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13章 落月城-前往落星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648 2022-06-26 14:40

  

  月冷渊比他们晚了好一会儿到破庙。他以自己最大的能力,在月家的情报网上让人寻找踪迹。虽然没有找到人,但还是带来了线索。他向萧璀回禀了情况:最近镇子上很太平,并没有什么异动,更没有其他势力的存在。绑走二小姐的人数不多,就两三人。有月家眼线看到相同时间有一辆轻巧马车极速出了镇子,他们出了镇子是走大道往落星城方向去了。月冷河现已经骑马先去追赶了,一路会给他们留下记号。

“和我想的一样,目标好像不是我们,好像就是冲大小姐来的。”萧玴说。月家地盘,又和落星相邻,这样一个地方如果有外势力的人存在,月家和萧玴不知道是很难的,所以他当时就觉得不是冲他们。

月九幽点头道:“而且对方无意伤她性命,是直接带着她出城了,应该是风家派出来寻他们的人。渊,客栈去过了吗?”

月冷渊是五个哥哥中最小的,与她说起来差一岁,实际也就大了月份,她很少叫他哥,但与他最为亲近,月冷渊一直为此表示十分不满,但是又没有办法,因为毕竟打不过。

月冷渊喝了口水说:“去过了,没有异样。”

月九幽皱眉道:“当时我不确认主上是不是目标,只能把东西和人都带走……但我回到客栈时并无异样,后来也没有任何异样。”

“那只能说明两种情况:一,他们人手不够,只够绑一个,绑完就跑了先去请功;二,他们并不知道二小姐在客栈。”萧玴接过他的话头。

“这些人是无意间看到了大小姐,临时起的意。”萧璀说。

“您是说这些人不是一直跟随我们或者我们暴露了行踪,而只是在街上偶遇了大小姐。”萧玴说。

大家觉得萧璀这个说法是最准确的。

月冷渊笑道:“主上英明。如果我是风家人,知道二位的确切地址,我肯定不会选择先对大小姐动手,毕竟大小姐会武功;我肯定会趁大小姐出去先绑客栈里弱不经风的二小姐,再利用二小姐引大小姐自动送上门。”

“就你阴损。”月九幽白了月冷渊一眼。

“所以他们并不知道二小姐的存在,只是在街上偶然看到了大小姐一个人,就直接绑了。但他们也知道大小姐是不可能透露二小姐行踪的,由于人手不够也无法在镇上进行大面积搜寻,就只能先带她回落风城了。”萧玴也想通了。

月冷渊说:“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得经过落星才能回落风,我们也往落星方向去吧。我们车肯定是慢了,希望大哥能先追到。”

“现在就启程吧,事不宜迟。”萧璀起身说道。

月九幽没有陪风凝紫坐在车上,而是骑了马。她十不分喜欢骑马,骑久了浑身酸痛,但是她不想和萧璀坐一辆车,因为另外一辆马上放满了未来得及收拾好的东西,宇凰正在里面收拾着,暂时还无法坐人。所以前头这辆马车内只有萧璀和风凝紫。

风凝紫的心情总算平复了一些,看到大家都拼命在帮助她们,也安心不少,其实她并不似大家眼中的那样柔弱,身子是差了点,但胜在心思缜密、玲珑剔透。

萧玴这会儿没有坐在车内,而是坐在车夫的位置上,他把临行前抓出来信鸽放飞到空中,它身上有给小清的信,萧玴让他提前布置人手寻找风大小姐的下落。他想:在他落星的地盘上如果没有截住他们,那七哥定是要看扁他了。所以他非常重视这件事情,一心要将这件事情在落星给解决了。

等他放完鸽子,就看见月九幽在对他吃吃笑。这一股子邪笑,让他很不自己在。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又摸了一把脸,好像没有什么不妥,所以一脸疑惑对着月九幽望,傻笑。这隽王为人太过宽厚,一点架子都没有,就像个普通的富家公子一样。平日里待她又笑得更多、声线更低些,以至于她暂时都还没有能把他放在与萧璀一样的高的位置上。那天在船上吓了吓他,也不见他态度有什么变化,仍旧是那一脸笑。

“你这胖鸟可能飞不到小清手里。”月九幽将马靠近马车,把头放到很低,快贴着他脸了,近到他都可以看到她的长长的睫毛。她总是穿着极便行动的衣服,而且比别人都穿得单薄,没有带妆,甚至头发都是男生一样的挽着,可就是怎么样都藏不住她的美。

萧玴一边脸红,一边又生怕她摔下来,伸出双手准备要去接住她。

“你的信鸽,不是--你这胖鸟。”萧玴一本正经地纠正道,她这话可不是要骂他是胖鸟吗?他又不胖。他有点不高兴,但他仍疑惑:“可是,为什么?”

月九幽只笑笑,从怀里拿出金钗放到唇边,金钗发出一声类似鸟的长啸。这原来是一把特制的口哨啊!难怪平时见她什么首饰都没有,偏偏就随身戴着这个金钗,想来并不是金制,而是铜制。她的身上果然只有武器,一样多余的都没有。

不对,现在有了,她发上还簪着他送的那支翡翠钗。然而正美着,又想起那天在船上的她,不禁打了个寒颤,这月九幽对于他,似乎是一种能让人上瘾的毒药,害怕却又不舍放下。

正想着,同样的长啸在空中回应,接着一只灰白色的鹰从天空中冲出来,在他们头顶盘旋。月九幽又吹出一声短啸,那鹰便俯冲下来,稳稳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惊得萧玴表情都凝固了,他们通常都是训鸽,他第一次见训的鹰。

“你训的鹰?”萧玴很是羡慕。

月九幽点点头,忍不住往车里看了一眼,答:“雪鹰。”

“我很擅长训鸽。我能看看吗?”萧玴的羡慕之情已经更加显露,就差流口水了。

“它只认我。”月九幽看着车帘答道。曾经,它还认另外一个,就是那位将它捡回来交给月九幽养的小公子。

她勒了马缰绳,放慢速度,从怀里掏出一块兔肉干喂鹰,边笑得花枝乱颤边说:“我让‘斥魂’吃饱点,它应该就不会惦记你的胖鸟了。”

只见车里伸出一支手,有人轻唤一声:“‘斥魂’”。‘斥魂’听到就立即飞到他的手臂了,萧璀也给了它一块肉干,它立即接了吃掉。月九幽看到这个情景,立即大叫一声:“‘斥魂’!”‘斥魂’又飞回到肩膀上,她接着把信装在它的腿上,又拍了拍它的头。斥魂收到信号刷地一声张开翅膀冲上天空,在空中盘旋两周后就飞走了。

“不是就认你一人吗?你又骗我!你……你叫他不要吃我鸽子啊,小清收不到我的信怎么办!”萧玴气急败坏地叫道,月九幽哪里听他的,长腿一夹马肚子,飞奔冲到队伍最前端去了。

车里的两人听到对话,不禁也笑了。

“她就爱捉弄老实人,一时冷得像冰,一时又像孩童一样顽劣。小时候就是这样。”萧璀微笑着说。

“她也太美了,惹人疼爱,自然是肆意些。但是还是很可心呢!我姐姐从未有过朋友,旁人觉得她太傻太冲动,但她觉得九幽姑娘好,我看九幽姑娘也是真心待她。”这风凝紫其实比风夕岚更老成。

“她应该也从未有过朋友,她生长的地方都是男子。”萧璀从窗里略伸出头,看着她骑马的飒影。

“有哥哥疼也是好的。”风凝紫突然想到了她的亲哥哥,她的哥哥小时候也是疼她的,但想不到现在却想要她的命,想到这里不禁又伤起神来。

萧璀想起了往事,微笑着说:“她的哥哥可不好当,因为她可是吃了不少苦。但她对妹妹很好,看到风大小姐,可能是把她当妹妹来疼了吧。”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也在观察风家姐妹俩。相比起姐姐风夕岚,他觉得妹妹风凝紫更适合当风家的家主,处变不惊、头脑也够好用,就是身体差了点,不知道能活多久,死得早了后人接不上,还得指望风夕岚。总之,风夕岚是一定要找到的,不然后面也有得头疼。

“原来是这样,九幽姑娘也应该跟随您很多年了吧,风凝紫大概知道他说的意思,也笑着说道。

“啊……是啊,五年了。”萧璀将脸转向窗外看风景,天色渐暗。

“我看她与殿下您十分默契。”

“默契?”他挑挑眉。

风凝紫轻咳一声,接着说:“是啊,就好似您稍一动作,她就知道您想做什么,不必开口说话一样。那天您抬了下头,她马上站起来去关窗,我后来细看才知是风吹了您的书页。”

“这样啊……”

他突然有些羡慕月九幽与萧玴的相处状态,羡慕她在萧玴面前的肆意。她在其他人面前是那么的肆意、不可一世;可在他面前,她恭恭敬敬的,甚至可以说是低眉顺眼,一点点的戾气都不曾表现出来。特别是这几天,对他完全是下属对主人的态度,没有一点点情感在里面。他想起五年前,两人曾约定好,人前行礼恭敬,人后亲密无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