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90章 换装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55 2022-06-26 14:40

  

  乐安宫。

下了第一场雪,乐安把兰妃蓝忆卿叫到自己宫里来,也请了月九幽,想让她们试试自己新酿的红梅酒,蓝忆卿先到,今天穿着一身牡丹色的宫裙,乐安也是换了白色的衣裙,今天穿了件浅绿的宫裙,两人一红一绿在雪中显得分外俏丽。

这会儿,雪又下了起来,两人在院子里赏雪饮茶,等月九幽来一起用饭。月九幽其实有萧璀给的令牌,随时可以进出宫中,但她从来没有用过,乐安叫个三五回,也才能来个一回。

“看来今日我们王上脚趾头都要踢破罗,我那日才知道,原来紫衣的事情是因为月姑娘,偏只有她能穿紫衣。”蓝忆卿先提到她,觉得自愧不如。

“是啊,她插满头步摇,王上也定是不觉得吵的。这可是我们没法比的。”乐安也叹口气,但并不带有嫉妒的意思。

“那王上为什么不让她进宫来?”蓝忆卿问。

“她本是那雪山上的鹰,将她困在这宫里,她岂不是变成了金丝雀,那就是在难为她了。”乐安望着天空中的落雪。

“这月姑娘,可是不一般,我每次见她,她都不一样。”蓝忆卿点点头,觉得乐安说得有道理。

“兰妃之前就见过她?”乐安不知道她俩相识。

“我姨父原是落雪守军将军,我也常去落雪小住,姨父怕我没人照料,都让我住在落雪的雪家,他与雪家家主是好友。我在雪家见过她几面。”蓝忆卿答道,“第一次见她一袭男装,声音也是男子的声音,我还想,哪里来的如此俊俏的公子。又见到王上与……当时吓坏了,可第二日再见,她又变成女子模样……前些日子见她,她又如个大家闺秀,杀起来人来也是痛快!”蓝忆卿一副崇拜的样子。

“你第一次见她,没有看上人家吧!”乐安笑道,她没有见过月九幽男装的样子。

“差一点了,还好第二日我就知道她是女子了。”蓝忆卿捂着胸口笑道。

两人正说笑,就见一年轻男子进了宫门,把守在宫门的俾子吓了一跳,经过院子又把六出吓了一跳,想怎么有男子大摇大摆地进了乐安宫,再看,原来是月九幽。

“真是说什么就来什么,王后刚还说正想看看月姑娘男子扮相呢,你就这么扮着进来了。”

月九幽行男子的礼,邪笑问好:“见过王后娘娘、兰妃娘娘。今日外出办了点事,男装方便,但是等办完事又怕来见您晚了,所以只好就这么来了。”

“也没有人拦你?”乐安忙让她起来。就见她手中有萧璀给的令牌,才知道她一身男装是怎么进来的了。

“今日两位看起来气色真好,如果王上看到,肯定欢喜。”月九幽拉着王后的衣袖赞美道。

“有你在这里,他才欢喜。”乐安道。

“您又泄露我的行踪啦?”月九幽气鼓鼓问。

“那倒没有,早晨宇凰给我送东西,说他今天一天都要议事,怕是过不来喝新酒了。”乐安指指桌上的酒。

“那便好。”月九幽坐到椅子上,像上男子。

“唉,要是我也能像你一样,扮个男子多好!”蓝忆卿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裙,觉得特别没意思。

“扮呗,宫里怎么有规矩说不能扮男人吗?”月九幽笑着看向一宫之主的安乐。

“那倒是没有这样的规矩,可这宫里也没有男人衣服找给她啊!”乐安笑道。

“兰妃娘娘若不嫌弃,穿我这身,我给您梳头。”月九幽指了指身上这套制地精良的青灰色男子常服。她们两人身量差不多,蓝忆卿略比她矮一点点。

“那你换我这身,让我也看你着宫裙是什么模样!”蓝忆卿指着身上牡丹色的宫裙道。

说着,两人就去换衣,王后在这宫里甚是寂寥,自从上次月九幽大闹后宫后,这些妃子对她十分尊敬,但乐安不想多与她们来往,倒是和蓝忆卿聊得来,蓝忆卿有见识、常在军中走动,脾性也不似一般小女人,好相处。而且她本受的教育就是忠君义气之类,所以没有受到权力纷争的影响。

两人换了衣服出来,没想到各自惊艳。

“王后娘娘,您看看,这位走到路上,定是不会比我差了,如此风流倜傥的模样。”月九幽拉着蓝忆卿给乐安看。乐安一看,还真是,蓝忆卿她本就身板挺直,本也很瘦,上围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再加上眉宇间本自带英气,所以扮起男子来,可真是很像。可乐安,还是将眼神放到了一身宫裙的月九幽身上,粉嫩的颜色穿起来比紫色更动人了。

“都好看都好看。”乐安拍手叫好,一边让人备着饭,在厅里开着门,赏雪用饭。

“九幽,你的剑借我使使!”换了男装,蓝忆卿真的来了底气。

“兰妃娘娘会武功?”月九幽问。

“跟着姨父学了点防身用。”蓝忆卿俏皮地点点头。

“来!”月九幽将“赤影”抽出,一分为二,将其中一把扔到空中,那蓝忆卿竟接住了。

两人在雪中舞起剑来,这下,备饭的也不备饭了,看两人在院子里比剑,乐安让人把她的琴也摆了出来,为二人助兴。

蓝忆卿本武功本来与月九幽比起来那简直不堪一击,但月九幽也是知道的,所以以步伐、以剑身引导她,两人竟也对得十分和谐,似在舞蹈,而乐安也是将乐点与她们的步伐融合,竟让下人们都看得痴了。

院子一片热闹,连门口的俾子都将头伸到门内观看,连萧璀到了都没有发现。萧璀、凤漓、宇凰三人也扒着宫门朝里看。

三人首先认出了穿宫裙的月九幽,再看纠缠在一起舞剑的是个男人,吓了一跳!

“这是谁……”宇凰还没有看清来人,就想着,胆子也太大了,一个男人进了王后宫里,还……搂着月九幽,搂着也没事,还让萧璀看到了,这才是大事!今天要出大事啊!

话还没说完,果然就见头上冒火的萧璀一脚踢开宫门,直飞进去!对,宇凰没有看错,他用轻功飞进去的,可见得是有多急了。

那男子和月九幽看到了过来的萧璀就停了手,月九幽劲儿没收住有些重心不稳,被那男子揽在怀中。

萧璀急得抽出腰里的软剑直刺过来,把蓝忆卿吓得退到月九幽身后,眼见要刺到,就见月九幽拿剑轻轻一抬与萧璀的剑一碰便卸了萧璀的剑力,轻轻道:“王上,看清楚再杀也不迟。”

月九幽身后的蓝忆卿只敢露出个头来,怯怯叫了声:“王上。”

萧璀一下还没有认出来,又再看一眼。蓝忆卿这才走出来朝他礼,是女人的礼,声音也是女人的,拿剑抬起她的头,这才看出来,原来是兰妃。

“是你的兰妃娘娘,看你杀了她怎么跟宁将军交代。”众人都吓得不轻,只有月九幽在咯咯笑。

“这是玩的哪出?吓死我了。”宇凰捂着胸口问。

“是我不好,看兰妃娘娘有巾帼之气,非要让她换我的男装看看!闹着玩呢!”月九幽朝王上行女子的礼,又从还愣着的萧璀手里取了他的软剑,双手环着他的腰替他系好,直到这女子到了他怀里他才算是明白过来。

“啊……”萧璀闻到了她的发香,却没有闻到她身上的药香,那日也是没有闻到,但是他没问,想是冥药给了什么药吃给盖了。

“还……真像个男人……”凤漓在他身后补了一句。

“王上,喝王后的新酒去!”月九幽见他还没有回过神,又扯了扯他的衣袖。

王后也来请,大家这才如常了。

月九幽先拉了蓝忆卿去换衣服,不一会儿,兰妃回到了原来的模样,月九幽也回到了原来的模样。

萧璀的脸色才渐渐如常。

新酿的红梅酒颜色是淡红的,带有淡淡的梅花香气,甜甜的,酒也很淡,但月九幽仍表示不喝,只喝茶,其他几人倒是喝得畅快,萧璀也喝了一些。他本来确是有事,但是下午正好办完,一看时辰还早,就想着本也应了王后来尝酒,这就过来了,没想到月九幽给他来了这么一出。好歹是又见了一面,倒也好。

萧璀想起她刚才穿牡丹色宫裙的模样,脸色又是正常的女子的脸色,就如这酒一样甜甜地笑,所以显得十分可爱。他还未见过她如此的模样。虽然这会儿换成了男装,也是可爱的。

他又看了看蓝忆卿,没想到她扮起男子来也是有趣的,而且还会一点武功,她与另外几人稍有不同,是他主动向宁御风求娶的,一来是自己身边没有武将关系的妃子,二来他相信宁将军的为人,相信他能教育出好的女子。他果然没有看错,确与其他人不同。

饭后,月九幽还是不让他送,出宫门时她在他耳边轻道:“兰妃不错,我帮你看过了,有真性情。”说完朝他笑笑,再走几步就看不到了。

萧璀准备上轿,看到身后朝她行礼的蓝忆卿,问:“走过来的?”

蓝忆卿规矩地行礼回:“是,下午来时还没有下雪,就走着过来了。”

“上轿吧,送你回宫。”萧璀说着等了等她,她上轿后自己才上去。

“九幽姑娘,真是个可爱的人儿,难怪王上眼里心里全是她。”蓝忆卿说着,话语间没有妒意,全是赞叹。

“你这么想?作为我的女人,你不吃醋吗?”萧璀笑了。

蓝忆卿摇摇头说:“要是吃醋,怎么做王上的女人。再说,我和她根本没法比。我要是男人,我也会爱她多一些。”

“你不是没见过她杀人的样子,不怕吗?”萧璀不觉握了她的手,手与她的人一样,瘦瘦的。

“我不怕,我在姨父营中也见过杀人。何况她杀的都是该杀的人,也没什么不对。”蓝忆卿回道,被他握了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到了雅宁宫,萧璀也走了进去,这一晚,没有离开。

接下来的日子,各宫他都去过了,唯独没有去过碧汐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