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52章 跟踪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04 2022-06-30 07:04

  

  “我们在这里待两日再走吧,集市有三日,有趣得很。再去寻些好酒来,昨日那个不行,饮完头痛得很。”顾若影在房里梳妆,想是又准备去集市上了,今日穿了男装,还是这样更方便些。

“集市您尽可以去,但是酒不能再喝了,今晚无论您想个什么理由都无法支开我和无衣的。”灼瑶坚定地说。

“那……一起喝?我只喝一壶。”顾若影走出房门,正撞上路过的疾风。

疾风看着两个男人从顾若影的房里走出来,说话的声音都是男声,吓了一跳。愣在她们房门口挪不动腿。

“能说话了吗?”顾若影切换回女声,看着傻傻的疾风问。

这下疾风都快哭了,什么情况这是……他不可置信地、哆哆嗦嗦地走近一步,细看看两人,这才知道是顾若影和灼瑶。

顾若影正侧着脸取下自己的耳环,那只如飞羽一般华丽的耳环。

“你随霆公子四处游历,难道就没有见过女扮男装吗?”顾若影又切换了男声,朝疾风抬了抬眉。

女扮男装怎会没有见过,说话都是男声的才没有见过好吗?疾风还在震惊中,顾若影已大步下了楼,她一手背在身后,那走路姿势与男人无异。

疾风跌跌撞撞跑回霆肃房中,结结巴巴地说:“公子……公子……”

“这又是怎么了?又去惹了郡主?”霆肃看他脸色惨白样子。

“不不,没没没有,我问您……您觉得郡主是……女人吗?”疾风扯着他的衣袖问。

“这是什么话?!当然是女人了,难道我喜……你……你见过那样的男子吗?”霆肃觉得疾风莫名其妙。

“不是不是,我刚看她换了男装,这也就算了,女子也有好多穿男装的,但是但是……她讲话也是男人的声音,脸又是她的脸……我……我……”疾风确实有些混乱了。

“还有这样的事?”霆肃所了解到的顾若影信息并不太多,而且在顾若影被封郡主嫁去曜国时,萧璀已尽力将她的过去给抹掉了,没有一定的手段,或是找对了人,则是很难再摸到她最初的样子。

“走,我也去看看。”霆肃顿时来了兴致。冥药的药很是厉害,睡了一晚,疼痛感已是减轻了很多,血也止住了。

“您伤着呢!万一碰着了伤口可怎么是好?她又不是不回来,回来再去看也不迟……”疾风忙要拦他。

“她本就觉得得我弱了,受了这点伤连床都不能下,岂不是更让她瞧不起?”霆肃双脚已经下了地,“快,换衣,我没事的。”

“是是,您慢点您慢点!”疾风感觉自己一天得哭好几回,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追着顾若影而去。

到了集市,人实在是太多了,若是她穿女装,倒是好找,似她那样身量的女子并不多,再加上那无人能及的身姿,远远就能望见。但是今日穿了男装,反而是像隐了起来一样,找不到了。好在集市就一条街,也没有叉路,总会遇到的。

“该不会怜惜于那小子才不走的吧!”灼瑶往后退了两步,站到无衣身边,轻声道。

“你说呢,何时对买东西感过兴趣。”无衣捏了捏灼瑶的手,轻声回。

顾若影回头看了一眼两人,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这集市如此嘈杂也能听清,可真厉害。灼瑶见她看自己,这才想起来自己也穿着男装,忙松开了无衣的手。

疾风还在四处张望着找人,倒是霆肃不慌不忙了,他准备走到集市的中段找个茶摊坐下喝茶等她。赶不上往前走的她一定能在中段碰到回程的她。

正走着,一个葡萄色的身影闪到霆肃的面前,一个男子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别出声,跟我走。”霆肃已闻到她身上的药香。

此时,无衣也到了疾风身边,他五人闪身进了侧巷。

“怎么了……这是?”疾风轻声问,却见无衣脸色有些凝重,而灼瑶朝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顾若影跃上墙头,其他几人也跟着这么做。他们这个位置能看清集市里的情况。

“看到了几人?”顾若影问灼瑶。

“三人。”灼瑶答。

“我看到四人。”无衣等了片刻补充道。

“六人。”顾若影冷冷答,说完直直看向霆肃,“霆公子不想解释一下吗?”

“你是说这集市上有六人是……”霆肃还在理思路。

顾若影不由地皱了眉,说:“你是扮的吗?若不是,那我可高看你了,你何止是笨,简直是笨死了!”

“我真不知……”霆肃拼命摇头。此刻顾若影就在他身侧,身体紧紧贴着他的身体,两人的手也触到了一块儿,霆肃看着她一身男装别有一番风情。

“下去,我们分开继续逛集市,疾风像昨天一样买东西,午时回客栈再说。”顾若影果断地下了决定,正要起身上墙,又转回来交代道:“不要拿眼找他们,也不要找我们,可明白?”

霆肃和疾风忙点点头,二人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二人不是真笨,只是没有经验而已。

五人又分开来,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逛街,就同昨日一样。顾若影在小摊上随便挑挑选选,而疾风则跟在后面付银子买下来。

“公子,你说她怎么看出有六人跟着我们?”疾风小心翼翼地问道。

“看来是经过训练的,她以前身份是个秘密,我所了解的她的身份是从郡主开始的。”霆肃对她的过去和未来都非常感兴趣。他知道这些人一定不是冲他来的,他谁也不是,怎么会有人跟踪。

午时,五人陆续都回了客栈,客栈本就没有迎其他的客人,所以在哪里都可以说话,因为只有他们五人和店里的几人。现在店里的几人被灼瑶关进了同一个房间,一个个都咬着嘴唇不敢出声,因为灼瑶说,谁出声就杀了谁。

霆肃晚了一步与疾风跨进门来,见桌上如常摆着酒菜,顾若影已经坐定等他们回来开饭了。

灼瑶一直站在窗下,在他们进门后,她躲在窗户的阴影里又观察了一会才坐到桌前。

“只跟到街口。”灼瑶汇报道。

无衣从二楼一间靠街面的房间里出来,也未走楼梯直接飞身下了楼,也禀报道:“对,只到街口,三人。”

“跟着我们的是二人,还有一人回消息去了,主子就在附近。”顾若影点点头。

霆肃看着三人的表情、语气,觉得已不是自己前些日子相识的几人。特别是顾若影,眼神与昨夜的她已成一体,现在的她是真的她,霆肃可以肯定这一点。

他自觉得武功也不差,虽然比不得顾若影,但是也不会比无衣差到哪里去。只是在那集市那么多人的地方,他确实没有感觉到有人跟他。只是回客栈时才真正感觉到了,如若不是早知道,恐怕也是不会注意的。这些跟的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霆公子,现在可以说你的真实身份了。若不想说,我月家多的是法子让你痛痛快快说出来。”顾若影握了他的手,并不是亲昵地握,而是握住了他的那只烫伤的手,下了很大的力道,痛得他一皱眉。

“目标不是我。”霆肃忍着痛,看着血水从包扎的布里洇出来,他叹了一口气道,“你松开,别脏了手,我告诉你便是。”

顾若影听了这话,便松开了手。霆肃从怀里抽出一块帕子,替她擦手上的脏污。顾若影没有抽回手,任他擦着。这手,可真是一双杀手的手。她左右手持剑,两只手都满是茧。虽细长且白,却是硌手的,也硌着他的心。

“我家做着西州最大的生意,富甲一方,父亲却为人低调小心,将生意以几人的名义分别持有,所以知道我家的人并不多。我在家里排行第九,且非嫡出,只是银钱管够用,父亲却从未看过一眼,可能连我今年几岁都不知道。所以我常年飘荡在各国,很少回家。我只是有些银子,无官职,无仇家,不值得出六人跟着抢我这点钱,所以目标不是我。”说到家里人,霆肃脸色黯淡了下去。

“我可能……信你?”顾若影将脸凑近他,几乎是贴着他的脸了,同时又握了他的手腕,问道。她这么做实则是观察他是否有细微的小动作,如有没有吞咽口水,脉搏加速。

“你信不信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有危险。这里离落云守军不远,需得找人来护送你回曜国才是,曜国那边也须赶紧送信,让他们派人来接。”霆肃回握她的手,倒是把顾若影吓了一跳。

顾若影“呵呵”笑了起来:“好久都没有这么有趣的事了,怎么能错过?”

“主人,我这回要觉得霆公子说得对了。您不能任性,对方不知道是谁的人,要做什么?您要是出了事,于烨国、于曜国都不会是好事。”无衣有些担心。

“我哪有那么重要。这些人不知道为何总是怕我……这么个女人……”顾若影拿起筷子吃饭,边招呼大家:“来,吃饭,疾风,你也坐下吃饭。”

疾风忙摆摆手表示拒绝。他刚才看到无衣、灼瑶与顾若影一桌吃饭已经感到很吃惊了,他跟着公子十几年,都没有同桌吃过饭。

“我没有下毒,来吧。我这里没有主仆规矩,都一桌吃饭的。”顾若影笑着夹了块肉吃。

疾风仍旧摇摇头。顾若影就望向霆肃,霆肃这才说:“郡主让你一起吃,那是你的福分,就坐下吃吧。”

疾风这才小心翼翼坐下吃饭。

霆肃见她爱吃肉,就夹起牛肉想放到她碗里,却又觉得不妥,便放回了自己的碗里。

“大漠里,可有肉吃?”顾若影见大家默默地吃饭,就问霆肃道。

“当然有,牛、羊都有的,青菜倒是比肉还金贵些的,毕竟缺水、缺土地……”霆肃答道。

“那镜流……是不是很想占了我曜国去……”顾若影突然冷声道,霆肃听到她这句话,筷子停在嘴前,却怎么也放不进嘴里了,再不敢抬眼看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