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96章 追随者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52 2022-07-20 00:37

  

  冷焰赤裸着上身骑着黑马狂奔,他咬着牙,微眯着眼,黑发被带着砂的风吹散开,在血月下剪影令龙蛟蛟心狂跳不已,她催马上前,跟随着他,在她的身后,还有一群狼,紧紧跟随。

“焰!焰!你等等我!”她的声音娇滴滴的,长相也很甜美,如一个新鲜的水果一样,饱含了美味的果肉,是个男人都想上咬一口。正是因为这形象,使她的杀手生涯异常地顺利,冷焰只接有趣的生意,她只接杀男人的生意。

龙蛟蛟与冷焰原来在同一组织,后来,组织解散,冷焰为了生存而去做了杀手,而她,则是为了冷焰去做了杀手。

冷焰看离开月九幽的队伍已经很远了,才放慢了脚步,等龙蛟蛟上前。

“焰!你跑那么快做什么!他们又没有整队出发!唉呀,我的腰都要颠断了。”龙蛟蛟总算是追了上来,娇喘着。

“她只是我的目标。”冷焰冷冷道。

“那就算我帮你的忙,不好吗?”龙蛟蛟从自己的马上跳到冷焰的马上,紧紧揽住他的腰,将脸和浑圆的胸部紧贴上他赤祼的后背。

“我不需要你帮忙。再说,你帮上忙了吗?损失了那么多头狼,得到了什么?”冷焰一动不动地问。

“狼多的是。狼没有了还有蛇,还有其他的。只是看看她的本事如何。”龙蛟蛟满不在乎地说,她武功不算顶尖,但最擅长的是驱动动物,这是她与生俱来的本事。

“不要再插手了,我很不高兴。”冷焰声音本就低沉,这下更沉了,“你杀沅柳就让我很不高兴。”

“青楼女子而已,你难道还舍不得?”龙蛟蛟从他身上离开,气鼓鼓地说。就像是在问人家要糖吃,人家不给时的生气一般。

“我一日可以换三个女人,你能杀多少?”冷焰跳下马,离开她。

“你一日换三个,我就杀三个呗,直到你眼中只有我。”龙蛟蛟甜甜笑着。

“你有这闲工夫,去找白荼多接几单生意吧,你也有老的一天,很快就没有人看你了。到那时,好歹还有点银子傍身。”冷焰嘴下也是不留情。

“你!那她也比我先老啊!她都那么大年纪了!才是没人看的老女人呢?!”龙蛟蛟很不服气说。

冷焰不想与她多说,直接道:“你若再敢跟上来,我就杀了你。”

“你!”龙蛟蛟脸蛋气得通红,她才不会放弃呢,她要将他侧目的女子全部杀光,一个不留,就像以前一样。

冷焰每流连一个女子,在他离开后,这女子便会莫名其妙地死掉。次数多了,冷焰才知道原来是龙蛟蛟做的。在月九幽走的前一晚,沅柳死在了她的房里,是被毒蛇咬死的。以前的女子,冷焰并没放在心上,但是沅柳却是他还算喜欢的一个,这次他真的有些生气了。现在,她又将黑手伸向了月九幽,他觉得非常愤怒。她都还不算是他的女人,就开始插手,也是不能再容了。

他一吹口哨,那黑马便抬起前蹄长嘶一声,想要将龙蛟蛟给甩下来,龙蛟蛟也将脖子上挂的一条项链放在嘴里吹起来,但是这马却不听她的,她只好跳下马来。

“不是每种动物都会听你的话,你总有一天会被它们反杀。”冷焰板着脸,重重地讲出这句话。

龙蛟蛟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你不让我杀,我偏要杀!”她也跳上自己的马,往镜都去了。

镜都已经封闭了所有可以出入的门,所有人都不得在镜流出入,巡城的范围扩大到了城外的沙漠中。

本来这对于冷焰来说并不算什么,数准换防的时间,再寻个矮些的墙就完事儿了。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瞧准了一个单独行动的士兵,从矮树里悄悄跃到他身后,了结了他,接着便换上了他的军服,又将尸体掩埋好。

冷焰打算混到军队里看看镜流的情况,她此次前来是否会有危险。她才带了几百人而已,虽然个个武功高强,组织得也好,但也抵不过镜流军队人多。

“万一那又蠢又丑的晖郡王来不及救他的太后可怎么办?还是得靠我不是!哼!”冷焰不敢站得太直,这镜流人个子真矮,站得太直自己就太显眼了。在东州完全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他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想着,晖郡王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能值得她这样赞美。

“咦,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死了任务不就完成了?”冷焰突然愣了愣,拍拍自己的脸,问自己。

“哦,不能让她死别人手里不是,死别人手里收不到尾银的,对对,一定是这样,我就是这样想的。”他又自己回答了自己的疑问。

他就是一心想救月九幽的,心底自己不承认而已。白日给月九幽送完酒和花,他是真的打算离开先到镜流的,去找个地方给她做饭吃。上次看她吃得很开心,这回再换几道菜,她一定更开心。因为他发现了月九幽爱吃肉,这回多做些肉,烧鸡,红烧肉,牛肉,对了,羊肉不爱吃,那天她只闻了闻便一脸厌弃。

入夜后,当他走到一段河道时,看到了一匹孤狼。它正站在一个巨大的沙丘上四处张望,冷焰心中一凛,这是前哨啊!它的身后不远处,一定还有狼群。于是他悄悄下了马,将马藏好,反过去观察它们。这才发现这是群狼数量非常多,在前哨的指引下,正在悄无声息快速行进,而行进的方向正是月九幽军队所有在的河道。

按道理,狼群并不会聚得这么多,而且,狼群极少攻击人群,月九幽他们的军队有数百人之众,按道理,狼王是不可能决定选这样的目标的。答案便只有一个了,那可恶的龙蛟蛟!只有她,才能驱动这么多的狼。

冷焰急忙上马往回奔去,心中很焦急,月九幽不熟悉沙漠,应该也没有与狼群战斗的经历,可千万别出事。

但是,显然,他想多了。月九幽和她的队伍得心应手,一人未损便将那群狼给灭了。他好歹也来了个英雄救美,虽然这美女也不需要他救。反正除了得了一身臭血,其他什么都没有得到。在河里都快脱光了,月九幽也没有多看他一眼。

“死女……”冷焰想起月九幽说起晖郡王那得意的样儿,心里刚想骂,又停了嘴。还是跟着换防的士兵进了城门,又到了军营。队伍解散便自由了,他开始四处查看。

军营里大家有些紧张,做的是备战的准备,驻城守军已剩不到一万,而城外与淖洲的加起来也还有好几万。曜军虽来了十万,但主力晖郡王那里领的也就三万左右,其他的都分散在各个小绿洲上。

人数上来算还是有些悬殊的。冷焰这会儿站在大帐里,细细看着沙盘。大帐连个守的人都没有,让他轻易就进来了。再想想在灏洲曜军的状态,他又没有那么地担心了。

他也不敢久留,退了出去。刚出门去,冷不防与一个往大帐走的人打了个照面,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一下。

然后,双方都迅速走上前,扯了对方的衣襟,将对方提离了营帐。

“你怎么在这里!”冷焰与薛驰同时低声斥道。

两人见了两面,但对对方都印象深刻。一个觉得对方觊觎自己的太后,一个在怀疑两人亲密默契的关系。

“原来你是意王的人!哼!就知道你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薛驰说着就准备拔剑。

“我还说你是她身边的奸细呢!你不也穿着镜流军服?!”冷焰也准备拔刀。

“放屁!老子在太……那位……那位身边十年了!”薛驰这才想起自己身上也和他穿着一样的衣服。

正在这时,有人走近,两人立刻非常默契地搂着对方的肩膀,装作亲密聊天的样子。等人走远,又立即分开,摆出对战姿态。

“那……那你来做什么?!”薛驰问。

“你来做什么我就来做什么!我不是怕她有危险嘛!”冷焰回答道,他知道薛驰不可能是奸细。

“需得你吗?多事!滚蛋!”薛驰斥道。

“我探都探完了,你慢慢探,不打扰你!”冷焰得意地一笑,几步就不见了人影。

月九幽比他想的要聪明。冷焰找了个地方换下军服,接着混入城里,找了间无人住的空房子,这个时间去住客栈还是容易暴露。

在城里,有很多这样无人居住的空房子,主人可能是远行,可能是逃亡,无论如何,只要用心,都能找到合适的。这是他一贯的做法,只要能找到这样的房子,没有就住在青楼、酒肆,基本不住客栈。

等月九幽进城这些时日,他还要防着龙蛟蛟,他隐隐觉得话再狠,可能也阻止不了她的执念。

他此刻坐在二楼的窗后,屋里全是灰,只有他坐的这椅子是干净的。窗只开了一条细缝,其实看不到什么。

“这该如何……了断……”冷焰自言自语,他取出自己的水囊,喝了一口水,轻叹一口气。

不远处,龙蛟蛟穿着一身粉红的衣裙,粉粉嫩嫩的十分好看,引得路过的男人都会侧目。她却没有看其他人,只定定地望着街对面一间半开的窗子出神。直到天黑了,那屋里也没有点起灯,她才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