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97章 受降前夜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19 2022-07-20 12:53

  

  本来意王收到消息,月九幽只带了几百人前往,便有大臣蠢蠢欲动,想着来个瓮中捉鳖。但是接着就收到各地的军报,除镜流、淖洲外,所有的镜流绿洲城镇都被晖郡王及其部下占领,他们一直未收到过这些军报,这会儿一次性全收到了,正摊在意王的桌前。

“你们看看!出的什么馊主意!还瓮中捉鳖!平日你们都在干什么!现在我们是被人瓮中捉鳖啦!”御霆荣拿着军报气急败坏地敲着桌子。

很显然,每城的消息都被结结实实给按下了,就是等这时拿出来胁迫他们。其他地方倒是无妨,但是有几处离得近的都是泉眼所在,是往镜流供水的地方。镜流人口众多,旱季里水也是不够用,还需得从别处引水而来。这几处水道已经在曜军的控制之下。他们一直没有掐断过水,一切供应正常。现下是雨季,城里倒是缺水,可是旱季很快就要来了,他们即使现在可以守得住城,但是最多也就只能守到雨季结束了。

而且,镜都与五荒的芳洲、莫椋的松洲背靠着背共用着一个绿洲。这时,两国知道了镜流的遭遇后,已是如临大敌的感觉,他们纷纷开始在边境筑起高墙,以抵御曜国的大军,甚至断了所有与镜流的往来。这样,也就切断了镜流的后路。

“只能降了,殿下。”有大臣摇头叹气。

“还用你说!还用你说!快点准备起来吧!”御霆荣快要跳起来了。降了好歹还能混个王当当。

“是,是!”各臣这才知道月九幽他们的厉害之处。

月九幽领着这队人马直接到了镜都城下。城门大开,她却没有进门。

使臣来请:“太后,意王殿下给您在城里备好了宅子,比外面营帐还是要舒适些,您是否要移去休息。”

“不了,我明天直接去大殿,让他准备好降书,亲自来跪读。”月九幽高傲地抬起头看着使臣,用极其威严的语气讲完这句话。

“大人务必将我曜国太后的话一字一句地带到,明日若有什么差池,便不是一条人命的事了。”薛驰补充道。

他早前就去把城里的情况摸透了,再加上晖郡王的驰援,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冷焰也听街头巷尾的人在纷纷议论受降的事情了,也收到了镜流被围的消息。他这才知道,月九幽不是冲动行事,晖郡王不在她身边也是有别的用意。倒是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还去帮她探消息。

冷焰与龙蛟蛟正相互隐匿行踪,也在相互追踪着对方,两人并没有碰面。谁也没有找到谁。

明天对于御霆肃与御霆轩来说是重生的大日子。

御霆肃实在睡不着就到帐外走动,他走出去没有多远,便看到月九幽坐在一个沙堆上看月,于是也走了过去坐到她的身边。

“我就知道你睡不着。”月九幽朝他笑道。

“那你为何睡不着?这些事已胸有成竹,比起你经历的那些,不算什么。”御霆肃没有看她,只与她一同望向那血月。

“我没有睡不着,我在等你。想看看你心可硬起来了?”月九幽轻轻道。

“我心已定,你放心。”御霆肃知道月九幽的担心。他的善心在她眼中就是心慈手软。

“看着我说。”月九幽转身跪坐到他的身前,捧起他的脸,认认真真地问。

御霆肃拉下她的手用力握紧,声音也在用力道:“我能做到。”

“明日,你就是王,我的镜流王。”月九幽的喜悦写于嘴角、眼底、眉梢,被御霆肃看在眼里。此刻,他知道她的眼里是有自己的。

月九幽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费尽心思将这镜流夺下转而赠与御霆肃,但她就是任性想要这么做。

曜国的君臣,昹王、昤王、晖郡王,无一人对她的提议提出反对,先曜王虽然不在了,他们仍旧以与先曜王一样的方式宠着、纵着、爱着她。只要她要的、她愿的,而他们又刚好能办到,便一定会如了她的意。

月九幽想,这事了了以后,便回曜都,待在她应该待的王宫里终老,守在珏儿身边。这样,天下应该也会太平些吧!以后的江山都靠珏儿自己去挣了。

“幽儿……”御霆肃的轻唤让她回过神来,她一怔,一抬头便迎上了御霆肃温热有力的唇,她今晚没有拒绝。但他也没有继续,转而是将她静静揽了,揽了好一会儿才松开。

冷焰站在营帐的阴影中,冷着眼看着两人亲吻、相拥、谈话。看月九幽予信心,予他温柔、予他甜蜜。

见月九幽与他告别,他又先一步回到她的营帐中。为什么说是又,是因为冷焰刚才就是从她营帐中出来的,他帮月九幽处理了龙蛟蛟下的毒虫与毒蛇,正等着邀功,却左等右等都不见她回来。出去一寻,这才看到了月九幽原来在和御霆肃幽会。

月九幽还未掀营帐的门帘,手已握了袖中落下的短刀,帘被掀起时短刀已飞出,直刺向营帐里的那人。那人甩出了个黑鞭子将月九幽的刀打落在地。那黑鞭子也甩到了月九幽的眼前。

她定睛一看,原来是冷焰,地下那条也不黑鞭而是一条手腕粗的黑蛇,已经死了。

“用这吓唬我?”月九幽吃惊地看着冷焰。

“吓唬你做什么?你还会怕这东西?这是有人放到你营帐里准备咬死你的。我刚才来找你,顺道帮你收拾了,不用谢。”冷焰呵呵一笑。

“不会就是你带来的吧!”月九幽用脚踢了踢那蛇,忽然她灵光一闪,问,“有毒的?多毒?”

“被咬后走不了三步。”冷焰倒是认得这蛇。

“去帮我请冥药先生来!”月九幽也不理正歪在她毯子上的冷焰,冲不远处巡夜的士兵说。

不一会儿,冥药就小跑着过来了,见了就问:“怎么了?哪里伤了?”结果看到帐内还有一个男人,“他是……”

“上次那一拳,就是他打的。”月九幽蹲在地上拨弄那三条黑蛇,刚才去叫人的工夫,冷焰又给她扔过来两条。

“原来是你!看我不……”冥药挽了袖子,就要上,冷焰一看他就不会武功,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冲什么,打得赢吗?改天毒死他吧,他怕毒。”月九幽叫住了冥药。

冥药一想,这人都能打伤月九幽了,自己肯定不是对手,便又退了回来,把冷焰惹得哈哈笑。

“那晚是你拿了我丫头的‘飞羽’吧!赶紧的,拿出来!趁她没打死你之前。她现在伤全好了,你死定了。”冥药咋咋呼呼地。

冷焰看得出来,这位很关心月九幽,两人的称呼与亲密一看就不一般。

“我拿回来了,一直没戴呢,怕对战时丢了。”月九幽就蹲在他身边,顺势就扯了扯冥药的裤腿。

“咦,哪里来的?好东西啊!”冥药低头一看,也来了兴趣。

“有人拿来毒我的。”月九幽平淡地说。

“你,真是找死了!薛……”冥药以为是冷焰,想着我自己打不赢我们还有这许多人呢!压都给你压扁了。

“好了,好了,不是他。你看你能用不?”月九幽站起身。

“死得不久,能用!胆取了给你、瑞王、玖王补身子。其他的地方我来入药。”冥药像捡到宝一样。

“我不吃,苦死了。给他吧!好歹是他杀的。一天天地跟女人混在一起,怕是会腿软。”月九幽朝冷焰呶呶嘴。

“我会不会腿软,你要不要试试?”月九幽刚说完,怒火中烧冷焰已经飞身到了她身前,要来搂她。月九幽左手挡开他的手,右手将冥药推出了帐,同时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在他往后退的时候,人又追上来,狠狠给了他一耳光,这次用了五成力,脸一下就肿了。

“又打我脸!还越打越重!”冷焰本就是玩笑,也没有用对战的全力,但是月九幽一脚与这一掌都用了不少力。

“动嘴便算了,还竟敢上前!我什么身份,要受你辱。这便是最后一次,下一次,不会再纵你。滚!”月九幽真的生了气,冷了脸,语气也重了。

“刚才……是与你玩笑……”冷焰见她真的生了气,便也认了这一巴掌。

“你若是烨国人,我是烨国琅玥郡主,我是王族你是平民,见我需跪拜!你若是东州人,东州国君敬我曜国太后,见面也需得行大礼,你一介东州平民,见我就要三跪九叩!你把我当成你识得的那些女子一般挑逗,就是死罪!先前见你有趣,便忍了你,给你了一点脸,便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你这种蝼蚁,也配在我面前放肆!”月九幽越讲越大声,她眼神冷冽,气势非凡。

听到这话,冷焰如置冰窖。

“平民……蝼蚁……”冷焰冷哼一声,“琅玥郡主……曜国太后……”

冷焰退后几步,退到窗前,他已听到营帐外的脚步声。

“我哪国人都不是,只是个孤魂野鬼。所以你不是我的琅玥郡主,也不是我的曜国太后,你在我眼里也就是个女人而已,和以前那些……并没有什么不同。”他说完,向后跃出了窗外。

“太后,要去捉回来吗?”薛驰问道。

月九幽摇摇头道:“不用理他了,不会再来扰了。安排好明天的事情就早点休息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