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16章 私奔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6146 2022-06-26 14:40

  

  车马重新动起来,浩浩荡荡往王城西门而去。已走了几个时辰,并没有走多少路,人马物件实在太多,还不到一日,月九幽已然是开始觉得乏味了。她打着哈欠,在车上一会儿坐起、一会儿躺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郡主可愿赌服输?”昫王坐到她的身边嘻嘻笑着。

“你说,要什么?”她正觉得无聊,便痛快答了。

“先只想到了一个,你先应了。”昫王温暖地揽过她的肩膀。

“好。”她答得更痛快了。

只见昫王将脸凑到月九幽耳边,悄悄道:“幽儿可愿与我私奔?”

月九幽惊喜地看着他,两人相视狡黠一笑。

“柏舟,让队伍停下休息一下。”昫王对帘外的秦柏舟说道。秦柏舟叫停了队伍。大家都下车下马休息,放了马在河边饮。

“那我们郡主可能要露宿在外了,可愿意?”昫王领着月九幽慢慢向河边的马靠近,就见月九幽使劲点了下头。

两人各挑了一匹,乘大家不注意,跃上马便飞奔而去!

“殿下!”

“郡主!”

“主人!”

其他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秦柏舟、星转与灼瑶倒是看见了。

灼瑶边喊,人已上马追了出去。

“哈哈哈!一定是灼瑶先追到!”月九幽马跑得太快,她都无法坐直身体了,半伏在马背上哈哈大笑。

“那可不一定,星转也不慢。”昫王的马也紧跟在月九幽的马身边。

“还没消停一天呢!就来!”秦柏舟看灼瑶与颜星转已经追出,就先来到他们乘的马车上一看,果然是留了信给他,交代了他们会在落云城的潜云镇等大队伍、潜云镇是落云、落风城与曜国砾城交汇的地方。让他看完信,带上随身物品来找他们,授礼官卢子谋为总管,带领车队其他人从落云走近路去。

“我就知道一定是我收尾了。”秦柏舟开始交代卢子谋种种,刚才把卢子谋吓得不轻,他跟着昫王来的时候也都正常着呢,没想到这回程给来这一出,把郡主给拐带走了。

“他只要见了那位,就不正常,脑子、身体都不正常。他两个还不知道是谁拐带了谁呢!”秦柏舟恨恨说道。

“这车队您放心,我们尽快……”卢子谋也是个做事妥帖的,昫王想来看了一路,也是放心的。

“不用尽快,按正常走就行,谁知道那两位要玩到什么时候去了,你们到了潜云镇如果还没有看到我们,就在那里等着便是。”秦柏舟可是相当了解他们的。

“是,明白了。”卢子谋也是个明白人。

秦柏舟说完,就挑了辆轻便的马车,来装昫王与郡主等各人必备的东西,他不放心别人,事事都他自己经手,也是花了不少时间。然后他安排车队走灵烁镇,自己则往灵炎镇走,他们刚才说在灵炎镇等他。

“幽儿,这赌约可喜欢?”昫王见她纵马稍慢,也放慢了脚步。

“你自己想出来玩,还赖在我头上。”月九幽的喜悦都写在脸上,想冷都收不起来。

“是是是,是我。”昫王只能随她且应下了。

身后很快传来灼瑶的声音:“主人!主人!”

两人便停了马,在道上等。

“主人怎么丢下我就跑了!”灼瑶追到时脸都青了,看来吓得不轻。

还没有答话,接着又看到了颜星转的身影。

“我说了灼瑶会先追上来,所以还有一个愿,不算数了。”月九幽得意地对昫王说。

“没见过你这样的赖皮呢!”昫王摇头叹。

“我们往灵炎镇走,在那里等柏舟,他驾马车慢些。”灼瑶和颜星转这才知道昫王还作了安排。颜星转还好,常年待在昫王身边也知他乖张且不可琢磨,现在只是多了个人相同的人而已,倒是灼瑶还不适应,一个尽儿地交代:“主人,可不能再如此了,可吓死我了。”

“知道了知道了。”月九幽笑着开始策马,几人忙都跟上去。

这一闹,今天晚上只能在这郊外露宿,明日才能到灵炎镇了。

“幽儿挑地方吧!这个你擅长。”昫王见天色也不早了,再走往前不知是什么境况,如果是草甸或田地,那反而不如这林子挡风。

“再往前走就是农田了,要休息只能是这里了。”她对烨都了如指掌,当初为了萧璀能顺利进城,她一步一步走完了整个烨都的角角落落。她骑了马走到河道与车道间的林子里,有几处土坡附近林子也密,也干燥,就选定在一个土坡的背风面。

月九幽指挥着灼瑶架枝烧火,一边教着她。灼瑶未长期出远门,这些野外生活的经验比杀人的经验要少得多。昫王想帮忙,被月九幽拦了,说:“殿下身子弱,这些粗活我们来。”

气得昫王就找了块石头坐下来看她们烧。他发现星转不见了。

“星转呢?”昫王问。

“我让她去找吃的了。”月九幽答。

不一会儿颜星转就逮了兔子回来,月九幽看到十分开心,“我都好久没有吃到野兔子了,星转你知我。”

颜星转笑笑,就去收拾,灼瑶也烧好了火就去帮忙。

“何时星转成了你的人了?”昫王一脸不相信。

“你还不是常使唤我小汜?”月九幽回到。

“是是,我的人就是你的人,尽管用。”昫王笑道。

灼瑶对于这个露宿显得非常开心,吃兔子时就更开心了,你居然见到她笑了。吃了饭,月九幽起身到河边走,昫王跟了上去,两人知趣地留在火边,背向二人。

“灼瑶今日看起来很高兴,我瞧见她笑了。”河滩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子,昫王走得摇摇晃晃。

“是啊!不过是个孩子。”月九幽道。

“是你,让她的心暖了。”昫王望向她的背景,这宫裙掩住了她平日的凌厉气势,他扶住她的背说:“我想到第二愿了,郡主可愿意了了我的愿?”

“你才是赖皮,你说吧!等了了你这个愿,你也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月九幽也不回头看他,就望着河上的月。

“什么问题,我先答你。”昫王果断地说道,她的任何问题,他都可以答,他对于她,再无任何隐瞒。

“你倒底为何要我?”月九幽声音冷了下来。

昫王在她身后道:“这也是我正想了的愿,让你好好听我说我为何要你。”

月九幽回转身看了他一眼,那眼里有盈盈月光。

看完,她又转回身,接着往前走。

可是刚动身脚就踩到一块松动的河石,人便向前扑去,昫王看到忙伸了右手去拉她的左手,她被这样一拉反而失了重心,月九幽想要抽出手去,他却没有想松开,昫王被她带倒,他情急之下一转身,垫在了月九幽身下,先落到了碎石上,而月九幽稳稳落在他怀里。

“啊!”他发出一声闷哼,这两人的重量落到这凹凸不平的石头上,不会受多大伤,但肯定很疼。

月九幽想起身,被他狠狠地搂住了。

“这回,比上回要好一点吧,总归是护住了你。”昫王惨笑着,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揽紧她的腰。

上一次,他想以自己的残破身躯去救河里的月九幽,反而是和月九幽一起落入水中,被她一脚踢出了水面给救了。

“送你四个字,自不量力,上次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月九幽这样躺着也不好使力,就干脆躺好,压实了,看他的背疼不疼,果然余光看到他的脸皱了皱。

“为了救你,再自不量力也要上。”昫王感觉她身体放松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到他身上,反而笑了,背再痛也值得的。

“你是不是傻,我会武功的,武功还很好,我能直接摔下去吗?只有你这样的,才会直接摔下去!”月九幽骂道。

“骂我总比不理我强。”昫王嘿嘿笑了,将她的头按到自己的胸口,扭了扭身体,躺了个舒服的姿势。

“那你要这样说吗?”

“也不是不可以。”昫王又扭了扭身体。

月九幽将他按到石头上,自己起了身,就见他狼狈地半天才爬起身来。

王城里。

萧玴十分难受,他既无法接受月九幽的离开,又无法接受萧璀的无情,当他回王宫复命时,人已有些恍惚。

萧璀还在长青殿里焦急地等着他。

萧璀望见他身后并没有别人,便问:“人呢?”

萧玴只有摇头。

“昫王不让?”萧璀的脸阴狠起来,“他到底想干什么?”

萧玴仍摇头。

“你说话啊!”萧璀吼道。

“昫王没有拦着,是九幽不愿意跟我回来……”萧玴终于开了口。

“为何……她不知道他的身份吗?”萧璀竟不解,自己都让萧玴去接了,为何要如此固执。

“她说已是那……昫王的人了,盟约会继续,但她,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萧玴答,“哥,不管你当初是为她好还是为了矿,总之,你失去她了,永远失去她了。”

萧璀呆立在那里。

“昫王应该不会杀她……他知道如果她死了,盟约也就毁了……”萧璀自言自语。

萧玴本想将昫王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告诉萧璀,但他咽了下去。

“那她也仅仅是活着而已……你当时为何迟疑……”萧玴苦笑道,“就算她不是你的爱人,你心里没有她,但她至少是个可以用的人,现在呢?以后还有什么人能让你如此放心的用?你怎么就能迟疑呢?”

萧玴觉得很累,他朝萧璀拜,拜王,而不是兄长,然后回隽王府倒头就睡。明日就给星家去信,尽快把婚事办了吧,再也没有任何念想了,管这王妃是谁做呢?又有什么不同。她这一世都不会回烨国,这一世也就见不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