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18章 后宫2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7147 2022-06-26 14:40

  

  显然,连蓝忆卿都有些吃惊了,不知顾若影这是哪出。她最先站出来,有些哽咽道:“这本就是我们的事,当然应该接下来。我虽手笨,不擅于女红,但我愿一试。”顾若影知道她没有问题,想她与乐安的感情也是真好,说着说着便流泪了。

这时,季棠也站出来说:“原是这件事,也是不必劳烦郡主来了,我也愿意接手做,女红我也本擅长。兰妃有二王子要顾看,只怕不得闲。”

接下来,便是两位新人也都站了出来,她们连王上的人都还没有见过几面,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极好的,他们知道王上与王后的情宜,若是争到了这件差事,此番定能打动于他。

最后站出来的是上官琬琰,她也表示自己愿意。

“那我替王后感谢大家的情意了。既然大家都愿意,那么就挑一个女红最好吧,兰妃不擅女红我是知道的,她就算了。各位娘娘用王后娘娘的针与线来试几针,我看谁做得最好,便由谁来接手。”顾若影向大家做了个请的动作。

但大家都不敢上前。

“不愿?”顾若影看大家都不敢动就开始点名,袖中的棱剑已握在了手里,灼瑶也同时拔出了短刀。

这次还是季棠先应,她走过来拿起碎布上带线的针接着往下绣,大家都静静等着,顾若影没有看她,而是看向下面的各人。

“下一位,琬妃娘娘。”顾若影示意季棠停下手,点了上官琬琰的名。上官琬琰走上前来,没有拿带线的针,而是哆哆嗦嗦从针盒里面去拿新针。

“娘娘怎么不用这根?”顾若影用手按住了针盒。

上官琬琰从看到这个针黹篮子人就已经开始不正常,她的假装镇定哪里能骗过顾若影的眼睛。

“是怕有毒吗?”顾若影邪笑着,提起那块碎布,摆到上官琬琰前面,她吓得跌倒在地。

“什么?!我……”季棠吓了一跳,刚才自己还拿起来绣了呢!

“不不……”

“那你为何这么怕?”顾若影用布头包住针尾,捏住了要往上官琬琰身上刺。

“不要不要!”上官琬琰连滚带爬地退到门边,拼命要开门出去。

顾若影眼里已有了怒气,她与灼瑶使了轻功,飞到院中,拦在她的前面。灼瑶一脚将上官琬琰踢倒在地,踩在脚下。

“幽儿!”

“九幽!”

顾若影回转身,面对萧家两兄弟。几位娘娘开始礼,而顾若影却没有。

“哥,救我,哥!”上官琬琰冲萧玴喊道,她知道这个时候的萧璀眼里不可能有她,只有萧玴可以救她。

“既然都来了,那就听听她杀害王后的过程吧。”顾若影看了眼灼瑶,灼瑶加重了脚下的力度。

“哥……哥……”上官琬琰还在叫道。

“幽儿,你先放开她,让她说。”萧璀向她走近一步,眼神也是冰冷无比。

顾若影朝灼瑶抬了下下巴,灼瑶便放开了上官琬琰,她爬到萧玴脚边,扯着他的衣摆,哭喊道:“哥,救我!救我!”

“是你吗?王后是你害的吗?是你吗?!”萧玴一脸绝望,他扶起上官琬琰,双手握着她的肩膀,摇着她问,眼已是血红。

“刚才容妃碰的可不是这根,这根才是王后用的那根,你不答,便试试吧。”顾若影冷冷道。

“不要,哥,我不要!你吃我上官家的饭长大的,你欠我们的,你要救我!”上官琬琰把上官家搬了出来。

“我真的没有什么耐心……”顾若影不耐烦地闪到萧玴身边,夺过上官琬琰,“凌霜”已经拔出。

“等等。”萧璀叫道。

“你真要因为这事拦我?!”顾若影侧脸望向萧璀。

只见她扔下上官琬琰,取出怀里的金钗,准备呼唤“斥魂”。她的手上,还多了一纸书信,上面写了上官琬琰的名字,这样的名字字条她准备了五张,现在她拿出的便是其中一张。

“斥魂会将消息带给小汜,小汜会在一刻之内将上官琬琰杀害王后的消息散出去,让天下人尽知。看你上官家如何对世人交代,看你烨王如何对冽国交代,看你们还要不要留她。今日,我只要她死在我眼前。”顾若影看着萧家两兄弟,等待他们的抉择。她本就没有打算要和两人对着干,而是想要威胁他们。只要上官琬琰死了,世人还是以为乐安是病死,也就太平了。

萧璀笑了笑:“我本就不打算拦你,不然为什么宫里的巡卫会比平时少,为什么你能轻易进乐安的房间。”

他走上前来,取下她手中金钗,钗到她的头上,动作十分轻柔。接着他转向上官琬琰道:“我玴儿是你家养大的不错,可是你上官家从我萧璀这里得到的还少吗?不然以你的姿色、才情能站在这里?!竟还不知感恩。”

“谁让她有儿子!有儿子!我有什么!你看都不看我一眼!有儿子的你才会去看!今日若是不抓住我,下一个就是她!”上官琬琰彻底疯癫了,她将手指向兰妃,气得兰妃攥紧了拳手,就只差上来打了。

“还有她!也该死!我不过是穿了她爱穿的紫衣,你就再也不看我一眼!现在她做了别人的女人,你可欢喜?!哈哈哈哈……”上官琬琰又指向顾若影。

“若不是你父亲,三番两次要置她于死地,还拿烨国根基和玴儿跟我讨价还价,我怎么会……”萧璀没有说下去,“这些我都忍了,现在你还对王后动手,她是何等仁慈的人,你怎么下得去手……”

萧璀走向上官琬琰,他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我要亲手,送你下去赔罪。”他想到乐安便红了眼,手将上官琬琰提了起来,用了力,她已说不出话。

顾若影裂嘴一笑。

“七哥!”萧玴跪到萧璀面前。

“玴儿,我今日,不可能饶了她。”萧璀不理会萧玴。

“她自然是不能饶的,只求王上莫迁怒于上官家其他人。”萧玴六岁便到了上官家做儿子,上官衍待他不错,也确是有恩于他萧家。

“上官家的都回落星去吧,一个不留!”萧璀手上一使劲,便折断了上官琬琰的脖子。

“谢王上!”萧玴救下了上官家其他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隽王,拟诏,琬妃因王后离世,悲痛欲绝,一病不起,随王后而去。遵其遗愿,遗体送回落星城安葬。”萧璀看都没有看一眼地下的上官琬琰,而是对萧玴说。

“是。”萧玴应着退出去院子。

萧璀又看向院子里的众人,说:“都进来。”众人便是几位娘娘,侍女们刚才都被六出带出了院子。

“可满意?可解气了?”萧璀一边走,一边轻声问顾若影。顾若影满意地笑了笑,也没有答他。但是萧璀知道她这表情代表着什么。

萧璀走回堂里,坐在中间位置,除了顾若影,她并不打算跪他,其他几位妃子则都跪到堂前,萧璀道:“今日的事,我若是在外面听到一个字,你们便也一个不留。这烨国,妃子要多少有多少。”

“是。”大家不约而同地答道,他们第一次见到自己夫君的另外一面。

“你先走,我还有话对她们说。”顾若影对萧璀指挥道。

“好,我在院外等你,一会送你出宫。”萧璀旁若无人地展现着对她的爱意,顾若影略点一下头。

下面跪的几人惊呆了,她这样对王上说话,王上居然不恼,还很顺从。这若是她们自己,怕是死了好几回了。但是接下来顾若影的话,让她们更加吃惊了。

“今日,可都收到家书?”顾若影戏谑地口吻问道。

“求郡主放过我哥哥!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季棠最先明白过来,一早她就收到了家书,说她唯一的哥哥失踪了,她与哥哥平日感情最好。她出身户政家庭,精于算计,所以也颇为聪明。

其他人也确都收到家书,季棠这么一说,大家也都明白过来。

“我即使不在烨都,你们、还有你们在意的人,我都随时可以处置。我现在说的话,你们一字一句都听好了。”顾若影用非常冷静的话说道,“大王子,如若摔断腿,那你们和你们在意之人的腿也会摔断;大王子如若摔下马,那你们和你们在意之人也会摔下马;大王子若是死了,你们全都得死。”

“你们也看到了,没有我找不到的凶手,你们不要妄想能用什么鬼把戏遮住我的眼。我也不管是谁杀的,或者他自己夭折,总之,你们把大王子当成自己的命一般护着,他活,你们才能活。”顾若影看大家都盯着她看,非常满意,“可能我上次做得还不够,你们还有别的想法,那么,这一次,都记好了。我能捉他们一次,就能捉第二次。”

“是!”季棠首先答道,其他几人也纷纷应道。

“我走了,你也好好护着自己和孩子,有什么事去找我的人比你宁将军的管用。今日的话,他纳一妃你便帮我传一回,可记住了。”顾若影故意大声对蓝忆卿道。

“好!”蓝忆卿大声回答。

顾若影走过洛晓如,又有些疑惑地回过头问:“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洛晓如忙摇头,答:“不曾与郡主见过。”

顾若影便也没有在意,开门走了出去,大家才都松了一口气,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

萧璀果然还在院子里等她,两人肩并着肩走出乐安宫。

“百忙之中还得抽空帮我管理后宫,也是辛苦你。”萧璀取笑道。

“不辛苦,也就是动动嘴皮子。”顾若影也揶揄道。

“捉人还动了手呢!”萧璀感觉她今日对自己的态度没有那么差了。

“关心下你该关心的事,例如王长子。”顾若影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你有心了,乐安泉下知你护着孩子,便也安心了。”萧璀现下也报了仇,心里放松了许多。

“那静妃,不妥。好似认识我,但我却对她没有任何印象,那只有一种可能,她查过我。”顾若影想到这件事情。

萧璀听到这话,竟有些呆了,仿佛时间回到了几年前,这个女人还是几年前的月九幽,在为他的事操心着。顾若影见他没有回应,便停住脚步。萧璀这才回过神来。

“我也觉得她好似认识我,对我非常熟悉,我爱吃的,爱用的,她都知道。”萧璀也回忆道。

“那便是了,有人送进来,专为你送进来的,你好自为之吧。”顾若影恢复了冰冷的声音,将萧璀拉回到现实中。

“我今日说的是真的,之前你在烨都几次遇袭,都是上官衍找人做的,觊觎你的还不只他。我怕你再受伤害,只能忍痛将你送走……我带给你的只有不停的伤害,我以为你离开了我,便会安全,便不再……”萧璀突然回转身,想表明自己的心迹,解释清当时要让昫王带走她的原因。

“王上是有什么要我做的吗?”顾若影迎上他深情的目光。

“不……没有……”萧璀忙回。

“那既没有,又来这些弄心之术,是为何?”顾若影冷笑一声。

萧璀怔在那里。

“如果我这次回来,让你有什么想法的话,那是我的错,我只为乐安而来,与你无关。”顾若影再一次确定地说。

“为何穿回紫衣?”萧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问了自己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因为,穿紫衣是杀人魔;穿赤衣,才是昫王妃。她不配我穿赤衣杀她。”顾若影淡淡回答。

萧璀彻底断了念想,默默将她送到宫门前。两人同时看向宫墙上的赤影剑,剑柄仍在墙外。

“我知你与昫王的野心,若这天下真一分为二,你们再争时,我必站在他身后。”顾若影早就想跟他说这句话。

“你若在曜国,我不会动。”萧璀这句话对昫王讲过,只不顾若影没有听到过而已。

“此去,我真希望像我走时所说的那样,再无归期,你活你的,我活我的。”顾若影叹道。

“好。我若快死了,你能否再来见我一次?”萧璀满脸悲凉之色。

“好。”顾若影痛快地答。

两人相望,也相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