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89章 回营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46 2022-07-16 23:05

  

  月九幽和薛驰收拾完御霆炯这支队伍,就先回了营。营里的人看到两只鹰在营地上空盘旋就知道他们凯旋归来了。

“你这支队伍不错!”月九幽对薛驰说。

“大将军挑了最好的人给我训练,这些人都是最顶尖的,是以后专留给我们曜王用的,用的您训练死卫的方式。”薛驰听到月九幽赞他很是欢喜。

“原是留给珏儿的,我看很好。晖郡王……和你都有心了。我不在,有你们护着他,我放心。”月九幽想到珏儿,心再硬还是有些想念的。

“你媳妇,你哥和你嫂子可好?”月九幽想到薛骐与般嫦。整个王宫也就是曜王的安危都是交到薛骐手中的,他是自己人比别人要放心得多,般嫦如今也住进了宫中,守护在珏儿与半烟身边。

“都好。您就放心吧!有他们在,曜王妥妥的。”薛驰答道。

“那便好,我看你也成熟不少,就让晖郡王让你多担些事,多练练,你凡事要多动动脑子,不要一味往前冲,以后大将军就是你了,晖郡王总不好常常在外,那家里便顾不了了。”月九幽在这些小一辈的面前,竟语重心长起来,说着说着,她就在想,自己是不是老了。

“属下明白太后的良苦用心,我会好好跟大将军学的,也会多读兵书。”薛驰从第一眼看到月九幽的时候,就已经对她崇拜无比,他至今记得月九幽站在塔顶听风、骑马纵鹰的样子。

晖郡王还在忙着,于是月九幽便等他忙完,她在营里转了一圈,和相熟的将军小兵们聊天,还是昫王妃的时候,她就非常平易近人,常和昫王在军中走动,与他们同吃同住,一同战斗。所以有很多小兵都识得她,现在那些小兵有不少已经成了副将、将、将军。

“太后,以后若是这么弱的对手,我要申请不出战了。今次,我连刀都未拔,您说说看,是不是白瞎了您赠我的刀!”有位从佐坤起就与她相识的副将不满意地说。

“啊!还有这事儿啊!大材小用了!下回这样的情况,一定不让你上阵了,让你去营后煮饭行不行?我最爱吃你做的卤牛肉!”月九幽一本正经地说笑。

“这……好吧好吧,我还是上阵吧!牛肉明日就帮您卤,我现在就去教那胖厨子!”副将一听要自己去煮饭,那不是下贬吗?于是摸了摸头,回答道,引得大家都哈哈笑。

“何止你没有拔刀,好多人都没有拔呢!那不是镜流军太弱,而是人家中了毒。他们在大漠里长大,身量虽不如我曜国人高,却大多强壮,所以后面的战斗中,千万不可轻敌,我曜军中每个将士都是我珍视的人,你们不能出事,要死的一定是对方,知道吗?”月九幽拍拍他的肩膀。

“是!”大家对于太后,总是会不自觉被她吸引,不是因为美貌,而是身上那股气势。

晖郡王忙完了事,就立即过来找月九幽,向她汇报一下现下的情况。月九幽听到一半,就打断了他。

“我听说晖郡王可败家了,到处乱发银子,感情我曜国的银子大风刮来的啊!”月九幽打趣道。

“怎么是乱发呢!我这是帮您收买人心。”晖郡王辩解道。

“给你说笑呢,这么一本正经地做什么,银钱多的是,只管花,想花多少花多少,花完了我还有嫁妆……”月九幽看他一脸正色就想笑。

“若不征战,才真是银钱多的是呢!”晖郡王也有牢骚,他不怕打仗,但觉得这孤儿寡母的,还是得再低调些,显然,月九幽与他想的不同。

“好,听你的,今日就先走了。”月九幽随口这么一说,晖郡王也是不会信的,但是晖郡王哪里能管得了她。

他对月九幽说:“您还是待在营中,或是回曜都吧,后面的事情我来处理。”

月九幽就回:“下回出征,我把怀兰带出来好了,一个人没有意思。”

“您……这怎么是又想到他了呢……”晖郡王一脸无语。这太后乖张,什么都做得出来,他只得闭嘴。

“带他出来,你不就时时可以见到,有什么不好?他还没有见过你打仗的样子不是?”月九幽笑道。

“您!我在跟您说国事呢!”晖郡王语塞。

“我一太后,后宫家眷,听什么国事啊!那是你们君臣的事,不听不听,我走了。”月九幽搬出杀手锏。

晖郡王更无语了,那你倒是在后宫待着啊!冲在阵前做什么?

“太后!”他还不死心,想要叫住月九幽,但是她头都不回。

“你给我站住!”冥药大吼一声。

月九幽一听到冥药的声音便乖乖停下了脚步。

“喝一碗药再走!”冥药追了几步,递了碗药到她面前。

月九幽乖乖饮下,道:“可以走了吧!”

“走吧!我已交代玖王,让他每日给你煮药,你要想好快些,就要吃。”冥药见她吃完,这才放她走。

两人就见她一阵风样的跑了。

“你觉不觉得她比曜王还不省心?”冥药端着空药碗问晖郡王。

晖郡王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非常赞同。

“你说,把她嫁出去曜国能消停不?”冥药又问。

“曜国能消停,那家可就消停不了了。”晖郡王担心道,他知道冥药说的是谁。

“是啊,曜国可以任她折腾,就怕那家不给她折腾,也得出事……”冥药也觉得是。

他们像两个在为待嫁女儿操心的老父亲。

月九幽逃出两人的视线,松了一口气。她悄悄回了瑞王府,仍旧是一个人。她走过街头,看到百姓都正常生活也安了心。仍旧是没有走大门,从墙上到了院子里。

刚落地,就见御霆肃朝她走来。

“幽儿,此去有没有受伤?”他关心地问。

月九幽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瑞王呢?”

“在书房。”御霆肃答,他看了看月九幽,不像是受伤的样子,“药我给你备好了的,就怕你哪时回来,冥药先生吩咐一定要每日喝一碗。”

“今日的喝过了。”月九幽边答边往书房走。

御霆轩见月九幽来了,正期待地看着她。

“翰王给你们除掉了,让他的军师逃了回去。”月九幽简简单单答。

御霆肃听她轻描淡写的说,就像是说中午吃了什么一样轻松,但他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怎么说也是他的哥哥。可是御霆轩却是没有这难过之情,他显然非常高兴。

“那就等父王与意王了。”御霆轩笑了。

“你这渔翁当得可是舒服了。”月九幽接了他递过来的茶。

“太后说笑了。我们现在挣得的一切,都属于曜国属于太后。”御霆轩忙说道。

“你明白就好。一战夺下于我们来说也是容易得很,可是这样就不好玩了。”月九幽轻笑。

御霆肃已经习惯她将这一切说得好像个玩笑,他问:“翰王的尸身……”

“心慈是好事,但手软就会被人杀。”月九幽朝他摇摇头,叹了口气。

御霆肃被她说得脸红了。

“他只是我杀的,而死,则是因你要夺位!因为你,死了这许多人,都是因为你!你因为这些人命而感觉遗憾和愧疚,可以!但请藏在心里,自己一人痛苦,然后好好打理这国家,让更多的人过得更好,来一点点弥补。”月九幽冷冷说道,“若他们不死,死的就是你和瑞王还有朝扬!还有无数因为你们的苛政而死的百姓!”

“太后给玖王点时间,他从未参与政事,慢慢就会习惯了。”御霆轩听到月九幽有些急了,忙劝道。

“人都没有杀尽,剩下的人将他的尸身带回去了。”月九幽深深看了御霆肃一眼,给了他想要的答案,站起身就走了。

“五弟,太后说得都对,你需得心更硬些,当王,不是那么容易的。”御霆轩也对他说。

“我知道,你们说的我都明白,可是听到这些,仍是有些心惊。”御霆肃回答。

“自然是和她不能比了,她身经百战,人命根本就不在她的眼中。他们这些人是心太硬,你又偏心太软,所以她才……”御霆轩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他指出了两人间思想的差距,“但无论如何,她做这许多事,都是为了你。”

今日本来见了月九幽很欢喜,可是又无端端被训斥了一顿,心里不好受。但是仍在想着做点什么讨她的欢心,于是准备先去找她表表决心。可是房里没有人,连衣服也带走了。

“殿下,您在找太后?”疾风看他左窜右跳的,就知道是找不见她了。

“你看到啦?”御霆肃问。

“方才从书房出来后就回房间拿了东西,然后走了。”疾风实话实说。

御霆肃长叹一口气。他知道月九幽一定是住回点翠楼去了。再晚些,给她送点酒去吧,白日不做事去闲逛又要被她说了。

他感觉月九幽现在完全变了个人一样,对他的态度也变了,在他面前的姿态、说话的语气都变了,重要的是亲密时的眼神再也看不到了。现在感觉就是多了位母妃,时时鞭策、训斥他。但是他觉得月九幽还是有些喜欢自己的,不然她那样气性的人怎么可能和他同床共枕。若是他再强大些,将这个王当好,她是不是能侧眼再看看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