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95章 情敌见面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84 2022-06-26 14:40

  

  昫王将月九幽送上一匹马,皱着眉发现她骑得左摇右晃的,只怕是伤了手,现在浑身是血也看不出到底是谁的血,也不知道她伤在哪里。你若问,她肯定会告诉是小伤,没事。所以,他干脆不问了,也跳上她骑的那匹,在她身后坐下。还以为月九幽会不愿意,没想到她身体一下子就靠过来,卸下了所有力。

“好累啊……殿下借我靠靠。”她幽幽说道,接着昫王就觉得怀里一沉,原来她已经晕倒在了他怀里,再看向她的脸,嘴唇青紫,额头微微冒着汗,这是……中了毒!不知道哪个不要脸的杀手的兵刃上喂了毒,难怪晕了过去,她都嘴唇青紫了,可见这毒是有多厉害!换个旁的人,可能直接七窍流血而亡了,哪还能杀掉那么多人。

“快进城!小汜领路!先去找冥药!”昫王左手搂住月九幽的身体,右手持缰绳,跑在最前面,颜星转和刚才那一队轻骑直接跟在他身后朝城里奔去!

小汜一看情况不妙,和雀儿也骑上秦柏舟送过来的一匹马,加速冲到昫王边上引路。

“幽儿幽儿,你撑住!我都还没有和你说上话呢!我知道你不会就这么死的!”昫王在月九幽耳边轻轻说着。

一路月九幽都没有醒来,原本还持着的手都落了下来。这可吓坏了昫王,他带着哭腔喊道:“月九幽!月九幽!你给我醒过来!你看看我,你不是要看我的脸吗?你都还没有看过我的脸!”

月九幽没有任何回应,他只感觉怀里的她越来越冷。

“不会的不会的,冥药能救她的,不会的不会的,不会被毒死的!她是个毒人,怎么可能被毒死?”昫王给自己打着气,如果她要死,就让冥药拿自己的命换给她!他颤抖着将手伸向她的脸,摸了摸,还温热着,又滑到颈部的脉搏处,还能感觉到微弱的跳动,他的眼流了下来,脚下用力踢了马,再加速向城边跑去。

烨都城门不比其他城,管理非常严格,出入都必须严格检查才能进出,他们还哪里等得了检查,小汜冲到前面,叫着让开!让排队进城的人让出一条路来,城门守军正想拦,就见小汜拿出了一道令牌,这是月九幽之前扔给他的,让他能带着雀儿顺利进城。

那是萧璀的王令。

见到王令,这些人立即开了门。

守军军官有一人是戚雷的副官,他认出了月九幽,又见她受了重伤,立马让行,但将那队轻骑留了下来,只让小汜、昫王、颜星转三匹马进城。待他们进城,他立即让人跟着看他们去了哪里,知道地址后去报告了戚雷。

三匹马在街道上狂奔,一路向点翠楼而去,还未到楼前,就听见小汜大声唤道:“先生!先生!半烟姐!半烟姐!”大门边的人见到有马过来,又老远就听到了小汜的叫声,知道出了事,马上去请冥药和半烟。

等两人到门口时,那三匹马也到了。

先见小汜滚下了马,然后是一个女子,最后是一位锦衣华服的男子抱着月九幽下了马。那男子也不说话,只叫了声:“先生快!中毒!”一边,抱着月九幽进到院内,随便找了张客人的坐榻将月九幽放了上去,接着就移开身体,把位置让给冥药。

冥药这才认出是昫王,也顾不得多礼,就开始查看月九幽。

昫王在旁边解释:“兵刃上喂了毒,一战下来才发现,嘴唇马上青了。”

“知道了,莫急。”冥药说道,然后先从身上摸出一颗药放到她嘴里让她服下,接着拿出银针,扎到血行处,阻止毒蔓延。再拿人拿来屏风挡住月九幽,让众人退了出去,只留了半烟帮忙,他检查了月九幽身上所有的伤口,发现背后有一处伤口,形态和颜色与其他不一样,立即在那个伤口上取了血与肉,细细闻着,还舔了舔,点头道:“好了,这是知道她不怕毒,下了重手要她的命啊!”

“可解?”半烟问。

“有什么我不可解的吗?”冥药得意的劲儿又来了。

“快吧您!”半烟看他那样子,恨不得给他来一拳。

手边也没有纸笔,好在里面的人是半烟,熟知药理,就忙把所有需要的药给她说了一遍,问:“可记住了?”

半烟点头:“记住了。我这里有一部分,没有我的现在去备。”两人十分有默契。

“先把有的拿来!”冥药点头称好,一边又冲外面的小汜道:“备水,备刀。”

小汜自己也是伤得不轻,正想起身,就被其他人按下了,有人自去备了来。

昫王待在外面看他们忙,焦急万分,他一身都是染的月九幽身上的血,也不知道是她的血还是别人的血,他想把头探进来看看情况,就被几个女子给推了出去。

冥药专心地为她清洁伤口,切掉含毒的伤处,好在他们送得及时,毒还没有蔓延得更深,也好在她本身对毒就有抵抗性,自己随汗水排掉了一部分。而半烟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好了所需的药。

“万幸,她也是命大,但凡少了你,少了我,少了半烟,都活不了。”冥药走出屏风,顺手就接过半烟递过来的帕子,把满头的汗擦了擦,对昫王说道。

“是无事了吗?醒了吗?我去看看。”昫王急得不行。

“还没醒,还得等等。”冥药知道他急,反正里面半烟已经将她的衣服换好了,就让他进去看看,又让其他人都走开些,自己去查小汜的伤。

半烟让人将门口的谢客的牌子挂了出来,又安排人站在路口就拦人,不要让人到了门口才知道今日谢客,吵吵闹闹影响了月九幽休息,现在看来,未醒前还是不要移动她的好。

她身上中了七八刀,如果不是这毒,倒是没有什么大伤的。好在和小汜对战的那几人武器上没有喂毒,否则小汜可是抗不住的,到不了冥药这儿就得去见阎王了。

雀儿虽被吓得不轻,但是仍坚强地守在小汜身边,帮着冥药给他包扎伤口,心疼地咬着嘴唇直掉眼泪。

昫王走到屏风后面看月九幽。他坐到她的身边,看她皱着眉,紧闭着双眼,唇色虽已不紫,但脸是青白色,额头的汗就如夏天一样滴落下来,打湿了枕头。他握了握她的手,暖着了,又试了试脸,也暖着了。接着,他拿出帕子替她擦汗。

这时只听大门被人重重推开,萧璀那低沉的声音响起,戚雷刚才急冲冲进宫把月九幽重伤在点翠楼的事情报与了他,他连官服都没有来得及换,直接就出了宫,还是骑着马。好在天色不早,正是晚饭时间,路面上人已经不多。

“人呢?怎么样?”萧璀急切地问道。

冥药朝那屏风后面指了指,摇摇头表示没有事了。

萧璀往那屏风后面一走,就见到月九幽躺在榻上,身边坐着个男人。那男人也正抬起头看他。

“王上。”

“昫王。”

两位情敌见面,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眼真的红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萧璀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以为是昫王的问题。

“我对她做了什么?我倒要问你,你对她做了什么?”昫王毫不示弱地站起身,站近萧璀说道,“她一人去城外救人,与数十人对战的时候你在哪里?在你的宫里搂着哪位娘娘?”昫王握紧拳头,要不是知道他在人家的地盘上,而且对方是王,虽自己武功不行,自己也要将这一拳打上他的脸去。

听到这话,他不再说什么,他注意到了昫王的灰色华服之上全是血迹。坐到榻边检查月九幽,发现她并未醒来。

“冥药!小汜!”萧璀叫道。

两人听到他唤,忙走了进来,萧璀这才看到小汜也受了伤,小汜就把昨天到今天又遇昫王相救的事情都讲一遍。

“先生,中的何毒?何时能醒?身子还有何问题吗?”萧璀问。

“这毒是有人专门为她配的!那人知道她不怕一般的毒,所以特制了一种给她。好在昫王送得及时,否则我都救不回来了。”冥药看两人火药味正浓,想缓解一下。“应该很快醒了吧,余毒还需得几日才能清除,但身体应该没有大碍了。”

“可还有别的伤处?”萧璀见她衣下隐隐血迹。

“还有七八处,对于她来说都是小伤了,算不得什么,免不得又多几条疤痕。”冥药答道。

这下,事情总算是说清了,但两位王的脸色都不太好。冥药借着煮药退了下去,并指挥大家都退了下去,颜星转也站得远了一点,她家主人武功明显不如这烨王,一会两人打起来,她还是要帮忙的。

“你这是又让她做了什么阴损任务,让人给记恨得要除她而后快?”昫王恨恨地说。

“不用你管,管好你自己,离我的女人远点。”萧璀此刻不想理他,要不是看到他救了月九幽的份上,他会杀了他。

“你的女人?什么身份?她有身份吗?但凡有,也不至于弄成这样!”昫王才不怕他。

“请你离开,你的身份若是曜国使臣,就回你的驿馆去,我今日不想与你争。”萧璀不想与他纠缠下去。

“我这就走,你看看她,看看可怜的她,明明那么讨厌我,今日都撑不住倒在我怀里了,今日若是没有人,她就死了,她就死了!”昫王说死字,都快将牙咬碎在嘴里了,“你看看你让她吃了多少的苦,除了苦,她得到了什么!总有一天,我要带她走,离你远远的!”

昫王说完,再深深看了一眼月九幽,她痛苦的闭着双眼,她在与体内的毒战斗着,她一定会没事的,这世上,没有人比她坚强!

看到昫王走后,萧璀忍不住在握着她的手痛哭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