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43章 影子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37 2022-06-26 14:40

  

  顾若影坐在马车里,掀开窗帘就看到一片巨大的草甸,高高低低的,有些地方竟比烨国的小山还要高些。已经看到远处星星点点的帐篷。草甸的后方就是一片密林,再往后就是绵延的大山。顾若影也是长了见识,没有想到参加围猎的有这么多人,围猎的地方有这么大。

再走近些,才知道在一片背风温暖的草甸上居然有一片建筑,都是木质的小楼,一幢幢围成一圈,围出的空地形成了一个广场。这一片地方没有长草,已铺上了石头地板,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小镇了。王族与尊贵的客人都住在这小镇里,其他的人则可以自由选择把帐篷搭在哪里。看到的星星点点的帐篷都是住这些人以及跟来的下人。

在小镇外面,还用粗绳围出了一片地方,搭了看台,应该是比武、游戏之用。看台左侧有一些大大小小关猎物的笼子,右侧则是几间巨大的厨房,这里整日都煮着各样食物,让客人随时可以取来吃。

“殿下,你原来也不能打猎,连马都骑不了,你来了都做什么呢?”顾若影干脆将头伸出窗外去。

“他们一待就是十天半月,我一般等到大猎捕前一日才来,大猎捕一完事就走了,总共能待个两三日。大半时间在屋里看书,待在屋里闷了就出去坐坐,待在屋外又吹不得那么久的风。”路剑离扶着她的腿,生怕她从车里给滚了出去。

“我听说他们有些人已经来了几日了,我们怎么不早点来?多玩两日?”顾若影回头问道。今日还是乖乖地穿着宫裙,发髻也梳得好好的,因为一会要去拜见曜王与几位妃子,还要去见见昹王与昤王的王妃。明日可以随便穿,怎么舒服怎么穿,因为明天是大猎捕的日子,路剑离会带她一起去打猎。

“前几日一直下雨,这草甸里、林子里都湿着,你这一下地就得踩一脚泥,还不会烦死了,哪里还有心情打猎。这两日太阳好,晒干了才带你来。卢子谋挑的日子是真不错。”路剑离答道。

原是因为她,顾若影还以为是他事忙才会晚来的。她从窗边退回来,跨坐在路剑离的腿上,捧着他的脸,亲了下去。可是,当她这么做时,居然一恍神,感觉这姿势……这人……路剑离正环着她的腰,吻得入神,却见她出了神。

“怎么了?”路剑离问。

“啊……没什么……”顾若影坐回原来的位置。就听颜星转在车外说:“主人,到了。”一行人已到小镇的石板路前。

春季的风暖暖地,太阳也暖暖地,又不会太热,温度十分舒适,顾若影怕热,这样的天气,路剑离还需要披风,而她已经开始穿单衣了。

曜王给他们留了一栋小楼,二楼的套间里住昫王与王妃,楼下四间小屋住秦柏舟与凝寒一间、颜星转与灼瑶一间,洵美与般嫦一间,其中一间有大通铺,给剩下的侍卫住。别人的楼里都是不够住,还要另搭帐篷,他们的则刚刚好,就把厨子给赶到了厨房和其他厨子一处住。

凝寒是昫王的另外一位随侍,与柏舟不同,他从三岁起便在昫王身边与他一起长大,就像萧璀的宇凰与凤漓一样。在昫王外出时,他则会留守在家里,接手昫王的所有工作。上次昫王生病,他流着泪去处理昫王醒着时安排的事情,并不在府里。他曾多次扮演昫王,他的身形与病时的昫王一模一样,他甚至举手投足的姿态都能学个七八分,他是真正的昫王的影子。

大婚的当天与第二天,他也不在,第三天才回府里。当时他背对着顾若影,顾若影以为是昫王,就光着脚就准备往上扑了,去吓他,走近了才觉得不对。他转过身来认认真真拜她,谢她救昫王命之恩。看上他的脸,有四分像是昫王,再听声音就更加冷汗直冒,太像昫王了,不对,是像司夜,像司夜那病娇的模样与声调。

好些天,顾若影在府里看到他,还是会愣一愣。

“他也是身子不好吗?看起来病怏怏的样子?”顾若影有日问路剑离。

“好着呢,武功也不差。”路剑离答道。

“我觉得他比你更像司夜,我在贪狼寨遇到的不会是他吧,我那日杀的不会是他吧……”顾若影想这么里汗毛都竖起来了。

“凝寒,过来!”路剑离也不答她,就叫了凝寒过来,“上衣脱了。”

“是。”凝寒应着就开始解衣服,完全不在意顾若影在场。

“这……”顾若影倒不好意思了。

“你在战场见过多少男子赤膊上阵,还不好意思看,你不看,我怕你睡不着。”路剑离笑道。这倒是实话,在练场上,男子大多光着上身,也实在是没有什么。

这时,凝寒已经脱掉了上衣,顾若影看到他身上倒是有些伤痕,但是胸口那里没有她伤的那个痕迹。却如路剑离所说,从他身上肌骨看来,绝对是学武的,而且还是常练的那种。但是穿上衣服,都站不太直的样子,真的不像。

“这回可放心了?”路剑离让凝寒退下,盯着顾若影问。

顾若影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但是看到他还是觉得奇怪。

“我以前出去,父王不让,他就扮我,最长能扮我月余,只要父王不召见,就穿不了帮。”路剑离给她解释为何会如此像生病的他,是因为要扮他故易学的,学得久了,刻进骨子里,就变成这样了。

“太可怕了……”顾若影摇头叹。

“我们一样大,从三岁在一起生活,我只需要看他一眼,他就能明白我的指令。有时候我就是他,他就是我。”路剑离身边陪伴的三人才是他的亲人,那就是玄玉、温悲岩与凝寒,这三人都是他的母亲留给他的人,现在还多了一人,那就是顾若影。

“这样的话……那他看我是什么感觉?”顾若影提了个问,气得路剑离跳了起来。

“什么感觉!你想要什么感觉!”他大声叫道,声音大到整个院子都听到了。

“你自己说的,你就是他,他就是你……”

“能一样吗?能一样吗?!你是想气死我你!”

“小声点小声点,一会气又不顺了……”

“你……我都要没有气了,还气不顺……”

“路剑离,你给我小声一点,吵得我头都疼了。”

“好……哪里疼,我给你揉揉。”

没有称呼就说事,那是有一点点生气;要是叫出了全名,那就是大不妙了得赶紧哄;只要是用甜到发腻的声音叫“殿下”,那就是干了坏事或者准备干坏事。

下了车,其他人去收拾东西,他们夫妻二人则先去拜见曜王与景妃。曜王其他的妃子都没有来,养尊处优的她们受不了这里的环境,宁愿在宫里晒太阳。这景妃一歌女出身,长在贫困之家,所以觉得无所谓,每次都会陪曜王来参加围猎。她凡事也不计较,自己没有靠山又没有子嗣,就只能靠曜王的宠爱了,所以总是谦卑顺从的姿态。

两人乖乖坐下陪曜王喝了一盏茶。

“郡主……”曜王准备开口就被顾若影给打断了。

“父王怎么还叫我郡主,叫我若影便好了。”顾若影甜甜笑着。

“是是,都是自家人了。若影,你明日陪着离儿去参加大猎吗?”曜王看她今天穿得这么乖,以为路剑离不许她参加。

“去的。殿下身子还没好透,我怕他累着,所以陪着他去顾着他些。猎不着什么也没有关系。”顾若影回答得可乖巧了。听得路剑离想笑,明天你不要撒欢着跑不理我就好了,猎不到什么?!你明天不要去猎熊猎虎我就谢天谢地了。

“对对对!让他出去跑动跑动也好,对身子有益处。”曜王满心都是自己的乖儿子,怎么看怎么喜欢,也就顺带喜欢这个儿媳妇了。

“父王说的是。”顾若影说完笑盈盈看着景妃,“明日如果猎得了好看的山鸟,就取了彩羽给娘娘做只羽扇可好?”

“好好好,天气热了,是需要只好羽扇,那就先多谢昫王妃了。”景妃看顾若影这么看得起她,很是高兴。

几人聊了一阵子,正想起身去昹王那里,就见昹王领着王妃与长子路盈北进来了,不一会,昤王也领着王妃进来了。

“我刚想说带影儿去看看你们,你们就来了。”路剑离笑道。

“我们也是看到了你的马车,想着你们来父王这里了,才来的。正好盈北说要见王爷爷。”

几人只有兄弟辈分,也就没有大礼,相互都行了礼才坐下。

“只听说昫王妃是位美人,感情这是谁说的,我都想打他的嘴,这明明就是美若天仙啊!”昹王妃柳如英与小世子上次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她领了孩子回娘家守孝,顾若影只见过两位侧妃。这位看起来就是位脾气爽快的女子,生得身高体圆,十分富态,举手投足也是颇有名门风范,想来娘家也是不得了的世家。

昤王妃竹千碧与昤王性子一样,只浅浅笑着,应着,并没有说什么话。长得就是小家碧玉的样子,清新可人,没有什么架子。听说娘家也是名门望族,倒是养出了这样如莲花般清爽的女儿,看来家教定是不错了。她还未有孩子,现在昤王的孩子是侧妃所生,自然也就没有带出来了。

众人又客套地说了些话,说起明天的大猎,这两位王妃都不会武功,所以也就不会参加了,他们陪着景妃就四处走走看看,带着路盈北玩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