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39章 落风城-遇袭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717 2022-06-26 14:40

  

  萧璀他们已经启程往落风城的商风镇去。

落风城东围烨都和落星城,北接落云城,南与西均临迦林山地无人区,西北也有部分土地与曜国接壤,由密林隔开,只不过这密林没有无人区的瘴气,就是普通的山林,这片林区也很大,穿过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由于落风城的土地肥沃,所以农业很发达,相对于国土上基本都是山地的曜国,粮食是难能可贵的资源,所以两国在这里也有不少交易。烨国现在的王萧越原主管国家的贸易与各国交流,所以他对于国家的管理上甚为开放,周边各国无论大小只要经过了允许,都可以与烨国各城自由交易。

萧璀他们一行人顺顺利利从落星城进入落风城,连着迦林山地和落风交会的边缘行进,一路往北,只经过些小镇,没有往主镇里去。风家的土地遍布整个落风,若是进了大的镇子,只怕会被人发现在两位大小姐的行踪。

一行还是两辆马车,几匹马。萧璀坐一辆马车,风家姐妹坐一辆马车,宇凰赶一辆,小汜赶一辆。凤漓在最前端,月冷河在车前,月九幽殿后。

月九幽的伤还没有完全好,表面看起来血痂也脱落了,露出粉红的伤疤。但是这些日子骑马,左手有时不觉也会去拉缰绳,一天下来,左肩膀左手甚是酸痛。她没有和月冷河还有萧璀讲,显然,她更喜欢这种有知觉的感觉,痛比麻木更加来得舒服。

萧璀几次要求她坐车上她都拒绝了,一来担心有危险,二来那日两人的亲昵之事让她感觉有些奇怪,索性就还是骑马吧。

一行人停车停马休息,萧璀见月九幽牵了马去溪边饮马,今日是干脆穿了件全黑的夜行服,束着男子的束发,还是只插了那只金钗。萧璀这才发现,除了她那把“赤影”,她身上居然没有一个物件能与他相联系上,也是太干净了些。他看到她欣长的身段走在溪石上,竟也有些不稳,左摇右晃地,看起来妖娆又有趣,她的脸在阳光下微微发着光,不时回头张望他的方向。

萧璀发现,她的手下意识地揉了揉左肩,有点担心。还是没有好全吧……

月九幽饮好马,又走到上游打了干净的溪水朝萧璀走过来。

“主上,喝水。”她将水袋递给萧璀。

萧璀接过喝了一口,对她说:“今天进镇子上休息一晚吧,马车坐得有些乏了。”之前凤漓来报,前方有个小镇,问是进镇子还是绕过去,本来天色还早,还可以再走一段,但是他现在决定进镇上去休息一下。

“好。”月九幽应了就去和众人说,大家也都觉得乏,很想休息一下。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镇上。这是一个小小的镇子,就一条街道,房子在街道左右两侧,连个像样的镇门都没有。他们从一头进,另一头应该就是出镇的路了。看来也不十分富裕,主街街面上都没有什么像样的门脸店面。这样的镇子应该风家较少涉足,等走到街中心,才看到一家客栈的招牌。凤漓先跑了几步去探路,其他几人也就慢慢走在路上观察镇子。

昨日或者应该是今日早些时候下过雨,整个街道上泥泞都还未干,街面上的人也像是都不在意他们这群外来人,都是各做各的事,行色匆匆。

不一会儿,凤漓回来道,店里看了也还算干净,吃食热水都有,就是本来也没有几间房,这会儿只有一大两小三间房了。

“行吧,再不想跑了,我们将就住。”萧璀作出一副疲累的样子说。

“行,大小姐二小姐和九幽一间挤挤,你们三个男人挤挤,我守主上门口。”月冷河看了看人数,安排道。

“九幽守我房里吧,在外面住就不要守门口了。你也去休息下,你们四人挑个大的房间。”

“还是……”月冷河看了眼愣着的月九幽,还准备再说,却被萧璀一个眼神制住了,就见他拉着月九幽进了客栈。

“哥,你放心,房里面有床还有榻,上次也是这样的。”凤漓悄悄咬着月冷河的耳朵说道。

“还有上次?”月冷河听得脸都绿了。本来这就是最佳安排,在屋里是会方便和安全,可是一个未婚娶的男人,一个未出嫁的女子,同住一屋他还是觉得不太好。而且这两人明明就有与对方有意,这干柴烈火关一个房间可是怕会把房子烧着了。虽然他也知道,他们都是他的人,不管是男是女,侍个寝也没什么,但发生在他妹妹身上还是有点不太舒服。上次有这种感觉是在月无间被送去王宫的那一回,小妹妹才刚刚十六就要被送进宫,他当时也是极力反对,但是月无间自己也同意了,她自知没有姐姐的功夫好,揽月阁养她十几年她都未能报恩,这一次好不容易有机会了,她除了有和姐姐一样美的脸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进王宫是她唯一能做的。

是他把这两个女孩亲自领回了揽月阁。当时义父说的“有用”二字,他也是在小妹妹进宫的时候才明白,义父早就想好了这步棋。

这是她们的命,如果是不跟他走,可能活不到今日,月冷河安慰自己。

月九幽先到风家两姐妹房里洗了澡,才来到萧璀的房前,她轻敲了两下门:“主上。”

“进来吧。”

月九幽听到他应了,就推门进去,发现并没有人。萧璀的声音从房间右侧的屏风后面传出来:“拿衣服。”

“主上,您这是洗了多久了?我们那边三个女子都洗完了,您还在这里泡着。小心着凉。”月九幽一脸嫌弃。

“你家小汜非要给我加热水,我盛情难却,只能多泡会儿了。”萧璀从水里站起身来。

见他身影站起来,月九幽忙将右手的里衣绕过屏风递了过去,左手还拿着厚披风,准备等他穿好里衣再披上,免得着凉,这越往北就越冷。萧璀接过里衣,月九幽透过屏看着他穿衣,虽只是个身影,但是他宽厚挺拔的身材还是让她红了脸。

“主上,把……”等了一会,她刚想把厚披风递给他,没想到他已经站在了眼前,里衣随意敞着,露出结实的胸膛和紧实的腹肌。

萧璀夺过她手里的披风扔到架子上,靠近她,用暖得能将她融化的声音问:“你说,月冷河看你的身子和我看你的身子不一样,那你看他的和看我的,有什么不一样吗?”说完,还不等她说话,就吻了上来。

他的皮肤上还有新鲜水气的味道,热呼呼的体温搂着她,让她感觉非常温暖,让她着迷,忍不住回吻他。他搂住她飞到床前,将她轻放在床上,将自己的身体也放在了她身上,吻由唇移到耳际再到她细长的脖颈处。

“唔,主上……”他太重了,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就想轻推开,但手第一次触上他光滑的胸膛,又触电般缩了回去,但被他抓住了手,又按回他的胸膛之上。

“幽儿……”他本就低沉的声音,此刻因情迷而变得更为嘶哑低沉,“可有不同……”

“自然……不同……”她在他耳边轻道。

听到她的回应,他又吻了过来,她热烈回应着他,双手不再做抗拒的姿势,而是环进他的里衣,紧紧搂住了他的身体。他抬起脸,看着她眼含迷情,更是沉醉到不能自拔。等到了她的回应,他不可自抑,手又开始伸向她的衣带,他要她,此时,今夜,要让他做自己的女人。

可就是此时,隔壁房间传来破窗之声,然后就是风凝紫的叫声还有风夕岚的呼喊声。等萧璀回过神来时,身下这个女人已将他掀翻在床上,一跃而起,将刚翻进他房间窗户的人一脚踢翻在地。

窗外陆续又跳进来五、六人,拿着长剑直朝她刺过来,门外也已起厮杀之声,乘月九幽与那几人对手之时,萧璀忙穿好外衣。

“主上,快走!”月九幽对他喊道。只见她持剑与那几人缠斗,那几人武功都不差,月九幽硬是用了好几个来回才将那三人解决。

看萧璀还没有动,月九幽忙去开门,拉着他就走。刚一开门,左右都有刀剑入眼,月九幽忙拿剑顶开,左脚踢开一个,右手剑扫一双,一口气打倒三人。出到外面才看到,来了不少人。都是一身黑衣、黑巾蒙面。

显然,这武功不像是风家人能有的。

风家姐妹被月冷河护着已到了大门口,月九幽也顾不上风家两姐妹,她的心里只有萧璀,只知道不能让他出事。她护着萧璀,两人直接从二楼跃入厅中,冲大门而去,他们的马和车就拴在院子里。

月冷河正和院子里几个黑衣人打斗,风夕岚也杀了几个黑衣人,扶起风凝紫上了一辆马车,月九幽和萧璀闪出门外,屋里的黑衣人想跟出,被凤漓和宇凰关上大门拦在了门里,院子外还有不少黑衣人,月九幽加入战斗。

“主上,快上车!”月九幽用内力将萧璀推飞了开去,几乎是将他扔上了车,又对月冷河叫:“哥!”说着,拿剑一拍马屁股,那马虽然还没有人牵引,也跑了起来,月冷河只听到一句哥,已然知道是要怎么办了,看到车动,立马跳到马车上,赶车就走!

而月九幽迅速解决院子里剩下的黑衣人不让他们跟上马车,接着眼看门守不住,就跳上另外一辆马车,等破门之时,才驾起车往他们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