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67章 技痒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19 2022-06-26 14:40

  

  顾若影在王城里闲逛着,今日灼瑶提出想出门走走,她就很高兴地与她一起来到王城外的镇上走走。

顾若影待在家里一段时间,日日陪着灼瑶,除了睡觉就要让她在自己眼前,心里无论如何都是担心的。她又常不说话,顾若影就拉开她的手臂衣服,查看她有没有掐自己。

第一时间,顾若影就让冥药用了药将她身上的“陆吾”的记号除了去,管她愿不愿意。这一次,她倒是没有阻拦,乖乖的看着那兽头变成一片模糊,慢慢就消失了,留下一片比周围皮肤更浅的圆形印迹。冥药说,慢慢地就会和普通皮肤一样的颜色了。

“今日给你和般嫦、洵美制几身衣服可好?让她们也不要穿府里丫头的衣服了,我近身的人总是要有些不同的。”顾若影看到有家衣饰店,就在上次胭脂铺的隔壁。

灼瑶和般嫦向来对这些欲望很低,就洵美开心得不得了。几人就进到店里,有人已经来拜了。

“怎么,是昫王的产业?我都不知他还有这种产业?”顾若影好奇地问掌柜。

“回昫王妃,这前后几家都是晖郡王的产业。您之前在胭脂铺的时候,郡王就来一一吩咐过了,您过来要好生伺侯着。”掌柜忙答。

顾若影点头算是明白了,这几家是胭脂铺、衣饰铺、文房四宝铺和一个书铺。倒是很像他,不是,是像他们两人的风格。以他们两人的风骨,定是做不了那酒楼产业的。

“我不需要了,给我这三位妹妹,制些新衣。”顾若影对掌柜说。

掌柜忙拿人来量,又拿了样衣与样布来给三人看。般嫦小时候是要饭的,被月家养大,后十几岁就当了捕卫,都是别人给什么就穿什么,多半都是制服,从未自己买过衣饰。灼瑶则是做什么任务就穿什么衣服,完全没有喜欢一说。只有洵美就是爱美,常常制衣,穿了这许多日子的丫头服,总算可以制新衣了。

“都挑喜欢的,不用去想方不方便的动手,方不方便救主之类的,就挑喜欢的。颜色也是,不要挑黑的、深的,喜欢什么颜色挑什么。不用怕比我穿得艳。”顾若影看般嫦与灼瑶左挑右选,比试着长度就知道她们在想什么了。

“我们哪怕是穿成朵花,也比不得主人披块破布。”洵美这样一说,大家都笑出了声,连掌柜都忍不住笑了,顾若影则笑得茶都喷了出来,形象全无。

于是,大家开始转变思路,开始挑个人喜欢的。最后,般嫦挑了若竹与青绿,灼瑶挑了柿色与杏色,而洵美抱着一堆十分苦恼,对着顾若影说:“主人,挑不出,都想要……”

“那就都买。”顾若影笑道。

“谢谢主人!”洵美高兴坏了。

大家都挑好了,般嫦拿了包银子给掌柜的,掌柜的不敢收。

“你开门做生意的,哪有不收银子的道理。晖郡王的情我领了,这批比别人的做得更细致些便好。”顾若影说道。

“那也用不了这许多。”掌柜地又说。

“无妨,你记着账,这几位姑娘也认个脸熟,以后她们自己想做什么就来找你。”顾若影又说。

“是,听您的安排。这批我尽快制好了给姑娘们送过去。”掌柜忙应下了。心里在想这与别人口中的混世女魔可不一样啊!刚才见进了门,还吓得路都走不动了,只怕惹怒了她,被一剑杀了,所以先将晖郡王搬出来看能否免一命。

暝郡王的事,虽然被昫王给封了消息,大家不知道他被杀了还是被伤成什么样,但是昫王妃大闹暝郡王府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了。

今日十五,逢了集,街面上热闹得不行。灼瑶和般嫦不喜欢集市,因为人多眼杂,怕有危险,顾若影和洵美倒是开心得很,两人东看看西看看,不一会儿,顾若影就发现洵美的怀里越来越鼓。

“再拿,就要没有地方塞了。”顾若影无奈地笑,说实话,她都没有看清洵美是如何动的手。

这便是洵美最喜欢集市的原因,太好偷了,她一时技痒,忍不住多偷了几个。

“知道了,呵呵呵……”洵美今日真是玩开心了。

边说着,还是忍不住将手伸了出去,顾若影看到了,正想拦,没想到还有人看到了,一只白净的手伸了过来,抓住洵美的手,顾若影也看到了那人,侧身一掌打在他身上,那人不知有如此内力深厚的高手在,并未做准备,被打飞出去。

一见打架,旁人忙退开去。灼瑶与般嫦也站到了顾若影身前。

再看刚才捉洵美手的人,是一个曜都的捕卫,身量不高,瘦瘦的,长得白净如个书生。

“捕卫?”顾若影问。

“刑卫。”那男子掏出刑卫用来缚人的绳索。在曜国不要叫捕卫,叫刑卫,就是一个意思,捉犯人的。

“哦,刚才得罪了。还以为有人偷袭。”顾若影笑道。

“知我身份,就快将那小偷交出来!”刑卫指着顾若身旁的洵美道。

“你有本事就来捉。”洵美呵呵一笑,可爱的脸蛋尽是戏谑之色,她起身就准备走,但是被顾若影伸手拉住了。

“刑卫大人,我们不跑,借一步说话。”顾若影拉着洵美,对那刑卫说道。说着,转身走进了一条侧巷,那里没有人,进去了以后就站定。那刑卫怕人跑了,紧跟着就进了来,一副对战的姿势。

“是我妹妹的错,太贪玩了,还请刑卫大人行个方便。”

“犯法了有何方便可行?!跟我回去,免受皮肉之苦。”刑卫不为所动。

“皮肉之苦,你给得了才行!”洵美还在嘴硬。

那刑卫不干,几步上前就套人,灼瑶伸手与他对战,武功在他之上。这刑卫才受了一掌,再看这女子的武功,想必自己是打不过,就拿起银哨子想吹响了叫人来。

般嫦熟知他们的套路,第一时间扯住他的手,急声道:“不要吹,这位是昫王妃殿下。”

刑卫愣了一下,放下了银哨子,而顾若影则取下了面纱。

“刑卫汤湛见过昫王妃殿下。”他跪拜,“但是昫王妃的人犯了法,我也是要捉的。”

“知道。您先听我说。我妹妹洵美刚来曜国,她出自神偷世家,是一时技痒,并不是真偷。您看这样好不好,这些东西都还给您,还请您在路口等待失主,一一交还,这样可好?给她一次机会,若她下次再犯,您再捉我绝不护短。”顾若影觉得这人正直,于是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汤湛听到昫王妃这么说,也觉得可行。平时在街面上看到小偷,如若不是危害很大,有时候收缴了被偷的银子也会教训一番就将人放了。更何况,这女子是昫王妃身边的人,哪里会在意这几个银钱,肯定是为了好玩。于是他朝昫王妃点了点头。

顾若影看向洵美,就见她极不情愿地走到汤湛身前,鼓着圆圆的小嘴,狠狠地瞪了汤湛一眼。

她将怀里的东西一一掏了出来,摆在地上,其实没有一个银袋子。都是钗、珠花、佩玉、香袋这些东西。

“没有银钱?”汤湛看着地下的东西,目瞪口呆。

“本小姐是那缺钱的人吗?昫王前几日才给了我一百两。钱袋子那么好偷的东西,我才不会下手呢!”这位确是为了玩,汤湛是已经可以确认了。一百两是赌钱那天昫王允的,也真给了,把秦柏舟给羡慕坏了,只恨自己没有买昫王。一百两,汤湛一年的俸银都没有这么多。

“辛苦汤刑卫了。”顾若影朝一脸茫然的汤湛说道,转身领着几人离开了侧巷。

汤湛也听人说起昫王妃的事,有些人说她极美且武功高强,有些人则说她是罗刹转世、心狠手毒,现如今看起来,是前者多些了。他默默地收拾起地下的东西,拿衣服兜好,走到正街上,在代写信的人那里给了些银钱,让他写了些告示并贴到街道醒目位置,自己则兜着东西回了刑政院。

“还不蠢。”顾若影在街对面的茶楼里喝茶,看着汤湛在街面上的行动,说道。

“眼还挺尖,居然被他看到了。我在烨都,还从来没有被人看到过。”洵美被抓住了,这对于小偷来说,可是天大的耻辱。

“说明你还需要精进。”般嫦笑道。

“我是太久不动,才被他看到了,我若是……”洵美拍着桌子气愤地说。

“若是还有下次,就让这汤刑卫给你捉了去,让你试试曜国的刑房好不好玩。”顾若影打趣道。

“没有下次了。”洵美极不情愿地答道,她知道玩玩行,但是不能丢了昫王和昫王妃的人。

几人正喝着茶,就见灼瑶突然站起身,奔到窗边,像是在街面上找什么,又见她转身对顾若影说:“主人,我离开一下。”

顾若影茫然地点点头,就见她准备从二楼跳下,奔回窗边又觉得不妥,怕引了人注意,还是从门口出去下了楼。顾若影看到她的身影穿过人群,走到街的对面,闪进了一条侧巷里去。

顾若影看到侧巷的尽头有几个人围在一起,但看不到在做什么。

“要跟去看看吗?”般嫦见灼瑶那焦急的样子,觉得是有事发生。

“先看看。”顾若影摇摇头,仍喝着茶。洵美则还在生闷气,她记住了刚才那书生模样的刑卫,名叫汤湛。

汤湛忙完一天回到住所,就听见住在一起的伙伴对他说:“下午有人送了药来给你。”汤湛忙问是谁,伙伴神神秘秘地说:“是昫王府的家仆。”汤湛这才知道昫王妃今天误伤了自己,还给送了药来。他的床头上,摆着一个小小的白瓷瓶罐子。他脱下衣服,见右胸与肩膀中间的位置有个掌印,昫王妃不知用了几成力,就打成了这个样子。他拿了那药抹在掌印上,一会便觉舒适多了。待他去抓衣服时,发现自己的刑卫令不在衣服里了,在床上地上找了一番都没有,突然想到什么,就无奈地笑了。

明明都没有靠近,这是怎么能偷到手的,也真是厉害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