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30章 军情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18 2022-06-26 14:40

  

  曜国国土面积约是烨国的一半,分四城:曜都、砾城、硕城与硞城。大部分都是山地,可用的田地不多,但是由于人口也并不多,所以自给自足还是可以的。再加上与烨国的落风城相邻,落风又盛产各种粮食,所以往来颇多。

人口不多,兵马也就不多,导致邻国彗绝国一直对曜国虎视眈眈。彗绝国与曜国不同的是他的国土一半山一半平原,有足够的田土,面积虽没有曜国大,但是人口却比曜国还要多。虽然多年王朝管理不得当,使得他们的国力一直不如曜国,但是现在的彗绝国王比起前面几个王要厉害得多,他越来越频繁地介入边境,发动一些小规模的争斗,来试探曜国。如今得知曜国已与烨国联姻,已是蠢蠢欲动。因为烨国刚立新君,根基还不稳,短时间是肯定发动不了战争的,若是等两国联手,那彗绝就必死无疑了,所以要快!

昫王想得最多的也是此事,他最怕若真有战争,烨国根本不会驰援。不能把希望放在一个恨他的人身上,萧璀从头到尾要的都只是矿石而已。他需得想个万全之策,以防萧璀毁约。

真正进了砾城,顾若影真的是乖起来了,乖乖坐在车里也不去骑马,走官道时还会在车里看书,看昫王那些书倒也觉得有趣,只是偶尔往窗外望一望。进了城,更是乖得不行,连头都不往外伸了。

“这是怎么了?以前遇到新城总是要去探路的。”昫王看她握着兵法书看得入神,自己倒显得无所事事了。

“看我们这架势就知道是送嫁的队伍了,现下我是代表烨国,是烨国的郡主,自不能乱跑了。不然百姓不会讲顾若影原是这样的啊,百姓只会讲,烨国郡主原是这样啊!”顾若影答道。

“我倒小瞧你了,你这兵书可看出什么名堂?”昫王见她看得认真,便问。

“六岁就看过的书,不知道你这二十来岁的了为何还在看。”顾若影把书扔到他身上。

“你还看兵书?”昫王倒是觉得惊奇了。

“我家冷洲哥哥三岁便在读兵书,长大些义父就将他放在各个军营中锻炼,与成年人一起练武、排兵、布阵、杀敌。他在揽月阁待得时间最少,但是一回来,就带很多这样的兵书,我们也常一起研看。”顾若影平淡地回答,她觉得很平常的事情,可能其他人觉得是传奇。

昫王已惊到说不出话来,几岁便在军营中长大,十几年该经历了多少大战,什么阵法不会?这烨国都是这样的将材,曜国目前只能俯首称臣,他不得不佩服。之前看到石弃宇时也是这样想的,他的个人武功不在顾若影之下,也是在军中潜伏了十年之久。

“那你平时除了练武,还做什么?”昫王问,“我不是想揭你的伤疤,我就是好奇,你若不想说……”他问了以后,觉得有些不好,怕是她的痛苦回忆。他觉得自己还真是不够了解她。

“无妨,我并不觉得是伤疤。”顾若影还是平淡地说,“你要我背女德我也是可以的。”

这句把昫王给逗笑了:“你也仅是背背,从没按着做吧!”

“因为我的定义不单单是女人,我可以是男人,或者是别的任何主上觉得应该是的东西。”顾若影脸色突然不好起来。

“我错了,不该问的……”昫王觉得果然还是不应该问,便将她揽住,不再说这个话题。

“我每日练武,浸毒池药池,读史书兵书,练琴棋书画舞,女红,甚至还跟着艺妓学男女之事……”顾若影数着手指头一一说给昫王,最后这一句硬是把他给逼成了个大红脸。

“殿下……如此……之前……”顾若影看到他的表情想发笑,把话也说得断断续续。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昫王拿起书接着看,故意不理她。

“之前没有个侍妾,侧妃?老大不小了的人了。”顾若影笑凑近了问。

昫王一把推开她说:“我倒是想,能娶亲的时候都病到快死了,不然也轮不到你来做王妃了。”

“哦,果然原是不行的。”顾若影自顾自点头。

“什么不行!什么不行!你怎么跟秦柏舟一样!动不动就要说我不行,还让我吃鹿茸,你就是这个意思!还说我小心眼!”昫王恼羞成怒地低吼。

“行行,别恼别恼。”顾若影替他抚着胸口。

正闹着,顾若影耳朵一动,一阵急马声传入她的耳中,听方向正是朝他们队伍而来,她的脸色一变。

“何事?”昫王看到她脸色凛起来,便知有事。

“急马!过来了!”顾若影道,边说边动手将他按倒,身体已摆出了对战的姿势,她将手指按在自己的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这些刻在骨子里的能力,只要遇到便会显现。

果然,一小会儿后,昫王就已经听到了急奔的马蹄声。然后这马并不是冲他们,而只是朝了这个方面而来而已。那马从车队经过,并没有停留,而朝他们前面跑去了。因为他们现在走的是城中的主道。

“殿下,是军报!”颜星转在车外马上急急说,她骑着马,比车里的人昫王与顾若影先看到具体来人。

昫王一怔,他探出头去,见那马已经跑过去了,远远就能看见那骑马人一身黑色军服,手扎着红巾,意思是有紧急的军情,谁都不得阻拦,而且需有求必应。

“快追回来!”昫王立即对颜星转说,此刻几人中只有她在马上。

星转立即策马就追,那人的马虽急但显然已经很疲惫了,速度上并不快,看方向这人很有可能是去到驿站换马,虽然说话间已看不到那人,但是星转朝驿站的方向去追了。

“边境出事了。”昫王脸色惨白,再也坐不住,他下了马车,等着星转追回那人问清情况。此时,他们正在砾城最南的一个镇,硞城就在隔壁。昫王所说的边境,应该是说曜国与彗绝国的边境,彗绝国在曜国的南方,只与曜国的硞城相邻,相邻的两座城是嵱城与岫城,现下不知是哪个位置出了事。

不一会儿,颜星转就带了那个人过来,那人与她同骑着她的马,想必是嫌那人的马已经跑不动了。来的路上来人已经知道是昫王,见了就拜。

“昫王殿下!”

“说!”昫王连起身都没有说,亲自将人扶了起来,那人已狂奔了好几日,想是滴水未进,嘴唇都干裂了,刚才行礼的时候众人看到他的手已被缰绳给磨破了皮,鲜血淋淋。

“嵱城边境突然有大军集结,压境而来。”

“多少人?”

“最少四、五万。”

“到哪里了?”

“正在渡河。”

“最近是佑坤?”

“是。”

“守军多少?”

“五千。”

“偃平多少人?”

“不足一万。”

“好,你速去报,并告知奚将军我先去佑坤,我有王令在手,让他调配人马策应。”

“是!”那人跳上颜星转准备的一匹好马疾驰而去。

两人对话似乎只用了一瞬就完成了,昫王了解到了所有他想要知道情况。

“卢大人!”昫王不觉这卢子谋正在他身边不远处,还叫得挺大声。卢子谋从人群中闪身出来。本来昫王是想让他领着送嫁的队伍回曜都,但见他居来过来听军报,又有了其他的想法,“这队伍中可有妥帖的人?”

“副使燕荣。”卢子谋立即回道,看来他对队伍中各人了如指掌。

“将队伍交由他,务必护好郡主回曜都。”昫王交代道。

“队伍可以回,但是郡主……”卢子谋望向他的后方,就这短短时间,顾若影已换了便行服,连发髻都换了,难怪她刚才没有跟着下车,原来是在换衣服。看样子,是非要跟着去不可了。她跳上了灼瑶帮她牵着的一匹马,灼瑶正在往马上挂包袱,两人已然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将队伍交由燕荣,务必护好郡主的嫁妆回曜都,你跟我走。”昫王重新交代道。

“是!”卢子谋忙应了去办。

就见秦柏舟与颜星转都找了马,带了些干粮衣物准备上路。

当昫王上马骑到她身边时,就听她说:“你莫想丢下我一个人去战场。我比你有经验得多。我想你比别人更清楚吧!”

昫王苦笑,可不是,她一人上山就轻松灭了他苦苦经营几年的贪狼寨,还杀了他手下一员大将。她还曾一人灭了八寨,还参加了冽国的战事,经验确是有的。只是带上她,让她去为他、为曜国拼杀,他又会变成了另外一个萧璀。不由地,脸阴沉下来。

他有些经验,也参与了几次与彗绝的小战,但是大战却未经历,只存在于兵书之上,所以这就是他为何反复研看兵书的原因。这些兵书他也几岁便读,但因未经大战,终是纸上谈兵了。就像顾若影说的,战争与学武是一样的道理,天天自己练武,招式学得再多练得再好,也不如与人打一架。战争也是,需得真正经历战争,才能知道书上的东西哪些有用哪些没用,现下正是好的机会,顺便看一下这卢子谋的真本事。

“驾!”昫王看到卢子谋也上了马,立即驾马前行。听到他的声音,顾若影也立即策马跟上,马快到让她直不起身子,但她却兴奋地笑着,风扬起她的衣脚与红色的发带,昫王看到灼瑶与星转都是用同样的红色发带。她已将自己送的剑佩在身侧,看来,顾若影总算是等到了给它喂血的时机。顾若影给它起了名字,叫作“凌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