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33章 阴阳相隔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71 2022-06-26 14:40

  

  路承天早上来找顾若影,给她送来了几套衣服让她选,还送了首饰,只是没有钗、步摇这些尖锐的头饰。

“要做什么?”顾若影一眼扫过这些衣服,先问道。

“挑你喜欢的,换好了我带你出城玩玩。”路承天不打算现在说。

顾若影站起身,看那些衣服,都是她平日穿得最多的颜色,蔷薇色、茜色、正红色、牡丹色、藤紫色、青紫色。顾若影指了那件介于紫与红之间的牡丹色宫裙。这是昫王最喜欢看她穿的颜色。

“那换吧,我在院门口等你。”路承天也见过她穿这个颜色,让她的风情也有了介于两色之间的感觉,半媚半纯。

顾若影换好衣服,梳了惊鹄髻,发上光光的,路承天不敢给插于发上的任何东西给她。但即便是这样,也挡不住她窈窕的身姿,姣好的容颜。

路承天在院门看着她戴着铁链走了过来,眼神依然凌冽,像是要去赴刑场一样。若不是这链子,该是美到什么程度。

“怎么一样首饰也不戴?”路承天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他知道不能除掉,若是除掉了,她便可能一飞不回了。看她身上除了烨王后赠的那条项链外,他为她备的首饰一件都没有戴。

“不惯,不能当武器的都不会带在身上。”顾若影冷着脸丢下这句话。

路承天回忆了下,好像也确实如此,她从不像其他女子一样,戴得全身叮当响,想是因为以前死卫出身,一来活动不便,二来走路有了声响便也就会有暴露的危险。

“你也不必这样的脸色,不是送你上刑场。我不会杀你的,就算你一世都不看我一眼,也要让你老死我的王宫里。”路承天想到前些天她说的那些话,心里又有些气了。

“能不能老死在你的王宫里,你说了不算。我现在之所以不死,是因为事情还没有办完。”顾若影冷笑一声。

路承天不敢和她坐一辆马车,那天她拿手中铁链对付岳鸾的事还历历在目。于是各人坐了一辆,并且让青渝亲自为她驾车。一路人以拜佛为由,出了曜都,往城郊的山脚走去,这块地方只有一处宅院。

杜衡之前来报,烨国的人已经到了。外围也安排了数百人的队伍围好,到时,连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顾若影从被风吹开的帘中扫着外面的风景。看到由王城到了曦晨镇上接着出了城门,到了郊外。嫁到这里几年,出于习惯,她不允许自己有任何不知道不了解的地方,于是便把曦晨镇里里外外以及郊外都看了个遍。她知道这个方向是去破砚山,山脚下有几处好宅子,都是几个有钱人备下的别院。几处宅子相隔得也很远,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哪座。她的心中,马上浮现出这几座宅子的全貌,想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逃走。

她虽没了内力,但是耳朵还是在的,在进入山下的一片林子后,明显感觉到有不少人在附近,这是……埋伏?还是预备阻止她逃走的人?总之人不少,如若内力没有恢复,这么多人肯定跑不出去,她立即打消了刚才的想法。

马车将她带到了一座林中的宅院里。这座宅院门前有较宽的步道,宅院四周与林子之间还隔着一片阔地,现在,他们的马上就停在林子与宅院之间的这片地方。

“你们先在这里等,我让你们进来你们再进来。”路承天先下了车,走过来对青渝说。接着便领了人先进去,李乘枫已经大门口迎他。

路承天进了院子,发现他们确只有一队四十人左右的队伍,有一半在院外侧面,有一半在院内。而院子中间则放了一口漆黑的巨大棺材。这棺材看不出材质,不知是木还是铁。这便是烨国的镇国之宝--冰泉棺,它由落雪城外雪域里万年冰树制成,只有王者才有资格躺。在这里面,尸体短时间不会腐坏。

“拜见曜王。”月冷洲与月冷沙一身便服,并没有穿官服。

路承天也不急打开棺来看,先对二人说:“多谢两位,送回我三弟的尸骨,烨王这恩情没齿难忘。”

“王上言重了,还是先见见吧。”月冷洲对着冰棺做了个请的动作。

路承天就是在等他这句话,听了便立即上前。月冷洲命人抬起整个棺盖,一共用了十人,还非常费劲的样子。棺盖一打开,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让周围站的人如同身置寒冬。路承天也是第一次见,颇有些吃惊。他在外稍等了片刻,才往里看了一眼。这棺本就极深,再加上放在卸了马的专制马车上,所以站在棺边往里看,虽能看到人,但是手却触不到。

路承天看到了他的脸,想要捂住狂跳的心:“是他!”他在心里呐喊道。

“起出来验验。”他对自己身后的侍卫和带过来的医士说。

月冷洲立即道:“王上,出了棺最多一个时辰就要放回去,不然腐坏得更快。”

路承天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于是有人在地上铺了块干净的雪披,便将路剑离的尸身从棺中起了出来。

医士已经知道怎么做,查验着各项情况,而路承天则一直在旁边观看,直到医士对他点点头,凑到他耳边道:“已死去多时了。也确是昫王,并没有易容痕迹。”

路承天听到后放了心,问月冷洲:“烨王,可带了什么话?”

月冷洲笑笑说:“自然是有的。我们王上说了,既然昫王已经死,我们琅玥郡主便守了寡,在这里也没有亲人,还请王上允我们带她回烨都,也便照顾。”

“昫王妃怎么说也是我曜国的人了,还生下了小世子,如今昫王已西去,她还是要为夫守灵三年的。之后,等小世子也回来了,她若想回烨国,我便随她的意。”路承天答道。

“王上说的有理,那我便将这话带给我们王上便是。”月冷洲仍旧笑着答。

“昫王妃原是月家人,也是您的亲人吧,她就在外面等着,一会只怕会伤心,您也帮着劝劝。”路承天又说。

月冷洲像是吃了一惊,和月冷沙相互看了一眼,便朝路承天点头应下。

接着,屋里的人就来通知青渝,让他带顾若影进院。

顾若影一边走,一边数着院子外围的人,看到有侧面有十几人穿着常服,这常服款式是烨国的,手中持的却是军刀,心中一动。

等他进了院子,首先看到了她的两位哥哥:“两位哥哥怎么来了?”当路承天的人与路承天让开路时,地上的路剑离的尸体便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惊愕地盯了许久都没有出声,也没有移动脚步。

“小幽,你要节哀……”月冷沙首先轻轻说道,也往前站了一点。

听到这话,她的眼泪才滑落下来。但仍旧没有前行,而是面向路承天道:“替我解开,我不要让他看见我这个样子。”她朝路承天举起双手。

路承天看着她悲痛欲绝的脸,确是不忍,可还是不放心。

“我不会跑,你外面备了那么多人,我又没有内力,两位哥哥就算是来救我的,才带了这几人,怎么跑?!”顾若影又道。

见路承天还没有要动的意思,顾若影咬了咬牙,答道:“你依了我这件事,我便也依了你,留在你的王宫里老死。”她一脸凛然,看样子是下了巨大的决心。路承天听了这个承诺,知道她已豁出去了。便从怀里拿出钥匙,交给青渝,替她解开了锁。

顾若影转过身,一步步走向地上的路剑离,跪倒在他身边。

她的手抚过路剑离的苍白的、冰冷的脸,他面相未改,应该死时并没有受什么罪。她也像医士一样,从头开始检查。

“昫王妃……”医士想要说什么,被路承天制止了,道:“让她来吧。”

就像他取下面具的那时一样,她确定着易容常变化的几个地方,眉骨、鼻梁、发迹、下颌骨、脖颈。接着,解开他的上衣,露出胸膛来,上半身共有四处刺伤,她并不在意,而是看向胸口她刺司夜一钗而留下的那个伤,果然一模一样。确认完,她已泣不成声,边默默流泪边替他整理好衣服,又正了正发冠。

“谁允许你死的?!谁允许你先死的!”顾若影抬手要捶他的胸口,却轻轻落下。她将自己的唇印在他的唇上,泪水滴落在他的脸上,滑落到耳迹。唇下的人自然是没有回应的,这失落的感觉让她更难过,她松开来,伏在他的身上痛哭。

“你不要你的影儿了吗?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走?以后,我若随意杀了人,谁来护着我?以后,谁陪我踩雪?以后,我要为了谁而活……”

大家都没有去打扰,任她哭着,在场的人都知道她与昫王的感情。

突然她停止了哭声,身体一软,就朝路剑离身上倒去。

“影儿!”路承天见她晕倒,竟叫出了心中一直想叫的名字。他一直就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于是马上上前将她从路剑离身上扶了起来。这是他表现的好机会,在她伤心的时候给予安慰及温暖、安全的怀抱,会不会暖了她的心。他完全忘记了这地上躺的人是因他而死。

路承天还没有看清怀里佳人的表情,就觉得胸前一冷,接着,听到怀里那人发现一阵骇人的笑声,他从未听过的笑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