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61章 报仇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75 2022-06-26 14:40

  

  灼瑶幽幽眼开双眼,就看到了冥药与般嫦,她的双眼在房间里搜寻着顾若影的身影。

“不用找了,她在自己房间睡着呢!之前暴怒之下要去帮你报仇,被凝寒施了药,先让她睡几个时辰。”冥药回道。

“不能……不能去!”灼瑶听到顾若影要去报仇,就要从床上坐起来。

“肯定知道是不能去的,这不才使了药将她拦下来。这药厉害,她知道的。”冥药将她按回床上,又交代:“你近日老实待着,不可再用内力。”

“我无妨,般嫦你也去主人那里,洵美一个人哪里能拦得住她。”灼瑶推开要过来帮自己的般嫦。

“主人担心你,让我守着你,寸步不离。她那里还有凝寒和侍卫,不怕的。”般嫦答道,她并不准备出去。

灼瑶这才放了心,她问:“你们是在哪里找到我的?”她已经想不起来之后发生的事情了。

“是暝郡王身边那个无衣将你带到府门口来的。”般嫦给她身后垫了枕头,回答道。

就见灼瑶皱起了眉,她隔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人呢?”

“给主人快打死了,就剩半条命,还锁着呢!主人说留给你去杀了,好解气。”般嫦心里也是疼的,于是口气都有些像顾若影了。

灼瑶不再说什么,掀被子要下床。

“你又做什么,还没好呢!不要乱动。”冥药忙上来拦。

“我去看看主人。”灼瑶十分不放心顾若影。

“没有这么快醒来,你就安心躺着吧,一会她醒了,肯定要先来看你的。”冥药又将她按回床上去。

吃了冥药的药,灼瑶其实感觉已经好了很多。

冥药也想去查看一下顾若影的情况,就来到了她的门前。上一个时辰,他来的时候,洵美就守在床前,眼都不敢眨一下。这会儿,冥药敲门倒是没有人应了,难道太累了也睡着了吗?

再一想,不对!就去撞门。院子外的凝寒见冥药这般做法,顿时心叫不好,跃上前去就踢开了房门。就见洵美躺在床上了,而顾若影早已不知去向。

“洵美!”冥药拍拍她,又施了一针,洵美这才醒了过来。

“唉哟……我的脖子……”洵美叫道。

“什么时候的事?”凝寒问。

“半个多时辰了。”洵美回答。

就见凝寒已飞奔出门去,院外的一队人也立即跟上,骑马往暝郡王府而去。

一个时辰前冥药来查看时,顾若影确实没有醒,他走后顾若影才醒过来,洵美见她醒了,忙准备去叫人,就被她一掌劈在后颈上,晕了过去。顾若影轻手轻脚来到窗边细听,院子里外都有不少人。于是就来到后窗边,先跃进后面的库房院子,迅速放倒了守在库房的侍卫,再从那院子的墙头跳了出去。

院子里一片混乱,灼瑶在房里也听到了动静,忙挣扎着与般嫦出门去看。

两人抓住一个侍卫问怎么回事。

“王妃逃走了。”侍卫慌慌张张地回答。

“你也快去帮忙,你善追踪,肯定能找到主人,一定要截住她!我没事的!主人最重要。”灼瑶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般嫦却可以。般嫦听她这么说,也立即随着凝寒走的方向跟了上去。

灼瑶问那个侍卫:“人关在哪里?”那侍卫正好知道,就给灼瑶指了方向。她看冥药正在院里急得踱来踱去,就悄悄去了关押无衣的房间。

门口的守卫见是灼瑶,以为她是来杀无衣的,就听她的指示退出了院子。她推门走了进去。

因为裂了胸骨,无衣一直坐在同一位置,没有移动。他呼吸有些困难,不知道是胸骨的原因还是内伤的原因,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他怕一动反而伤得更深,就干脆就这么坐着。听到有人进来,只抬眼看了一下,没有想到居然是灼瑶。他惊喜地就要移动身体,却不想哪里都痛,就歪倒在地下。

“咳咳……可好些了?”无衣好不容易又靠回墙边,有气无力地问。

灼瑶脸色仍苍白,唇上也没有血色,但显然已活动自如了,灼瑶朝他点点头。就见无衣松了一口气,笑道:“那好……那好……”

“你没有还手?”灼瑶看他的样子,问。

“我若是还手……你主人还会留我口气见你……见你最后一面?”无衣仍旧笑着,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如果他一还手,顾若影生起气来,肯定就会下死手了,只有不还手,还有一线希望。

“你不该将事情都告诉她。她现在已经去找路颢尘报仇去了。”灼瑶怒道。

“要的就是让她去报仇!只有她才能杀了他!”无衣发现一阵笑声。

灼瑶不再说话,看着他受伤的身体,想着他如何受着顾若影的一拳一脚,只是为了留条命再见她一面。

“你是来杀我的吗?”无衣温柔地问道,看到她没有事,自己也好像已好了一大半。

灼瑶望向他,眼神依然冷淡,她慢慢说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无衣先是有些吃惊,继而点了头。他艰难地起身,走近灼瑶。突然地,就将她揽在怀里。

“你要好好的。”无衣轻轻念道,灼瑶没有推开他,但他也很快就松开了,他不想在这最后一刻都只让她感到厌恶。

“快滚吧。”

“你若放走了我,你主人会责罚你吗?”无衣走出两步,又回头问。

灼瑶摇了摇头,转过身背对他。无衣看着她的娇小的背影,无比依恋。出了门,他吐出一口气,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与心中的不舍,跃上了墙头,消失在灼瑶的目光中,她这时回过了头,正好看见了他的背影,那白衣赤血,过分醒目。

“为何放了他?”冥药来到院子里,正好看到无衣走。

“主人回来后怕是不会放过他。但他是救我,没有要害我。”灼瑶答道。

“有消息了吗?”冥药发现她又开始掐自己的手臂,每次想哭却哭不出来时,她都这么做。

冥药摇摇头,他也正担心着。

顾若影才睡了六七个时辰就醒了,天将近黄昏就醒了。这次她没有像喝醉酒一样不适,而是就像睡了个长觉一样,看来冥药针对上次的问题已经调了药,这次舒适多了。

她闪进人群中随着出王城的人流前进,正好在城门将关闭时混了出去。一出王城就在路边顺了一匹马,直奔暝郡王府而去。暝郡王府在王城脚下,有些郡王住在王城内,有些则爱住在王城外,更为自由,这暝郡王一般只干坏事,所以当然是住在外面更方便了。

顾若影直接从奔跑的马上飞起,飞起的同时,一剑将暝郡王府的牌匾削成了两半。

守门的人看到了动静,出门来看,人还没有看清,已被一脚踢进门去,再也起不来身。

侍卫听到动静已经朝这位身着紫衣,头发披散的美人围了过来。

“今日……想死的……就过来……”顾若影脸上露出半脸邪笑,心中恶魂已然随她心思出动。

其中有人认出了她,轻声对旁边的人说,“昫王妃……”,“这是昫王妃……”,大家持着刀,左看右看再不敢动。有些人没有见过,那佐坤的武姬又有谁没有听过呢!

顾若影见侍卫再不敢动,就厉声说道:“今日,我只想找路颢尘,他阴狠毒辣,伤我亲妹。你们是曜国的将士,要留着命将来为国杀敌,只要你们不阻拦于我,我不会伤你们。但你们若是非要助纣为虐,那我便替曜国百姓除了害!”

这前院的人并不是路颢法的亲信,众人也自然是知道他们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顾若影说的话他们完全相信,所以相互看了看,竟都退了后去。

顾若影又问:“他人在哪里?!”

虽然大家都没有说话,但是已经齐齐看向同一个方向。顾若影二话不说,直跃到空中,跃过院墙,朝那个方向而去。

前院的众人正还在吃惊又已没看到她的身影了。大家都在想,好在刚才自己没有动手,否则,这样的身手,自己除了个死字,还能有什么。

她在墙角看到一处华丽的院落,守卫森严,以前院里人已经知道了前院的情况,知道顾若影来袭,已经在院子里动了起来。顾若影冷笑一声,直接落到了院子里。

“什么人敢擅闯郡王府!”那人话刚落音,已有短刀直插进了他的胸口。

“今日来的不是昫王妃,是顾若影,灼瑶的姐姐!”顾若影边说边已到众人中间。这些人是先听到了声音,才看到了人已落在他们中间。等到她出剑之时,众人却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一转眼顾若影就已打倒了十几人,全身上下都浸染了血迹,“凌霜”却仍干干净净一滴血都没有。

院中再没有人可以站起身,她踢开正屋的门,走了进去。天已开始暗了,但是屋里没有点灯,就见路颢尘正坐在屋的主坐上。

“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没想到这么快……呵呵呵……”路颢尘露出让人厌恶的笑意,“穿紫衣更美呢!比其他颜色都好。”

然后就见他一挥手,这黑暗的屋里又多出了好几人,身着各异,并不是侍卫模样,“你觉得我把那姑娘放回去,我就不会做点准备,专等你来杀吗?”路颢尘又道。

就见顾若影冷笑一声,也不说话,拔出剑分成两柄举过头顶。一旦这个姿势一出,便是你死定了的意思。

那些人围了上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