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87章 失踪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07 2022-06-26 14:40

  

  昫王与其他几人议事,顾若影也不愿意跟去,但也闲不住,就领了灼瑶在镇里闲逛。但这个镇里全是军士,没有其他人,想是为了保证几位将军的安全。她看到人家喂马,就凑过去看马吃的什么草;看到人家保养武器,又凑过去看,还跟人家聊上了。

“你们这样……用油?”顾若影问。

那些士兵见是昫王妃,便要跪,被她拦了。

“无需多礼,我这一天都在外面,你们见一回跪一回,累不累?叫一声便是礼了。”顾若影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这么多礼节。

“回昫王妃,如果雨天又不常用的兵器,就用油润润,免得锈蚀了。”刚才那个士兵回答。

“哦,油乎乎的我不喜欢。”顾若影撇嘴道。

“那您平日……”士兵们好奇地问。

“若觉得剑涩了,杀两个人喂喂血便好了。”顾若影毫不在意地回答完就走了,扔下面面相觑的士兵们。

“这……昫王妃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女子……”

“你那是没见她在战场上的样子……听这话也不就奇怪了……”

“那日我就光听到她的声音,跟着就往前冲,却是就见了个背影……”

“我连声音都没有听到,我在阵列中间……”

士兵们刀也不擦了,低低地、神神秘秘地相互交换着顾若影的各种消息。

她又四处逛了逛,和将士们聊了聊,其实,她是想去了解一下承天的情况,看看这些将士口中的承天是什么样子。他虽然看起来正直可信,但是看脸就信一个人,这不是顾若影的风格。美的、丑的她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这人心暗处想的是什么、这人身后隐着什么。

路剑离议完事,就见无衣站街口,却没有看到顾若影与灼瑶,于是也走过去。

“跑去哪里野了?”路剑离问无衣。

“不知,也不让我跟。说是一会就回来,我等了这半日,也没有见人,正想去寻呢!”无衣无奈道。

“这镇子里没有旁人,不用担心的,许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就挪不动脚了。”路剑离嘴上说着,心里还是担心,就在正街上四处张望着找她。

不一会儿就见顾若影裙摆也脏了,靴子也脏了,手中正拿着个果子边啃边朝他走来。

“这是去了哪里?搞成这幅模样。”路剑离笑嘻嘻地问,连着下了几天的雨,今早才停,他想着今天应是不会出门的,没想到还出去了大半日。

“四处看看。”顾若影刚才得了果子还握了一个在手里,现下塞进了路剑离的手中,“吃,甜。”

灼瑶嘴边有一个,手里也握了一个,同样塞给了无衣,无衣有些受宠若惊看着灼瑶,灼瑶也学着顾若影的说:“吃!甜!”只是她的语气更硬些,温柔软语怕是她没有学会。

无衣拿起果子吃了一口,路剑离也将果子放到嘴边,但是他没有咬,拿眼瞟向无衣,果然就见无衣脸色奇怪,吐也不是,吞也不是。顾若影和灼瑶两个笑得直不起腰来。再看她们手里的果子,果然都只啃了一口。

“哈哈哈,还是无衣好骗,路剑离你太机灵了,没意思!”顾若影捂着肚子说。

“若不是灼瑶,我差点就信你了。你看她是能骗人的人吗?也就能骗骗无衣。”路剑离将那没吃的果子放回顾若影手中。

灼瑶笑眼看着无衣,无衣吞下了那口苦涩的果子,还要再吃,被灼瑶夺了去。

“也不是……很难吃……”无衣说。

“殿下,要不,你也尝尝?”顾若影仍想将果子往他嘴里塞,路剑离转身就走,顾若影像只小燕子在他身后飞来飞去,内力好似用不完似的。

无衣与灼瑶站在他们身后看他们闹,嘴角都上扬着。两人站得很近,手碰到了一起,无衣轻轻地握了过去,脸却不敢看灼瑶。灼瑶没有推开,而是轻轻地回握。无衣心中一动,再看向身边人时,她也刚好看向他,眼神清澈如溪水,还带着暖意。无论她杀多少人,心有多冷,这时她的眼神都出卖了她的心。与前面两人的热烈相比,他们的感情看起来要平静得多,但两人此刻心中已是汪洋大海。

灼瑶见顾若影走得远了,就挪动脚步,她看了看身边的无衣,就见无衣紧紧握住了她的手,两人手拖着手跟上顾若影他们。

两人还有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刚走到晖郡王院门前时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冷洲哥哥!”顾若影只看背影便认出了他。

月冷洲回头看是顾若影,他们已有许久没有见,顾若影还想上前续旧,就见他眼中尽是焦急之色,月冷洲只向昫王抱了下拳,就将顾若影拉到一边。

“哥,怎么了?”

“小幽,王上……不见了!”月冷洲压低声音道。

顾若影冷下脸来,与刚才和昫王玩闹的女子判若两人。

“你说什么?因何事出门?在哪里失去消息的?”顾若影接连问道,声音有些大,把路剑离也引了过来。

“何事?”路剑离问。

顾若影如实相告:“烨王不见了。”

路剑离疑惑地看向月冷洲。

“他之前来峧城见那些降将们,然后就走了,但是前两天龙将军传书说怎么还没有回去,有事等他相商,我才知道他没有回到彗绝,这才赶紧沿着他说的回程路线一路追了过来。”月冷洲把事情经过讲了给路剑离和顾若影听。

“你们也太大意了!”顾若影埋怨道。

“是啊!只想着一路都有军营,都是自己人,没想到半路……”月冷洲在这样的天气,竟满头大汗,十岁上杀场都不曾这么紧张过。

“在哪里丢的?有线索没有?”顾若影又问,听到他是一路追过来的,应该会有些线索。

“正是在峧城与彗绝相交的地域,那个位置刚好在两个阵营的中间……林中有留下的东西,还有侍卫的……”月冷洲怕说出来会令她担心,但是显示,他不说,她也知道是侍卫的尸体了。

“其中有……宇凰和凤漓……吗?”顾若影双手握紧。

月冷洲摇了摇头。

顾若影松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已经五、六日没有消息了。”

“眼下还没有收到消息,人应该没事的。”路剑离半天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望着眼前的顾若影。

“他们在准备……谋划什么……需要几日时间……现在时间算下来,他们想这个时间我们已经知道他不见了,马上就应该会有消息了。”顾若影说。

“你们别着急,先看看那些人要什么。”路剑离明显是感觉在安慰顾若影的。月冷洲并不在他的关心范围。

“安排人了吗?”顾若影没有理会路剑离,而是对月冷洲说。

“放心,安排了,我真该死!怎么能让他独自上路去!”月冷洲握紧拳手,气馁地说。

“现下已经这样了,先想办法找到人救出来才是。”顾若影握住月冷洲的手臂道。

月冷洲这时才想起昫王,他抬头看到对方脸色不太好看,想了想说:“我来也就是给昫王殿下和左右将军通个信,人我们自己去找,有消息再通知你们。”

“哥,那你快去吧!”顾若影觉得他知道的应该都已经说完了,就催促道。月冷洲点头,立即上了马奔了出去。

路剑离进了晖郡王的院子,将晖郡王与承天都叫到议事厅,将烨王被捉的事情说了出来。

两人都吃了一惊。

“你们再把各防都查看一遍,以防彗绝的人组织反扑,这段时间先不要大动,慢慢推进,但也不能不动,让他们以为我们会害怕而就此收手,在岫城那边小打几次,吓着他们就行。”路剑离先做了安排。

晖郡王和承天点头应着,各做各的事情去。

路建离见顾若影没有上前,而是在对门外的颜星转说着什么。

“星转,现在起,我若不在殿下身边,你就一定要在,知道吗?”顾若影对颜星转说。

“是。”颜星转安静地答道。

“听清楚我的话,不是远远地看着,而是要在身侧。我若不在,既使殿下睡觉,你也要在外间坐着,而不是院子里,明白吗?只能一剑之距,明白吗?我只信你!”顾若影又再一次确认道。

“知道了,你放心。”颜星转重重地点头,像是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路剑离走了过来,两人便停止了谈话。

“怎么办?”顾若影问。

“都安排下去了,现下,只能等消息,做不了什么,等消息有了,再看下一步行动。”路剑离牵了她的手,轻轻的握了握。

“好几天了……”顾若影脸色非常难看,病色越发显得重。在落风刚调好些的身体,这几天又觉得不适了,她没有对路剑离说,他心里都装的是大事,这点小事也就不必提了,反正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路剑离这几日倒是真没有觉得她脸色不好,就是刚才她一急,越发显得不好,这才看出来。

“累了吧,回去休息一下吧!等有了消息,我便马上来通知你。我在这里还有事要安排。”路剑离拍了拍她的手,又对灼瑶说,“陪影儿回去吧。”

灼瑶点点头,就跟着顾若影起了身。

路剑离看着她的背景,心里五味杂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