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75章 反击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78 2022-06-26 14:40

  

  顾若影正要进门,就见严夙心气势汹汹地带人赶了过来,带的自然是从她自己府里带过来的侍卫与家仆。

“站住!”严夙心人还未到声已先到。顾若影停了脚步,见一位身穿紫红色宫裙,梳着牡丹髻,打扮得珠光宝气的女子快速越过影壁而来。

顾若影背着手站在大门前,真就站住了。她身日穿了正紫色的便裙,头发用葡萄紫丝带随意一束,插着昫王为她制的钗。

守门人老陈、青渝、般嫦、洵美几人站在顾若影的身前,在靠近门槛的位置,灼瑶则在她身后握紧了短刀。

“琅玥侧妃,您是没有资格走正门的,如若要进门,还请走侧门!”严夙心没有开声,但是她身边一位胖乎乎地老年嬷嬷,开口道。她将手往右一摆,指向昫王府侧门的位置。

“你说什么!”青渝忍不住叫道。

门口已经有了些人走近,大部分都是原来昫王府的家仆与侍卫。大家都忍不住相互咬着耳朵,有不少人已经开始声援青渝。

“吵什么!没有规矩吗?主人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下人说话!都跪下!”严夙心身边另外一位年轻的俾女指着昫王府的下人道,昫王府的下人,由于身份,也只能咬着牙跪下。

“我的府里,没有下人,只有亲人。”顾若影的声音轻轻传出,如来自地狱一般阴冷。她身侧的“凌霜”已经开始发出“铮铮”声响。

听到她出声,般嫦与洵美让开来,露出抬着下巴冷眼看着众人的顾若影,她紫衣飘飘,杀气腾腾。

“王妃!王妃!”门内的人争相喊道。

“都起来!我的人,不是谁都跪的。”顾若影气势非凡,口中发生的声音就如在近前,在每个人的耳边。

门内的人纷纷站起来,有些人还走出了门口,与顾若影站在一侧。

顾若影虽然心冷,却待下人极好。杀人时眼都不眨却从不曾动手责罚过任何下人,她和伙房师傅都能喝二两。她没有过多规矩,只需真心待主即可。想学功夫便跟着侍卫一起练,想休假便可以拿假。若是家里人病了,顾若影还会给银子让他们带家人去看病,若是病死了,体面的丧葬费也是她管。昫王就曾打趣她,这么管下人迟早有一天要被下人骑到头上去,她也是这样说,在这个家里一起生活的,都是亲人,没有下人。昫王说什么都管,王府银子该花完了,她就回,那就花她的嫁妆。当时在院子里的好几个下人都听到了,很快传遍了整个昫王府,这些人没有一个人骑到她头上去,反而更是敬重于她。

顾若影准备进门。

那个嬷嬷又道:“琅玥侧妃,刚才我已经说了,您现在的品位是没有资格走正门的,如若要进门,还请走侧门!”

顾若影冷笑一声,朝灼瑶抬了下下巴。只见灼瑶已飞身上前,手扼住那嬷嬷的脖子,提起她两人飞到门内,直将她顶在影壁上。

“你这张贱嘴,也配叫我主人的名字,杀你怕脏主人赐我的刀。”灼瑶恨恨地道。说着,手上一用力直接掐断了那嬷嬷的脖子,再往右一扔,那老年嬷嬷便如一袋破面粉被扔出去老远!

“保护小姐!”那个年轻的俾女对惊呆的侍卫们说。那些侍卫听到这话,没有一个人往前。

“快来人!”年轻的俾女看这时使唤不动昫王府的侍卫。便叫来兰家自己的侍卫。人数不多,也就十来人。

就见顾若影又一抬下巴,洵美已经奔出,她身法之快,转瞬已到那年轻俾女的身边,一转身又回到了顾若影身边。大家再朝年轻俾女看去,她已经捂着喷血的脖子倒在地上口不能言了。

“谁还有话说?”般嫦替顾若影问道。那些侍卫再也不敢上前一步。

顾若影轻轻跃起,飞里门内,又轻轻落到严夙心前面,冷笑道:“还没有我进不了的门,我倒要看看谁能拦得住我。”

“就是!就是!这是我们王妃的府邸,想进就进!”昫王家仆看到顾若影进门,心中已有了底气。

“你!好大的胆子,敢杀我的人,我要让昫王休了人!不!杀了你!”严夙心用染着大红蔻丹的手指着顾若影,大声吼道。顾若影两指轻轻夹住她伸出的指着顾若影脸的手指,一用力便将她的手指给扭断了。严夙心还没有痛得叫出声,就被顾若影像踢球一样的,踢到了前院里。

“你也配,指着我。”顾若影人也跟着飞进院子,脚正踩在她的胸口。严夙心还算美的五官已经扭曲了。

“青渝,关门,她的人出去一个杀一个。”顾若影对青渝道,门边站着的还有刚才那个守门人老陈,老陈听到吩咐也跟着青渝站在一起。

顾若影看看院子里的人,大家基本都在,不见温悲岩,正想问,就见有人已经扶了他,正朝她走来。

“王妃,您怎么回来了?还……”温悲岩脸上有些伤,看走路,身上也是不轻。

“灼瑶,你去把两位先生救出来。他们的人若是抵抗,不用留。”顾若影又道。灼瑶领了令就走。

“温总管,你可还好?”顾若影松开严夙心,走过去问。

“还死不了,可是您违了旨意,可怎么是好。”温悲岩还在关心她。

“您就不用理我了,您没事就行。”顾若影上上下下看了看,倒应该是没有大伤。

严夙心恨恨道:“王后娘娘肯定会杀了你……你……等着……”

顾若影一挥手,掌风便已将她打翻:“你再说张口,让我听到你这恶心的声音,你就活不到见王后娘娘了。”

“打了几人?”顾若影问身边最近的一位家仆。

“恐有十来人。”那人回答。

“好!”顾若影笑道,她转身对洵美道:“洵美,替我掌嘴二十。”

洵美就应了,抓住严夙心的衣领,狠狠地扇了起来,算算肯定不止二十,直到她口吐鲜血再也说不出话来。

“温总管待我如女,你敢伤他?若不是见你没有武功,你今日肯定被我砍成八块了。”顾若影将她踢远些,不再去理。

“温总管,既然昫王府被占,您就先到别院去住,也免得再受伤。其他的,愿留在这府里,就留下,不愿留的就跟着温总管去别院,等昫王殿下回来再行安排。若是不想再跟着昫王,明日找总温管领了遣散费回家便是。”顾若影对大家说,今日闹成这样,若是这严夙心还赖在这府里不出去,那这些人跟着她也没有好日子过。

“我们跟着昫王和王妃,还有温总管。”青渝首先站出来说,接着大家也都纷纷点头。

接着,她又对昫王府的侍卫道:“你们今日违了这新王妃的意,怕是以后她也不会放过你们,你们若是想留在别院也可以,若是有心报国,可以去找薛骐统领,说是我训练的人他一定会收。”

“是!”侍卫们齐声答道。

这时,顾若影看到,厅边有个穿着浅粉宫裙的女子,正扶着门往这边看。灼瑶正领了冥药与玄玉过来,路过厅边,见到她,一想便是那另外一位侧妃,于是也将她带到了院子里,推倒在顾若影脚下。

“你是舒侧妃?”顾若影抬了抬眉问,看她花容失色的样子,还颇有些楚楚可怜。

“是……王妃。”舒姝答道。

“我不是王妃了,你的王妃在这里,你和她可是一伙的?”顾若影拿下巴点了点地上的严夙心。

就见舒姝使劲摇摇头,她已经看到了严夙心的惨样,凡是长点心的都不会应是她的同伙了。

“你又打了几人?”洵美问,她正准备挽起袖子扇耳光了。

“没有,我并没有。”舒姝又使劲摇头,她一副柔弱的样子。

温悲岩站出来,说:“这位舒侧妃,确不曾欺压过我们。她是奉了王命住进昫王府,带的人也老实,一直就只在自己的院子里待着看书。”

顾若影点点头道:“那便好,你为自己留了条命。”洵美则失望地撇了撇嘴。

安排好一切,又见冥药也到了身边,顾若影准备转身走。

“王妃,您去哪里?”温悲岩急急问,他看到顾若影神色不对,刚才安排下人们也都是说得好像自己要离开一样。

“温总管,我要走了。”顾若影朝他笑着。

“您还回清惠庵吗?”温悲岩顿觉不好,他上前几步走到顾若影身前。

“不,我要离开曜国。”顾若影淡淡说话。

“王妃,你不要生殿下气,他忙于公事一直未回府里,他可能并不知道府里出了什么事……”温悲岩知道昫王有多看中顾若影。

“他若不知,便也是不能顾我。他若知,我便心死。”顾若影望向王城的方向。

“好歹见上一面再走。”温悲岩老泪纵横,这位王妃是怎么样的气性,哪里可能做人的侧妃,如若昫王拗不过王上,那她走也是迟早的事。

顾若影转身走向严夙心,灼瑶将她提起来,她吓坏了,再也不敢说话只拼命摇头。

“你既是王上、王后选的昫王妃,那你便将我的话说与他们听,可能做到?”顾若影冷眼如冰山。

严夙心拼命点头。

“我顾若影,烨国的琅玥郡主,不会做别人的侧妃,让他们重新下旨昭告天下,我与昫王和离,这曜国只会有琅玥王妃,不会有琅玥侧妃。”顾若影一字一句讲完。

“王妃,不能啊……殿下不会同意的……”温悲岩哭道。

“他,没有办法违王命,最终也只能这样了。我曾问他,是否能自己做主,他答我能。他还曾许这一世只有我一个王妃,如若做不到,便要我用那只翡翠钗……再杀他一次,我从来就没有信过,我不会杀他,但也不会再见他。”顾若影眼中落下泪来,本就病色的脸显得更加不好。正还是侧她不在意,在意的是不是只有她一人。

无论温悲岩怎么说,她去意已决,温悲岩只得引着众人离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