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61章 沁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6465 2022-07-02 13:16

  

  第二日他们到了沁城。

越过沙漠,月九幽看到黄沙上慢慢有些草痕,接着越来越绿,变成了草甸,还能看到远处似有树林。开始有了路、人群、商队,周围渐渐热闹起来。

霆肃又将驼换成了马,月九幽一跳上马便疾驰而去,将霆肃远远抛在脑后。自从骑了驼以后,本不大喜欢骑马的她觉得骑马实在是太好了!

“识路吗?!跑这么快!”霆肃在她身后默念,一边还是追了上去。昨天的气还在,今天也没有怎么和她说话,连看也不敢看她。不过只要不打架,月九幽显然不需要他的照顾,她很快找到了进城的路。

她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用一袭浅紫的头纱遮了头脸,这是霆肃专为她准备的,大漠的女子都是这么穿着,主要是用于防沙。她爱净,这里雨是不会下,但是衣裙褶皱里、靴子里都经常落了沙,一日也是要抖上许多回。霆肃告诉他,到了沁城,便与在曜国无异了,宽了她的心。

穿过林子便看到了沁城的模样。城居然连围墙都没有,大门倒是有一个,也是小得可怜。门边只有四个守卫,在盘查着过往的商货与人。这下轮到月九幽吃惊了,这样的防守,她一人就能轻易攻破。不,是以前的她。

霆肃这时也骑到了她身边,看到她一脸疑惑。便直接替她解惑道:“还没有到城中心呢,这是外城。”

霆肃和月九幽下了马,走进外城去。不知他给守卫看了什么,两人顺利地就走了进去。外城主要是留给商队休息的地方,街道很宽,地上仍是土路,两边的房屋也都是土与石结合的结构,整个城看起来都是土黄色,偶见路边有树。

月九幽脸上有些失望之色。霆肃看到她的表情,就轻笑了笑,一会,看到真正的沁城,她一定会爱上的。

两人随着人群慢慢朝前行。越往里走,树木越多,地面也由土路慢慢变成了石板路。真正的沁城便在眼前了。城墙是极高的石头砌成,越过城墙能看到有些建筑非常高,都是由巨石建造而成,露出青白的光,风格与烨国完全不一样,线条更为粗犷大气。

“城不大,人也不多,因为绿洲、水源都有限,所以不是谁都可以进这个城来的,外城是给那些商队歇脚用的。”霆肃一边和她说,一边领着她到了城门,仍是不知给人看了什么,就顺利地进了去。

霆肃领月九幽走的不是主道,两人沿着城墙躲过了主道的人群,骑着马直奔沁湖而去,他的家就在沁湖边。

沁湖在沁城的北面,那里有一座不算高的山,湖在山脚下。湖水并不是从山上流下,而应该是在山底有个泉眼。湖并不大,能一眼看到尽头。因离主城有些远,所以湖边的人家并不多,每家也都隔得很远。霆肃领着她到了一处宅院,由白色石头建成,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样子。这里很是僻静,房子外条一直延伸到湖边的步道,只是这湖与烨国的湖不同,湖的周围是沙地,而不是鹅卵石。

月九幽骑在马上看着湖。湖边的风是清新的味道,不含一颗砂砾,吹落了她的面纱。

“可喜欢?”霆肃也与她站到一个方向,望向湖。

月九幽轻轻点了下头。

“公子,您回来了。”疾风把他们迎进了宅子,月九幽看到满院子都铺了白色的石板,非常高兴,首先脱了鞋袜赤脚走了上去。

庭院里倒是简单,只是种些不知名的矮树而已。

“公子。”一个个子小小的穿着浅绿衣裙的年轻女子过来行礼,不过十几岁的年纪,长得清秀可人,会武功。看她小巧的个子,不由得让月九幽想到了灼瑶。

“绿桑,过来见过月小姐。”霆肃招呼道。

“见过月小姐。”行的却是烨国的礼。

“烨国人?”月九幽略点了下头,问她。

“是。”绿桑答道。

“给你的随身侍俾。”霆肃将两匹马交给其他下人,领了月九幽往屋里走。

“武功和疾风比谁更高一些?”月九幽又问。

“又看出来了?”霆肃以为她没有看出来。

“我没了内力而已,又不是眼瞎耳聋。”月九幽有些不高兴地问。

“怕是疾风高些。”霆肃略想了下,才说。

“那我要疾风。”月九幽说。

这话把疾风吓得路都走不稳了,头摇得跟拨浪鼓样:“公子!公子!我不要……”他想起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了月九幽一掌,让她伤得不清,她当时就说以后要百倍千倍地拿回来。若是跟着她,还不得被折磨死。

“你不如要我,这屋子里我武功最高。”霆肃有些好笑。

“也好,那你可能伺候我穿衣用饭,洗涑按摩,外加挨揍?”月九幽停了脚步,嘴角含着笑看着他问。

“能。”霆肃想也没想便答到。

“好,那就你吧。”月九幽呵呵笑到。

正说笑,还未进门,突然月九幽脸色一变,就想跃起,然后没有内力,她牙一咬,气急败坏地就闪到了霆肃的身后,狠狠捶了他后背一拳:“怎么养了狗也不说!”

霆肃被打得一愣,家里的那只巨大黑狗“神武”已经窜到它的主人面前,亲昵地扑着舔着他,接着对月九幽大声叫唤起来。

月九幽看到它叫又立即退了几步,绿桑懂理的拦着她身前说:“月小姐不用怕,这是公子养的。”

霆肃看着她的表情,忙安抚了‘神武’,又对疾风说:“疾风,把神风带到外院,月小姐在就别让它进来了。”

“我竟不知这世上还有你会害怕的东西。”霆肃过来拉了她的手,看她一幅惊魂未定的样子。

“因为杀戮太重,身上有旁人闻不到的血腥气味,但是狗能闻到,所以每次只要有狗,就会对着我狂吠。”月九幽恢复了常色。

霆肃只闻到她身上的特别药香,哪里知道还有这样的事,看看她身前的绿又桑说:“绿桑你可以信她,和疾风一样在我这里十多年了。在这沁城,以她的武功,护你是有余了。”

月九幽又细细打量了绿桑一番,绿桑在她的眼前如同没穿衣服一样,仿佛一眼便能将她看穿,她有些不自在,正好看到疾风拿了两人的东西过来,便忙礼了礼道:“我去帮您收拾东西。”

“所有的药罐子都不能碰,有毒。”月九幽冷淡地说。

绿桑忙应了下去。

月九幽在厅里游走了一圈,发现厅的一面是没有墙的,正对着湖,坐在厅里便能吹着风将湖景尽收眼底。她在榻上坐下,如同自己家一样自然。

霆肃也坐到她的身边,见她歪着,就给她身下垫了软垫,让她靠着。

“十几年,原是你的侍婢?什么都侍的那种吗?”月九幽找个舒服的姿势躺好,瞥了一眼正含情脉脉看着她的霆肃。

“你一天天的能不能想点别的。”霆肃的脸又红了。

“哦,不对,没侍得了,她该不会觉得她的公子……我一会给她解释一下。”月九幽自顾自地点点头,接着又道,“所以我说我要疾风,你要绿桑,是为了你好。”

“你是一日不消遣我,就过不去是吧。”霆肃无语到了极点,他还想回嘴,却听到身边的月九幽已发出了沉沉地呼吸声,原是已经睡着了。

能在他屋里这样睡着,也说明她对这个环境是放心的,对屋里的人应该也放下了戒心,她可不是个说睡就睡的人。

霆肃看着她完美的侧颜,舍不得离开。

绿桑收拾好了东西过来回话,霆肃给她做了噤声的手势,忙懂事地退到厅外。霆肃这时才依依不舍站起身,走到绿桑身边说:“你需得寸步不离地跟着她,拿命护着。若她有事,你也就不用回来了。还有,在她面前不要提任何武功、内力的事情,交代下去,这屋里所有的人都是一样。”

“是。”绿桑应着,便到厅里找个位置坐下,是一个月九幽看不到她、她却看得到月九幽的地方,这样既不会扰了她休息,在她起身时又能第一时间来伺候。

月九幽一直睡到了深夜肚子饿了才醒过来。一醒来就看到有个人影正直挺挺地坐在她对面的榻上,厅里也没有点灯,那人正坐在阴影中。她跳起来,一把抽出身侧的剑,月九幽的“凌霜”没有她内力催动,便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如抽出的是一根丝绸一样。

“小姐!”绿桑看到月九幽拔剑直朝霆肃而去,忙从另外一处阴影里跳出来阻止。

奔到眼前,再看向两人时,心已快跳出胸口了。月九幽的剑准确地抵在了霆肃的喉咙处,一毫不差,月九幽持着剑,身姿优美,而霆肃则笔直坐在,临危不乱。

“知道了,只是没有内力而已,不需要护着。”霆肃温柔地说。

月九幽这才收了剑,朝他轻笑:“点灯,吃饭。”

“好。”霆肃也笑着答。

绿桑这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去安排了,她问疾风:“这位有内力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就前些日子,只一人杀了四十多个高手,这才受了伤失了内力。”疾风放低声音,咬着绿桑的耳朵说。

绿桑虽会武功,却没有杀过人,一听已是吓傻了,想起她刚才的身姿,当时就感觉无敌。

“来点酒,恐有一年没有喝酒了,今日一醉方休,不许拦我。”月九幽觉得吃肉还不过瘾。

“你这是过的神仙日子吗,你是天上的仙过了一日,到了我这地下便是过了一年是吧?伤都没有好全,怎好喝酒?”霆肃回嘴道。

“好吧。”月九幽点点头,把碗里的肉吃完,就让绿桑带她回房。

霆肃还在纳闷,怎会如此听话,就见月九幽已梳洗一番走了出来,她换了身疾风为她先备好的衣服,疾风只见过她穿白衣,不知她爱什么色,便就各色都备了些。这时的她身着一套牡丹色的衣裙,梳了随云髻,还上了淡淡地妆,走过来时身姿袅袅,万般妩媚,既有十几岁少女的轻盈,又有二十岁女子的风情。

把霆肃连同疾风都看傻了,两人未见过她打扮的样子。

月九幽越过二人就准备往屋外走。

“这是……要去哪里?”霆肃傻傻看着她,她都快走出厅了才想起来问。

“找酒喝。”月九幽回眸一笑。

“什……什么……”霆肃没有明白。

“要是平日呢,抢一壶便好了。现在没有了内力,只能使出女人的本事去找了。”月九幽一本正经地回答他。

“什……什么……”霆肃还没有明白。

“霆公子说我现在这样,能不能讨到酒喝?”月九幽转回身,媚笑予他。

霆肃总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扶头长叹一声:“哎!你要喝就喝,我不拦你便是,绕这么大一圈子也是只有你了。”

“疾风,把我家里这女人的信在沁城给散出去!我看谁敢多看一眼,就给我剜了眼去,别说给酒喝了。”霆肃这会儿倒是来了霸气。

月九幽饶有兴趣地看着霆肃。霆肃被她看得心里发毛,便吩咐绿桑说:“去给小姐拿酒,多拿些,任她喝。”

月九幽得了酒,管他烈不烈,拉着霆肃喝了个痛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