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08章 故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6101 2022-06-26 14:40

  

  “月九幽!”昫王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大吼一声:“你再敢给我来这么一次,我就……我就……骂死你!”那日被她以吻喂药,昏睡到第二日才醒来。

“人呢?自投罗网去了吧!”昫王又问秦柏舟,就见秦柏舟冲他点点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冲动!那么冲动!说了我会办好,硬要自己送上门去!就是不相信我脑子呗……现在我用脑子已经救不了了,是要我用武力?我有武力吗?一天不给我出点难题,她就是过不去这一天了,是吧!”昫王只要涉及到月九幽,基本都是不正常的疯魔状态,秦柏舟和颜星转已经习惯了。

“人家那是怕连累你。”秦柏舟无奈地摇头。

“现在就不连累了是吗?居然还给我下药!下药!还那样下药!”昫王这火显然是一下平不了了。

“哪样下的?”颜星转关注点不一样。

“就……这个你们不需要知道。”昫王红了脸,“给我下了药,她没揭我面具吧!”他突然想到这个严重的问题。

“我们早上进来时,您面具好好戴着呢,应该没有。她若想看,用得着等您昏睡过去吗?”秦柏舟回答。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秦柏舟又问。

“回……回去?”昫王一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是啊,人都要被处斩了,你难道还要留在这里看她斩首示众啊!您那身体受得了吗?”秦柏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星转!把这人给我杀了!留不得你了!”昫王愤愤道。

“哎哎,我就问问,殿下何必又喊打喊杀的!想!那您……赶紧用您那聪明的脑袋想,想个办法来救她。”秦柏舟双手托住颜星转的剑。

“先去见见吧!我要不骂死她,我都对不起我这昫王身份!”昫王仍在骂骂咧咧地。

“还骂呢,待会不要哭就好了。”秦柏舟以极小的声音对颜星转说。

“殿下这病不装了吗?”颜星转问。

“不装了,明日去见那萧璀。”昫王提到萧璀已然恢复了正常,思维也开始正常运转。

今日的刑所格外热闹,看门的捕卫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许多的大人物,翟阵也一样,月九幽是说什么人都不见,但是凭他的职位,想见她的人,他一个也拦不住,更拦不得。

最先来的是萧玴。

他给萧璀说了声回府换身衣服,萧璀便知道他想来见月九幽。便也没有拦着,他知道凭萧玴还劝不动她。

月九幽牢房门口的两位捕卫,将牢门打开让萧璀进到门内。

他看了眼那牢房,倒还干净,身上也是干净的,想来翟阵没有苛待于她。月九幽躺在牢房的床上打坐调息。

“隽王殿下,回去吧!这种地方不是您来的地方。”萧玴还未开口,月九幽便开口说道。

“你……可还好?”萧玴也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

“很好,不必担心我。”月九幽看起来非常平静。

“他们没有苛待于你吧?”萧玴又问,他很想给救她的承诺,但他不能,他也给不了。

“没有,人人对我都好,您都来看了,谁还敢对我不好呢!回吧!”月九幽不想与他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

“殿下不用说了,事已至此,已是最好的结果,若是太自责,就在那日陪我喝杯好酒,可好?”月九幽朝他笑笑,好像这生死与她无关一样。

“想喝酒还不容易,我这就备些最好的给你送来。”萧玴笑中带着泪,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都无法救下她的命。

“好,多谢了。”月九幽重新闭上了眼。

萧玴只得悻悻出去了。

月九幽一运内力,双掌击出,掌风如劲风一般吹向对面,床前的桌子都被吹动了,门口两个捕卫吓了一跳,怔怔地望着她,就见她淡淡说了句:“嗯,冲破了,又精进一成。”吓得两人慢慢回过头,不约而同地咽了口口水,这都要被处死了,还有心情在这里练功,还突破了。他们两人都在祈祷这人不管是逃狱还是劫狱都不要发生在自己当值的时候才好,否则小命不保了。

第二个来的是兰妃。本来王后都要来的,但是被兰妃给劝住了,由她来探望。兰妃带了她平日爱吃的菜过来。

“这是王后让我给您带来的,她两个眼睛都哭肿了。”蓝忆卿眼睛也红红的。

“兰妃娘娘,王后可信我?你可信我?”月九幽问她。

“当然了!我们两人都信你。你平日杀的都是该杀之人,绝不会滥杀无辜的。”蓝忆卿坚定的说。

“那便好。”月九幽笑了。

兰妃娘娘走后,月九幽对门口两名捕卫说:“两位也是辛苦,这些酒菜赠与你们吃吧!”

两名捕卫忙拒绝,她便说:“你们大人不会在意的,放心吧!”他二人换班时间还早,也就领了情。

第三来的便是昫王了。他先去萧玴那里拿了批文,然后才来刑所。

他一路还是气急败坏的样子,可以进了大门就开始怂了,又开始碎碎念:“待在这样的地方,让我家幽儿待在这样的地方?!啊!臭虫、老鼠……臭死了……她五感比一般人都要强得多,这地方怎么待……”

秦柏舟跟在身后话也不敢说。

这两捕卫一顿饭还没有吃完,见又来了人,再一看秦柏舟递过来的批文,才知道这位的身份,忙先拜了,然后说:“您只能在这里。”

“那吃食是怎么进去的?这地上还留着萧玴踏云靴的脚印!他也进去了,是需要我把他叫来一起进去吗?”昫王指着桌上的食盒盖子,又指了指地上的脚印说。

“这……”那两人没有说话,只得开门。秦柏舟将那两人引得远一点,打点了不少银两,千恩万谢。

“殿下怎么这么大的火气?”月九幽朝他笑,又说:“在这里闲来无事,练了一天的内息,居然冲破了阻滞更精进了一层。”

看她笑,这气已然是失消了,他走到床边坐下,说:“你厉害谁不知道,可这怎么收场?”

边说边从披风里掏出两壶酒来,塞给她。

“刚隽王来还说要送酒,你就带来了。”月九幽又笑了,打开一壶就喝,许久都不喝,这一口下去久违的辛辣感让她无比畅快。

“用得着等他的酒。”昫王轻哼一声:“有什么打算,能不能先通知下我,还给我下药!还……你说说你……”

说好了要骂她的,果然是说不出口的,他愤愤道:“总之,以后也不能用这样的方法给我下药啊!”说着说着还红了脸。

“什么方法?”倒是月九幽疑惑了,想了半天想明白了,“扑哧”一声笑了:“你以为我那样下的药?”

“难道不是吗?”

“殿下,我六岁起,就能隔丈余对人下药了,用不着隔那么近的。”月九幽笑着将脸凑到他脸前,“对你,甩甩袖子就好了。”

“你……”他还没有说出口,那么,这吻,是真的吻他,而不是为了下药,他这才明白过来,今天一直气的是以为昨日那吻是她为了送药才为之的,原来并不是,白白生了一天气。

见月九幽一灌就是一壶,忙夺了壶过来说:“给你闲来无事时喝的,没叫你酒醉。”

“醉不醉的,都无妨。”月九幽夺过来接着喝。

“接下来怎么办,你跟说说。”昫王握了她的手,不让她再喝。

“接下来你回你的曜国当曜王,我死我的。”月九幽脸说这话时微笑着,这生死一直都与她无关。

“好,我回我的曜国,那我和那萧璀有何不同?”昫王恨恨道。

“这回,你救不了我,速速回去,越快越好。”月九幽双眼紧紧盯着他,仿佛他不答应就是不行一样。

“你这样看着我也没用,我一定是要救你的,如若救不了,那我就和你一起去死!大不了一起投胎转世,我这可早那萧璀一步吧,总会先遇到你的。”昫王倔强地说。

“是你要气死我。来不及了,你找得到那凶手?你能让世人相信人不是我杀的?不用挣扎了。我死了,很多人都解脱了。”月九幽苦笑道。

“我自尽力去找,至少不负我的心。总比什么也不做任你去死要好。”昫王将手捧起她的脸,非常认真的说。

“何时,让我看看你的脸。你再不给我看,怕是没有机会了。”月九幽的指尖滑过他的面具,面具上凉凉的,没有人的体温。

“现在就给你看……可是,你答应我,不许恼,无论我长什么样子,都不影响我对你的心。”昫王突然没了底气。

月九幽给了个疑惑的眼神。

昫王犹豫再三,还是取下了面具。若真像她说的,救不了,要一起去死,他也想让她看看他的脸,知道他是谁,那么他于月九幽就再也没有秘密。

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张俊朗的脸,剑眉星目,薄薄的嘴唇含笑。月九幽愣在原地良久都没有说话。

这张脸……

她的眼神变得阴冷,此时,她不是他的月九幽,而是一个杀手。

她不敢相信的将手摸上他的脸,检查易容常变化的几个地方:眉骨、鼻梁、发迹、下颌骨、脖颈。他任她摸着,确认着,大气都不敢出。

月九幽摸完,开始解他的衣服。

“幽儿……”昫王拦了她的手,他望见那三人又退开了些,将脸望向别处。

“脱。”月九幽只吐出一个字,声音如寒冰一般。

昫王知道她想确认什么,看来不让她确认完成,她是不会相信的,只得解开自己的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

在他的左胸口有一个圆形的伤口,这便是月九幽需要确认的地方。

“幽儿我……就是怕你……”月九幽冷眼看着他,看得他心里发毛。

“我竟……没有认出你……”月九幽的眼中蓄了泪,她拼命睁大眼睛不让泪流下来。

“游戏……玩得可还尽兴?”月九幽冷笑道,“司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