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305章 重回烨都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898 2022-07-25 12:30

  

  从镜流国出来,冷焰就紧紧跟随着月九幽。

在林地里,下了雨。

月九幽十分烦躁,因在雨中无法快速前进,林中土地又湿软、脏得要命。她便找了块林密些的地方,用马上带的雪布还有树枝、树叶一起搭了个简单的帐篷躲雨,想等雨停以后再走。衣服也没带几身,再淋湿可就没得换了。她又升起火来烤干外衫。

身边还有些干粮,便也没有想去打猎物,只坐在帐篷中练内功。这倒是个练习的好时间,可以缓解自己的烦躁的内心,就这样,一练就是一整日。

黄昏时,雨仍没有停,怕是要在这里过夜。

月九幽心里想着,突然耳朵一动。虽然雨声扰了她听音的距离,但是这声音明明已经很近了。她身体并没有动,只是动了动手臂,将袖中的短剑抖落到手中握紧。

那人并没有走近,而是从帐篷侧面上了树,可能是怕在正面会遭到月九幽攻击,进而想从上往下进攻吧。她细细听着,可是并没有看到那人下来,反而是有个活物从天而降,掉到她的帐篷前,月九幽一看,原来是一只山鸡,半死不活的,还在那里扑腾。

月九幽笑笑。她也不客气,既然是送上门的吃的,那就不要浪费了。于是开始拔毛、烤制、折骨、吃肉,很是欢快和满足。

东西自然是冷焰送的,他见月九幽居然好几日都不去打猎,又不再往前走,怕是淋雨淋病了,又担心她饿着,就捉了野物扔在她的帐篷前。东西是送到了,他也没有走远,就在一棵树上看着她一顿熟练的操作,这莫不是知道他会给她打东西吃?!瞬间觉得自己被她耍了。

进雪域前。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个小镇子,进雪域的人大多会在这里休息一下再进雪域。

月九幽喜欢这里的天气,靠近雪域,终于不再是炎热的季节,她松了一口气,也不急,便想在这里留两日,养养精神再进雪域。雪衣也不急着去买,反正现在因为战乱,镜流限制了出入,所以已经很少有人出入雪域到曜国或者烨去,衣应该是不愁买的。

第三日,冷焰看到月九幽还没有动静,心想着她该不会不知道进雪域需要雪衣吧,虽然听白荼说自小在雪域长大、受尽残酷的训练,但不至于能单衣进雪域吧。他只得亲自出马,去买了最好的雪衣,趁她出门吃饭,给送到了她房间里去。

月九幽看到门口夹反的树叶,就知道有人进来过。她小心翼翼地进了门,没有看到人,茶水里也没有下毒,衣被都没有动过,只是桌上多了一套雪衣。她试了试,大小刚刚好。

第二日一早,月九幽便穿好雪衣,直接熟门熟路地进了雪域。冷焰一看,感情也是知道冷的啊,专等着自己去送雪衣呢?!瞬间觉得自己再一次地被她耍了。

出了雪域,进了个雪域边的小镇,月九幽住进了一家客栈,晚饭时间便问店家要酒喝。

酒是有的,但是太差。

月九幽在客栈厅里的饭桌上只饮了一口,便推开去,没有再喝。冷焰在客栈屋顶坐着,从掀开的一块瓦朝下望着月九幽,看到她连杯里的酒都未喝尽,就知道酒不好了。便急急忙忙下了屋顶去其他的酒肆里去找好酒。一边找了好几家,试了好几家,才找到了这个小镇里还算像样的几坛。

他在檐顶等着月九幽。就在月九幽跳上来前一瞬,他跳到了檐的另一侧,留了两坛好酒在檐角。还有一坛打开着,让她闻到酒香。

“有雪,有月,就应该有酒。”月九幽笑道。

她看到檐上本落满了雪,此时有一片地方雪已经扫开,已晾得干干的了,还有一串新鲜的脚印。

“出来吧,一起喝。”月九幽坐下来,闻了闻酒,松一口气,“虽不是最好,但是也不错了。”

冷焰不敢出来,他站在檐的另一侧,手中也有一坛酒。他稍移动了一下,脚下就发出一声踩雪的“吱吱”声。他皱了一下眉,若是月九幽这会儿跳过来,他就先逃了。

“你这是想杀我,还是想守着我啊!不是送吃食,就是送雪衣,现在又送酒。”月九幽知道他的位置。

冷焰不答,这个问题,他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千次一万次,答案都是“要杀的,还不是时候。”可为何不是时候,什么时候才是时候,自己又答不出来。

“再不杀,等到了烨都,你就没有机会了。”月九幽又道,“你再不杀,他们不仅会派别的人来,还会连你一起也杀了,可就不好玩了。”

冷焰仍旧不答,他知道月九幽说的是实话。不过白荼给的最后期限是她今年的生辰,若是白荼依他的要求,应该短时间不会派人来,还有时间。当然,这事儿也不能告诉月九幽。所以他喝了一口酒,选择不答。

月九幽见他不答,便也再不问了,两人隔着檐默默地对饮。

“啊……困了。”月九幽打了个哈欠。听到这话,冷焰才跳了出来,他怕月九幽和在灏洲一样,直接就睡着在檐上,这里的天可不比在大漠,正下着雪呢!她可是连个雪披都不披的人。如今一看,果然在雪中,在这檐上,还穿着单衣。

“打一……打一架?”月九幽喝了整整两坛,有些醉意。这么些天,终于看到了本尊。他依旧穿着一身黑衣,雪披也是黑色的,没有缀皮毛。风将他的雪披吹到扬起,就能看到他的身形了,阔肩窄腰,两腿笔直,身量又够高,很是好看。

这个身量,与萧璀都不相上下了。月九幽想到萧璀,就想到这次回到烨都,最难办的不是找杀手背后的人,而是如何处理与萧璀的关系。

“打什么,都醉了。”冷焰看着这个身着赤衣,颊飞红霞,美目含醉的美艳女子,哪里有打一架的兴趣,别的兴趣倒是有的。

“醉……醉了也能打赢你。”月九幽摇摇晃晃地站起身。

“是是,打得赢,肯定打得赢,你天下无敌。”冷焰伸出手想要拦,怕她给滚下屋顶去。

“你也知道我天下无敌啊……”月九幽站定,并不会滚下去,“那你还接这单生意,连自己那个漂亮女人都丢了……叫什么来着?哦,蛟蛟……”

“她不是我的女人。”冷焰纠正道。

“啊……原来不是啊……”月九幽点点头。

“不是。”冷焰觉得月九幽不信,便再次确认道。

“早知道我不杀了,给你留着,我觉得还挺好。”月九幽打趣道。

“我觉得镜流新王也不错,你为何不留在那里当王后?”冷焰也不示弱,两人一见面不动手,嘴仗也都是要打一阵的。

“不够好,还不够好,不够家我殿下万分一。”月九幽摸了摸耳边的“飞羽”。

冷焰第二次听月九幽提她的殿下,她的亡夫。从白荼那里,他也听到了一些关于先曜王与她的情宜。

“那你不和我打架,我就回房间睡觉了。”月九幽朝他一笑。

一笑便倾城,冷焰愣在那里,回过神来时,月九幽已经下了檐。

冷焰不放心,又到她的窗下确认了一遍,确定她进了屋才放心下来。

“胆子也是真大,明明知道有人追杀,还敢喝醉!”冷焰念道,可一想,不对,这酒不是自己给的吗?现在反倒怪人家喝醉了。

为了防止有人偷袭喝醉酒的月九幽,他敲开隔壁房间,给了那人一大包银子,换取了房间,靠着墙坐下睡觉,一边守着月九幽。

月九幽到房里,立即两眼放光,她并没有喝醉,只是再一次试探冷焰罢了,她也想不明白这冷焰为何接了生意,却不执行,明知道两人功夫相当,也没有找帮手。反而是处处照顾着她。

她进了屋,就听冷焰到了窗下,又听到隔壁的房门开了又关。她也紧贴着自己房间与隔壁房间共用的这边墙,听着声响。

到了落雪与砾城交界之处,冷焰看到有人早早等在边境的草甸里。而且像是等了不少时日了。来人是一男一女,女的小巧可爱,男的英俊潇洒,武功应该都不弱。而且一看三人哭哭笑笑、搂搂抱抱,便知不是曜国随便派的人,三人应该感情极深,能交付生死的那种。

月九幽人身边人太多,白荼没有时间查实,便也没有和冷焰讲,只告之要注意,她身边还是有很多高手的,特别是月家的五位哥哥,要特别注意。

月九幽与自己人会合后,冷焰仍跟在身后,心里还觉得放心,总算是多两个人护着,要是白荼还派了……咦,一想不对啊!自己不就是那个杀手吗?!他总是忘记这件事情,偶尔才会突然想起。

可是他哪里还像个追杀人的杀手,简直就是个守护神了!

只是月九幽自从有了这两人后,便再也用不着冷焰了,这两人将她的生活安排得妥妥当当、舒舒服服,他还颇有些失落。

就这样,冷焰一路跟着月九幽他们游游荡荡,直到进了烨国,然后又回到了烨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