柏舟回来了,在路剑离耳边道:“暝郡王正在处罚一个行政院的小吏,那小吏好像是晖郡王的人。”

“楚怀兰?”顾若影问。

“正是叫这么个名字。”秦柏舟忙答。

顾若影已经几步就到了事发之地。

秦柏舟看着她的背影,望向路剑离。

“又要多管闲事了。”路剑离也抬脚往那里去。

“还得有您撑腰才行。”秦柏舟笑着也跟了上去。

顾若影发现人群围得紧密,便跃上了一家店铺的檐角,这才将里面看得清清楚楚。

楚怀兰正趴跪在路颢尘的脚边。那路颢尘铁色常服上,沾了些墨色的印迹,应该是墨汁,地上还有一方碎掉的砚,一堆破碎的房屋模子,他是工政院的,想必是公事用的。

“杀了吧。”路颢尘淡淡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人群瞬间就散开了。无衣抽出了剑来,他正要砍向楚怀兰,就见一把短剑撞在他的长剑上,他再无心杀人,先挡在路颢尘身前,眼睛随即寻着剑来的方向看去,没有看到人,顾若影已到了他的身前。

“昫……昫王妃!”无衣只得收起剑行礼。

“暝郡王好小的气量,这点小事就要喊打喊杀。”顾若揶揄道,“我看这墨色印迹很是好看呢!”

“昫王妃这是哪里话,一件衣服而已,杀他是因为撞坏了这模子,这可是昫王殿下要的东西。”暝郡王见她戴着面纱,十分可人,忍不住多看两眼,言语也软下来。

“既是我家殿下要的东西,杀不杀怎么由你说了算?你莫不是想骑到我家殿下头上去?”顾若影抬起下巴。

“不敢。昫王殿下。”路颢尘看到路剑离也走了过来,忙行礼道。

“滚吧,这是我的人。”路剑离走到顾若影身后,揽了她的肩,冷冷对路颢尘说。

“是。无衣,走!”路颢尘脸色铁青,转身往工政院里去了,他紧握拳头,手指头都变成了青白色。

“多谢,昫王、昫王妃殿下。”楚怀兰这才直起了身子,但仍旧跪着向两人行礼。

“起来吧!”路剑离答。

楚怀兰起身了,众人才看到,真正的墨水都在他的白衣之上,这路颢尘身上只有一小部分,谁打翻了谁的东西,一目了然。

“你怎么不说你是晖郡王的人?”路剑离问。

“暝郡王本就是冲着晖郡王来的,他知我是他的人。我若提了,他便更有借口对付晖郡王了。无非是一死,不算什么。”楚怀兰轻轻笑着,红唇皓齿,若不是知他是男子,定是要将他当成个美人了。

楚怀兰从地下拾起顾若影的短剑,双手奉上。顾若影接了剑,放回袖中。

“他们两人在不同的院里,这是怎么不对付了。”路剑离又问。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晖郡王从不与我说事务上的事情。”楚怀兰摇头。

“啊……你回去换身衣,然后拿着这个进王城,到我府上,晚上我请你喝酒。”路剑离让秦柏舟给了他一块令牌。

“是。”楚怀兰忙双手接了过去,行了礼,回家换衣去了。

“今日碰到两回这人,真是……”

“灼瑶!”就听到顾若影制止了她。

可是路剑离已经是听到了,他忙停下来问:“他今日又来扰你了?”

“看到他脸上的伤没有?”顾若影只好说了实话。

“这次更过分吗?你都动手了?”路剑离也注意到了他脸上的伤,急了。

“殿下别急,没有没有,都没有近身呢,灼瑶与般嫦早就拦了,他和他那手下完全不是我们的对手。今日也就是给他个教训,不要老‘嫂嫂,嫂嫂’地叫我,我听着难受。”顾若影笑着握握他的手。

“他是一直跟着你,还是偶遇?”路剑离又问。

“没有一直跟着,我们在酒楼吃饭时他才过来,之前没人跟着。我注意着呢!”顾若影确实一直有注意有没有尾巴,她是昫王重要的人,肯定也是要注意,不然有人拿她来要挟昫王就不好了。

“还是下手轻了。”路剑离恨恨道。

当楚怀兰到昫王府的时候,看到晖郡王早就到了,正在院子里和昫王喝茶。而昫王妃……他抬头找了一下,第一眼没有看到,第二眼才看到,人在檐上待着。双手背在身后,长发披散着,裙摆与长发随风飘散开。

楚怀兰向喝茶的两人行礼,眼睛还忍不住张望。

“不用理她,一会就下来了,天热,那儿凉快。”转眼夏天就到了,天太热,顾若影最不喜欢的季节来了。

“也就是王妃有那本领了。”路梓墨向楚怀兰招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

“我那房梁都比别人家的多用了木材,也修得更平,让她站得稳些。”路剑离笑着介绍。

就见路梓墨与楚怀兰相视一笑,路梓墨道:“这可算是开了眼,还没有见过如此纵自己王妃的,您怕是第一人。”

“也是她,唯有她,看出了你们两人的关系,我竟一直不知。”路剑离轻声道。这院子里,现在只有他们三人,路剑离将顾若影的话学了一遍。

楚怀兰一听,忙跪倒在路剑离面前:“昫王殿下,都是我的错,您不要责罚郡王。”

路梓墨也跪了过来,口已不能言。

“我何时说要罚他,要罚他,还会让你们两人来府上聚?都起来吧!”路剑离道。

“殿下……”路梓墨不知如何是好。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家王妃说了,怎么也得护着你们两人。我们既已知道,在我们这里也就不必遮遮掩掩了。”路剑离看着檐顶的顾若影说。

“多谢殿下,今日也多亏两位,怀兰才得以活命。”路梓墨眼眶红了。

“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他要报复于你?”路剑离问。

“他有一门人近日报了升令过来,我按要求查了他的过往,这人劣迹斑斑,小小工事都收受钱财,我就直接给退了回去,想是这事儿了。”路梓墨回答。

“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路剑离忍着火答。

“殿下放心,我不会怕他的。他敢把手伸过来我这边,我必给他切了。”路梓墨很少这么坚定地说话。当时把他放在吏政院就是看到他不属于任何势力,郡王身份也高,想要贿赂也难。

“把怀兰调到我常平阁里来吧,这样他也不敢再动,你便可放手做事。”路剑离之前就已想好了。

路梓墨与楚怀兰又拜倒在昫王面前。

“我可是有私心的,我打听过了,怀兰处事谨慎有序,又不吵闹,最适合跟着我了。”路剑离笑道。

路梓墨看着路剑离的改变,与之前的昫王真是判若两人,以前的昫王只要达到目的,只看结果,这些旁人的命根本不在他的眼中。现如今,竟会出手救人于水火,真是让他意想不到。

“还有,昤王是自己人,可以信。”路剑离见楚怀兰走到荷池边去看花,就对路梓墨说。楚怀兰是何等玲珑的人,他看路剑离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立即找了个借口离开,让出时间给二人。

“这……之前……我们查到……”路梓墨疑惑地问。

“有人有意为之。”

“好生厉害,一石二鸟。”路梓墨摇头吐了一口长气。

“恐怕有比暝郡王藏得更深的人,他太显了,让我觉得不是他。”路剑离想到这个人就心里不舒服。

“我会注意的。”路梓墨明白他的意思,“他似乎对王妃……”他也不知该不该告诉路剑离。

“他从小就爱与我争,我的东西他都想要,却从未得到过。”路剑离冷笑。

下来人报饭摆好了,路剑离就对檐上的人招招手。顾若影便飞身下了檐来。

“不许待这许久,夜风吹了着凉就不好了。”路剑离怜爱地看着顾若影,先给她披了外衣,又拿了温茶给她饮,饮完又递上帕子,这下人一般的模样,让路梓墨与楚怀兰看傻了眼,而顾若影旁若无人地一样样受了,好似很平常一样。

感情这个家里是昫王在照顾昫王妃啊!也算是真开了眼。

走去厅里吃饭,路梓墨又开始好奇这满院子的石板,就问:“殿下这石板是……”

就见楚怀兰扯了扯他的衣袖,朝顾若影望去,见她裙子底下的脚是光光的,这才明白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