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60章 暴怒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824 2022-06-26 14:40

  

  无衣站在一旁没有离开,在没有看到灼瑶完好无损前,他不会离开。就算是顾若影现在拿着剑指着他,他也不害怕。

顾若影一脚踢在无衣胸口,用了十成的力,但他连内力都没有用,就直接受了,被踢飞出去老远,一口血吐在地上,已经是受了内伤。

“关起来!”顾若影咬着牙狠狠说道。侍卫上来将他缚起,关了起来。她现在无心问他事情原委,重要的是灼瑶没事。审问,有的是办法;杀人,有的是时间。

顾若影去到灼瑶的房间,坐在床头,握紧她的双手。般嫦已经帮她换了干净的衣服,又取了水来,顾若影亲自为她擦净脸上的血。

“我竟不知道她昨晚出去了……”顾若影非常自责,若是自己知道两人一起去,结果肯定不是这样。

“主人,您不要着急了,有冥药先生在,灼瑶不会有事的。”般嫦安慰道。

“定是那路颢尘,待我问清事情原委,我就去杀了他,将他剁了喂狗!”顾若影恨恨道,般嫦不敢再说话。

冥药拿了药进来给灼瑶服下了,又再细细诊了一遍,眼底、舌底、手脚的筋脉。

“如何?可是中了毒?”顾若影焦急地问。

“有人……专门配了药,那种……药……”冥药摇摇头,吞吞吐吐地说,又看了一眼般嫦。般嫦立即知趣地退了出去。

“什么药?”

“男女之事的药。”

顾若影皱起了眉头。

“为何说是专门配的,因为平时的药,不会伤及元气和内力。这药她吃了下去后,为了抵抗,她想用内力驱散,若是平常的药,是可以的,只需静心调理,便可驱散或减轻,但是这药,恰恰相反,你越用内力不仅解不了,还越伤得深。明显是针对有内力的人……”

顾若影眉头皱得更深。

“可解?”

冥药摇头。

“你都解不了?”顾若影不敢相信。

“这不是毒,只是药。”冥药答。

“那灼瑶现在……”

“她已经解了。”冥药眼神忧郁,“只有那样,才可以解。”

顾若影松开灼瑶的手,双拳紧握,将指骨捏得咯咯响。

“那她……为何还会受伤……”顾若影好一会儿才开口。

“内力太强,抵抗太多,不抵抗甚至都不会受伤,只要……”冥药说不下去了。

“那现在她是受了内伤,你调理即可?”

“大概是这个意思。但是她内力受损,至少少了二三成。”

“这个不重要了,只要人活着就好。”顾若影擦了擦眼泪。

“你放心,吃了药,晚些就应该会醒了。你去休息吧,待在这里也没有用,有我呢!”冥药看她受不少打击,除了面对萧璀有过失态的时候,这次,还是他第一次见她如此失态,就算是醒着取骨都不曾见她全身发抖过。

顾若影点点头,把般嫦叫了进来,说:“替我看好她,把她的武器都收起来,不要让她拿到。一醒便让人通知我,你要寸步不离。”顾若影怕灼瑶做傻事,她本就是个死心眼。

她这样一说,般嫦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将原本放在她枕下的随身短刀放到了自己的身上。这刀是给她换衣时取下的,上面血迹斑斑。般嫦又查了一遍房间,见再没有什么利器了,才放心。

“丫头,你这几天都不要出去了,这药,怕是冲你来的,我无法解。”冥药都能看出来,灼瑶不是目的。

“知道了。”顾若影冷静下来,答道。

她转身来到了关押无衣房间,他手被反绑着,正直直地坐在椅子上,这绳子对于他来说不是问题,也就是不想跑而已了。

无衣见顾若影进来,先是焦急地问:“灼瑶怎么样?”

“是谁?”顾若影把剑从身上解下来,交到洵美手里,示意洵美出去。洵美接了剑,退出去关了门。

顾若影走近他,再问:“是路颢尘吗?”

“灼瑶她……醒了吗?有没有事?”无衣几近哀求道。

顾若影一拳打在他胸口,这次他仍是没有抵挡,但被打退了几步之远。

“是路颢尘吗?”顾若影又问,没等他站定,她接着又是一拳,打在相同的位置,这一拳直打得他口中顿时吐出鲜血来。

“一心求死?!”顾若影将他打倒在地,又飞起一脚,将人踢飞,直接掉在桌子上,将桌子砸了个粉碎。

他只要站起身,顾若影再给一拳或者一脚,直到他再也动不了为止。

顾若影踩在他的胸口上,一用力道:“说!怎么回事。”

“咳咳……昫王妃您先告诉我灼瑶现下的情况,您想知道的事情,我会一五一十告诉你,毫不隐瞒。”无衣被踩着胸口,感觉无法呼吸了。

“灼瑶关你什么事?是要回去给主子回禀吗?你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顾若影脚下用上力,已经踩裂了他几根胸骨。

“啊!”无衣痛苦地叫了一声,“是我,那人是我。”

顾若影眼里冒出了火,松开脚,抓起他的衣领,将他扔到墙角,狠狠道:“说!”

“灼瑶……可有事?”无衣仍是在问这一句。

“你说呢?”顾若影冷静了些,她看出无衣是真心在关心着灼瑶,只是不明白是为何。

“是死是活?”无衣问。

“死不了。”顾若影答。

就见无衣长舒一口气,整个人也松下来,又朝向边吐了一口血。

“说,把昨晚发生的事,全都告诉我。”顾若影冷冷道。

“全是因为你,若不是你,灼瑶也不会如此。”无衣说出了一句让顾若影全身发冷的话。

“这药,是为你而制的,灼瑶只不过是试药的人。她为了活着回来,与我……”无衣有些哽咽,无法说下去,他顿了顿又说:“我若能救,我一定救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只有这样才能活。”

“那为何还是会伤成这样?”顾若影狠狠道。

无衣便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顾若影。路颢尘找到了“陆吾”逃脱的那些人,把灼瑶给引了出来。对战使得她过多使用内力,再加上不知药性,还去抵挡,所以才伤成了这样。

顾若影知道,一定是灼瑶以为目标是自己,才会想打进组织去查探,也知道自己是如论如何也不会允她的,所以才悄悄一个人去了。却是因为自己,她才会中了路颢尘的计,受到这些伤害。

无衣咳出几口血,看样子伤得不轻。

“等灼瑶好了,让她自己来杀你,好给她解气。”顾若影冷冷道,知他已经伤得不轻,今天自己下手已是很重,十成十的用着力,几脚几拳下来他已受了内伤,刚还至少还踩断了几根骨,想跑是有些难了。

待她出了屋子,无衣幽幽道:“好好,死在她手里也是好的,她给解气了便好。”

顾若影出了屋子,已经气到浑身发抖,她握着拳站在廊下,从门口的洵美手中夺过剑,叫道:“备马!我要去杀了那畜生!”

“主人,去不得啊!”洵美抱住顾若影的大腿,不让她前往,昫王走之前交代过,遇到这样的事情,务必要阻挡,哪怕以命相抵。洵美平日好像做事没有脑子一样,但是这时她非常清楚,如若顾若影去了,必定是有去无回。

凝寒经刚才一闹也没有办法隐着了,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拦在顾若影身前道:“王妃,殿下交代了,凡涉及暝郡王,让您只管躲开,不要正面冲突,以防有诈。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都让开!”顾若影掀开洵美,但是凝寒不为所动,没有要让开的意思。凝寒一招手,侍卫都护了过来,他知道单这几人是拦不住她的,只能让所有人都出动,才能拦得了她。

洵美也又扑过来,死死抱住她不松手。

“啊!”顾若影发出一声愤怒地嘶吼,内力从每个毛孔里面散发出来,杀气隐动。

“王妃,冷静!”只见凝寒轻轻走向她,腰不再佝偻,而是挺得笔直,身量竟与昫王也差不了多远。只见他用右手环过顾若影的肩膀,将她揽住,让她的脸贴在自己胸口,顾若影一恍神,姿势像极了昫王,衣服上的气味也是与他的一样。她顿时泪如泉涌,但她心里清楚得很,他不是昫王,定是昫王让他这么做的,以为这样她就可以冷静下来,他是昫王的替身。

“啊……让……开!”顾若影像一头发怒的野兽,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事情让她无法释怀。

“得罪了。”凝寒轻轻吐出三个字,这三个字没有任何感情,他的拥抱也没有任何感情,在他说话的同时,就见他揽住顾若影的右手指缝间有三根银针,闪着寒光,在她还未出声时,凝寒便将手轻拍向了顾若影的后背,如在烨都一样,这针上次星转给她使过一次的药,可以让她暂时沉睡。顾若影重重倒在他怀里。

昫王走时所担心的事情全都发生了。他怕的就是趁他不在,暝王会做出什么事来,没想到,受伤的不是顾若影而是灼瑶。他临时走怕这家里的人拦不住,就给了凝寒这药,让他在必要时给顾若影用,可以拖到他回来。

凝寒抱起顾若影,将她送回自己的床上,对洵美说:“守好王妃,殿下回来之前,不可让她再出院子,我就在院门口。”

洵美使劲点头应下。

冥药又到这边来看顾若影。

“会睡多久?”凝寒问。

“至少八个时辰吧。”冥药答。

“希望那时冷静下来了,不然……”凝寒脸色凝重,他感觉顾若影不会再给他靠近的机会,如果还没有冷静下来,那就只能是来硬的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