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98章 受降1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68 2022-07-20 22:30

  

  当大家第二天一早看到月九幽时,都惊为天人。

她今日穿了太后朝服,由宝蓝色绸缎制成,衣襟与袖口是金色丝缎,上面缀满各色宝石、珍珠,同样缀着星星点点宝石的裙裾仍是短的,刚刚好盖到脚背,露出宝蓝色的踏云靴,靴头也缀着两颗硕大的珍珠。今日这头发也是终于盘了起来,戴上一套金色流苏凤冠,随她行走间轻摇灵动。妆也有好好化,黛眉红唇,颊上轻霞,额头是赤色火焰花钿,她极少如此浓艳,但是这样更使得她看起来不怒自威。

整个人既奢华又精神,非常符合月九幽的气质。若不是身侧的“凝霜”,大家都差点没有认出来。

晖郡王已经赶到,也穿了郡王的宝蓝色朝服,头戴银冠,本就十分英俊的他现在看起来真是英武不凡,两人一前一后站着,这景象令人一见难忘。

在场不少人没有见过月九幽穿朝服,她极少穿,以前宫里举办活动时也都很少穿,路剑离知道她不喜欢穿这样的服饰,便一直纵着,让她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但是今日是代表曜国,她一定要这么穿,她要让镜流人百姓看看,为何镜流要臣服。

御霆肃看得有些呆了,这时的她再不是那端庄的琅玥郡主,也不是嗜血的杀手月九幽,更不是他那妩媚的枕边人,而是真真正正的大国王者—曜国太后。他再看看自己,一身普通侍卫服,不要说与从容英武的晖郡王比了,就连着了将军甲的薛驰都比不了,不由觉得相形见绌。

她总说他不配,现在看来,可不就是不配吗?真到了站在王座前时,自己的气势哪里能和这两位比。御霆肃低下头自嘲地笑笑,人也不由地往后缩了缩,混到人群里,他在进宫前都将是以这模样示人。

月九幽发现了御霆肃的变化,朝他微笑。御霆肃只深深看了她一眼,便将眼移向别处去了。

一行人出发,月九幽与晖郡王坐一车,御霆轩与御霆肃坐一车。路还有一段长,车又慢,月九幽没过一刻便开始觉得无聊了。但晖郡王仍坐得直直地在她身边,甚至动都没有动过一下。

“晖郡王果然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男子,我都极少见你着朝服,真是太好看了,一会进了镜都,那城里的女子口水都要淌到地上去了。”月九幽侧脸看着晖郡王,侧脸也是好看得很。

“太后还不是一样,一会进了镜都,谁会相信咱们曜国的太后是如此美丽、如此年轻的女子,那城的男子口水也要将那城给淹了。”晖郡王在月九幽身边久了,已经能开始顺利接她的话。这放到以前,断是讲不出这样的话的。

“这事儿完了,我就跟你一起回曜都。”月九幽本想笑,但是不知为何又想起这事儿来。

倒是把晖郡王惹得一怔,他温暖地笑了笑,答:“好。”

“你莫不信我,我这回真的就老老实实待在王宫里,不出门了。”月九幽觉得晖郡王肯定不相信她。

“甚好。”晖郡王非常平静。他知道这位太后,定是老实不了三天的,只要不再征战,她想去哪里玩便去哪里好了。再征战就怕曜国伤了根本。

“有没有……烨国的信?”月九幽犹豫了一下,问他。近些日子,精神都放在这镜流,便没有去打听萧璀的消息。

“只知道顺利回了烨都,再没有其他的信了。”晖郡王把知道的告诉了她。

“嗯。”月九幽轻哼了一声,将头转向窗外。

另外一辆马车上,两兄弟也是一路无言。

“五弟,心可硬得起来?”御霆轩问。

“昨日她也这么问。看来,你们的担心是一样的。”御霆肃答。

“她做这许多事都是为你。”御霆轩轻轻道。

“她是为了曜国,其次才是为了我。”御霆肃想得明白这点。

“是,对于曜国,要夺下是何其容易,但是要管好,才是难事。这镜流、这西州,地贫物瘠,并非她所需。她要的只是杀鸡儆猴,”御霆轩说,“但是她愿扶持你而不是旁的人,我很感激她。”

“嗯。”御霆肃心情不太好,脑子里全是她,一会是一身素衣的生病郡主,一会是那紫衣的嗜血杀手,一会又是这华服太后。

“照理,扶持意王更是容易,他更蠢,更易掌控,但是她还是冒着会被反的风险,扶持你。”御霆轩试探道。

“无论四哥怎么想,只要是我为王,我便一世臣服,绝不会反。”御霆肃并不笨,他知道御霆轩若不是病了,心气不止于此。他这么说,也是要让御霆轩死了反的心。

“好,你的心意我知道了。”御霆轩回应道。

到了城门外,原来的守军已经移走,只有迎接的使臣与一部分维持秩序的守卫。

两车人并没有下来,直接进了城门。月九幽发现,通往王城的大道已经被清理出来,街面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是街道两天的房屋里藏着无数双眼睛。

月九幽朝晖郡王使了个眼色。

晖郡王会意地笑笑,对车外叫道:“薛将军,马!”

“是!”薛驰粗声粗气地回应。他本走在最前,现在,他往路左侧移,副将牵来两匹马在车前。

当车夫的士兵见马备好,便掀起了车帘。

晖郡王跃到马上,将马踱到路右侧。接着众人便看到从马车里又跃出了一个华丽的身影,稳稳地落在最中间的马上。

两人的出现,众人低低惊呼。世人也看到这位曜国太后的身姿,只是看不清脸,她的脸上遮着一副黄金珠帘,只露出美目,但这美目与若隐若现的容颜已让世人惊叹,完全颠覆了人们心中太后的形象。

薛驰与晖郡王一左一右护着她,三人昂着头,目光凛然,走出了无比的气势。

“原来……太后是这般模样……”冷焰就在路边的其中一扇窗后,他看着月九幽从车里飞出,那身影虽换了衣,但他仍一眼便认了出来,“我怎么觉得还是那嘴里塞满酒肉的月九幽可爱些。”

他又看到了月九幽口中的晖郡王,确实生得好看极了。那脸、那身段确实好得很,难怪能入她的眼。比起和她亲吻的那个男人,总是要好上许多的,但是对比自己,却又不觉得。

这时,他将目光从月九幽与晖郡王身上移开,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另外一个身影。他翻上屋脊,低下身子飞速向那个身影而去,到了龙蛟蛟近身处时,她都还未发现。因为她正全神贯注地盯着月九幽,手中握着一只弩,弩箭上喂了奇毒。而冷焰的轻功也实在太强了。

“胆子真大,还敢骑马!找死!”龙蛟蛟见她如此美艳,心里更难受,咬牙切齿地说。

在箭就要飞出时,冷焰一把握住了那箭。接着,他将龙蛟蛟地头按在屋脊上,躲过月九幽身旁几位哨兵的观察,直到她走远,才抬起头来,一把将龙蛟蛟扯下了屋顶。

“你!”龙蛟蛟气愤不已,“不是说要杀吗?为何护着!”

“要杀也是我来杀!何时轮到你!”冷焰也很生气,明明已经讲清楚,让她不要插手,她现在不是放毒蛇就是放毒箭,已经让他的忍耐到了极限。

“她一定要死!死在我手里!”龙蛟蛟咬着牙,握着拳头。

“你这一箭就能杀了她,那她早被人杀千百回了!”冷焰真想让龙蛟蛟去送死,“你没看到除了她身侧那两人,左右各还有六个高手,他们虽未动,却应该是眼力惊人的,正在观察着周围建筑。若不是我按下你,你早就被他们发现了。现在怕是血洒当场了。”

“哪有你说的这么厉害!”龙蛟蛟不相信,她挣脱冷焰的手,还想要跟去。

“她来接手一个国家,定是做了万全的准备,怎么可能在路上轻易被你杀了?你若要再去,我不拦你。你若活着,不要带出我便好了;你若死了,我会替你收尸,送你回烨国。”冷焰地冷冷道。

确实,要杀她,还需要好好计划,绝不是刺杀就可以轻易完成的。

宫门外,意王也已安排人跪迎,宫门在她马到时已经提前开好。规矩还是懂的。

“看来,意王已放弃了瓮中捉鳖这一招了。”月九幽轻笑道。

“我曜军已经占领了他所有水源地,大军也已到近前,他定是知道厉害了,还挣扎什么。”薛驰接话道。

“还是小心些,那意王别的本事没有,使诈的本事倒是有些。”晖郡王总还是稳重些的。

三人说着,已经走进王宫里。这里因为土地的原因,王宫也并没有建很高,不像烨国与曜国,通往大殿的台阶就有几百级,月九幽上下都是用轻功的,不然一级级爬可真是会烦死她的。

这里只不过进了几进宫门,便直接到了大殿前。不过十级台阶就有一个平台,总共三十级台阶,三个平台,最后一个平台往上两级台阶便到了大殿。三个平台的左右两侧,按官职大小跪着文武百官。

月九幽下了马,一级一级往大殿前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