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36章 落星城-守夜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87 2022-06-26 14:40

  

  等他们处理完“点翠楼”的事,镇门早已经关了,看来今晚是无法回到宅里了,萧璀决定找个客栈先住一晚上,明日再回去。一行人骑着马慢慢走着,凤漓先行去找客栈,萧璀和月九幽共骑一匹,小汜、宇凰一人骑一匹马远远跟着。

月九幽本来想和小汜骑一匹,因为她们之前留了一匹在镇门外,所以现在少了一匹马。但是萧璀不让,非要和月九幽骑一匹。月九幽只好应了,就让萧璀先上马。萧璀上了马,把手伸给她想把她拉上来,没想到,她一跃而起,坐在了萧璀身后。

这……不对吧!戏文里可不是这样说的啊,不是应该坐在自己怀里才是啊?萧璀一头雾水,只好问她:“幽儿你为何坐在我身后?”

“挡箭。”月九幽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萧璀简直无话可说,气急败坏地跳下马,指示道:“你往前!往前点坐!”月九幽不知道他气成这样是为何,只得听他的往前坐了坐,萧璀这才飞身上马,稳稳坐在了她身后,从后环住她,拉住马缰绳,喝马前行。他在她耳边说:“以后两人骑一匹是这样骑的,不需要你挡箭。”

“我觉得我还是在后面挡箭比较放心。”月九幽笑了。

“我要是在家里等你,岂不是等不到你?”萧璀略带气恼地问。

“主上不来,我等办完这些事,就翻墙出去了。”月九幽抚了抚在风中乱飞的头发。

“那是我的错?”萧璀更生气了,“说好了不要不辞而别,这才几天,就将我的话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没有不辞而别,我留了字条呢!”月九幽没了底气,只能轻轻地挣扎。

“那你说说谁的错?”萧璀更搂紧了她。

“我的错,我的错。”月九幽觉得他的样子很好笑,就笑倒在他的怀里,惹得他也笑了起来。

再往前走了几条街,凤漓找到了一家人不多的客栈,他安排好便在路口等着他们,引他们到了客栈,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萧璀觉得怀里沉沉地,停下来才注意到月九幽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他在马上不舍得下来。可马停下来,月九幽也醒了。

“睡着了。”月九幽眼开睡眼朦胧的双眼。

“可还想再睡会儿?”萧璀摸摸她的脸,心疼地问。

“不了,主上早些去歇息,我刚睡了会儿现在有精神,晚上我来守。让他们都休息吧。”月九幽笑着摇摇头。

“好,你守。”说完就拉着月九幽进到凤漓为他准备的房间,交待另外几人:“你们也去休息吧,今晚幽儿在我房里守着,守门外太显眼了。”几人觉得有理,居然都没有人想过会发生其他的事情,都应着帮他们关了房门,然后进了隔壁房间。

月九幽习惯性地将房间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查了一遍,又打开窗户将窗外的情况都查看了一遍才放心地关好。回头看房里盆里有水,又伸手摸了一把盆架上的巾,一股子滑腻腻的感觉,她忙收回手在自己衣服上抹了抹,又从自己怀里拿了方帕子,打湿了递给萧璀,说:“主上,您擦擦,我给您把床铺好。”刚想走,就被萧璀拉住了,只见他抬起了脸。月九幽算是明白了,这位是连脸都不会擦的,心想着,这宇凰也挺惨,昨天自己还把他吓够怆,明天买点好吃的安慰下他吧。

她拿起帕子替萧璀轻轻的擦了脸,又擦了擦手,他抬头抿嘴笑着,享受着她的照顾。等她擦完,萧璀又站起身伸开手臂,她又会意地替他解开腰带、脱去了外袍。

“以后你可以替宇凰做这些了。”萧璀坐到床边,拍了拍床沿示意她坐下。

“宇凰该生我气了,毕竟也只能为您做这些,我还抢了他的活儿干。”月九幽也打趣道。她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自己坐到了桌边的榻上。

“他生我的气都不敢生你的气,怕你把他砍成八块。”萧璀笑道。

月九幽吃吃笑着,抱了剑就准备闭眼休息。没想到萧璀却走过来,将她拦腰抱起,放到了床上。

“主上,这……”月九幽有些慌乱。

萧璀也不理她,在她里侧躺下轻轻揽住她说:“你睡外侧。”

“我在榻上就好了。”月九幽被他手臂压到不能动,想要推开,却想起他说的不能对他用内力,就准备拿蛮力挣开。没想到这人不讲武德,不让人家用内力,自己却用内力紧紧压住她,她正想反击,没想到他居然把腿也放到她身上了来了。

萧璀将右手伸到她脖子下,将她整个人都搂进怀里,又将自己的脸贴着她的脸,说:“不要动,就这样睡着。”说完还抓起被子将两人都盖了起来。

“主上!”月九幽有些气恼。

“你睡外面,挡箭。”萧璀坏笑着,总算是报了一箭之仇,月九幽也笑了,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进他的怀里,拿背朝外面,是的,挡箭。

萧璀满意地将她搂得更紧些,靠得近了,他明显能感觉到她的手传来的阵阵寒意,但好在身体是暖的,以前连身体都没有这么暖。也是该添些厚衣服,她不愿穿也得逼着她穿上,萧璀没有想完就沉沉睡去。

萧璀这一夜睡得特别香,其实他自从听月九幽的晚上没有用“麟安”后,就一直睡不好,只要一闭眼就开始梦魇,梦见母妃不停地哭泣、梦见哥哥们血流满面地凄凄看着他,梦见父亲在断头台上的凛凛身影。但这一夜,他搂着月九幽觉得睡得特别踏实。她身上淡淡地发自身体的特别的药香味,她回抱着他的柔软身体,就连她冰冷的手都让萧璀感觉安全和安心。

月九幽一开始醒着,她需得守护他,不能睡着。以前守在她院外,她也是一个时辰醒好几次,醒来便侧耳听一阵,再又睡去,如此反复。自从跟着萧璀出来,就没有睡过一个整晚的觉,她不放心。

但月九幽能感觉到他睡得很沉,像个孩子一样地呼吸着,搂着她的手也温暖又有力,不知过了多久,她微笑着也闭上眼睛,她也很少觉得这么安稳,竟也沉沉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天大亮,月九幽才睁开眼。

萧璀正定定地看着她,满眼笑意。她才发现自己身体背叛了自己的坚定的守护的心意,整个人都面向萧璀的身体,深深藏进了他的怀里。所以睡醒一抬头,就迎上了萧璀的笑脸。还没等她说话,萧璀就吻了上来,她也热烈回应着,良久两人才将唇分开。

“我说,月士卫,你睡这么沉,我都看了你有一刻钟了,要是有人来犯你让我怎么办?”他听半烟说起过,他的幽儿睡觉都是和衣而睡,就是怕他有事来不及相救。他想,如果自己就和她在一起,会不会让她安心些呢。看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沉沉的呼吸声,他的笑意就浮到脸上。

他想起了五年前刚到凌霜山去的时候,有一天走失在林子里,只有月九幽寻到了他。可是那天雪太大了,大到眼前的路都已经看不到了,两人无法回去只能找个山洞等雪停。那个黑夜,比萧璀年纪还小的幽儿,撑起了所有。她找来树枝燃了火堆,又将她自己的外袍脱给萧璀穿,他还觉得冷,她又将他搂在怀里一整晚上。姿势和昨晚的一模一样,只是两人换了位置。他当时就想啊,以后,等自己有本事了,也要像她保护自己那样好好地保护她。现在看来,还是她护着自己多一点,为了自己都未曾睡过一个好觉。

“是啊,该死,怎么就睡着了呢。”月九幽说道,说真的这段时间可能就这一晚是整晚睡着没有醒来。

“我昨晚也睡得很好,好多天没有睡这么香了,以后你就陪着我睡好不好。”萧璀亲了亲她的发。

月九幽听他这么说,猛地抬起头,差点撞了萧璀的鼻子,她摸摸他的鼻子,不舍得放下手,又顺着摸了摸他有微微胡茬的下巴,问:“没有用‘麟安’,还是睡不好吗?”

萧璀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补充道:“也不是,就是有时候还睡不好,但是有你,就很好,所以你以后每天都要陪着我。”

月九幽答:“好。”。

以后就这样吧,反正在她眼里并没有世俗女子的那些男女有别之类的道德约束,两人在一个屋里,彼此都更安心,而且也更安全。

“这下不怕嫁不出去了吗?”萧璀笑笑。

“原本也没有想要嫁人。”月九幽只将唇凑了上去,主动亲吻他。

“你只能是我的,你谁也不许嫁。”萧璀热烈地回应她,但他没有说要将来要娶她。应该没有那一天,月九幽心里非常清楚。能像现在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吧,自己不能要求得更多,知道他心里有自己也就足够了吧。

两人拥得更紧,像都希望把对方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此时,门外也响起了不合时宜的敲门声。

“主上,半烟姑娘求见。”是宇凰的声音。

这两人才分开,整理了衣装去开门。

半烟进屋就再次拜谢,她不准备跟他们回去了,要先回烨都的“点翠楼”处理交接的事宜。她说,既然九幽姑娘把这事儿交给她,她就一定经营好了,烨都以后他们也多个去处。

看来,这情报工作她也确实合适,昨天他们停留在镇上并未告之她,住在哪里也并未告之她,但是她一早就能找过来,也确是有玲珑之心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