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08章 改头换面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843 2022-06-26 14:40

  

  路修如一到曜国与烨国边境,就被人接走了,在进城门时一路畅通无阻,并没有人查验什么。为了彻底断掉与曜国的联系,她出逃时连从小一起长大的秀莹都没有带。有人帮她躲过了送嫁队伍中侍卫的追赶,又顺利地进入了烨国,一路走到了烨都。

她被人引到一处僻静的宅院里。路修如走进厅里,就见里面坐着两位中年男子,一位长得十分富态,穿着低调却也奢华;另外一位长得又瘦又小,相貌难看。

“暄公主。”富态中年男子先向路修如行礼。

“程大人,终于见到您了。”路修如也向他回礼,她虽长相一般,身段一般,但是好歹也是一国公主,该有的仪态与礼数还是非常不错的。

“公主可下定决心了?”程苍澜再一次确认道,虽然之前已从炎庭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当然。”路修如答道。

“放弃曜国公主的身份,放弃不忮国王后的身份,值得吗?”程苍澜又问。

“这些,又有什么不可舍弃的。”她一脸果决。

“那便好。这一位是伏晦医士,他能帮你改头换面,恕我直言,以您现在的样貌是吸引不了他的目光的。”程苍澜给路修如介绍身边这位。

“那就有劳伏医士了,我吃什么苦都不怕的。”路修如微笑道。

伏晦只朝她略点了一下头。

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伏晦将她改造成了一位美人,虽受尽痛苦,也是值得的。当她看着镜中完全不同的自己时,显得相当平静,她对自己说:“这才是路修如应该有的模样。”她化名洛晓如被送到了萧璀的后宫中,封为静妃。当然,送她的人并不是程苍澜,而是拐了几十个弯。

萧璀又多了一位妃子,这些后纳的也就是简单行个礼了,当日他随意将盖头一掀,就借着有国事要处理便走了,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他之所以答应这次的纳妃,是因为没有理由拒绝。因为贞妃陵秋然在生产时难产,三王子倒是活了下来,但是母亲却没有能活下来。这下,几位相爷便轮番来求,要求补一位。萧璀只好答应。现下这三王子也放在了乐安那里养着。

萧璀今日收到了曜国隐卫的来信,信上只有四个字:母子平安。平日写的信,总像是写札记,细致有序,有时候甚至会给他写到些小细节。但是今日却只得这四个字。想多写也不是没有,隐卫可能也是顾及他的感受吧。他将信握在手中都快握烂了,心中既是高兴又是伤心。

他也知道顾若影的身体情况,之前冥药也和他说过,若是有孕怕一尸两命。所以当他从隐卫的信中得知她怀有身孕后,十分担心,好在知道冥药跟在左右。这下总算是收到了平安的消息,也算是放了心。伤心的是,她居然与别人生下了孩子。

他本以为这一世都见不到了,没想到还在落风与彗绝再见了一回,已是无憾了。可是真的无憾吗?看到她对自己的态度,他问了一万遍自己是否后悔将她给了昫王,一万遍的答案都是后悔。如今见了这一面,更是悔青了肠子,每日见她都只想将她夺上马,带她离开。

萧璀伤神了半日,就到了乐安的宫里去。

“王上。”乐安怀里抱的是老三,老大如今已是可以走路了,正在院子的石板路上摇摇晃晃地走。

他并不喜欢孩子,只拿手逗了逗老三,没有接过来。他看到院中的秋千,突然就想起顾若影怀抱着风冰妤荡秋千的情景。不知她会怎么对待自己的孩子,当成杀手来训练吗?想到这里嘴角竟多了丝笑意。

“王上今日为何事高兴?”这点笑意被乐安捕捉到了,她将老三交到奶妈手中,请了萧璀进屋,拿了茶给他喝,并且拿手试了温度。

萧璀也不说话,只将隐卫的信递了过去。乐安展开信,看到上面的四个字,抚着胸口道:“这便好,这便好。我还一直担心着呢!”

萧璀也点点头,想了想说道:“孩子也大些了,不要太宠溺。老三也是一样,不要因为他生下来就没有母亲,便更疼些。”他知道乐安心善。

“王上,谁说他没有母亲,我不是他的母亲吗?”乐安有些不悦,她真心爱这两个孩子。

“是,我的错,你就是他的母亲。”萧璀拍拍她的手道。

“静妃那里,王上……可是还没有去过?”乐安看他心情还好,就怯怯地问。

“没有,怎么?到你这里来哭了?”萧璀听到乐安提,才想起这么个人来,不由得心里不悦,他本就不喜欢,还敢不懂事来王后这里闹,那便更是不想去了。

“那倒是没有。”乐安忙说。

“这还差不多,若是敢来闹,明日就给她送回去。我这后宫向来安静,我才不会为此心烦。谁闹谁就给我滚。”萧璀冷冷地说。

“多亏了她,我这便是当得最轻松的一个王后了。”乐安不由地又提到了顾若影。萧璀从彗绝回来,给她说起了两人的再遇,知道她又救了他一回。萧璀至今不知道顾若影对几位后宫的妃子做了什么,让她们一直如此听话。

萧璀从乐安的宫里出来,既好不容易来一回,就又到了兰妃那里去看看。兰妃算是他几个妃子中最喜欢的一个,算不上爱,却是有些喜欢的,特别是有时候看她在院子中练剑,会有些心动的感觉。

“王上。”兰妃果然又是在练剑,她练得香汗淋淋,走过来行礼。

“你近日可好,老二可好?”萧璀问。兰妃是最不会粘他的一个,不来就不来,也从来不曾去找过他,颇有些不卑不亢的感觉。

“都好。”兰妃爽朗地笑着答。

“那就好。”萧璀见老二穿着朴素,手中玩具也是普通人家小孩的玩具,养得又健壮结实,很是满意。兰妃兵家出身,家教严明,没有一丝奢靡之风,一身正气,这也正是他喜欢她的原因。本想对她说和乐安一样的话,这下都咽了回去,显然她是没有纵孩子的。

“那新来的静妃你见过了吗?”萧璀问兰妃,想从她的眼里看看此人。

“在给王后请安的时候见过了。”兰妃答。

萧璀喝了口茶,等她往下说。

“生得美丽,人也大方得体,听说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比我是强多了。”兰妃赞道。

“不是要听这些。”萧璀笑了笑,还非得要他追问。

“这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您,对您十分崇拜的样子。”兰妃这才讲了正经话。

萧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在兰妃的宫门外,犹豫了一下,朝静妃的瑞光宫走去。

“娘娘!王上来了!”瑞光宫的侍女小兰着急忙慌地跑到静妃跟前。

“什么?”静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成礼这些时日了,一直都没有见过萧璀的身影。她立即起身,对着长镜上上下下打量自己,倒还周整。她日日都盼望着他来,所以随时都保持着最美的状态。现是下午了,也是保持得不错。

静妃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前院去迎萧璀。

她看见那日思夜想地的萧璀正朝他走来,不由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他还是爱穿墨色,因国事忙,比起以前,显得瘦削了不少。但是那气度,在她眼里再有无人能及。

行礼那日,路修如戴着盖头,一路只看到了他的脚。后来,他在洞房里只掀开了盖头,还没有等路修如看清他,便匆匆离去,只给她留下了个背影。她非常伤心,这洞房之夜,新郎居然就这样走了。但转念一想,现在已经是做了他的妃子,时间还长,可以慢慢来。

当知道自己要嫁去不忮国时,她想尽了办法拖延,甚至不惜陷害顾若影、伤害自己,但是仍然是没有躲过去。好在程苍澜与炎庭对她施以援手,让她逃了出来,并且改头换面,可以来到他的身边,自己应该知足了。

萧璀脸冷冷地,一点笑意都没有。他打量着行完礼的静妃洛晓如。长得还算周正,身量不高,也不瘦削,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他哪有什么喜欢的类型,凡是个女人都与顾若影相比罢了。可这天下,又有几人能与她比。不是长相不如她,就是身段不如她,就是武功不如她,你若还要挑,那就是说话的声线都不如她了……

他大概打量了一下她的穿着,想是王后已经教过,头上没有插步摇,也没有着紫衣。

“这些日子我太忙了,过段时间再来看你。我这后宫的规矩若不是懂便去请教王后。”萧璀有些失望,他心中想的应该是更美一些的,那自己还能看两眼,现下这样就完全没有了兴趣。

“是,王上。”静妃答道。等她再抬起头来时,人已经走出宫去了,又只望到了个背影。

昫王在烨都的人一路查找着公主的下落,却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就像她没有来过一样。别的城也都有了回复,没有发现公主的下落。曜国暄公主,就像一滴雨水,汇入了大海,再也找不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