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95章 再上战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99 2022-06-26 14:40

  

  “站住!站住!”已整队准备出发的队伍后传来一阵呼喊声。

接着就见冥药的马直奔了过来:“昫王妃不能去!不能去!”

“先生,这是怎么了?”曜王对于冥药十分敬重,看他着急的样子,便先问道。

冥药下了马,拉住顾若影的疆绳,斥道:“你不要命我不管,可是这昫王的子嗣也不要了吗?!”

众人听了一头雾水。

“冥药!”顾若影也急了,从他手里夺出疆绳。

身边不知情的人都看向顾若影,特别是曜王。

顾若影只得跳下马,打开一直捂得紧紧的披风,如今已到了冬天,本就穿得厚些,她一直用披风裹着自己,所以大家也并没有起疑。这时,大家才看到了她微微凸起的肚子。

“这!你!速速回镇里去!坐车坐车!”曜王急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我不回去!若把您一人扔在这战场上,我做不到。而且,如若守不住这曦霞,我不是同样有危险吗?!”

“昫王妃!!”周围领军的将领们已经开始跪下。

“都起来!今日我若退了,这后面的士兵怎么看我?!这孩子如若陪不了我这一程,那他/她也就不配做我和昫王的孩子!”顾若影用力说道。

“你们听着!若是怜惜于我,那这回就鼓足了劲儿,多杀几人!那样我便可以省些力气!”顾若影脸上的坚定,燃起了大家的斗志。

“我今日就跟在您身后,您放心。”她又对曜王说道。

曜王看到她的决心,便举起令旗,举兵前行。

他们现在所在之地还是平坦之地,再往前走,便是林地。对方其实就在林外不远处了,林子那边也是平坦之地。

依计,他们先出了一部分人前去引战,边打边退,将他们引进林子中来。林中则密密地安排上箭手隐着,先耐心放一批进来,就杀一批。就如同围猎一样,先将猎物圈起来,再猎杀。

人一进林子就会走散,会断开,抓好时间,后面的根本都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只会不断涌入,然后突然就被射杀了,然后就近清理能清理的尸体。就这样,直到林中的尸体快遍地都是了,祁军才反应过来。此时已损失了不少人。他们不敢再进林子了。

见不再有人进林,曜王也吩咐退了些就地休息。

汤浩已安排人开始放火烧林,当然,今天白天对战时,他已安排人马做好了截火线。只烧到截火线便不再往后延伸了。

这林子如果要绕,则也同样需要翻山越岭,更是来不及,进了林子又需要步行,而不是骑马,大大减慢了速度,还容易被伏击,而且林子他们不会也不敢再进,那索性就把路给铺平了,以后这里都不会再是屏障,以后会是真正的曜国的土地。

大火烧了一天一夜,如他们所料,自然地给开出了路来。而对方由于不知道他们在使什么招数,一路在往后退,直退到了际流城外。

“轮到我们真正出手的时候了!”曜王领着一万五千军队,踏着焦土,准备去对抗际流城里城外的三万人。

“无妨,每人多杀一人即可,他们这些多年不开战的士兵,哪里是我曜国士兵的对手!”曜王大方地说。

他说的倒是真的,祁国一直依附于曜国,已经多年没有战事,早已没有了战力,而曜国,由于曜王爱战,所以一直都勤于训练。

“杀!”顾若影哪里会乖乖待在曜王身后,她举起旗,冲到了最前列,手中旗便是战马上的长兵器,一路已经斩杀一片,她将旗插稳,又拔出剑跃到空中,已怀孕四月的她仍是身轻如燕,有人看到了她的双剑,已经是惊呆了,这使双剑的使只有曜国的昫王妃一人!身后的曜国士兵记得她的话,如若怜惜于她,就多杀几人,这样她便可以省些力气了!大家都拼尽了全力,护在她的周围。

她正酣战尽兴,听得身后有马蹄声,首先看到的,落到她身边拔出双剑的颜星转,两人对视一笑,冲进敌军中。两位双剑女将,手起刀落,剑剑带血,对方的普通士兵哪里是对手。

不知何时,昫王也来到了身边,加入了战斗,他也手持长剑专注对敌,未曾看顾若影一眼。

顾若影收了眼神,心也定了。

祁军被冲散开,很快开始退,想退回城中,又怕被围,只能退出了际流城。

城已是空城,还没清理,他们也不敢住,同样怕围,只在战场外临时搭起营帐来。

顾若影一会儿就脱离了路剑离的视线,人太多竟找不到了。

“有没有看到昫王妃?”他抓住一个人问,那人摇摇头。

“昫王妃呢?”他又抓住一个人问,那人仍是摇头。

接着就看到秦柏舟远远地朝他招手,看来他已经帮忙找到了。他赶紧走了过去。

他眼神询问秦柏舟,秦柏舟点点头。

两人正在帐前站着,就见里面喊:“灼瑶,你来帮我除甲,我自己解不了。”秦柏舟赶紧朝他使了个眼色。

路剑离掀了帘子进到帐内,帐内很小,也就三四张床的宽度,倒还好有张简单的榻,榻旁的地上还有两床被子,想是为灼瑶和般嫦准备的。除了这三样东西也就不剩下太大的地方了。这样临时的营帐,别人恐怕都是睡地上的。

顾若影正背朝着帘门,用手费力地想解轻甲颈后的搭扣。这样子,让路剑离想起了在烨都大婚时她急着解身上首饰的样子,就是受不得这些束缚的,回忆起这些,他露出些许笑意。

路剑离走过去,帮她一颗颗解开,他未说话,顾若影已然知道是他,她松开手,任他帮忙,直到他轻轻说了声:“好了。”顾若影没有转身,默默地脱甲。

“太小了,明日穿不得了。”顾若影自言自语。

她这么一说,路剑离才看到她背后的身形,已不如以前轻盈,这是胖了?她又怎么能容忍自己身上有一处地方不是肌肉,那……

他正呆着,就见顾若影转过了身。

“多谢……殿下……您出去吧,我……有些累了……”她轻轻说道。

她哪里是会说累的人。路剑离看着她微微突出的肚子,眼里全是惊喜。

“影儿……你怎么不和我说……不写信告诉我……”路剑离激动地问。

“那日你走时,我才知道,接着就去找你想要告诉你,可你已经走了,甚至没有跟我告别。”她的脸上尽是绝望之色。

“我……太生气了。”路剑离缓缓说道。

顾若影苦笑一声说:“没关系,你若不想见到我,我明日便回曜都。”路剑离有些吃惊地看着她,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想说他现在不生气了,完全不生气了。

顾若影太累了,她坐到榻上,接着说:“我不是想赖在曜国不走,等我生下孩子便就走了。这孩子是王族,我希望他/她出生在曜都。你若是要写和离书,便等他/她出生了再写,好歹有个身份。你若喜欢,便留下;若不喜欢,便送去给昹王妃,我已求她应下了;你若实在不愿他/她留在曜国,就给我,我生的,我管。”

路剑离慌了,听着她说这些话,才知道自己之前伤她伤得有多深。他从未想过要与她和离啊,就是生气啊,也只是生气啊!

“影儿,你现在有了身孕,哪里都不能去,你要留在我身边……”他扑过来,握住顾若影的双手。

“为了这个孩子,怜惜于我吗?”顾若影冷笑,“我不需要。”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路剑离现在后悔得想要撞墙,那时若是晚上半个时辰走,也不是现在这样的情况。那日她台阶都备好了,自己去没有下,非要跳开去,还要去猜测她是为何示好。

“我……好累……想睡会儿。”顾若影推开他的手躺倒在床上。

冥药总算找到了顾若影人,到了帐前,看到灼瑶、无衣、颜星转、秦柏舟四人傻傻站在帐外。

“昫王在里面?”冥药明知故问。

就见四人点了点头。

“和好啦?”冥药又问。

就见四人又摇了摇头。

冥药叹一口气,掀帘子走了进去,气呼呼道:“你让开!给我看看她。”

路剑离被他这么一呵斥,这才回过神来,忙让出位置给他。

冥药搭了搭脉,又将自己的耳朵放在顾若影肚子上听了听,喂了一颗药给她吃下,就见顾若影眼都没有睁开就乖乖吞了,冥药给她盖好被子,将路剑离拉出了帐外。

“死不了,滚吧!”冥药狠狠地说。也只有他敢对路剑离、对萧璀这样的人物不敬。

路剑离被骂了也不敢生气,知道自己理亏,拉着冥药不松手:“先生还给我讲讲现在她身体的情况,讲完你再骂再打,可好?”

“讲什么!讲当时一知道有了就想告诉你,你却一声不响地跑了,惹得她本来就不适,还要为你而伤神。好好的近的落风不去,非要一路奔波回曜都,要将你的孩子生在曜都。在曜都就在曜都吧,这破地方又还被人占了,她担心你爹一个人上战场,就顶着个大肚子来上战杀敌。等你回来,等你回来,还不知是等的人还是等的和离书呢!等什么!明日我就带她回烨国去!”冥药一口气将心里的怨气全数讲了出来。

“不……”路剑离不知说什么好。

“你们两个都不是东西!你们两个都配不上她!提鞋都不配!”冥药越说越气,“我已经给她下了药,我就不信带不走她!”

“你……”路剑离惊愕地看着冥药。

“你什么?!你们都不护着她,那就由我们护着好了,你们都给我滚蛋!”冥药看了一眼般嫦和灼瑶,两人心领神会地进了帐,冥药也进了去,他打算今晚就坐一夜,等明天一早趁她未醒,就带她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