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72章 心病难解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683 2022-07-08 00:44

  

  御霆肃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仍觉得心冷无比,眼前这个女子现在在他眼中就是一把冰冷的剑,没有一丝人情味。

“这话从太后口中说出,不觉得可笑吗?你在意别人的死活吗?整整三万人,你一个也没有放过,现在来关心我们镜流百姓的死活,不可笑吗?”御霆肃冷笑着,口中的称呼也变了。

“军队是军队!百姓是百姓!”月九幽很吃惊他居然不懂这个道理。

“三万人……他们也有父母亲人,他们……”御霆肃确实不懂这个道理,他只知道那是一条条的人命,所以整个人都在震惊当中没有脱离出来。

“疾风,你去洞外守着。”月九幽给了个眼神给疾风。疾风不敢动,望向御霆肃。御霆肃无奈地笑着点点头。疾风只好退了出去,将山洞让给两人。

“你要知道,来犯我曜国的是你们镜流,我若不扑杀这三万人,难道要让他们来杀我曜国的将士?我曜国的将士就不是人命,就没有父母吗?!若不是你们镜流起了犯我曜国的心,又怎么会灭杀?!既准备出战了,就要做好死的准备!”月九幽厉声回道。

月九幽走近他一步,而他却退了好几步,跌坐在石床之上。

“一切都在您的掌握之中,一切都是您的计策,包括我,对吗?”御霆肃坐在石床上,抬头看向月九幽。

“你若不救我,不带我来沁城,这场战争中便不会有你,这是命。”月九幽放缓了声调,坐回他身边,“我本只想在沁城养伤而已。”

“然后你无意中得知御霆寂招集了人马准备进军曜国,这时的你,便再也不是月九幽,你是曜国太后顾若影!你开始盘算着如何阻止,不是,你要的可不是阻止,而是反击。”御霆肃替她往下讲。月九幽松了一口气,她多怕他太笨了,想不明白这些事情。她知道御霆肃只是太过良善了。

“西州本就是我们的下个目标,殿下运筹帷幄,多年前已开始布局,在西州各国都放了人,只不过没有动而已。本来珏儿还小,要动也需再等几年,可是他们等不了了,要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那我便要他们看看,这孤儿寡母可是随意能欺的!”月九幽脸上扬起傲骨的笑意。

“内力早就恢复了吗?”御霆肃无奈地笑道。

“本是没有,也很急,但突有一天在湖边练功,就觉得恢复了一些,虽很少,但可以全身流转了。我的医士本就给我留了雪域灵玮草制的药,若我一点内力都没有,那药便没有用,若有了一些内力便可以服这药,起到恢复的内力的作用。为了恢复得更多些,我便坚持自己先练,最后时刻才吃药,以达到最高的内力。”月九幽解释给他听。

“所以我就是这世间最为愚笨的人,还日日为你忧心,担心你若恢复不了内力会有多伤心难过……”御霆肃冷笑一声。

“多谢你。我知道不该骗你,但你太过简单,我若不骗着你,你哪里能骗得过你的大哥。”月九幽如实说道。

“这沁城都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更不要说你的身份了,所以你在我这里的消息,是你自己散出去的吧!”御霆肃开头一直想不明白这点,他之所以选择沁城,正是因为只有这里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能自在的生活。

月九幽点点头:“我需要到军队里去。”

“绿桑因你丢了性命,以你的本事,你本可以救她,可是你却没有。”御霆肃的眼神更加忧郁,深深望向她,只有绝望,没有了一点渴望。

“不管你信不信,即使冒着暴露的危险我也会救她,但是当时确没有来得及。”月九幽确实有愧于她,“所以我亲手给她报了仇。”

“太后……我既已利用完,再无用处,你为何……为何还要花那样一番力气,将我的命留下来,我在你眼里,从来什么都不是,你为何……为何这么做……让我一起去战场,一起杀了便是。”御霆肃没有抬头,他一直低着头,月九幽看到他的眼泪滴到了手背上。

这一听,月九幽便知,平时实在是将他打压得太厉害了,以至于自己的对他的情都没有让他看到。虽说不得有多深,但救下命来的情还是肯定有的。

“自然是不想你死。”月九幽坐近一些,抬起他的脸,让她看着自己。

“可是还有别的用处?太后想要的应该不止这一战之胜吧!”御霆肃不想看她的眼睛。

“总算是没有太蠢。”月九幽露出笑意,这笑意里没有戏谑,有些爱意。

见他又要低下头,月九幽便再一次抬起头,命令道:“看着我。”

御霆肃只能再一次地深深地望向她。

“我可能有些事情没有告诉你,但我并没有扮成谁在你身边,你所看到的端庄郡主、嗜血杀手、妩媚身下人、还有冷血太后都是我。你若在我心里不重要,自然不会救你;你若只是颗棋子,又何必真与你同床共枕。”月九幽一口气将心里的话讲了出来。

对于他,是喜欢还是欲望,她不知道,是一种看似单纯却又复杂的情感,但至少不是为了控制他而与他同床共枕,不想他死也是真的。

她如此表露心迹让御霆肃反而是不信了,只怕她是有别的目的。他已经心灰意冷,冷笑一声道:“太后这会儿只有你我二人,这计便不用再施了。我清楚明白得很,在你心里,从不曾有过我。不过我还得多谢你,对我有了这么点恻隐之心,好歹让我活着了。”

“你确实可有可无,那便罢了,无须和你多说。”月九幽见自己说了这么多他还不开窍,便有些恼了。

她起身走下石阶想要离开,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她去做。这沁城,马上就要成为曜国的囊中物。

御霆肃心里百般痛苦,自己永远是可有可无,三万人性命在她眼里也如草芥,她还要夺下镜流,夺下西州,又该有多少人丧命于她手!他竟一狠心想要结束这一切,接着便猛地抽出身边的剑直刺向月九幽的后背。

她伤了,曜国便会停止进犯,这一切便可以停止了,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他没有想过要她死,伤了便和以前一样,由他来护着、守着,那便好了。

月九幽听到剑出鞘的声音,难过地闭了眼,她回转身迎向御霆肃的剑,再睁开眼时已是满脸泪痕,她痛苦地冷笑。

剑到眼前,月九幽以空手握了剑尖,虽用了内力抵住剑的前行,但手仍是伤了,心更伤:“如若我没有记错,这是你第三次拿剑伤我了……我却从不曾真正伤过你。”

御霆肃手里再无法用力。

“两军交战,你本不应该怪我,所以,我也不应该怪你。”月九幽一用力,便将他的剑折成两截,扔在了旁边。

御霆肃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他咬着牙,握紧了拳头。于私,他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但是他也是个镜流人。

她看着左手的剑伤,看着滴落在地上的血,深深叹了一口气:“那日在大漠里,你飞扑过来救我,缠绵时我就在想:这个男人,我的男人,我要助他为王!可是我的这个男人,却一次又一次地伤我。你不是说过吗?我是死卫,不是不会痛,只是不怕痛,可现在……我的心……好痛啊……”

“镜流王暴政治国,太子阴损,二王子残酷,三王子奢靡好色,四王子身体残疾,只有你了……镜流只有你了……你宽厚仁善,我觉得你一定能成为一代明君。我本想夺下这镜流后便给你。镜流我不想要,西州我也不想要,我要的只不过为我儿子争一口气,让世人看看,不敢再欺于他。”她终于讲完了刚才就想讲完的话。

御霆肃听到这里已是震惊不已,她原是在为自己铺路。自己若是要去争王,也不知要死多少人,又有什么理由怪她。

“幽儿……”御霆肃全身颤抖,他感觉无法呼吸,无法面对月九幽。

“幽儿?刚才不是还一直叫着太后的吗?呵呵……”月九幽冷笑道,“多谢你今日这一剑,断了我所有念想,以后,你我再无瓜葛,幽儿便也不是你可以叫的了。”

“不!”御霆肃听到这话,冲到近前要拉住她的手。

“你若要拿起剑与我为敌,那我们战场上见,到时,我一定不会手软。如果没有那胆量和气魄,便藏起来,静待我夺下这镜流、这西州。”月九幽用无比低沉、悲凉的声音说出了最后这句。

月九幽接着转身,仍背向御霆肃。她想,如若他再攻一次,那她,就不会再犹豫了,会一掌拍碎他的五脏六腑。

可是她只听到御霆肃无力地跪坐在地上的声音,他显然已经没有了进攻的能力,月九幽没有再回头,走出了山洞。

洞外站着的疾风看她手流着血,满脸泪痕,心里一惊,就急忙跑回山洞去查看自己的玖王殿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