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96章 解题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395 2022-06-26 14:40

  

  萧璀未等到她醒就回宫了,他连夜召了月祝元进宫与他商量这件事情。

“我要接她进宫养伤,在宫里没有人能动她。”萧璀直接说道,“冥药说不能移动,不然就直接将人带回来了。”

“那伙人这次是抓了楼栖雀,明日抓了无间,还有您、我,她都会拼了命去救,在哪里养伤都一样。能牵制她的人太多,您不可能一一全部保护起来。”月祝元说道。

“重要的是查出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说实话,九幽应该没有威胁到任何人的利益才是,她只是收集些情况,还有护着……”月祝元没说出“您”字。

“我。是因为我。”萧璀一直没有想到自己身上来,和月祝元这么一分析,眼下想想原是因为自己,“月相回去吧,这么晚把您叫来,总算是从您那里得到了启示。我知道怎么处理了。”萧璀对月祝元说。

月祝元出山后,将揽月阁留给出月冷河,现在揽月阁由他全权掌握,月九幽近期只回了一次,那就是参加月冷河与风夕岚的大婚。现在在烨都明面上的月家的事情,都是交由月冷沙、月冷洲、月冷渊来做的,留在烨都的核心人物也只有他们三人。月冷池接手了各地情报网,在各地间奔走。月九幽虽姓月,却经营着自己的队伍,并没有参与月家的事了。而她自己的队伍都一直隐着,除了夺城那次出现了后,再没有分配任何的任务,最多也就是查查资料这些,绝对人畜无害。

那么,问题来了,短时间就遭遇了两次刺伤,而且还次次要拿命,招也阴损,这是动了谁的利益呢?只能是她们了。王后和兰妃可以排除,三人感情好得不得了。那么就剩下三人了,其中容妃与贞妃自己的关照并不比兰妃少,虽然几人中,他最喜欢兰妃,唯剩下那上官家的,自己始终不肯去碰一碰。这才招了记恨吧!

那么上官洐也是下了大手笔啊!恐怕不仅仅是想杀了月九幽,还想顺道拖累一下月家。月家的孩子虽不是亲生,个个都得力,而他,只有女儿,儿子一个都不行。

上官家是杀不得的,就凭他们带大了萧玴,也杀不得。

“宇凰,叫隽王明日一早来见我。”萧璀想到了他,前些日子他一直在各地为他奔走,直到近日才回了烨都。

萧玴经历这次大战,显然成熟了许多,他今日站在萧璀面前,已不觉得年纪相差几岁了。

“这些日子,你可见过幽儿?”萧璀直接问,他看得出来萧璀对月九幽的意思,虽不明显,旁人看不出,但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萧玴摇摇头,一来是自己非常忙,二来是月九幽也不好找。

“她昨日受了重伤。”萧璀重重说道,手不由得握紧了那只白玉兔子。

“这是怎么了?谁干的?”萧玴显然吃了一惊。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你父亲,还有你琬琰妹妹合计着干的。”萧璀答道,又加了一句,“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我们两人在一起,连我都差点中了招。”

这下萧玴更吃惊了:“父亲……为何……”他一问出,也不用等到答案,自己也能想明白。

“我实在喜欢不了你家那个妹妹,一看到就头痛,所以有些怠慢了,前些日子,幽儿又在宫里吓了她们一吓,这才……”萧璀把原因讲了出来。

萧玴知道那吓了一吓是什么意思,她的吓一吓,估计是吓得半死那种,他说:“那也不至于下狠手至此啊!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是我太没将这些个女人放在心上了,女人的妒忌之心太可怕了。你知道我对于上官家是没有办法处置的,他们做得再不对,毕竟于你有恩,我也无论如何也是下不去手的。”萧璀讲到重点。

“七哥开恩啊!父亲他一定不是有心的,妹妹年纪还小不懂理……”萧玴跪下道。

“那就由你去劝了,就算不为我,也要为了幽儿。士家可以没有,天下多的是,妃子可以没有,想来这宫里的多的是,但是我只有你这个亲弟弟,我绝不会和你反目的,也不会做令你伤心的事。”萧璀将这个担子交给了他,“若他能听你的,大家相安无事,他做他的相,你的妹妹做妃,包括你哥哥,我会都顾看到,但是如果再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我就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了,你知道因为他们的反对,我已经放弃了让她来做妃子,让她受尽了委屈,她都没有怨言,而现在在宫外,还要受到这种纷扰,甚至差点丢了命,我真的接受不了。”萧璀心里一口气憋着,竟咳了起来,用手帕一捂竟有血丝,也是心力交瘁。

“七哥,你莫急,莫急,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劝!”不用他说,萧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就算是为了月九幽,自己也要去劝好。

萧玴第一时间回了上官府里。萧璀称王后,他有了自己的隽王府,就没有住在上官家了。

见到上官洐就把萧璀的这番话学给他听,劝道:“父亲,有我在一天,上官家的位置就不会被人替代啊!做得太多,手伸得太长,只会对上官家不好啊!你知道我七哥他的,他的心有多冷。死一个月九幽还会再有别的女人出现,妹妹要自己争口气才行,而不是见一个杀一个!如果月九幽死了,到时就不是两败俱伤,而是只会伤我上官家啊!”

“玴儿,你说得有理,有理。是我太冲动了,我年纪这么大了为了什么啊,还不是为了你,为了你哥,为了你妹妹多争点。”上官洐见已败露,他其实不知道萧璀也只是猜想,还以为他有了证据在手。这次月九幽又没有死成,也确实不能再杀了,再杀只会暴露自己,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萧璀给看透了。但他既已保证了上官家的地位,那便是达到目的了。

“妹妹那边您再去劝劝,我也去劝劝哥哥,他们两个好就成了。开春还有选妃进宫,你说,这杀得完吗?!”萧玴看他态度软下来即放了心。

关注上官洐动作的不止萧璀,还有月祝元,他与萧璀谈完后,也立即想到了,上官洐是想以她这个无法无天的女儿为切入点,把整个月家拖下水。所以当他知道萧璀叫了萧玴去上官家心里也知道了大概,这上官洐有些头脑与胆识,但不过也以利益为先罢了,当时隽王在他家长大,若是有风吹草动,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一定会把隽王交出去的。现下有了萧玴的参与恐怕短时间是没有问题了,但是这九幽的存在,确实有可能会影响月家的,他也得想办法才行。比运筹帷幄,上官洐比他可差得远了,看他手下几个儿子便知道了。

还有人也在关注上官洐的行动,那就是礼正司程苍澜。他在自己的院子里喝茶,听着他的隐卫炎庭汇报关于上官家与月家情况。

“本想推一推上官,没想到一推就动了,只不过本事还不够,又回到原地了。”程苍澜喝了口茶,慢悠悠地说。他在大臣中一副老好人的模样,长得胖乎乎,也整天对谁都笑眯眯的,管着一大堆破烂事儿,谁也不得罪,但不知道的是这种笑面虎才最可怕。最重要的是,大家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原因是,他没有儿子,只有一个性格古怪的女儿,从不出门,几乎也没有人见过她,说是头脑有些病症,怕出来丢人。本来有女儿也行,但是有病的女儿就到不了王上那儿,那也就相当于没有了。

“主人,那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吗?”炎庭问。

“这个你拿着,等待时机。”程苍澜从袖中取出样拿布包好的东西放到炎庭手中。

“是。”炎庭未打开看,就放入怀中。

“去看看馨儿吧,她知道你要回烨都,等你多日了。”程苍澜拍拍他的肩膀。

炎庭应了,去到后院,见到院子里梅树下的程馨儿,果然是在翘首盼着自己。

“馨儿!我回来了。”他轻轻唤道,生怕自己声音大了会吓到她一样,她确是像世人说的那样,头脑有时有些问题,但大部分时候是清醒的,特别是炎庭在的时候。

“庭!”程馨儿长得清雅可人,如若不是病色,也是个美人。她这会儿是清醒的,一眼就认出了炎庭,接着就慢慢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摸了摸他英俊的脸,又前前后后看了一遍,说:“这回是真的,不是泥塑的,呵呵呵。”说了没几句,又开始不清醒了。

程苍澜在地方做官时,她还是好的,只是身子弱了些,但是她爱上了这炎庭,程苍澜不同意,一下就病倒了,毁了心智。后来,程苍澜来了烨都做官,也就没有再让这个女儿出去过,所以烨都没有什么人见过她。

女儿既已这样了,也嫁不出了,只能留在家里,好在炎庭对她不离不弃,他也准备给他们完婚了,如若是一开始就同意,这时候说不定外孙都抱上了,有时候他也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