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55章 生死未卜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02 2022-06-30 07:04

  

  当知道顾若影要他们留在烟雪镇后,无衣明显感觉到了顾若影的不妥。而且他也感觉到对方这次花了大本钱。明明跟了很多日,却是到最后才被发现,可见是下了大力气。现在顾若影还不让他和灼瑶跟着,想是知道了对方的实力,也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九死一生,不想让他与灼瑶送死。于是他果断用自己知道的最快的方式通知了萧璀和晖郡王,希望至少能有一方能赶得上救她。

萧璀收到无衣用赤影的人送的信,可他人在烨都已经赶不急前来相救,便通知了落云的守军将军石弃宇带人前去营救。晖郡王也收到了无衣的信,同样人在曜都赶不急前来相救,便通知了砾城守军将军汤浩带人前去营救。

两批人马都循迹一路追到了烟雪城外。

石弃宇带人先到,已追到第一战场,那里是第一批死人。

“将军!都是毒死的!”士兵查看了那些人,全部都是中毒身亡,一共十一人。

“是她了。”石弃宇心中惊呼,这是她常用的手法。他算是识顾若影较早的一批人,知道她的身份。

石弃宇定了定神,问:“是否有女子?”

见士兵摇头,石弃宇松了一口气。他捂了口鼻上前,他发现这些人都穿着曜国人的衣服,服装统一,用的兵器却不一样。

“十几个人还拦不住她,应该逃掉了。”石弃宇在心里暗暗想,接着顺着杂乱的马蹄印往下追。

在雪域前的黑树林中,他又发现了第二批死人,一共七人。也是中毒,只不过中的是毒针,还有一个唯一不同的,就是被割了喉。可是仍旧不见顾若影的踪迹。显然,这批人与刚才那一批是同一批,穿着同样的衣服。

石弃宇正命人四处寻着踪迹,就听到身后有马声。

“备战!”石弃宇下令道,他只先带了二十人,另有些人在烟雪镇外等着。见顾若影杀了这许多仍不见人影,恐有更多,便紧张起来。

等那批人走近一看,才发现对方穿着曜国的兵服,对方一看这些人,穿着烨国的军兵服,便大概有些明白了。

“在下曜国砾城守军将军汤浩,请问这位将军是?”汤浩先开了口,人也下了马,朝石弃宇走来。

石弃宇让身前的士兵退下,站了出来回道:“原来是汤将军,在下是烨国落云守将将军石弃宇。”

“原来是石将军,我们奉王命前来迎救太后,莫非您也是……”汤浩也是极其精明的人。

“正是奉了王命来救郡主。”石弃宇也知道原来曜国也收到了消息。

“石将军,这里……可有何收获?”汤浩知道自己来得晚些,便直接问石弃宇。

石弃宇摇摇头。

“看这方向,怕是进了雪域了。”汤浩看着那条白天看起来是灰白色的雪带。

“只能是进去看看才知道了。”石弃宇没有找到人是不可能回去的,否则烨王可不会放过他。

此时,大雪已停,他们有士兵都没有穿厚雪衣,根本进不了雪域,进了也是冻死。于是两位将军一边传消息给自己的王,一边就近准备厚衣,打算进雪域一探究尽。就算是尸体也要抬回来才是。两人心里已是冷如雪域,知道进去了活着的可能性便不大了。但是两人还是没有放弃,在等雪衣的时间仍命人沿着雪域与黑树林的边缘搜寻,看是否从其他的路逃走了。

仍旧是一无所获。

雪衣到后,两位将军又亲自进了雪域。两人的王都不是普通人,如若这事不是亲自来,怕是交代不了,所以两人都没有犹豫。

在雪域里已有没有迹可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往前走出去不是很远,回头仍能看见黑树林,就听到前面有人“啊”了一声。

那士兵不知被什么绊住了,直挺挺的摔出去挺远。回头一看原来是个小雪包,再用刀一扒拉,就看到了里面的死人,那人脖子上有个大伤口,周围的雪都染红了,只不过已被新雪盖住。

两位将军一激灵,同时叫道:“快!四周都寻一寻!”

大家开始在这周围寻找小雪包,然后用刀扒开,果然都是死人,这一片死得人更多,共二十七人。

至此,大家才知道这位曜国太后、烨国郡主在这场战斗中,一共杀了四十五人。将士们都惊叹,竟是一位女子所为。

“找见郡主了吗?”石弃宇高声问道。

没有人回应。

“没找到便有希望,便有希望。”汤浩安慰着自己。

石弃宇刚想说扩大范围再找一找时,就有人凑到了他身边,将一把短刀,一支棱剑交到他手里:“将军,您看这是不是郡主用的武器?”这是刚才有两人从尸体上取下来的。

石弃宇交两样东西拿过来看,他识得其中那把短刀,上面有隽王的徽记,应该是隽王所赠的;而汤浩则识得那把四棱短剑,这是曜国独有的短剑样式,他与顾若影曾有幸一同上战场杀敌,正是见她用过此剑。

这下,确是她无疑了。

“再找!”两位将军又不约而同的吩咐道。

两国动用了近百士兵一连找了七天,仍旧是没有找到,其实大家都知道找到的机会太小太小,雪域太大,一刻的雪就能将地上的印迹盖住,不到半日,便能将尸体给掩埋。

最后,两位将军分别带了短刀与棱剑回去与自己的王上复命。

晖郡王手中握了这剑,默默地藏进了袖中,对汤浩说:“没有找到就是有可能活,你回去教好手下们,谁都不要声张,违者即是违抗军令。我会再派人去找。你就不用理了。”

“是,我也觉得,看最后那批死的人都十分利落,太后最多也就是伤了,可能在哪里养伤呢。”汤浩心里不这样想,但是嘴上却是这样说。

晖郡王暂时不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给路盈珏听,想等有确切的消息了再说,或者是,等他再长大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现在教他如何开口告诉这个失去了父亲的孩子,又有可能失去了母亲。

知道这件事的还有楚怀兰,他走过来握了晖郡王的手,说:“那位是什么人,不会这么容易死的。”如今晖郡王有了自己的府邸,要让楚怀兰住进来,楚怀兰却拒绝了。他的身份越高贵,他就越不能拖累于他。所以,楚怀兰仍住在原来的小院中,虽然现在已官拜行政院主事。如果不住一起,两人各忙各的,见面的时间更是不多了。晖郡王也思念他,只要有空就会到这小院里来。

晖郡王不想让人知道太后的事,便叫了汤浩到楚怀兰这里见面。

那另外一国,石弃宇在收验了所有的尸体后,已感到事情的严重,已不是一封信就能解决的了,他亲自去了烨都见萧璀。

萧璀竟与晖郡王想法惊人相似,他在郡主府里见了石弃宇,一城守将突然回都,若是有人问起,萧璀是很难解释的。好在石弃宇跟随他多年,对他十分了解,这次是悄悄回来的,没有声张。

萧璀还提前通知了小汜,他毕竟出宫办事多有不便,但是小汜不一样,不仅方便,还有人,而且再没有人比他可靠和尽心。

萧璀急切地问:“怎么样,快说!人呢?”

石弃宇脸色难看,他从怀里摸出那把短刀,递了过去。

萧璀打开一看,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顾若影的随身之物,顿时脸色煞白,一口血喷到了石弃宇的胸前。

“王上!”石弃宇叫道。

“叫我不要急,你自己急个什么!一句话都还没有听到!”小汜就在旁边,他心里也急,但没想到萧璀更急。

“石将军快说!再不说,这位也要跟去了!”小汜催促石弃宇道。

“王上莫急,还有希望,雪域里并未找到郡主,只看到了这两把武器。”石弃宇先挑了重点的说。

看萧璀与小汜平静下来,又慢慢将这四十五人死的情况,与他们在雪域寻找的情况都一一讲明了。

“四十五人?为了杀她一人?也是做得出啊!”小汜流着泪咬着牙道。

“且都是高手,来自烨国的高手。”石弃宇补充道。

“不是曜国人?”小汜问。

石弃宇摇摇头回:“这些人我全一一验看了,都是烨国人。两国虽通往来,但是身形各方面都还是有差异的。其中一人,就是王上要找的那个脖子上有印迹的男子,被一剑直中心脏而亡。人我带不回来,但是他手里剑我拿回来了。”

石弃宇从背后取下一个剑筒,取出里面放着的炎庭的配剑。萧璀接过剑,一寸寸细细地看,只见剑身上刻了个“馨”字。已经被抚到快要辨认不出了。

“你在落云,时常收着消息,若有一点消息,都记得通知于我,回吧!”萧璀将那剑放回剑筒,放在了桌上,又对石弃宇交代道。

“是。”说完,人已消失不见。

“死不了。”小汜满脸泪痕,咬牙道,“她是什么人,连杀四十五人,又不怕冷,怎么会死在雪域,不会的!绝不会的!”

“你说的对,”萧璀也已是满脸泪痕,“把‘赤影’的人都散出去找。还有这剑的主人,我不方便,由你来寻。我要知道他为什么要杀幽儿,我要找到他,把他砍成八块。”萧璀用了月九幽最爱的这句台词。

小汜看着萧璀,这是十几年来,两人见面唯一不吵架的一回,两人目标极其一致,找到伤害顾若影的凶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