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311章 是敌是友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88 2022-07-31 15:38

  

  冷焰到了月九幽门口便直接推门进去,只在屏风后问:“可穿了衣?”

“沐浴呢,你说穿了还是未穿。”月九幽回答。刚才与他对战被划破了衣服,练剑又是一身汗,这会儿正在冷水桶泡着。若是冷焰再走近一步,她就要将短剑给扔出去了。

“我只是想来多谢你,救了段叔的命。”冷焰诚恳地道谢。

“你等等我。”月九幽起了身,隔着屏风可以看到一个曲线完美、肤色如雪的女性美好的胴体。

冷焰忙转了身过去,等她穿衣。

月九幽不紧不慢地穿衣,收拾停当了才绕过屏风走了出来,她嘴角含笑:“要谢也得有些诚意。总得等我端坐好,你再来拜谢。”

“你说的是。”冷焰答道,等着她坐定。这对于他来说,确是大事。

月九幽刚洗完澡,身体还潮湿带着水气,脸上的皮肤也微湿带着如凝脂般的润泽。她两颊微红,唇色也较平日红了,看起来就如雨过的芍药那般美艳动人。她在椅子上坐定。

“谢……”冷焰一时词穷,不知道称呼她什么。

“谢‘赤影’主人月姑娘救我叔父之恩。”冷焰想了想了,于是说道,接着深深弓下身子行礼。

“不必客气,本也是觉得有用才救下的。”月九幽看他不自在的样子,心里也是十分得意,她轻笑了笑。

可是,当冷焰抬起头时,那十分认真的眼神竟让她有些惊慌。月九幽本还要与他玩笑,逼他跪拜自己的,看到他的眼神也没有了这想法。

冷焰便走了出去,到了隔壁房间去休息。

月九幽今日安了心,安稳地睡在了床上,而冷焰则还是与往常一样,靠墙坐着睡觉,墙的这一侧便是月九幽的房间。

第二日,月九幽一开门,冷焰便也跟了出来。

“你可以待在这里,和段先生在一起,我不介意多养一口人。”月九幽没有回头,就知道他跟在了身后,便说道。她看得出来,两人感情非常深,绝不亚于父子。

“我介意,我还用你养活,笑话!”冷焰才不理她。

“那你兜里的银子哪里来的心里没有点数吗?”月九幽知道他可是收不了少定的。

“杀你了会更多!”冷焰低吼一声。

“来!”月九幽一转身,冷焰却没有停下脚步,于是两人差点撞了个满怀,不,确定的是两人已经撞到了一起,只是刚刚触到对方,两人又弹开几步远,摆出对战姿态。

“这一大早的,两位又想切磋?先吃了早饭吧!有肉包子,主人最喜欢了。”崔老长又适时地出现了。

“吃早饭!”月九幽收起剑。

冷焰也收起势。

两人到桌前吃包子,很多人在练武场上吃着早饭,大家边咬包子边看着一黑一紫两道身影从厅里飞出,耳边是“嗖嗖”的掌风声与武器相撞发出的“铛铛”声。

“你有本事就不要跑!”月九幽紫色身影在后。

“那么多,你非要和我抢做什么!我最护食,你要从我嘴边抢那不可能!”冷焰边跑边跃,一手持刀一手拿着包子,边往嘴里送。

“到底是谁抢谁的?这世上抢我东西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月九幽气急败坏拔下钗,直飞出去。吓得她对面方向的几人,扔了碗就跑。

冷焰总是在挑战月九幽的底线,总是能轻易激起她的愤怒,此时的她不像是月九幽,也不像是郡主,更不像是太后。

“这……吃个早饭怎么是又打起来了……”崔长老看到两人在练武场上奔跑的身影,摇摇头。

“主人难得遇到对手,正兴奋着,与来人是谁可能无关。”段浪一语道破天机。

两人打了好一会儿才停手,冷焰认了输,站着不动任她捶了一拳。

“好男不跟女斗,我不与你抢了,你去吃吧,你吃完我吃剩下的总行了吧!”冷焰委屈巴巴地说。

两人这才又回到厅里去吃包子,留下一院子瞠目结舌包子都忘记了啃的人。

吃了饭又一起准备回王城。

“我们能不能一见面就打一架?能不能说三句就要打一架?”冷焰问道。

两人骑着马,也不急,信步走在林道中。

“你一日不去退了金主的信,那我们一日便都是这样的结果。因为你现在还不是朋友,是敌人。现在你是没有下定决心,但是若是哪一日下定了决定,那就只有拼个你死我活了,我定要防着才行,毕竟我的命,值钱。”月九幽突然感觉有些难过,望向冷焰的眼神有些忧郁,与刚才抢包子吃时完全不同了。

她有她的难处,冷焰懂。他将自己的马靠近月九幽的马,将她的缰绳夺了过来,引着她的马踱到一处开阔的山崖边,从这里能看到青炎镇全貌。

冷焰跳下马,向马上的月九幽伸出手,月九幽扶住他的手也跳下了马。冷焰牵着月九幽走到崖边的山石边,找了两块山石面对面地坐下。

“干什么?”月九幽好奇地问。

“你不要出声,听我说完,一定是要听我说完,你再打再杀,可能应我?”冷焰此时非常认真,就像昨夜一样地认真。

月九幽略点了一下头。

冷焰拉起月九幽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脖颈处,又将她的左手放在自己的右手腕上,轻轻道:“你知道怎么做的。”

月九幽没有说话,就将左手握紧了冷焰的右手,又将右手贴紧他的脉搏跳动处。接着,主动地将自己的凑到他的脸前,紧紧盯着他的瞳孔。月九幽发现两人坐的这块地方,谁的眼睛都不会直视太阳,又非常明亮。

冷焰看她到的脸凑到眼前,竟有些脸红,没想到此刻呼吸、脉搏都有了变化,瞳孔里全是她的影子,手也不自觉回握了月九幽的手。他还以为自己能持住,没想到只一瞬便沦陷了。

“还未开始呢,这就……”月九幽已经察觉出了冷焰的异样,不由笑道。

“咳咳……再来一次……”冷焰移开眼睛,这本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现下却感觉困难了。他调整了下呼吸,正了正心,左手抓起她的右手放在颈间,右手也伸向她,月九幽笑了笑,便握住了。

这次她没有上前,冷焰自己将脸凑近了些。

“我从未想过杀你,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永远也不会。”冷焰开始说,“我接这单生意,只为两件事:第一件,吸引你的注意、并以此为由跟着你;第二,保护你,因为他们应了我在你下次生辰前不会再派其他人来。”

其实不用握着他的手,盯着他的瞳孔,数着他的脉搏,也能感觉他说的是真心话。

“我说完了,今次没有一个字是耍嘴皮子,你爱信不信。”冷焰将她的手从自己身上给扒拉开,又将眼也移开了,望着山下的青炎镇。

“那冷公子,我可以说话了吗?”月九幽故意娇嗔道。

“你说,不要动手。”冷焰又回望于她。

“那我生辰到了,可怎么办?”月九幽笑道。

“有我护着,你怕什么?上次四十五人你一人杀完,如今我两人联手,杀他百人又有何难?看他们能派出多少杀手!”冷焰一拍大腿。

“他们都想我死……可我想在烨都过完生辰再死……”月九幽黯然神伤,“你去和金主商量商量,等我过完生辰,你再来杀我,我不会躲不会避,任你来杀……”

“一定能在烨都过完生辰的,你想要什么生辰礼,我送与你。”冷焰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有些动容。

“我想要在那一天,看到满院子的芍药花开。”月九幽幽幽吐出这句话。

她每年的生辰,都对路剑离说这句话:“我爱芍药,也爱雪,为何不能在生辰这天,看到芍药开在雪中呢?”

为了她这句话,路剑离特地请了祁国最擅长种花的匠人,却直到去世也没有为月九幽实现得了。

“那我不一定办得到,但我会想办法。”冷焰温柔地回答她。

月九幽没有报任何希望,但对于他这个承诺,觉得也很有诚意。

“你现在可信我?”冷焰追问道,“我是敌是友,你心里可明白了?”

“嗯。”月九幽点着头。

“我没有别的想法,你不要误会,我只想拿你当知己、对手还有朋友。”冷焰为了防止她误会,又说道。

“嗯。”月九幽仍是笑着点点头。

“哎……那以后见面还打不打?”冷焰在她身后大声问道。

“你再敢不敲门就闯进我房间,你看我打不打死你!”月九幽恶狠狠地对他说。

“啊……好吧。”冷焰竟感觉有些委屈。

两人重新上马,今日跑得快,午后就到了王城。

刚到城门口,就见灼瑶与无衣在城门口等她。

“他们既来接你,我也放心了,就先走了。”冷焰说。

“好,你若在点翠楼住烦了,就找旗诛给你找个宅子,也不用一日日跟着我,在王宫下,他们还不敢动手。”月九幽也表示了自己关心。

“青楼可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哪里会住烦,你让她给我安排点普通姑娘就好了。”冷焰又开始胡说八道。

“好。”月九幽冷笑一声,狗改不了吃屎。

冷焰没想到月九幽居然痛快地答应了,他真想抽自己的嘴,可是再一抬头月九幽已经走出去好远了。

自己昨日还说让段浪不要对月九幽讲,结果自己没有忍住给讲了出来,身段真是一降再降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