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35章 出使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12 2022-06-26 14:40

  

  昫王成为新的曜王,顾若影成为新的曜王后。在后方稳定后,曜王后独自一人亲自去烨国接珏儿,并代表曜国为烨王奉上新的盟书:曜国所产出的矿石将分一半给烨国,时间是永远。

“这一救,可值得?”顾若影身着华丽的曜国王后朝服站在烨国的偏殿前。萧璀站在她的身旁,两人站成一排,都望着远方。记得上一次站在这里,是在萧璀复国当日。

“没有这纸盟书,也会去救的。”萧璀自然地答道。

“曜王给我说了你们的后着,你说要帮我们夺回曜国再还给珏儿,多谢你。”顾若影真心实意地说。她转头看向萧璀,识他时,才不过十四岁,现在已过去十多年,他也由那个翩翩少年成长为一位天威赫赫的王者。

“你放心,无论何时,珏儿的东西我都不会拿。两国共治四州,这个承诺你可以信。”萧璀笑着说道,经此一事,两人已经又恢复到以前的相互信任。

“我信。如若我们不在了,也还请你顾看着珏儿,我们只会有这一个孩子。”顾若影面朝他,认真地看着萧璀。

“我应你,你也要应我,若是我不在了,也要顾看着我的孩子们,不光是顾看着老大。”萧璀回答她。

“那我是吃亏了,你只用护一个,我呢,现在是第几个了?”顾若影笑起来。

“四子二女,以后都叫你义母。”萧璀也跟着笑了起来,“去看看他们有没有打起来。”

“我不怕,你那几个打不赢我珏儿。”顾若影得意地说,接着便跟着萧璀起身往后宫走去。

“都是你儿子,打了你都得心疼。”萧璀回道,见她经了这许多年,已是走在他身侧,而不是身后。

“我才不会心疼呢!谁打赢了有赏,打输了受罚。你那样疼着,只会教出软骨头。你想想你是怎样长大的?”顾若影教育萧璀。

萧璀点头认是,因有复国大任在身,虽跟着十王爷锦衣玉食,但是月先生时常来顾看,也是严厉得很,练剑读书一样都差不得,还会隔时来检查。十王爷更是请了十多位先生教他。自己只顾定土封疆,对于孩子们却是心思放得不多,如今老大比珏儿还大两岁,身子与头脑与珏儿相差甚远。顾若影说得他一身冷汗,这以后都是将来的王者,却是应该重视起来。

“你说得对。”萧璀若有所思地答道。

两人到了后花园子里,见一群孩子奔跑打闹,很是热闹。但见了萧璀过来,都立即老老实实地走来行礼,很是乖巧。一起玩的是萧家的老大、老二、老三,还有珏儿。四公主、五公主和六王子都还小,参与不到他们中去。

四个男孩都长得漂亮极了,也很懂礼。

“你们三个过来跪下,还有你们三个也是。”萧璀对三个孩子和被抱着的三个孩子说道,“过来跪拜你们的义母。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只管找你们义母。”

孩子不知道什么事,便乖乖过来拜。

“磕头,要像尊重父王与母妃一样尊重义母。”萧璀加重了声音,三个孩子忙磕头,叫道:“义母。”另三个小的也由乳母抱着行礼。

“好,既都叫了,那我就认下这六个孩子了。”顾若影无奈地笑笑,管了他的后宫还得管他的孩子。

“来,珏儿,你也来磕头,叫义父,以后你若有事,也来找你义父。”顾若影也不示弱,叫过珏儿来磕头。

珏儿也乖乖磕头,甜甜叫“义父”。萧璀也应了,对顾若影说:“还是我珏儿疼的人多。”又指着六个孩子道:“我给你说说他们各是谁的孩子。”

“我都知道。”顾若影答,“乐安走的时候我说过了,我放了眼睛在她们身边,看着她们的一举一动呢!”

除了蓝忆卿和六出,其他人都一哆嗦。六出已给了妃位,大王子与三王子仍由她料,这是萧璀与六出两人的决定,仅给她名分,若一直以侍女存在,怕护不了孩子,萧璀觉得交给谁都不放心,六出从小跟着乐安,也与他从小就相识,自然是比别人要信得过的。

“那我走了。”顾若影看向萧璀,萧璀也正好在看她。

“送你。”萧璀跟着便转身。

珏儿一一向各位娘娘告别,又和小兄弟们告别,玩了几日已是玩出了感情,四人并没有打架,还约定到曜国去玩。

半烟牵着珏儿走到顾若影与萧璀身后。

“也只有她敢那样和王上说话,与王上站在一排。”容妃季棠走到兰妃蓝忆卿身后说。

乐安死后这几年,萧璀再没有提王后的事,至今烨国没有王后,他觉得谁也没有资格当。

“那静妃如何?”顾若影今天在院子里没有看到她,也知道她至今没有怀上子嗣。

“总觉不妥,却又说不上来,也没找到什么毛病。”萧璀记得顾若影走时说的事。

“她不怕我。”顾若影眼神微凛,“找人看好了,别对孩子们不利,毕竟只有她没有孩子,别是下一个上官琬琰。”

“又要劳烦你理我的后宫。”萧璀笑道。

“何止是后宫啊,我现在还得理你的孩子。”顾若影没好气地说。

“真是辛苦你,想要什么?只要说得出,我必办到。”萧璀眉眼都笑了,走在他们身边的凤漓知道,他好久都不曾笑过,只有见了这位才是真正地笑了,而且一整日都是笑着。

“少生几个,我顾不过来。”顾若影冷冷地丢出这句话,把萧璀连带凤漓与月流都逗笑了。

“对了,还有件正事要说。”顾若影突然声音冷下来,惹得萧璀也紧张起来,这语气便知道是真的正事了。

“你说。”萧璀靠近她一些,刚才不觉已如昫王一样,慢了她半步,配合她的脚步走路。凤漓与月流识趣地隔开了几步远,与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与小汜说,以后‘赤影’是你的,人你都可以用。”顾若影没有停下脚步,只是轻声说道。

“这,他苦心经营这许多年……再加上他对我……”因为萧璀伤了顾若影,所以小汜一直对他鼻子不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已说好了,他也应了。仍由他经营着,一切都还是他说了算,只是若你要用,他需全力配合。”顾若影知道他在想什么。

“好,知道了,尽量不去麻烦他。”萧璀答道。

“本也是为你准备的隐线,平时尽量不用,急时再用更好。”顾若影声音非常冷静。

说话间,两人又走到了大殿前,“赤影”又出现在了两人眼前,已是感概万千。

“母亲,那墙上是什么?”珏儿也顺着他们的眼光往墙上看去,也看到墙上的“赤影”,“我想去看看。”

“走,我带你去看。”萧璀从半烟手中接过珏儿的手,引着他走到墙下,抬眼看向“赤影”。珏儿矮,于是萧璀抱起了他。

“是剑!”珏儿大叫一声。

萧璀露出父亲的慈爱笑容,对他说:“对,是你母亲在烨国用的佩剑—‘赤影’。”

“它叫‘赤影’,可是为什么会在墙里?”珏儿问。

“因为义父惹恼了你母亲,她一生气便将这‘赤影’插进了墙里,我们没有她的本事,便再也没有取出来。而且,它在墙里也好,时时提醒着义父,如何做人。”萧璀笑着给珏儿解释。

“母亲太厉害了!”后面说的,珏儿不懂,但是他听懂了是母亲将这剑插入墙里的,就觉得非常厉害。

“就送到这里吧,我可以自己出宫了。”顾若影听他说完,走过去接下萧璀怀里的珏儿。

“好,保重。”萧璀抑住心里的难过,淡然道别,这一别,又不知多久才能再见。

“你也保重,莫要一天天净想着天下,也想想自己。”顾若影见他一回比一回更瘦些了。

萧璀目送她出了宫门,上了小汜派来迎她的马车。自己就顺着台阶走上大殿,跟着纵身跃上紫英殿檐,望向她离去的方向。他还依稀记得上一次与她站在这紫英殿檐还是攻下烨都那晚,他让她放下剑,她答的是:“待主上不需要我的那一天,便会放下了。”

如今的她,已然是已经放下了心中的剑,但不是因为他。

顾若影回到郡主府,见灼瑶与无衣他们已经整理好了行装。小汜与雀儿见她又要离开,很是不舍。

“烨国和他,就交给你护着了。”顾若影对小汜说。

“我知道,在大事面前,我不会感情用事的。”小汜答。

“小汜真的长大了,生意做得也好,组织也经营得好。”顾若影觉得非常安心。

“若不是姐,我早就死了,我的这贪狼寨外的每天都是好日子,都是你给的。”小汜说得有些伤感。

“是你自己争取的,不关我的事。”顾若影拍拍他的肩膀。

冥药走过来找小汜,对他说:“雀儿吃了这些时日的药,但还是不见起色,药就吃着吧,如若三年还未成,那就药也不用吃了,你怎么想?”

“现在就不吃了吧,吃多了药岂不是更伤她的身。先生放心,我这辈子只要雀儿,不会再娶,没有孩子便没有孩子,我两人相守白头也是好事。以后若遇到有缘分的,就收养几个便是,若她不喜欢孩子,便就算了,一切听她的。”小汜淡淡答道。

冥药在烨都这些日子,见小汜与雀儿一直没有孩子,便觉得奇怪,硬要给他们瞧,这一瞧才知道原因在雀儿。因为雀儿一直生活在魍魉谷,长期受那里的毒瘴侵害,虽有解药,但是还是伤了身,导致无法受孕。

“有你这句我就放心了,也不要着急,你看你姐本是伤得更厉害,现下也生了珏儿,雀儿若是有了,你一定要去信叫我回来。”冥药又交代道。

几人临行,都十分不舍,促膝长谈了整夜。

第二日,顾若影再一次离开烨都,离开烨国,去做她的曜国王后,在王城里,还有她心爱的人在等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