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78章 追妻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38 2022-06-26 14:40

  

  “主人,我们往哪里追?”颜星转问路剑离。

“还能去哪里?肯定是往雪域去了。想了那么久的雪域,如今无人约束,定是要先去那里了。而且之前灼瑶受了内伤,内气损了好几成,她肯定要多摘几棵草了。”路剑离心里惦记着她,一说到她心就开始疼。

另一队人马。

“主人,我们去哪里?”灼瑶问顾若影。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去雪域啊!给你找可以恢复内力的灵玮草。”顾若影只顾骑马,似乎很赶时间一样。

路剑离这一行三人也不过晚出发了一天,却是怎么都追不到。

“定是不想让我们跟上,故意隐了行踪。”秦柏舟皱着眉道,他一路打听,都没有人见过这批人。很显然,他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

“她若是铁了心不让我们找到,那我们就是真找不到了,如今只能寻着那灵玮草而去,看能不能遇到了。”路剑离无奈地摇摇头。

顾若影从曜都经硞城、落云、落风三地交界处进入落云,然后进雪域。

路剑离从曜都经砾城再进雪域。

看似顾若影绕了路,但是落云的路比砾城好走得多,所以时间上不仅没有增加,反而是减少了。

等路剑离到了雪域就找人四处打听。雪域本就很少人涉足,住在雪域边缘的落云城的居民说见过这么一批人来过,其中有位绝美的女子,太容易让人记住了。他们已经找到仙草并回落云城里了。

“已经回烨国了啊!”路剑离叹口气。

“主人,现下怎么办?”秦柏舟问。

“烨都估计是不会回的,我看去落风的机会很大,一来想去看看小冰妤,二来战事起,她没有理由不去凑热闹。等回了落云,发出去探子找找看。”路剑离对于她也是太了解了。

“若不是有您这样聪慧的头脑,换作是别人,这一世恐都难找到她的行踪。”秦柏舟笑道。

“她一世都为别人活着,自己也就有这么几件喜爱做的事,也就这么几个重要的人,思想其实简单得很,一想便知。”路剑离这许久都没有见到她,真是想念到不行了。

“他一世都为别人活着,您这一世都为她活着,值不值得?”秦柏舟想到,自从路剑离爱上这么一位女子以后,几乎都是在追随着她的脚步而行。

“值得。”路剑离笑道。

三人又马不停蹄地往落云赶。在落云城还没有收到顾若影的消息,倒是得到了前方的捷报,烨国与曜国的军队大胜彗绝军队,他们一口气已经将整个嵱城收入囊中。经几方商议,先暂停前进进行休整。一切,都按路剑离与萧玴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殿下不在,他们也能成事,看来晖郡王真的还是很本事的。”秦柏舟十分高兴。

“不要再叫殿下,没有昫王殿下了。我这次不来,梓墨也是一定能完成的,还有那个右将承天,我看也是个不错的人才。”路剑离答。

“是,主人。听说,卢大人这回作为参将也是起了很大的作用。主人的眼光果然是没有错。但是,为何要停下,为何不一举直捣彗都?”秦柏舟又说。

“如果是夏末初秋,是最青黄不接的时日。再打下去,误了收成,遭罪的都是老百姓。到时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而且我们占了嵱城,粮草也就不必从曜国运来,直接可以取用,倒是充足的,待多久都没有问题。”路剑离觉得民心比多一城更为重要。

“那他们退到彗都的,有了粮草,不是可以反扑过来?”秦柏舟未读过兵书,但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粮草,只是打胜仗的其中一个原因。他们有了充足的粮草,百姓、军官哪里还想着要打仗,他们想的是如何在冬天不被饿死。他们现在光有粮草,武器和其他用品都很溃乏,我和萧玴还断了他们与不忮国的丝锦布匹交易,他们马上连裤子都要没得穿了。民心、军心也不稳,败北是已成定局了。”路剑离笑道。

此时,他正在落云一个自己的客栈里等各路来的消息。昫王头衔虽没有了,但消息网与众多产业却是司夜的,与他是不是王无关。

正喝着茶,果然又有人来送信。

这一看,倒是笑了,送信的是一位女子。无论是送信的方式,还是送信人,都肯定不是路剑离的人。

秦柏舟和颜星转很警觉,不让她靠近,只道她认错了人。

“没有认错人。当时我家原主从刑所出来,我看到您在她跟前接她。我当时也就在人群里。”那女子见路剑离不信,便说。

“你现在的主人是谁?”路剑离倒是来了兴趣。

“汜公子。”那女子知道这地盘是路剑离的,便答得也痛快,说完,见四下无人,便把自己的左肩膀露了出来,那里有一朵小小的赤色火焰印迹。

“哦,原来小汜真的将‘赤影’发展到烨都以外的地方了。”这也不过一年不到的时间,路剑离赞叹道。

“您一进城我们便知了,也看到您的人在收消息,汜公子交代我将这些您不知道的消息告之与您。他说了,‘赤影’的人,您随时随地可以用。”那女子也笑道。

“那你说说要给我消息吧。”路剑离点头道。

那女子进了门来,看了看门左右。路剑离就让人把门关了,再听她讲。

“就几句话,汜公子吩咐我以他的口吻说与您听。”

路剑离点头同意。

“路剑离,你个狗东西!我姐才嫁过去几个月,你就把她给休了!你还敢到烨国来?你速滚到风家来受死!我们都在这里了。你死对头也要到落风来,你自己看着办。”那女子一字不差地说完这段话,这听的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她就已经礼了礼退出去了。

秦柏舟与颜星转相互看了一眼,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要让自己笑出声来,可以两人不互相看还好,互相一看到对方奇怪的表情就更想笑了,最后没有忍住,都捂着肚子笑起来,停都停不下。

“还以为只有您会用这招呢……”秦柏舟笑得话都说不好了。

“这……小汜是长志气了……这么跟我说话的。”路剑离自己也哭笑不得。

“她姐在他心里什么地位,您又不是不知道。您现在连昫王都不做了,他可不是得用这样的口气跟你说话了。”秦柏舟好不容易停下笑声。

“不管了。这下算是知道她的去处了,也好过我们到处乱找花费时日了。”路剑离无语地摇头道。

“您的死对头也要来落风……”秦柏舟想到这句话,忙猜到,“难道是烨王也要去落风?”

路剑离皱起了眉头,“我们得赶快走!那家伙一出现,别再把我的影儿又变回月九幽了。而且这消息到这里也需要时日,怕是人已经到了。”

秦柏舟点点头表示同意,几人忙起身就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现在既然知道人就在风家,那就好办了,直接去风家就好了。

他们还未出发,也收到了自己人的信,也是同样的事情,可以确定顾若影已到风家了,而且烨王也到落风了,原因是隽王因病不能前往前线慰军,为了鼓舞士气,烨王亲自来。

听到来报,秦柏舟和颜星转又想到刚才小汜送的信,两人头碰头吃吃笑了半天。

路剑离懒得理他们,自顾自先走了,为了加快速度,三人都骑马,多停下休息几次,也比坐车要快。一定要减少顾若影与萧璀相处的时间,路剑离心急如焚。

在路边休息时,秦柏舟偷偷从怀里掏出个好看的锦袋,递给颜星转。回到曜国,两人仍是紧紧跟随着昫王,日日可以相望,但是却又说不得几句话,主要还是颜星转不与他说话。颜星转最多就与顾若影说话,句子也多也长,有时候还和灼瑶三人一起吃吃说笑。但是到了他面前,却老是那副冷冷面孔,极少笑过。

“什么东西?”颜星转问。

“送你的。”秦柏舟答。

颜星转打开锦袋,看不清里面有什么,就放在手心里倒了倒,倒出了一对极其精致的珍珠耳环。

“今日是你生辰,送你的,你不是喜欢珍珠吗?”秦柏舟笑道。

颜星转瞪大了眼,表示不可置信,“我们跟着主人这许多年,我都不知道你居然知道我的生辰呢!”

秦柏舟有些尴尬,他哪里知道,也是最近磨磨蹭蹭从侧面向路剑离打听这才知道的,以前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这些。自从上次心动以来,只觉得看颜星转越欢喜,却又无法说出口,只能自己忍着。好在住一府,又跟着昫王,时常能见到以解相思之忧。

“啊,前些日子正好听主人说起……”秦柏舟不好意思地答。

“啊,原是这样,那多谢了,我很喜欢。”颜星转脸上略带了笑意,她将那对耳环递到秦柏舟手里,“帮我拿着,我换起来看看。”

说着,就将自己原先戴着的那对取了下来,放进钱袋里。又从秦柏舟手心里取一只戴好,又取了另一只,戴好。她的指甲触到秦柏舟的掌心,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颜星转戴好,就将脸左右展示在秦柏舟眼前。

“合适吗?”

秦柏舟看得呆了,这时的颜星转女人味十足,不再是个杀手。

“好看,花了他半年的俸银。”路剑离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后。

“主人,你怎么能说出来!”春柏舟急了。

“不说星转不就不知道她的重要了嘛!”路剑离又打趣道。

听路剑离这样一说,颜星转脸也红了,就准备取下耳环还给秦柏舟,秦柏舟一看不妙,立即逃上马,先奔了出去。

“不要摘不要摘,好看呢!”路剑离笑着也跳上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