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27章 落星城-回程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00 2022-06-26 14:40

  

  贪狼寨无一人逃脱,包括天魁镇里的与之相关的人也都被抓了起来。官府干这些还真是利索。星家人马无一伤亡,星家也很乐意帮这个忙,没费什么事,还得了个大人情。

总之,这回贪狼寨是被彻彻底底给解决了,去掉了官府和萧玴的一块大心病。

事毕,星家人回了天权镇,萧璀这批人也没有在天魁镇停留,准备回天梁镇休养一段时间,毕竟有两人有伤,也不宜长途跋涉,而且还得想好进落风城的计划,风凝紫和宇凰还在天梁镇等着他们归来。风凝紫伤了元气,一路劳顿,忧心姐姐的事,忧心哥哥的事,还忧心风家的未来,总之还活着,已是幸事了。

萧璀、萧玴兄弟二人一辆马车,他们来是为了赶时间,都是和星家人马一起骑马到的贪狼寨,这会星家人早已调了马车给他们回去,便也是做得周到了。二兄弟各怀心事,话语不多。

久不骑马的萧璀觉得浑身酸痛,他自言自语:“难怪幽儿不愿骑马,这一身疼得狠。”

萧玴:“我素爱骑马,也是不觉,我给七哥捶捶。”说着,就给伸过手在萧璀身上捏捶起来,“早知道不让您来了,您看不是也没什么事。”

“我且得来看看你的本事。”萧璀答,“武功比两年前看是有长进的,倒可自保,但还是不能懒下,需得再勤快些。你看看你身板,还是太瘦了,定是你父亲惯着你,挑食了。”

“那是,武功上父亲可没少给我请师父。而且他可没有惯着我呢!平日里待我严厉过亲儿子一百倍,是我自己吃什么都不胖。”萧玴撇撇嘴,看看自己的身材又看看他七哥的,确实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矮也矮了不少,瘦也瘦了不少。可是两人同父异母,这高矮怕因为母亲的原故吧,萧玴记得萧璀的母妃就是个极其高挑的美丽女子,而他的母妃则是为身材娇小的女子,两位母亲身高相差一头都不止。

“他亲儿子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严历是对的,他这样待你我得感谢上官先生。”萧璀这会儿真正像个哥哥。二人相差一岁,但萧璀看起来却老成得多。

“九幽姑娘的伤……没事吧!”萧玴一直不敢问,这会儿鼓起勇气问道。

“都劈得见骨了,着实重,左手都不怎么能动了,还得好好养养。”说到月九幽萧璀皱起眉头,他明显能感觉到萧玴也挺喜欢她的。

“啊!就在天梁养着吧,我让人换了个更僻静、更大些的院子,你们多住几日,等养好了再去落风城,风家那边的动向有我和冷渊。”

月九幽、风夕岚、半烟坐一辆马车。

这次回去的路上多了两人,一是同风夕岚关一起的半烟姑娘,风夕岚执意要带她一起下山,听风夕岚的意思因为她没有家人,所以准备把她带回落风城去。还有就是小汜,小汜和小浊并排坐在他们车前,小汜不会赶车,他以前很少出门。这次能跟着下山来,小浊这些人又都很关照他,所以他总是开开心心的。

风夕岚则一路叽叽喳喳基本没有停过嘴。

“我说风大小姐,你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我受了重伤!”月九幽又强调一遍,“重伤!你容我睡会儿。”

“好好好,你歇会儿,我绝不扰你。”风夕岚点头答道,可过不了一刻钟,就又开始了叨叨了。

“你能不能去烦烦你的冷河哥哥,他一定能受得了你。”月九幽一副烦死了的表情。

“他自己骑马,可是又不让我骑马,我不喜欢坐车,要是他让我也骑马,那我不就不会扰你了吗?”风夕岚气鼓鼓地说。

“他是怕你骑马露了脸再被人认出来,然后又被捉走,我们又得再去救你一次。”月九幽一脸嫌弃地看着她,“你得空也练练功夫,怎么不见我被人捉走?”

“是是是,你得空教我,我一定好好学,以后绝不能再被人捉走了。”风夕岚真心真意地说。

“我可没那好脾气,我怕是会揍你。你还是去找你的冷河哥哥吧,他脾气好!”月九幽闭了眼真想休息会儿。

正说着,前面的马车停了,原来不远处有一条河,大家可以下车下马休息休息,饮饮马。回程不用追赶,大家安全的信息也先由落星的人传回天梁镇,也就不那么急了,一行人慢慢走着。

这都是萧璀交待的,他主要还是怕月九幽身上的伤受不了。

月九幽下车,先是走向了萧玴。

她没有看萧璀,只是低头行了礼,就对萧玴说道:“殿下,借一步说话。”

萧玴看了一眼萧璀,表示询问意见,看萧璀微点了下头,就跟着月九幽去了。两人沿着河道慢慢走离人群。

“九幽姑娘,何事?”

“殿下,这边您眼线比月家的多,那女子,你找人好好查查。”

原来是这个事,萧玴突然有点失望。但他还是点点头:“知道了。你不信她?”

“我谁都不信。”月九幽冷冷道。

“我和你家主上,也不信?”萧玴问。

“不信。”月九幽答。

萧玴也是无话可说了,好吧。“那这事儿为什么要避开你家主上说?”

“他嫌我一个死卫,想得太多,做得也太多。”月九幽神色黯然。

萧玴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个事两人闹别扭了。这两人也算是旷世奇才了,吵个架必须得你死我活。

“知道了,你放心,我来办。”萧玴说,“那小汜呢?要不要一起查。”

“也顺道查查。”

月九幽礼了礼就想离开,萧玴叫住了她。

“我……有一事想请教九幽姑娘。”

“什么事?”

“我给你买钗的时候,你没有拒绝,该不会是觉得还缺少件武器吧?”萧玴昨天听说她最后是拿钗杀了司夜,所以回想起了买钗的事情来。

月九幽想了想答道:“啊……这事儿啊,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有人送比自己买要看起来正常些吧!”

“果然……我……只是个你计划里一个付银子的工具,对吧!”萧玴有些恨,那时候自己可还开心着呢,原来是做工具人做得可开心了。

“啊……不能这么说。毕竟,你玩我的‘斥魂’也是玩得很开心的。我们扯平了。”月九幽朝他笑道,萧玴看到她脸色还是不太好的样子,唇上没有什么血色。

但他对这个指责表示不能接受:“我何时有玩它?”

“听它说,你有事没事就要吹哨叫它来,又不给肉吃,这几天都累瘦了。”月九幽调侃道。

“那我不是看它又不主动来找我,怕你要传递的消息我没有及时收到,就时不时叫它下来看看罗!”萧玴极力解释道,“我给肉它又不吃!”

“说明他还不信任你啊,你们的相处之路还很漫长,弈公子。”月九幽笑道。

“我也不太想跟它相处,我也不太信任它,还给你吧。”萧玴说着,把金钗还到了月九幽的手中,她就笑着把钗插到了发上。

“要是进寨,所有的武器都被会收缴,我上去后只剩了发钗和几根衣领里的毒针。我给小汜的短剑,都是从寨里面的人身上偷的,他们不常用短小兵器,后面我再也没有找到另外的可以用的。还好有你送我的那只钗,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难怪你选了只那么素的,原是一心要当武器用的。我开头还以为你不爱华丽的物件儿。”萧玴解了惑。

月九幽走动间牵动了伤口,痛得皱了下眉:“哪有女人不喜欢华美的珠宝啊,只不过我身份如此,也是不便用那些东西的。”

“伤口痛?”萧玴关心地问道,“没见过你这样的人,这么重的伤像个没事人一样,好像不会疼似的,不怕疼不代表不会疼,只是比旁人能忍罢了。”

月九幽笑了笑,对他礼了礼,就走开了。

萧璀远远地看着他们两个对话,月九幽和他站的距离是有分寸的距离,刚才也没有称他弈公子,而是称殿下,看来二人也没有熟到什么程度。还是应该把萧玴对她情意灭了才行,不然两兄弟以后为个女人生了嫌隙就不好了。

他看到萧玴将金钗还给月九幽,本来还为翡翠钗的事情感到生气,现在想来应该拿来做武器用的,也就宽了心。

正想着心事,就见月九幽朝他这边走来,心里还一紧张。没想到,月九幽经过他,又越过他,朝月冷河走去了,他听见她对月冷河说:“哥,想吃兔子。”

在哥哥面前,居然还有娇羞可爱的模样。

“好。”月冷河应着就去猎了。

看来真如月九幽所说,这月冷河待她如兄如父,很是疼爱。那种疼爱,看得出来,和对风夕岚疼爱绝不是同一种。

自己何时肚量变得如此之小了,萧璀嘲笑自己。

总之,这一次还是搞砸了,好好的又得罪了她,还是短时间哄不好的那种,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不知道该问谁请教这男女方面的事,一个个都是光棍。

凤漓这时将他的披风从车上拿了下来给他披上。

“主上,河边风大,小心着凉。”

他问凤漓:“你可曾遇到心仪的女子?”

凤漓笑答:“我与您日日在一起,哪有机会见什么女子,更不用说心仪了。”

萧璀点点头:“时间是不够,那你在冽国跟着我出入皇庭,见到了宫女、女官、大户小姐也是不少,就没有心仪的?”

凤漓摇摇头。

萧璀还在问:“那宇凰有没有?”

凤漓仍摇摇头。

这也是太忠心了,他们眼里除了主上就没有别人,萧璀只得极不愉快地结束了和凤漓的谈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