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89章 宇凰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79 2022-06-26 14:40

  

  “走!”顾若影手拉萧璀,正准备跃上墙去,中院已经发现了后院的问题,中院有一队箭手,只听得耳边传来箭啸声,顾若影站到了萧璀身前,拔出剑来挡。

“宇凰!凤漓!”见已被发现,萧璀大声唤,他不知道两人在哪里。那两人被关在中院的一个房间内。

“主人先走!”灼瑶对着顾若影叫道,顾若影忙拉起萧璀,跃上墙头,带着他往宅子左侧去,左侧树林里有烨国隐着的一队人马。

前院也听到了动静,知道有人来救,却没有听到火药炸响,李夫时心里顿叫不好。

“让我走!不然我就炸了这宅子,大家一起死!”李夫时,从椅子跳起来,拿出火折子,伸到桌子下,原来这桌子下放了满满的火药,他的身上也是绑满了火药。

月冷洲看到顾若影带着萧璀跃出了院子,往约定的方向走了,心已定,他对李夫时说:“放你走就是了,不用这么做。你们王还在中院呢!”

李夫时将手举到身前,然后往门外跑,月冷洲其实一进门就知道有火药了,放那么多,那味道只要是用过的人都知道。就这白痴的做法,怎么都不像能绑了烨王的人。院里院外的人都动了起来,月冷洲发出了信号,只用坚持到继重雨带人前来即可。

“幽儿……”萧璀看着身边用内力带着他全力跑的女子,这个她日思夜想的女子。

“快!来护王上!”但是这女子没有应他,而是冲林子里喊道。林子中冲出一队人,顾若影看到领头的是月冷洲的副将月逍,放了心,将萧璀往他身上一推。

“幽儿,你去哪里?”萧璀拉住她问。

“灼瑶还在里面!”顾若影看了他一眼,转身跑进了夜色里。

“快,王上!”月逍这时也顾不得行礼,拉了萧璀上马,就疾驰而去。去与继重雨的大队伍会合。

顾若影很快又回到院子里,院里院外都还在战斗,继重雨最先一批人已经到了。

“灼瑶!无衣!”顾若影看不到人影,大声喊着,还一边挥剑砍死了朝他而来的敌人。

“主人!”灼瑶听到她的呼喊,就朝她跑了过来。

“小心!”顾若影看到有人朝她举起了弓,于是立即上前,已是来不及,只能大声提醒。无衣在远处与几人缠斗,听到顾若影叫也随声望去,但他离得更远,更加来不及。

“灼瑶!”无衣也急得大声叫,一分神被人结结实实砍了一刀在手臂上。顿时血流如注,他挥剑挡开那几人,也朝灼瑶跑去。

灼瑶听到他们的叫声,停下脚步,她听到箭啸声在耳边响起,还在判断在哪个方向,就见身前跃起一人,扑在了她身上,将她扑倒在地。

“宇凰……”灼瑶在黑暗中看来人的脸,原来是宇凰,他和凤漓这几日只吃一部分食物,就是想等到被救时还有些内力可以用,刚才听到萧璀在喊他们,就闯出了门,抬头就看到萧璀已被顾若影带走。他们也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只有部分内力,也没有能力逃,只好随着几人一起奋力抵抗。

“宇凰!”顾若影与凤漓都到了近前,两人同时叫道。走近了,才看到,他的身后插着一只箭,正中他的左背部。他刚才就在灼瑶附近,替她挡了这一箭。顾若影心里叫着不好。

“你们快带他走,去继将军那里找冥药!这里交给我了!”顾若影咬着牙,她的愤怒到极点,大喝一声,开始与敌方厮杀,所到之处,血流成河。

这时,继重雨的大队终于到了,杀红了眼的顾若影比战场还要激动,根本停不下来,几乎是见人就砍,直到月冷洲过来强行抱住她,叫道:“小幽!小幽!都杀完了,杀完了!”好一会儿,她才冷静下来。

右侧树林里的、院子里的彗绝军队全部控制住了。彗绝王被继重雨从侧院里提了出来,扔在地上。

顾若影忍下了杀心,对月冷洲说:“我带走,可以吗?”她仍咬着牙没有松开。

月冷洲点头同意了。他派了一队人,准备将这几人都送到昫王那里去。但在宅院前不远处,灼瑶和凤漓正跪在地上,宇凰在他们的怀里,应该是不行了。

“宇凰……”顾若影忍着泪,凑到跟前。

“主上……”宇凰嘴角流出了黑血,这一箭已从后刺中了心脏,朝她伸出了手,到死,说出了他叫了十多年的称呼“主上”,而不是“王上”

“主上我救出来了,我不会让他有事的。”顾若影握住他伸出的。

“不……主上天天想着你,你不要……不要恨他……”宇凰知道她已救出王上。

顾若影点点头。

宇凰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他又转向灼瑶道:“总算是没……伤着……那日……我想跟你们走……的……”

灼瑶开始抓自己的手臂,眼泪却是怎么也流不下来,她只能拼命地点头。

宇凰再看向凤漓,只叫了声“哥……”就再也发不出声音,生气从他的眼里消失,顾若影手中他的手也慢慢松开来。

“宇凰!”凤漓痛苦地大喊一声,“幽姑娘!药!沉欢!我们带宇凰去找冥药!”

顾若影四处张望着,以自己最大的声音叫道:“冥药!”当时怕萧璀有个三长二短,所以确是让冥药带了“沉欢”跟来。

为了安全,冥药跟在继重雨队伍中,他应该随着大队人马一起来了才是。

冥药这时已经听到呼喊声,还以为是萧璀死了,赶紧跑了过来,一看,原来是宇凰。

“快让开!”冥药边跑边叫。无衣将灼瑶扶起,揽在怀里,顾若影也赶紧让开来。

冥药查看了伤,站起身。

“你快救他啊!”凤漓摇着冥药的身体。

“冥药!”顾若影低吼道。

“救不了……‘沉欢’也没有用……”冥药无奈道。

“为何?!”大家都问。

此时,大家发现,萧璀这时也站到了人群里,就在顾若影身后。

“他伤了心脉。若是病死、毒死,若是其他脏腑受损而死,都可以一试,但是心脉与脑伤了,便救不了。”冥药尽可能地讲清楚,好让大家接受这个事实,“各位节哀,人已经走了。”

大家都愣在原处,原以为有冥药在,怎么都会有希望的。

萧璀走过去,将宇凰抱在怀里,他们四五岁便在一起,十几年,亲如兄弟,他毫不掩饰地痛哭起来,引得凤漓也失声痛哭。而灼瑶,终于在无衣的怀里流下了眼泪,顾若影也泪眼蒙眬。

众人没有停留,赶回最为安全的彗都。

马车上放着宇凰,凤漓这是唯一一次没有在最前面探路的一回,他在马车里陪着他的同胞兄弟。

在休息时,顾若影对萧璀说:“你回去吧,不然,还会有人因你而死。”

萧璀看了一眼马车,回答她:“我如果现在回去,是要让烨国的士兵都知道他们有个贪生怕死的王上吗?”

“那你……随意。”顾若影冷笑。果然,人命在他眼里,都算不得什么。

“多谢你来救我。”萧璀软下声音道谢。

“不必,我不是救你,我是救烨国的王上。你死了,我在意的人就会受到伤害,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的。”顾若影依旧是冷冷的态度。

“我知道,你本不必来救我的。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多谢你。”萧璀心里凉了一下。

顾若影也不答他,她跳上马,走到了队伍最前列。

萧璀望着她的背影,那一身黑衣以及男子的束发,多么的熟悉,之前看到她来救,心里的激动是无法说出口的,因为现下,她是别人的王妃。接下来的时间,直到进了彗都,他要回自己的城两队分手时,也没有再鼓起勇气跟她说话。

龙笑飞将军已到分手的地点前来迎接,因为顾若影还带着彗绝王,所以还另外安排人员送她,其实也并不远了。

临分手,灼瑶到马车前见了宇凰最后一面。他闭着眼,表面安详甚至还有些微笑着,到死都还在为救了自己心爱的人心而感觉高兴吧!大家的眼泪都不觉再流了一次。顾若影没有催,静静地陪着灼瑶,直到她自己转身走开。萧璀曾说过,要将宇凰送回烨都以郡王身份葬入皇陵,也算是给了最大的体面。

越骑马,顾若影就越难受,具体说是哪里,又说不出来。看来,回到彗都还是让冥药好好查查看。今日打斗,她竟然感觉有些疲惫,气也不是很顺。难道是有些时日没有练功的原因,她想着回去以后,若是无事,需得好好练习练习。不然再上战场,那战力会大大受到影响。

想到回去,又想到路剑离,这几日不知气消了没有了,走的那日讲的话那样重,想是非常生气了,如果还没有消气,须得再好好哄哄了。一贯都是他哄她,他从来也没有生过她的气,无论做多少出格的事情,都一直是宠着、溺着、呵护着、忍着。

顾若影带着彗绝王进到彗都,她看到迎接的是卢子谋,顾若影没有看到路剑离的身影。卢子谋又惊又喜,如今他们已经到王城下,就差这彗绝王了,没想到,顾若影这次去救人,还把彗绝王给带了回来,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这些天,这里可好?”顾若影问卢子谋。

卢子谋点头道:“这里风平浪静。”

顾若影若有所思地点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