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18章 落星城-独闯山寨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51 2022-06-26 14:40

  

  昨晚酒饮得多了些,萧璀早上醒来就感觉头痛欲裂。平时他也不这样,饮一点但绝对不会多。

昨天和月九幽逛了个不冷不热的街,吃了顿不冷不热的饭,很是郁闷,到了夜里仍辗转反侧睡不着,就想起身走走。

他首先想的就是去找月九幽,再和她谈一谈,这一次一定摆低身段好好说。可是当走到她门前时,萧璀又犹豫了,想到白天相处的情形,他怕晚上过去只会令她更难过,因为事实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他回过身朝别处走,不知不觉走到萧玴住的侧院,见他房里还亮着灯就想和他聊一聊,正准备进院就见一身绿衣的月九幽从他房中出来。

此时,已是深夜。

他目送月九幽回了房间,萧玴那里也不想去了,于是回了房喝闷酒。

宇凰早晨敲门进来伺候洗漱,见萧璀宿醉未醒的样子,忙让门口守夜的凤漓进来伺候,自己先去厨房煮点醒酒汤给他。

萧璀换好衣服就到前院走动,见月冷河在院中练刀,萧玴在前廊喝茶,扫了一眼院子唯独不见月九幽。

月冷河过来行礼,萧璀便问:“幽儿呢?怎么没有见到她。”

月冷河摇摇头,答:“今晨起就不曾见过她。可能是和小渊一道出去了吧。”

正说着,就见月冷渊进了院子。月冷便又问他:“小幽没有和你一道?”月冷渊也摇摇头。

凤漓挠着头对萧璀说:“昨夜我当值,大概丑时,见九幽姑娘进了院子。那时主上睡下了,我问她是否有事,要不要帮她通传,她摇摇头又走了。”

萧璀猛一回头,盯着凤漓。

这时,萧玴走了过来,眼神充满忧伤,他给萧璀行礼,接着对大家说:“不用找了,她走了。”

大家都不说话,吃惊地看着他。

“走去……哪里?”凤漓脑子简单,先问道。

其他几人均已估出了个大概。

“贪狼寨。”萧玴鼓起勇气说。

“她一人?”月冷河吃惊地问。

“是。”萧玴感觉再说下去,有人能把他吃了。特别萧璀,他一直没有说话,但见他拳手都握紧了,仿佛再等一瞬就要挥到他脸上来。他马上补充道:“先一个人。”

“跟我进来。”萧璀如吐冰针,转身朝自己的院子走,萧玴马上跟了上去。

萧璀背对双手背向院门站着,萧玴默默关了院门,跪了下来。没等他问,就主动解释道:“七哥,我们不是故易欺瞒您,是怕您不同意我们的计划,但是我们觉得只有这样才是最有利的。”说完,把计划全盘托出,并把“沉欢”拿了出来。

萧璀接过“沉欢”,良久才开口:“昨夜她到你院里,就是因为这事儿?”

“是。”萧玴不知道原来萧璀知道她昨晚来过。

“谁提议的?”

“是我……”萧玴支支吾吾答。

“你?!”

“是九幽……她毕竟有经验,此计她用过好几次,每次都孤身一人前往,也能大获全胜,我们只需外围配合即可。”萧玴其实并没有什么把握。

“用过几回?她以前灭的那些寨子,里面有武功高到与她比肩的人吗?里面有智慧超群的军师吗?她说你便信。”萧璀就差点将牙咬碎在嘴里了。

“我……她……”

萧璀不想听他解释,继续说:“她只不过是不想院外那几人赴死!她只不过是认为自己铜铁之身,有九命!”

“可是,七哥,其他人就算愿意赴死,也不一定有用。”萧玴想反驳。

“那么你是认为,如果她因此丧命,再换一人或换一计就可以了对吗?”

“不是……我……确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萧璀恨恨道:“你最好尽力策应,想好万全之策。如果她为此而死,我不知道我会做什么事来。”

萧玴抬头望着萧璀,见他眼中全是杀意,只能低头应:“是。”

萧玴现在才明白,那日兄长口中的手中刀、口中的身前盾、口中的脚下蝼蚁,其实不包括她—月九幽。如今,他拿月九幽来作手中刀,身前盾,即触动了他的逆鳞。

“走吧。”萧璀发泄几句,心中怨气也散了些,萧玴忙退出院子。

萧璀听凤漓说起,才知道他昨夜回房后,月九幽来找过他。其实那时他还没有睡下,一个人正在黑暗中喝闷酒。如果他昨晚鼓起勇气去敲门,和她见了面,会不会发现她的不妥,是不是就可以阻止她独自去贪狼寨面对危险。他一定看得出吧,所以她昨晚想见他却不敢进门,是怕他能看出端倪吧。

萧玴说得没错,现下的情况,确实只有月九幽一人合适,他又何尝不知道,但他就是舍不得啊!他宁愿带人强攻上去,舍弃更多人的性命去换取她的平安。其实他本来就是打算这么做的,并且已经在安排人马了。

他不知道萧玴昨天晚上又经历了什么,他又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同意让她一人前往贪狼寨,他又何曾舍得。

昨夜月九幽来找萧玴,没有一句多余,直接说:“殿下,我们两人想的是一样的吧,我今晚就走。”

月九幽叫他殿下,只能说明她说的是正事,没有和他开玩笑。

“我不能。”萧玴拒绝。

“你可以,”月九幽笑笑,“我们的存在不就是帮你们解决问题吗?大哥受伤,渊身上还有重任,只有我了。你从星家调人,还来得及吗?就算调来人,能强过我吗?只有我了,没有别人!”

她顿了顿,再接着劝道:“我一人灭了八寨,这个也不在话下,难道你不相信我?”

“相信,但我不能。”萧玴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否则她有点什么事,就算是萧璀不找他的麻烦,他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你难道不知道主上准备做什么吗?殿下,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月九幽的脸冷下来,“你要说你不知道,我可就高看你了。”她满脸不屑。

“我知道,他正召集周边能动的人马,应该是……”萧玴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自己也正担心这个事,正在想制定个两全之策。

“他想强攻,对吧!”月九幽说,“你知道如果动了自己人,被那边察觉,是多么严重的事吧。”

萧玴还想再说。

“我不可能让他有事,你明白吗?殿下!”月九幽狠狠地说。

“这!我也不希望他出事!但是……”萧玴仍不死心。

“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决定了,这个给你。”还未等萧玴回答,她就从怀里拿出两样东西给他,一是“沉欢”,一是那支金钗。

“我走后,你用这钗召唤‘斥魂’与我联络。它能找到我。你那肥鸟不顶用。记得帮我把它喂饱了,它爱吃兔子肉。”她想了想又说,“如果我回不来,‘沉欢’你还给主上,这钗和‘斥魂’就留给你作纪念。”

“九幽……”萧玴凄凄唤道,心中无论如何就是舍不下。

他知道,月九幽的眼里心里都没有他,但是自己却真的舍不下,但看她坚定的神情,也知道是为什么。他不能让她看见自己的软弱,不能让她觉得自己胸中没有大义,不能让她觉得自己连个女人都不如。

如果她此去再无归期,也要让她觉得自己像个男人。

“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他说。

“我知道,不然我为何来找你,自是信你的。”她答。

萧玴下定了决心,就让小清去请了风凝紫过来。把他们的计划简单讲给了风凝紫听。

风凝紫先是震惊,接着就是感动,还有就是佩服,她从心底里开始佩服眼前这个女人,这样的决定得是需要多少胆量才能做出来的。

但她仍表示拒绝:“九幽姑娘,我不能让你只身犯险,你要是出了事,我该如何向这院子里的其他人交待。”风凝紫眼里含的泪马上就要掉下来。

“二小姐放宽心,我的能力殿下都是认可的,现在没有更好的人选。更何况,夕岚她当我是姐妹,我一定得去救她。”反正现在论谁也说不动月九幽,贪狼寨她是去定了。

风凝紫知道她被叫来已然是定下来了,就跪下给月九幽行大礼。

月九幽扶起她说:“您可能需要把月家的不为人知的事情讲给我听了。别外,我还需要的您的随身物,以及您的手笔。”

风凝紫点点头,一一按月九幽和萧玴的要求办了才离开。

月九幽又和萧玴将所有细节对了一遍,才出了他的房门,已是深夜了。她走的时候头都没有回,而萧玴则在门口目送她直到看不见人影为止。

月九幽先回了房间,收拾了几样细软。里面有昨日到镇上让月家人做的衣物和其他山上要用的物品。接着,她又走到萧璀的院前。此时他房间已熄了灯,她在院前徘徊了一阵,直到凤漓来问她。

可她最后还是决定不去见萧璀,她怕自己的不舍情络被他看穿。

他一眼便能看穿她,从来如是,现在如是,无论她怎么对他,他也能看出她眼里的爱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