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04章 回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89 2022-06-26 14:40

  

  月九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准备进落雪城最南面的玉沙镇。

镇门边的告示牌上也贴上了她的“督捕令”。

她一人走走停停,这里看看,那里留留,很是惬意,搞得在后面焦急的灼瑶一路逛奔竟跑到了她前面去了,比她还前一步进了玉沙镇。

灼瑶先在镇司门口的茶摊坐了坐,听了听闲话,间接打听了下,这个镇子并未发生什么大事,而镇上各处都已张贴“督捕令”,若是月九幽进了镇子,势必会发现这些“督捕令”,那么她定会退出来或者隐起来了。她若是隐起来,自己肯定是找不到了。她又想到,自己怕追赶不上,一路都是急行,那如果她还没有到呢?

想到这里,于是灼瑶用“赤影”的联络方式留了记号给她。自己则到镇外往回走一点看能不能在郊外碰到她。如果碰不到,则在约好的地方去等她便是。说走就走,等灼瑶再出镇门时,就看到门外的告示牌下站着一位身材极美的女子,穿着雪白的衣裙,头戴雪白的帷帽,风轻扬起她的发与衣裙,一看便与其他人有着极大的不同,正是她的主人。很显然,她牵着马,正在看自己的“督捕令”。

灼瑶心里紧张着,生怕她走近城门,有人会认出她来,她的样子也是太突出了,不管是扮男子还是女子,但凡见过的人没有认不出的,好在她还戴了帷帽。城门所在附近不能骑马,灼瑶也不敢着急,以正常速度牵着马进近她。

“主人。”灼瑶在月九幽身后轻轻唤道。

“走。”月九幽早就感觉到了有人靠近,又听到了灼瑶的声音,她轻轻说了这一个字,只有假装在看布告的灼瑶可以听见。

月九幽先跃上了马,并没有跑起来,只是不紧不慢地走,灼瑶也学着她的样子先跳上马走,等月九幽开始渐渐加速时,她也才开始加速跑起来,镇门内外的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们。二人跑到烨都与落雪交接的郊外地方才停了下来。这里是一片林区,还有一条河道,流经青炎与玉沙两镇,这里出行的人不多,现在是冬季,又不是劳作的季节又不适合露宿,所以林中、河边人不多。

“灼瑶,你怎么跟来了?那‘督捕令’是怎么回事?”月九幽将缰绳递给灼瑶,自己则背对着河水,找了一块大的石头坐下,问道。

灼瑶一言不发地将两匹马在树上拴好,就跪在石头上,一言不发。

“怎么了这是?快起来,石头上跪什么。”月九幽将她拉起来。

“主人不要赶我走,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灼瑶原是怕月九幽赶她走。

“知道了,现在我们哪里也去不了了。告诉我,这烨都是出了什么事?”月九幽笑了,她取下帷帽,这帽子已无用处,需得易容才能行走了。

“我并不知,我一看到您的信就已经追出来了,我也是在青炎出镇时才看到那‘督捕令’。”灼瑶答。

“你还能行动,我在这里等你,你去帮我找男子的衣服来,我们回城看看他们倒底想干什么。”月九幽对灼瑶说。

“不行,我不离开您。”灼瑶怕她一离开,月九幽就跑了,那她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我答应你,就一直在这里等你,不会走的。”月九幽抚了抚她的脸,“你也自己也换上男装,这样我们才方便行动。”

看她如此承诺,灼瑶这才放了心,按她的要求去买这些东西,两人换了男装,又易了容,开始往回走。

月九幽领着灼瑶没有从青炎走,而是绕了点路从隔壁的青烁镇转到西门回王城。她一路也不急行,正常速度行进,没有让人觉得是有急事,而就像两个出门办事的青年一样。两人一看到茶亭就会停下喝茶,收收口风,虽不准确,也能大致了解点现状。因为怕影响月家已是不能去月家的信息口,‘赤影’也散了去,信息口也应该是没有人了。

在西门外最后一处落脚点,这里离进西门就一、两个时辰的路程。她们下了马,走到路边的面摊吃面。

“你听说了没有?人还没有抓到!”有三个出西门的朝面摊走过来,也坐下吃面,其中一人说。

“你说那个杀人魔吗?”另一人问。

“听说杀了几十个人,一点声响都没出,隔壁宅子的人完全不知道,第二天有人找来人,一看,满院子都是血,人全死了!”最后一人绘声绘色讲道。

“对对,我也听说了,有人说那更本不是人干的,就是无常索命!”

“就是啊,那派再多的人去捉也是捉不到啊!”

“就是就是……太可怕了!”

“你说这新主刚……就出这样的事……”

“你可打住吧!不要命了?说这样的话!”

月九幽不由握紧了拳头。她放下银子,飞身上马,准备摸黑进城,天黑下来总是隐得好些的,堂堂月九幽,被当街捉住真不知道是反抗好还是不反抗好,反抗吧伤的都是不应该伤的人,不反抗吧又没有脸面,那就难办了。

月九幽回头看时,却见灼瑶没有跟着上马,她正慢慢走近一个卖干粮的摊档。月九幽也走了过去。

那老板是个肥肥胖胖的女子,但生得也是美的,风韵犹存,过路的男人都会多看两眼。她看两人过来,热情地招呼:“两位公子这是出城啊!来来,买点干粮带上,我做的饼啊,好吃!热的凉的都好吃!”

“白老板,怎么亲自出来卖饼了,你家小儿子呢?”灼瑶问,灼瑶学着男声,但还是不如月九幽,所以听起来有些奇怪,但没关系,这个摊子前并没有别的人。

白老板愣了一下:“公子说笑了,我都没有儿子,我只有一个女儿。”

“哦哦,那是我记错了,那是赤家,赤家卖饼的是个儿子,不好意思,老板,来几个饼我们路上吃。”灼瑶应道。

“你看看,这大风天的,您们进我棚子拿,里面的热乎。”白老板招呼两人进棚子,里面摆了桌椅有汤喝还有饼吃。棚子里这会儿没人,只有个伙计,白老板给那伙计使了眼色,那伙计便立即出了门去,站到卖饼的摊前。

“两位是?”白老板疑惑地问。

“白老板,我是点翠楼的灼瑶。”灼瑶看向月九幽,不知道介绍好还是不介绍好。

“主人。”白老板立即拜道。灼瑶都站在她身后,还能是谁,在“赤影”里灼瑶谁都不认,谁的话也不听,只听这一位的。

“白老板快请起。”月九幽忙扶了起来。

“灼瑶姑娘好记性,我的级别低,就去了一次点翠楼汇报,那日您正好在半烟老板那里,没想到就认出我了。”白老板赞扬道。

“你为何还在这里守着?我不是让半烟都让你们散了吗?是银子不够花?尽可再去半烟那里拿,你家有生病的孩子,我知道。”月九幽也是很疑惑,按道理这是除了王城以外最近的消息点,要撤应该这里就先撤了,不知为何还在。

“银子够啦,孩子的病半烟老板还请了个神医来看,现在命是保住了。我总归是要在这里卖饼的,我也会像以前一样日日收着风,万一哪天主人能用到呢!您对我家的大恩我一刻也不敢忘记,哪有什么散不散的,我这一世都认您这个主子。”白老板眼泪涌了出来。

月九幽很是感动,这组织里的人,九成九都是受过她的恩惠,并不只为金钱。“白老板你随时可以离开,以孩子为重。”月九幽拍拍她的手。

“我就知道那些当官的抓错了人!主人是何等慈善的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杀人,就算杀也不可能杀那孩童,定是他们捉不到人要诬陷于您。”白老板也是性情中人,原有些功夫的,因为女儿的救病钱被抢而误杀了人,要抱着女儿跳湖时被“赤影”的人救了,收入组织中。

“把你知道说给我听。”月九幽总算在进城前知道了事情的全貌,两人走出棚子,准备进城。

白老板这里信息可不是一点点,而是已经非常系统了,有些来自于“赤影”情报线的其他人。现在看来“赤影”并没有散,还在自行运作着。

“是个高手。”月九幽的关注点总是与别人不同。

“您觉得是一个人?”灼瑶问。

“如果是一群杀手,伤口形态不会如此一致。同一侧,差不多位置,一击即中,像极了我的风格。他们很了解我。”月九幽杀手重新上线。

“被盯着了。”灼瑶也是杀手,跟踪、杀人也是常做的事,如此了解,只因为天天跟着。

“最可怕的是,我没有感觉到。”月九幽喃喃自语。

到西门时天色刚刚好,正是换防的时间,换防后就会关闭城门,两人下马走在人群里准备进城。

可是有个人悄悄靠近过来,月九幽侧脸一看,那人是颜星转。

“借一步说话。”颜星转说。

月九幽与灼瑶跟着她走到队伍一边。

“昫王教了你什么方法,如此轻易地认出我来?”月九幽问。

颜星转指了指她头上的金钗道:“这个如果没有戴,还教了我别的。”

月九幽佩服地直点头。

“主人让您跟我走,我带您离开这里去曜国。”颜星转急急说道,指着她们不远处的一辆马车。

“我要回城去,这烨都怕是不太平了,赶紧带你家昫王回去吧!越快越好!”月九幽道。

就见颜星转二话不说,抬起手朝月九幽拍去,月九幽当然知道她不会伤自己,可能是趁站得近而拍晕她,就拿手去挡,没有想到,颜星转并不是想拍晕,她的指尖夹了三根针,针直接扎进月九幽的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