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70章 落雪城-再遇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07 2022-06-26 14:40

  

  “尉迟啸似乎要出远门了,只带了两位随从,并没有带那一位。”秦柏舟待到萧璀走了又见到月九幽回到院子里,这才回了路剑离他们所住的宅子。路剑离正在火旁烤着手。

“这就奇怪了,为何不带她?他不是到哪里都带着她吗?他那两个随从武功不低,但比起她来说,那是差得远了。”路剑离听到秦柏舟的话,抬起头来。

“是啊,可能是去她不方便的地方吧,毕竟她是个女人。”秦柏舟答道。这句话倒是提醒了路剑离,是什么事情只能他自己去办,而不能让月九幽知道。

“有意思!你马上派人去查!我要知道他回冽国干什么?做什么她不能知道的事。”路剑离露出邪气的笑容。

“您还是想想如何与你的心上人见面吧!这是多好的机会,她男人也不在,你们两个正好发展发展。这回您得想好了,千万不要和上次一样。”秦柏舟也是操碎了心,这昫王大部分时间都神叨叨的,他的想法总是与众不同,喜欢的人也是与众不同,就那女魔头,也只有他,哦,还有那尉迟啸才会喜欢了。

今晚便去见她。路剑离在心里想道,真是一刻也不想等了。他抬起脸,对秦柏舟道:“你帮我易容。既要她想不起来,又要有熟悉的感觉。”

秦柏舟一脸嫌弃,有本事你自己弄!还这么多要求。但他也只敢心里想一想,并不敢说出口,他的主人并不像他看起来那样人畜无害,也是个狠角色。

“但我觉得今晚并不是什么好时间,她说不定正在气头上。”秦柏舟转而说道。

“偏就要今天才好。”路剑离不理会秦柏舟。

“那冥药还与她在一起,如果您易了容,需得离那冥药远一点,不然就被发现了。”秦柏舟摇摇头,交代道。

路剑离哪能不想到这点,他点点头。

这一夜,又有雪,不大,自从上次大雪停了以后已经很久都没再下雪了。

月九幽的屋里连火都没有燃,她仍旧是和衣而睡,即使萧璀不在身边,她仍觉得还是和衣而睡比较放心,“赤影”就躺在她的身边,在她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

萧璀今天刚走,倒不是什么想念不想念,却是觉得无事可做。以前只要他在,她的手、眼睛、耳朵就没有休息过,手时时刻刻都在剑上,眼睛、耳朵随时都在注意着周围的动向,而如今她居然不需要这么做了,感觉到甚是无聊。

此次萧璀不让她跟去冽国,她想不出是什么事,虽然嘴上不说,她却是很想悄悄跟去看看。

正想着,突然听到院子里有些异动,是……踩雪的声音。

“又下雪了。”月九幽轻轻说,懒懒想着,一会就听见小汜与雀儿的声音,他们看样子是出来玩雪了。雀儿咯咯咯的笑声在院子里响起。萧璀说得对,有了他们二人在,整个院子都有了生气。月九幽自知自己是个无趣且冷淡的人,可能萧璀果然还是更喜欢欢乐可爱的人吧。

听着二人的声音,她胡乱想着,可是突然间感觉不对,除了他们两人,还有一个人……她一激灵,提了剑就奔出了房门。

“小汜,雀儿闪开!”她奔出门外的同时已经在唤小汜他们了。等出到门外,发现已经迟了。漆黑的院子里,地上躺着只正在燃烧的灯笼,那只灯笼的火光把院子照得能看清情况。那只灯笼后站着捂着嘴的雀儿,而雀儿的对面有个黑影持着一把剑正架在小汜的脖子上。

“你是谁?”月九幽拔出剑,问来人。那人身量与她相差无几,看样子应该是个女子。萧璀不在,这人难道是冲她而来?

那女子也不说话,但也丝毫没有要放小汜的样子。

“放开他。”月九幽知道对方不会告诉她是谁,于是让那人放开小汜:“冲我来的就直接冲我来,抓个不会武功的算什么能耐。”

月九幽又往前走了几步,靠近了一些。小汜跪在地上,她能看清小汜的脸,光却还没有照到那人。只见小汜慢慢从袖子中滑出一个黑乎乎的物件,他猛地举起来朝后对着那人的脸扣动手指,一只箭就朝那人脸上飞去,那人感觉很灵敏,在小汜举起那弩的时候已经松开他往后跳去,轻松躲过了那只小箭。这正是月九幽缠着云且歌给小汜做的。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但是这已经给月九幽争取到了时间,她跃起拿剑直指那女子,女子用剑抵住月九幽的剑,但从力道内力上讲她应该不是月九幽的对手,她被月九幽的剑力顶退了好几步。

月九幽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而是抽剑再上前一步,剑直抵她的咽喉。只见她横扫一剑,手中转动,一剑变成两剑,一剑挡开月九幽的剑,一剑向她的手臂扫来。

这是她用的招式!这剑也与她的“赤影”一样!

那人似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不想恋战,再向后退了两步飞身跃上墙头,再看就不见了。

“小汜,带他们走!”月九幽喊道,接着也随着那人一样跃上墙头追了过去。

小汜明白她的意思,拉起地上的雀儿,又去找冥药,领着两人到月家人的地盘上去。这是月九幽与他的约定,一旦遇到任何危险,都要第一时间逃跑,然后去找月家人帮助。

月九幽很快跟上了,“一个人打不赢,这是要引我去哪里吗?有伏兵?”她冷笑道。

那人果然引了她到一处偏僻的破宅子里。这是一处挺大的宅院,只是似乎废弃了很久,到处都挂着蛛网,像是什么落没的有钱人家。

月九幽在她对面站定,细听了听,并没有发现设伏的迹象,没有听到有大批人马的声音与气息。

“打不赢就应该多找点人,换个地方还不是一样打不赢。”月九幽嘲笑道。这里的雪地没有人踩坏,雪地挺亮,让她大概看清了来人,总觉得有些眼熟。

“来吧!”月九幽抽出剑,直接在手里分成两柄,相撞发出的骇人声音在空宅子里显得格外刺耳。

那女子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仿佛镜子一般。

月九幽不喜欢等,如果对战,她都是先冲过去的那个。那女子看她动身,也不甘示弱,持着双剑冲过来,两人先是硬碰硬地对了剑,再跳开来,那女子的动作还是不如月九幽厉害,只见月九幽跃起左右两手轮番对她进行攻击,而且她不怕受伤,居然为了能上前击杀,而愿意自己受伤,舍弃自己的手臂、背部。就是说,她在进攻时不防守,只尽全力攻击,哪怕自己受伤,也要一技击杀对手!这正是她最爱的战术。你如果是她的对手,你缩回去防守,那就是死路一条了,你要战胜她,也只能与她一样,献出自己的弱位,任其受伤,然后尽全力一击杀之。但真正能做得到的又有几人。

那女子显然有些害怕她受伤,又有些害怕自己受伤,由进攻变成防守,没有几招便被月九幽指在了剑下。

月九幽可不是会留活口的人,她准备将剑直接刺穿她的胸口。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掌声,院子里的灯也被点亮。

“星转,你那么迟疑,是斗不过月姑娘的。”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月九幽也看清了那女子,她正是那晚站在昫王身边的其中一个。

月九幽收了剑,也不转身,冷冷道:“昫王殿下,这又是玩得哪出?”她听到身后有踩雪的声音,那人并没有内力,就一普通人,想来便是昫王了,这才回了头。

月九幽见到一位身着青灰色锦袍的年轻男子,年纪二十来岁,站得笔直,颇有些风度,但是眉眼有些奇怪。

他见月九幽只穿了单衣,头顶因为刚才的打斗正冒着热气。就准备脱下自己的雪袍给她披上,没想到月九幽笑道:“我不需要你个病秧子照顾,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别一不小心又快死了,我们可没有药再救你了。”

颜星转默默收好剑站到路剑离身后,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人,正是那日给她送衣服的那位美……少年。

路剑离的眼睛一路都没有离开过她,他深情地望向她,她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而是迎向他的目光。

“殿下,她是你的玩具,我可不会是您的玩具。”只一瞬,月九幽已近了他的身,秦柏舟都颜星转都没有意料到,她袖中的锥剑已顶上了路剑离的脖子,“我家主上在意你的命,我可不在意。”她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手中力道已经下去,剑棱已经划破他的皮肤。

“月……月姑娘,手下留情,我们殿下不是故意的……”秦柏舟忙拿手指轻轻推开月九幽的剑。

月九幽不会杀他,谁都知道,但她的表现还是让秦柏舟吓了一跳。

“不要再来惹我,没有第三次了。”月九幽转身要走。

“姑娘留步,如果再见,我可否唤你‘幽儿’。”路剑离笑着温柔地说,听到这里秦柏舟是要被吓死了,忙扯了扯他的衣袖。

月九幽头也没有回,只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人能唤我作‘幽儿’。你--没有资格。”

“那我就唤你作‘幽儿’吧!”路剑离想要一意孤行,“我有资格的。”

月九幽根本不想理他,走了两步,又停下来道:“如果长得太丑就把脸遮起来,或者找个易容高手,你现在这张不伦不类的脸,看着着实恶心。”说完,几步就不见了人影。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他觉得很满意。

“刚才离得那么近了呢,都闻得到身上的酒香了,晚上是喝了酒吗?”路剑离轻轻自言自语。

“她好吓人。”秦柏舟拍着胸脯道。

“星转,把这人给我砍了吧!居然给我造了张让她觉得恶心的脸。”路剑离轻描淡写道。

“是!”

“主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