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62章 落云城-退婚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11 2022-06-26 14:40

  

  落云城,飞云镇。

风凝紫答应了萧璀要亲自处理风夕岚与云且行的婚事。这比起经营风家,对于风凝紫来说还要难些。但是不管是为了萧璀还是为了风夕岚也要去面对。

风凝紫本不想让风夕岚跟来,家里好歹留个人,但是风夕岚担心她,一定要跟过来。她想,风夕岚如果一个人在家也不是什么好事,反正家里有族里的长辈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她接手风家以来,一开始也不能服众,大家以为她就是柔弱的小姐,没想到她骨子里有和她母亲一样的坚定,她首先从那些之前依附于风月白的族人、下家下手,几次雷霆手段使下来,也是让众人刮目相看,再加上她头脑清晰、做事有条理,从小就待在母亲身边耳濡目染,经营也渐渐得心应手起来。

这次毕竟是个大事,风可媛觉得需要个长辈与他们的长辈对话,不能全交给孩子们,所以也跟了过来。同时,跟来的还有小汜与楼栖雀,他们是知道萧璀他们一定会经过落云,所以决定来落云等他们,反正哪里都有月家人,月九幽之前就教过他如何找月家的人,他到时可以在月家的地盘上待着,这样月九幽一到他就能接到信儿。雀儿去哪里都是好的,只要跟着小汜又有吃又有玩,就很开心,何况还能见到冥药,肯定是好的。

对于风凝紫,小汜真的是个得力的帮手,他照顾人很仔细,清楚记得每个人的喜好,行李物件一切都在他心里,甚至比风凝紫心思都要细密。观察能力也很好,有什么特别的人,特别的地方都能分辨出来,其中有一部分归功于月九幽,她常在无事的时候教他隐卫、追踪者应该知道了事情,他全都能一一应用上。而且他每天都好像精力很充沛,整天干活也不觉得累,对人温柔有礼。大家都很喜欢他。

月九幽曾拜托姐妹二人照顾小汜与雀儿,没想到这出了门,小汜照顾他们姐妹还要多些。雀儿也是个开心果,这行程一点也不无聊。风可媛特别喜欢雀儿,一定要收她做干女儿。她自己只有二个儿子,就想要个女儿。所以,现在雀儿已经是干娘干娘在叫了。

落云城云家因与曜国相邻,主要做制器的买卖,另外他们还掌管烨国一小部分兵器的研制。烨国兵器主要制地就在落云城,虽大部分都由烨国军队自己研制管理,但当人手不够时,也会让云家参与进来。这也就是为什么萧璀最不放心这块地方却迟迟不肯踏入的原因,这里的军队与烨都往来过于频繁了。而且云与衡老爷子身体一直不好,事情都交给大儿子云且行来处理,只是暂时还未将家主之位传于他,听说他的二儿子云且歌有些纨绔气息,不喜管理家事,但对于制器十分沉迷。

风凝紫一行没有直接去云家拜访,而是先到了客栈住下,想先准备准备再去,也就没有预先通知云家。她备了些礼物,再说也有些累了,想先休息足了,人气色也好一点。

休息了两日感觉好多了,风凝紫想去给自己和风可媛买身新衣服,打扮得得体一点,显得重视。这样的场合风夕岚是不能到场的,所以只有她们两人去云家。风夕岚对买衣服一点兴趣也没有,她一早就领着小汜和雀儿去逛集市去了。

风可媛陪着风凝紫也没有带下人,两个人在街边慢慢走着。由于落雪城的雪灾,有不少人被迫离开家园,逃到了落云城里。虽然落云城拦了很多人在城外,但现在街面上还是有些流民。

她们正准备踏入卖衣服的店铺里面,就听得隔壁当铺一阵吵闹之声。

“掌柜的,你多少给点!”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公子,你这不值钱!还不如把你的佩玉当了值钱。”当铺的掌柜说。

“你随便给点吧,佩玉不能当,我哥会杀了我。”年轻男子又恳求道。

“您说您为难我干什么……来人来人,请公子出去吧,别耽误我做生意。”掌柜招呼人要赶他走。

“公子,要不算了吧,要么问大公子拿点钱,要么把佩玉当了吧,谁让你一有钱就花掉,这回想要钱又没有了吧!”他的随从也劝道。

“居然说我做的东西不值钱!”那位公子气呼呼地冲出店铺,正撞上门外看热闹的风凝紫。

风凝紫本就体弱,被他这么一撞,直接就“哎哟”一声倒在了地上。

“唉呀,对不住,小姐,可有伤着哪里?”那位公子问。

风凝紫没有回应,却看到了他手里拿的一个小玩意儿。那是一只金属做的小鸟,那鸟的嘴还一张一合的。

“这是……”风凝紫在风可媛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真是失礼了,这是只小鸟,嘴、脚和翅膀都会动。”公子得意地说。

众人已经散去。

风凝紫看他个子高高,眉眼长得很漂亮,年纪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锦缎制的灰色常服,头戴翡翠头冠,怎么也不像是个要当东西的主。她非常喜欢他手里这个玩意儿,就问:“公子刚才是想当它?”

“是啊!换点银子!可是没有人要,你喜欢送你吧,算是赔礼。”说着,就把小鸟往风凝紫的手里塞。

“您这样……要银子……”风凝紫不知所措地拿着小鸟问。

“我想搭个粥棚银子又不够,就想着拿我的宝贝换点银子。”说到这里,他有点沮丧。都怪平日里大手大脚,真要用钱一个子儿也没有了。还有平日一起混的猪朋狗友,喝酒一来一大堆,让一起筹钱就不见了人。

“是因为那些落雪城来的流民吗?”风凝紫似乎知道他的意思了。

公子点点头,就见风凝紫从袖中抽出一张银票递给他,说:“我十分喜欢公子这只小鸟,算我跟公子买的。”说完,就礼了礼离开了。

云且歌打开银票一看,五十两!这姑娘真够大方的啊!不过我的小鸟值这个价,他望着姑娘的背景叹道。

“公子,你为什么不问大公子拿钱?”深竹又问,他们这样的大户人家还出来当东西,实在是有些丢人。

“我自己做事情,问他拿钱做什么。你看,有人识货吧,五十两!”他将那张银票拿在手里在深竹眼前晃了晃。

风凝紫让人去云府送了信,准备第二日就上门拜访,也是拖不得了。

没想到第二日一早,便有云府的马车来接他们了。风凝紫领着风可媛到了云家。云家非常重视,连不常出屋的家主云与衡都在大厅里等着了。

风凝紫给云与衡行礼。

“风家主快请起!我要不是身子不好定是要去落风看看你的,我与你母亲是多年的好友,我也听说了风家的事,你是个好孩子。”云与衡笑道。

“母亲知您最爱吃我们家茶山的茶,我特地给您带了些来。”风凝紫笑道。

“你有心了有心了,来,这是我家长子且行。”云且行站在云与衡的身边,一身素衣,也是和他父亲一样高高瘦瘦的身材,长得眉清目秀的。

风凝紫又起身朝他礼了礼:“见过大公子。”云且行也忙回礼。

闲聊了一阵,总算是把话题扯到了主题上。

“风家主这次来,是有生意还是游玩?”云与衡小心翼翼问。

“啊……这回贸然拜访,主要还是想和您商量下我家大姐风夕岚与大公子的婚事一事。”

“啊……这个事啊……本来我也想去落风找风家主商量来着,主要是天冷起来身子也不太好,就……”云与衡犹犹豫豫地说。

还没有等风凝紫开口询问,就见那云且行“扑通”一声跪到了他父亲面前。

“父亲,我什么事都能应你,就是这事不能应你啊!你若是非逼着我娶风大小姐,那你就是要逼死我和依依啊!”云且行眼泪都掉了下来。

这个场景把风凝紫还吓了一跳,和风可媛相视一眼,没明白怎么回事。

又正想开口,就见门外走进一位穿着浅粉色衣裙的美丽女子,也跪在了云与衡面前:“云伯伯,求求你了……”云且行握紧了那女子的手。

“这是在做什么?”一个身影闪进厅中,一手拿着个梨啃着,一边喷着口水问道。

风凝紫一看来人,来人也看到了风凝紫,不由地相视一笑。

“老二你到一边去,没你什么事。”云与衡对着云且歌斥道,又对跪着的二人讲:“你们先起来吧,风家主和风家长辈在这里,不是正商量着吗?”

云且歌可没打算到一边去,他准备火上浇油:“哥,要不你就娶两个呗,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你们就商量下谁做夫人就行了。”

“不行!”有三人同时叫道,分别是云与衡、云且行,还有风凝紫。

“滚!”云与衡气得都要吐血了。

“好好,我在一旁不说话了。爹,你不要急。”云且歌戏谑地笑着,打量着风凝紫。很好看的小姑娘嘛,就是身子弱了些,还是家主呢,那应该是风家的二小姐了。

“各位不要急,我们也是想来找云家退婚的。”风可媛总算是把话说了出来,这下轮到跪在地上那两位吃惊了,感情白哭了半天。

“风家主,这是……何意……”云与衡摸不着头脑。

“唉,和这两位,一样的情形。”风凝紫指了指还跪在地上的两人,说道:“家姐也是有了意中人,不愿嫁与云家,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给云家赔罪,请求退婚的。”

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事情远比他们想得要简单,真是太好了。从来还没有人因为退婚而如此高兴的。

“这就……解决啦?”云且歌意犹未尽,“那云家与风家的联姻就完啦?”

“这是好事,有情人终成眷属不好吗?”风凝紫笑道。

“风家主看我怎么样?你未婚配,我未娶。”云且歌本来是打趣,他的老父亲作势要来打他,他转身就跑,还未出门,就听见身后风凝紫答道:“我觉得甚好。”他听完头也不敢回就溜之大吉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