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83章 下毒之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95 2022-07-14 05:13

  

  在曜国大军朝灏洲前进时,月九幽则守水源边等人来投毒。

灏洲的水源有三处,其中两处相隔不远,能相望到。这两处是地涌水源,地下水丰沛时便会涌成小潭,再顺旧水道流下至城里的取水点,若是旱季则有可能干涸。这两处在沙漠中一片小小的绿洲之中,说是绿洲,其实只是比沙漠好些,有一些树,也有些草皮,并不好隐藏。另外一处是永不会干的水源,在城最北的灏山之中,虽也是地下水,但因在山体之中,便更为丰沛、四季长流。这山中便很好藏了。

三处水源本都有人守着,严禁百姓到源头取水,以免污染了水源。前二处因在大漠,便只是巡。最后一处灏山中的则是只在山下布了人。大漠里的人都知道水源于他们是生命,并不会有人越矩来破坏水源,才给了三王子的人可乘之机。

月九幽便守在这第三处—灏山中水源处。反正这一处,那投毒人是无论如何也要来的。山下守卫的人也换成了瑞王的人,以便协助于她。虽然并不需要。

御霆肃傍晚上过来一回,怕她饿着来送些吃的。

还未接近水源,他脖子上就被搁了剑,月九幽是从树上下来的。御霆肃感觉月九幽的身体贴近他的后背,还能感受到她的气息,当然,也能感受到她“凌霜”的寒气。

“不要再来了,我也有不小心的时候。”月九幽在他后面冷冷道。

“我知你一人在这里,怕……”御霆肃在心里轻叹一口气。

“再说一次,不必理我,若是你来打扰了那投毒的人,我们便前功尽弃了。”月九幽打断他。

御霆肃只好下了山。

月九幽找了另一棵离水源更近些的树跃了上去,躺在一根与她身子一般粗的树枝上闭眼休息,但是耳朵仍张开着。

入夜后温度骤降,一下便如秋夜般凉了,今晚连月亮都没有,山林里一片漆黑,只有风吹树梢的“沙沙声”,还有偶尔传来的怪鸟叫声。

“今晚可是好时候。”月九幽心里想着,便不由得睁开了眼望向水源,水源是个山下的深潭。

这时,一个黑色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朝水源奔来,快得让月九幽以为是花了眼。她定睛一看,真是一个黑衣人。

从身形上看是位男子,身量不低而且并不瘦,但速度却是极快。地面是沙地,但上面满是落叶、断枝,他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轻功着实不错。

月九幽自认轻功天下第一,但自己是女子,身量本就比男子要轻得多,以前觉得青渝是她识得的男子中轻功最好的一个,但是青渝瘦小,与她的身量相差无几。

“这个人,真的厉害。”月九幽不敢轻敌,仍旧坐在树上看着他的行动,准备待他下手之时再出手。

黑衣人很快经过了她所在的树,到了水源处。没有月光,林子、水源一片漆黑。既便是这样,月九幽的眼也要好于常人,她看到对方蒙了面,应该是下毒人无疑了。

黑衣人似乎很谨慎,他伏下身子隐在潭边的草中,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看那姿态,像是……隐卫?!月九幽心里开始盘算着,这镜流自己是不是还不够了解,三王子身边居然有这样的高手,她却不知道。看来,夺了这灏洲后,需得等一等。

她正想着,没留意黑衣人已经开始观察周围的树,当然,她也被收在眼中。趁他站起来的这个时间,月九幽已跃下,同时右手已拔出“凌霜”,她未分剑而是全力单手刺出,人未到眼前,剑已先到。

月九幽想抓活的,便没有下死手,当然,她下死手,对方也不在意,他不知何时手中出现了一把短刃,直接挡住了月九幽的剑,发出一声巨响。力道之大,月九幽与他都各退了一步。

“女人!”黑衣人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带些吃惊又带些鄙夷。

“哼!”月九幽冷哼一声,她收起“凌霜”拔下头上的那只嵌着火红宝石的钗。

“长的都赢不了,还用短的?”那人略低沉的声线中带着戏谑。

“那便试试!”月九幽也蒙着脸,面纱下露出发现猎物时的贪婪之色。

声音未落人已奔出,她一遍遍提醒自己要留活口,怕自己一肆意便将人杀了。

黑衣人也不示弱,见她招招凌厉,身法招式都很厉害,更重要的是内力强劲,根本不像个女子应该有的。他并没有留手却也没并有得手,他的短刀擦着她的脸而过,面纱被他划开,脸上也留下了一道血痕,而她钗在同时也扎在了他的右手臂之上。两人还同时抬起了脚踢向对方,双方同时中了脚退出去好几步。

“还不错!”黑衣人捂了手臂,赞扬道,其实心里已经在惊叹了,近十年,他还从未遇到过对手。

“你也勉强。”月九幽伸出指尖抚过自己的受伤的脸,说道,“派你来投毒,本来应该留你一条命有用的,但你损了我的脸,便留不得了。”

黑衣人听到她这么说,反而是退了一步,有些不解。但是月九幽已再次奔了过来。他一边接招一边后退,用短刀抵挡她的钗,两人同时用力,只见两只武器都飞了出去。但是两人并没有停下不,四拳四脚对打,拼拳脚功夫,月九幽一掌拍在他的胸前,而他也一拳中了月九幽的胸口。

两人又被打退开,各自嘴角都留下了血。

“我……不是来投毒的!”黑衣人捂着胸口喘着气,月九幽刚才用十成内力在这一掌之上,他已受了内伤。他惊叹于她本来可以躲开自己这拳,或者拿内力卸去八成力,但是她却没有这么做,仍然以肉身受了自己五成力的拳却打出十成掌,以求制服对方。

“你说我便信?!”月九幽也捂了胸口。第一次伤了心脉好不容易捡回条命,本就损了没有好透,第二次又被御霆肃伤在同处,因为没有顾看好,又一路奔波而且天气太热便就溃了,反反复复月余都没有好全,这两日被冥药调治得都差不多好了,这下拳又正中此处,怕是又损了,她感觉血流了出来。

“我也是来查此事的!”黑衣人见月九幽还想上前,便伸出手阻拦,他觉得两人可能不是敌人。伸出右手时,他发现自己手背上竟有些血迹,吃了一惊,忙问,“你……有伤在身?”

“有伤杀你也是可以的!”月九幽又想上前。

这时,两人同时听到了声响。两人站得并不远,黑衣人上前两步,抱住她顺势和她一起滚进了潭边的草地。

还好,他们刚才停了手,如果正在打斗,对方一定会看到他们。

此时,黑衣人在下,她躺黑衣人身上,被他紧紧揽着腰。她想起身,草却不高,若是她一抬头便会伸出草外,黑衣人便一扯,将她扯回自己的怀抱里。

月九幽的面纱飞落,被拉回时正迎上了他的脸,唇也恰恰贴上了他的唇,好在是他还蒙着面,脸上有一层纱。这时,月出了来,黑衣人睁大了眼看着月光下月九幽的绝世容颜。她知道这时再抬头会暴露自己了,手中也没了武器,便拿手臂压住他的脖颈,脸上的阴狠之色尽显。

可是黑衣人却不慌,本来一只手揽着她的腰,这会儿干脆两只手将她环抱了。月九幽还想下力,但是她感觉有人越走越近,黑衣人的眼睛也给了她一个提示。

大事为重。月九幽提醒自己,虽然心里很气但她还是松开手。不敢挪动身体,只用手将草拨开些,往外望去。一个穿着灏洲守军军服的士兵正鬼鬼祟祟蹲在潭边。

她再回望那黑衣人时,黑衣人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动,像是在比轻功一样,同时跃出草面。那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指在了刀下,黑衣人的手中不知何时又有了一把短刀,刚才的明明和月九幽的钗一起飞出去了。

月九幽已经确认他们不是敌人,便开始检查士兵,身上备的毒还在未撒出。他的衣襟、耳后、嘴里都没有自杀用的毒药。检查完,便一掌拍在他脑后,将他拍晕了过去。

“熟手啊!不是镜流人。”黑衣人轻笑。

月九幽白了他一眼。

接着,月九幽拿起那包毒药走到潭边,全数倒进了潭中。在包毒药的纸上还留了一些,团起来放进怀里,准备拿给冥药确认一下他配的解药是不是有什么遗漏。

“你!”黑衣人看她这么做,轻叫一声,又回收了声道:“呵,原来是曜国人。”

“对,曜国人。你呢?”月九幽露出一丝笑意问。

“孤魂野鬼。”黑衣人自嘲地笑笑。

“那为何要趟这浑水?”月九幽问。

“也是尝到这水有些问题,便来查查,两国之争也不关我的事,好玩罢了。不过,确实挺好玩,好久没有遇到过对手了。”黑衣人笑出了声。

“对手,你也配!”月九幽冷笑。

“不配?那你那内伤是谁打的?”黑衣人裂开了嘴笑。

“不知道谁的内伤重些?!”月九幽也回道。

黑衣人竟又笑了,笑得咳了起来,看来确是伤得不轻。

“不想死,明日去随意哪个药铺讨点赠的清热药吃。下次再看到你时……”月九幽还未说完,黑衣人一扯面纱,上前吻住了她。月九幽狠狠咬住了他的唇,咬破了,他的血流进了两人的嘴中。在她起脚踢向他时,黑衣人立即跳开去。月下,月九幽总算看清了他的脸,看到他戏谑的笑,他轻轻吸着嘴唇边退边说:“我养好伤了再来找你打!你也快些养好!我不要和一个受伤的人打!”

说完,他迅速离开,显然受了内伤的他速度已不如刚才。

月九幽也重咳几声,吐了一口血,便将那士兵拖了下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