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24章 落星城-灭寨1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24 2022-06-26 14:40

  

  月九幽重重地落到地上,杀气顿时布满全身,直传到剑尖,剑随之发出“铮铮”地响声,她双手将剑举过头顶准备击杀,心里抑制不住兴奋,“咯咯咯”地笑:“来吧!用全力来吧!”

这大堂本来有三个出口,一个大门,一个是刑台左右两侧的侧门,现在应该已经被小汜从外面全部锁死了,现在这殿中就只有他们三人,月九幽相当有信心。

司夜被江赟护到墙角:“公子,一会我与她对手,你赶紧找机会逃。”

司夜点点头,他虽然想逃走,但又有些担心和不舍。

“逃?”月九幽冷笑道:“谁也逃不掉!”

江赟举刀朝月九幽冲过来,这把巨大的刀在他的手里就像叶片一样轻,果然是有天生神力。但蛮力有用尽的那一刻,短时间无法恢复,而内力则不同,可以腾转挪移间休息补充,可谓是源源不息。

他一刀劈向月九幽,月九幽毫不畏惧,举剑直接硬接住他的刀,身体也是被压得沉了一沉,但她内力深厚,仍是接住了,剑也是好剑,和那大刀硬碰发出“铮”地一响,却没有一点损坏。她大喝一声,将江赟和他的刀一齐推开了去。趁他还没有站稳,月九幽就已飞身上前,剑直划过江赟身前,江赟向后躲过,那剑就擦着他的脖子划了过去,惊出了他一身冷汗。月九幽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接着又是几剑,主要攻他左侧,因为她发现他都是往右侧腾挪,左侧显然是他的劣势之处。果然,剑击在他左侧,他拿刀的抵挡时已然是慢了半拍,几招下来,身上已多出了好几道血痕。

但是江赟也算是使蛮力里面的高手,他的身材高大,但是身法很是灵巧,在月九幽攻击时尽都能转身躲开,同时出刀攻击。

这时两人势均力敌,近身而战,他正想退,只见月九幽左双手持剑在空划一剑,剑至他的左脸侧,他拿刀顶住,却不想月九幽突然手腕一转,一剑一瞬变成两把,她左手那把仍在他脸侧,右手则抓了另一把从右至左划开了他的衣服和肚皮。她没有因为对方中了一剑而退后,而是更进了一步,双手举剑左右开工,舞出无数剑花,剑剑着于他身。他也奋力反击。

门外已经传来厮杀之声,萧玴借的人马已经到了,那些残兵就留给他吧。

江赟听到声响不由往外望去。

“呵呵呵呵……”月九幽听到门外的声音,呵呵笑了起来,“不用看了,一个人也活不了,呵呵呵呵……”说着趁江赟走神之际,一剑刺中了他的腹部。中这了一剑,他的行动越加迟缓了,已是在拼死抵抗,无法还手了。

司夜也听到了门外的声音。可他没有找到机会,月九幽只要发现他在动,就朝他这边冲,而江赟则上阻拦,没有办法,江赟也急了,在月九幽伸剑上前时抓住她的剑尖,顶着她的人往后退了好几步。月九幽暂时无法动弹,于是运气再一使力狠狠将剑刺入了他的胸口,不深却也让他一口血喷在了月九幽的脸上。

趁着月九幽被江赟困住的时间,司夜快速走到其中一个刑台处,不知按了什么机关,那刑台居然打开,露出一个洞口来。他回头看了一眼月九幽就走进了洞中。

月九幽吃了一惊,原本一直在找的他们第二次分批逃走的出口居然是在这里!她心想,要赶快结束这里的战斗,不能让司夜跑了。

最后,只见月九幽一跃而起,根本不看他的刀在何处,全不避让,最后将手中双剑直插穿在他的心脏上,而他拼死的最后一刀砍在了她的左肩膀上。为了最后这一记击杀,月九幽的所有力道都用在了这里,直到把他的身体刺穿为止,但是再无内力护着其他地方,所以肩膀这一下是实实挨下了。

月九幽闷哼一声,拔出剑,口中吐出两个字:“痛快。”

说完,她看都没有看一眼倒在地下的江赟,他的血流出来,直淌到大门口。月九幽捂住左肩的伤口,追着司夜进了洞去,直到走完这条通道,就听到耳边传来海水的声音。

原来这就是上次他们逃到海中的一条路。司夜身子差,是肯定进不了有瘴气的林子的,所以能逃的地方只能是海路。

月光很好,借着月光,月九幽看到海滩上站着一个,正是司夜。

“不跑了?”月九幽收起剑走向他,对付他,完全不用剑。

“是啊,我太好奇了,想知道答案,所以不想跑了。”司夜背向她看着海上明月,其实,不跑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船并没有在原来的地方。

“什么地方好奇?”月九幽和他站到一排,夜风吹起两人一黑一白的衣衫,月光撒在他们的脸上,显得十分生动。

“你怎样下的毒?”司夜侧脸看向月九幽。

“我从进寨子起就在下毒,你们验了我身,却不知道毒就在我身上,在我的衣衫上,在我的发上,在我的皮肤上,我每经过一个人,他们都会中毒,只不过时间问题。”月九幽也将脸侧向司夜。

司夜想起来,她喜欢热闹,没事那两天就喜欢扎在人堆里,看他们比武,看他们赌博,觉得一个人在房间吃饭甚是无趣,还在饭堂里吃了几顿饭。原来,她每走过一个人,只要抖抖衣衫就会让他们中毒。

“所以这两天其实已经有人开始不适,只不是还没有到时间,直到今天才严重,是因为……”司夜回忆了今天的事情。

“因为你。”月九幽接上他的话,走到司夜的对面,把脸凑向他,“因为你带我去河边,想要杀我,那正是晚饭前取水的时间,我脸上的胎记还记得吗?”说完又“咯咯咯”笑起来。

“我看到了,在水里化开了,原来那是剧毒啊!”司夜恍然大悟。“我只知你是药人,却不知你还是个毒人。那水我每天都派人查,没有毒。”

“我没想你也是个药人,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与我相似的味道,想必你也是个毒人吧,用毒太多太深,病自然是好不了的。”月九幽笑道。

“那晚的酒里有毒吗?”司夜还不死心地问。海水涨了上来,漫过了他们的小腿。

“自然是有的,我本想与你一同赴死,可你却不愿,那我只好作罢了。”月九幽直视着他的眼睛,但见他眼里全是怜爱之色。

“你的名字?”他眼里还有不舍。

“月九幽。”她冷冷答。

他伸出手抚上了她的脸,她身上的毒对于他来说没有太大的作用。

“真的就没有对我心生过怜惜之情吗?”司夜凄凄说道。

海水已漫到他们的大腿。

“并没有。”月九幽将脸放在他的左耳边,冷静地回答。

司夜顺势伸手将她揽在怀中,唇吻上她的脸颊,她的下巴放在了他的肩头,接着他就感觉到一股寒冰刺进了胸口。

“可我有。”司夜最后说出这三个字,就松开月九幽,向后倒向了海水里,他左手中有一把短剑,胸口还插着一支翡翠钗,在水里飘浮了一会儿就再也看不见了。

月九幽看着他的身体如一叶破舟,心里还是觉得挺可惜的,就觉得一个有趣的人就这样死了,就,还挺可惜的。

“不杀也是祸害!”她安慰自己。这山寨没有一点山寨的样子,不用说肯定是曜国用来掩人耳目的据点,手也伸得太长了点,此次端掉了也是去掉了萧璀和萧玴的一块心病,落星也稳妥一些。所以杀个人算什么,杀一百人也不算什么。

月九幽再往海里看了一眼,已然是看不到了那个身影了,她没有告诉他,其实刚才她讲了假话,看月那晚的酒里没有毒,杯里没有,壶里也没有。

月九幽转回身,拖着受伤的身体往岸边走。

她抬起头,山寨火光一片,有人正往这边狂奔而来,肩头的伤让她失血过多,眼竟有些花了,那身影怎么那么像……萧璀!

等他再走近些,那身量,那脸庞,不是他又是谁。

“幽儿!”萧璀唤道,声音都哽咽了。他扑过来就要抱住月九幽。

月九幽用捂住左肩的右手,推在萧璀的胸口上:“不要碰我,主上。”虽然封住了穴道,但仍是流了不少血。她说道:“我身上还有余毒,你……不要碰我……会中毒……”

话未落音,萧璀已经一步上前将她揽进怀里。

“唔……”月九幽痛得轻哼一声。

萧璀忙松开来,向下察看她:“伤哪里了?重吗?”这才发现她的右肩中了一刀,伤可见骨,脸色也因失血而变得惨白。

“没事,小伤。可主上这又是何苦。”说着,她轻挪开身体,用带血的右手抹了下自己的唇,指上便染了些朱红的颜色,她将自己这只手指又抹到了萧璀的唇上,萧璀吃惊地看着她,嘴中有苦味也有她血的腥甜。

“解药。只有一点,一会再去吃些……”他又未等她讲完,便勾起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下去,细细品尝着她唇的味道,那种苦中带甜的味道。

“你就是我的解药。”萧璀深情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