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20章 郊野客栈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154 2022-06-26 14:40

  

  昫王他们也无心在暄风镇停留,准备直接到金风镇去,金风镇是落风城的重镇,相信在那里他们也不会动手,毕竟谁都知道风家的主力都在那边,而且守军也在金风镇外。顾若影只能答应下来,她知道曜王是因为她,所以更要护着他不能让他有事。

临走时,昫王收到了越涟漪的消息,说是在商队中找到了她,一了解,说是想先跟着其中一只商队回曜国。然后让哥哥们再来接回大哥的尸体,她还给了付了银子给仵作,让他帮忙保管大哥的尸体,待他们来领。昫王这才放了心,先回去也好,送信等信一来一回也是需要很多时日,她又一个女子单独呆待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安全,能跟着相熟的商队回去也是好的。

刚进暄风镇与金风镇之前的郊区,这里已经是金风镇的管辖范围了,放眼看看到的是一大片的农田。正值春种时节,这里天气也更暖和,田地里面一片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景象。此次萧璀夺位之战,对于民众甚少波及,反正是因为立了许多新政都是有利于民的,所以各镇都是一片井然,基本都欣荣过以前。看到这农田、农家一片兴旺的景色,想着风凝紫执掌风家是对的。

站在官道边,顾若影停下马车,她站在田边若有所思。

“风家以农织为主,看样子,新家主也是一身百为的人了,何况还是女子。”昫王也来到顾若影身边说。

“女人又如何?她那瘦弱的身体里有着比男人更强的力量。”顾若影望着田里辛苦劳作的人说道,“我见过的厉害女子倒是多,除了我几位哥哥,倒是没见几位像样的男子。”

昫王再不敢吱声,她何尝不是厉害的女子其中之一。他只见过她五位哥哥中的月冷沙、月冷洲、月冷渊,却都是不一般的男子。再加上萧璀、萧玴兄弟二人,所以她看男人的眼光定是高于其他女子了。他暗暗将自己与那几人都比了一比,自己应该还是不会差的。

“今日就找个农家借宿一宿吧。”昫王觉得她略有些疲色。

“不用,过了这片田地有家郊野客栈,规模不小。这金风镇是与曜国交易的重镇,镇子也大,所以这镇郊几个方向官道都有这样的客栈。”顾若影说。

“以前,来过?”昫王试探着问。

顾若影点点头,就见昫王将她拉近些,用手轻揉开她的眉心,说:“这以后的日子,都是松快的,不要再皱眉,不要再想任何事情,有问题都由我来解决。你只用跟雀儿那样,开心地笑,开心地吃,开心地睡就好了,好吗?”顾若影听到这话,竟觉陌生和遥远,没想原是唾手可得的。

她上了马在前面领路,果然就看到在官道的左侧方,田地的尽头,出现在一片院落。院子不是修的围墙,而是拿圆木围成,就像个农户一样。正门是个较大的院子,院子里用来停马车,马则统一都拴在院外右边的一个马棚里。

站在大门口好像是一栋房子,进到里面一层是和其他客栈一样是用饭的地方,二楼三楼由楼梯引上去是客房。穿过一层柜台,连着这主楼的左右两侧分别还有两栋客房,都是二层,正前面则是柴房、杂物房,四座建筑围成了一个院子,院子里有桌椅花从,倒也有舒适。

就像顾若影说的,这至少有好几十间客房,规模挺大的,客栈里行走的小二少说也有十几人,像模像样的。

“夫人想住哪边?”秦柏舟来问,他现在直接跳过昫王了,因为他知道问了昫王,昫王也会第一时间询问顾若影的意见。

“东边二楼,靠最里三间。”秦柏舟对顾若影坚起了大拇指。西面一楼二楼都有人住了,而东面就一楼住了两间,二楼则还没有人入住。顾若影只往里看了一眼就知道了大概。

顾若影与昫王未去房间,他们在主楼的大厅里,其他三人去拿了行李上楼去。顾若影去院子里望了一眼,回来时昫王就叫了饭菜等他们收拾停当下来吃。

茶水先上来,顾若影立即先倒了一杯准备喝,就见昫王一把夺过杯子喝了下去,顾若影就拿眼去瞪他,菜也上来了,顾若影见昫王举起筷子要夹,就也拿起筷子使内力点了他的手指,他立即松了手,筷子落在桌子上。

“等你再练些内力了,再来和我斗!”顾若影邪邪笑道,把每道菜都尝了一遍,吃完不太满意:“没肉。”

“还没上来呢,你最爱的烧鸡、红烧肉都有,兔子肉是没有的,就不要想了。”昫王笑道。

顾若影这才满意地点头。

“你一天天吃那么多肉,也没见你胖些?都吃到哪里去了?”昫王低头看了看她的身量,真是一分不多。

“我动啊!我还骑马!你跟着我这么吃,然后一天天地躺在那马车上,不出半月,你身上那点可怜的肌骨,马上就要没有了,变成这样……”顾若影夹起一块刚送来的红烧肉举到昫王眼前道。

“你!那明日大家都不要吃了!”昫王恼羞成怒。

“在外就算了,我也没有银子,到了风家地盘我可饿不了肚子!”顾若影又夹了一块塞进嘴里。其他三人也下来了一起用饭,几人已习惯与主子一起吃饭,灼瑶觉得昫王比起萧璀要亲切得多。

“主人,房间我都检查过了,没问题。”灼瑶坐在顾若影侧面,她轻轻说。顾若影朝她点了点头,替她夹了鸡腿吃,然后又夹了另外一只给昫王。

她对昫王说:“吃吧!反正也吃了这许多日了,也不差这一只鸡腿,我一会陪你去散散步。”

昫王脸都绿了,但他还是很高兴顾若影给他夹了鸡腿吃,其实主要还是因为灼瑶爱吃,她不爱吃,她偏爱鸡翅膀。正想着就见昫王把两只翅膀都夹到她碗里。她其实从未说过自己爱吃,但是昫王与她在一起吃了几顿饭就记下了,这还是在落雪的时候就记下的。

“来星转,吃菜!这桌上就我们俩是没人疼没人爱的,我们互相疼吧!”秦柏舟那个酸啊!

“来来来,吃肉!”昫王忙夹了肉给他吃。

店里人不少,有三四支往来曜国与烨国的商队也住在这里,酒过三巡,有些人已经醉了,顾若影他们坐在大门不远的地方,方便退,角度又刚刚好,抬眼就能看到院子里的情况。但是不好的是,她未易容,这张绝色的脸引得进门出门的男人都要多望上两眼。

“来掌柜的,这桌子……的饭钱我也给了!”一个醉醺醺的男子扔了一个钱袋在昫王他们的桌上,人是站都站不稳了,接着半摔在他们的桌上。

“客官,你喝多了,我让你扶你去休息!”掌柜也知发生了什么,忙过来劝,他之前就看到了顾若影,也是忍不住多瞧了两眼。

只见灼瑶已拔出了腰间的短刀,重重插在那人的两手之间,从嘴里挤出一个字:“滚!”颜星转也站了起来,一脚踹开那人,手握自己的长剑,挡在桌前。那人一看都是会武功的,也感觉无趣,他的同伴这时也上前来搀起他,道:“唉呀,喝那么多做什么,房里不是还有一个吗?过来招惹人家干什么?快走快走,我送你回房间去。”说着,对昫王众人说着道歉的话,说着得罪了,就从桌上拾起钱袋,将人给扶走了。

“你们去休息吧,我和夫人在田间走走。”昫王说,秦柏舟在桌上扔下了块银子。

“明日在外还是把面纱戴了……”昫王拉着顾若影的手,两人走出客栈的院子。

“夫君这是吃醋了?”顾若影被他引着,在有灯光的道路上走,这条路直通外面的官道,为了过马车,修得很宽,也很平整。

“个个男人都恨不得把眼长在你身上,你说我吃不吃醋?”昫王气愤道。

“现是如此,可是再过五年,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我终有年老色衰的一天,你要怎么办?”春日的天气十分适宜,不冷不热的,月亮也十分好,顾若影觉得很舒服。

“这……我没有想过……到……到那时再说吧!啊!”他还没有说完,顾若影就将他踹出去几步远,差点摔个狗啃泥,嘴里还在念:“那你也得给我……给我机会待在你身边五年、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才行啊!”

顾若影笑了。

“如果五年我嫌你,你就杀了我,十年我嫌你,你就杀了我,哪一年我嫌你了你就杀了我,可好?”昫王拦住顾若影的去路,深情道。

“你放心,如果有那一天,我一定让你死得很不痛快!”顾若影撞进他的怀里,环住他的腰,他也回抱于她。

良久,顾若影幽幽说了一句:“嗯……胖了!”说着,松开他就跑。

“顾若影!你!你给我站住!”昫王说完就去追。

那三人,远远地跟着主子,只有颜星转没有什么表情,其余两人都感觉看到二人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两人深爱已是世人皆知了。

昫王怎么可能追得上顾若影,她跑了一会就停下等他,大笑道:“怎么样?食可消了?”

“都……都快吐了……你用内力跑……我用……腿……不公平!”

“那你倒是练啊!”

“练,我以后日日练,记得你顾若影给我的这些个羞辱!”昫王气还未平,“哎呀,荷包都跑掉了!”

“往回走吧,一路寻着找就是,就这一条道。”顾若影搀了他一起走,他故意走得东倒西歪,两人扭在一起。果然在不远处就看到了地下的荷包。

“荷包……”顾若影手握着昫王的蓝绸制的荷包,上面绣着虎头,皱了皱眉。

“怎么了?荷包哪里不妥?脏了就不要了,别脏了你的手。”说着,就伸手过来拿,却被顾若影一把握住了手,大叫一声:“不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