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19章 落星城-深入虎穴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753 2022-06-26 14:40

  

  月九幽对于这样的任务,其实没有太放在心里,她执行过比这还凶险的任务,只是以前无关萧璀,她便更没有放在心上罢了。她对于自己的能力,极有信心。

她深夜出发,为了避免被他们发现,她牵着马走出很远,远到他们无论如何都听不到的地方,才开始策马赶路。

她的目的地:天魁镇-贪狼寨。

她一身男子打扮,头发也如男人一般束起,头上插着萧玴给她买的那支翡翠钗,那是一只非常素的钗,男人女人都可以用。为了遮掩面容她还在左脸上做了大片浅红色胎记。她穿着深蓝色绣金色叶片的衣服扮作风家家仆赶到天魁镇,手中握着风家家主令,当然是出自风二小姐之手,除此这个,还带了一批银票。

她没有在天魁镇上停留,而是直接奔贪狼寨而去。如果在天魁镇停留免不得多几场打斗,到时太过疲累就会影响在寨里的行动了,反正只要她经过镇子,贪狼寨也是要知道的。

月九幽一路过来,观察了地形,果真如萧玴说的,山寨背山而建,山后就是迦林无人区,山寨右侧不远处就是山崖,崖下是大海。山寨应该是有秘道,一向通往海上,一向通往无人区。就是萧玴所说的他们第二次攻寨时,寨里主力的逃走路线。从海上逃走可以想得到,但是无人区,他们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因为据她所知,无人区都是密林、沼泽,在密林间还都是瘴气,普通活物都难以里面生存,所以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一定有什么方法,如果能从他们口中知道了这个方法,那山地无人区也就可能不是无人区了。

正想着,马已到寨门山下。她抬眼望去,这前门是一道长长的窄山道,仅供二、三人并排走,车根本走不了。听月冷河说他们有很大一部分人使弓箭,也就对了。这条上寨的道只需两名弓箭手就可守住。如果不从内部攻破,怕是很难攻上去。所以他们第二次攻上来是靠人多,而且多半是因为他们主力已撤,剩下的人失去了组织,从内部溃败了。

从天魁镇一路过来,她竟没有遇到一人阻拦,想必是寨里的人已经知道她的到来。

寨门下有两名守卫,指示让她下马。

月九幽下了马,对那两人说:“我是落风城风家的人,奉我家家主之命,前来拜见寨主。”月九幽的声音听起来与一般年轻男子无异,举止也与一般年轻男子无异,这倒不用学,毕竟从小在男人堆里长大,算是耳濡目染了。

二人互相望了一眼,对月九幽讲:“有何可以证明你的身份?”

月九幽从身上取下一块佩玉递了过去,这是风家较高辈份仆人才有的配饰,当然二小姐手中没有这东西,还是月家人帮忙寻了个。

“好,你等等,我去通传。”其中一人说着就上了山道,另外一人守着门口。

不一会儿,那人就下来领着月九幽上了寨子。

月九幽一边走一边细心数着步数计算山道距离,又盘算了下用轻功上去的时长。接着他们进了第二道门。第二道门后是个院子,准确来说是一个练武场,不少人在练武,看似不像乌合之众,颇有军队的气势,而且月九幽发现他们现在练的不是个人武艺,而是在练习阵法,虽然她未曾参与军队作战,但是义父也有教过。她不由皱了下眉,但还是不动声色地数了练武的人数。她还注意到了,那个领头的是一个身穿暗红衣衫的身材健硕的男子,马上就想到月冷河讲的那个抢走风夕岚的队伍的领头人。看来风夕岚可以确定是他们抢走的了。

走过练武场,又是一进院子,院子尽头是三幢紧贴山壁的房子,房子都是三层,他们进入的是中间那幢。三幢房子只有右手边那幢的门开着,月九幽看到里面是一张张长桌,可能是膳房。左手边那幢门紧闭着,看不出里面有什么。但她注意到,左手边这幢房子的右后方有一条石子路,沿着山体延伸到更远的地方去了。

那人领着月九幽终于进了大厅。

大厅正前方主位并没有人,厅左右两侧摆了两排桌椅,零星坐着三五人,待她进门,就都不再说话,只看着他。

“你在这里等,我们寨主马上就到。”那人将她领到主位前面,就退了下去。

月九幽忍不住打量了下四周,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大厅,房子是粗木搭造,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一的区别在大厅主位左右侧,各有一个刑台,也就是她现在站的地方,左右前方各有一个刑台,刑台上放着各种虐杀器具,血迹斑斑,右前方这个刑台显然刚用过刑,血迹都还没有干。

她心里冷笑,看来这个寨主还好这口,她不禁身上汗毛竖起,心里扬起些小小的兴奋,自从采薇楼以来,还没有杀过人。跟在萧璀身边可以抑制她这些小兴奋。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喜欢杀戮。

厅里的坐着的几人只看着她,也不理会,直到左边侧门处走出来两个人,他们才站起身行礼,众人道:“见过寨主,司公子。”

月九幽细细打量这两个人。寨主长相普通,穿着普通,五大三粗,但眼神犀利,武器应该是身侧的那把大刀,这刀在他五大三粗的身材面前都不觉得小,所以足见份量,看来是走蛮力路线的,内力一定深厚,不然都可能舞不起这刀来。这她倒是不怕了,不过她倒也从来没怕过什么。

再看那另外一人,分明是一位病娇公子,他的脸色不是正常人的颜色,而是如同他身上穿的那件灰白色常服一样。但这公子还是长得很俊俏的,特别之处是他的双眸,瞳孔颜色要浅于常人,没有那么黑。身量也不矮,可能因为身体不好,没有站得笔直,如果站直了可能比看到的更高些,但是过于瘦削了些,感觉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了。

总之,他很特别,至少在月九幽的眼里,感觉他很特别。

他没有一点山寨气息,随身也没有带武器,所以看不出来他会不会武功。这应该就是那位名叫司夜的军师了吧。看他的模样,所以明白了刚才众人为何只叫他公子,而不是军师。这人走在路上,你绝对不会认为他是个山寨中人。

月九幽略一拜:“落风城风九见过寨主、司公子。”她也用了众人的称呼。

“风九?”寨主江赟扬扬眉说,“我上次去风家见到风九好像不是长成你这样啊?”

月九幽笑笑道:“寨主寨中事务繁忙,定是贵人多忘事了,上次您去风家,我正随我家先家主在外镇礼佛,并不在家中。”

“哦,那是我记错了。”江赟点点头,“那你怎么知道我去过?”

“小人如今替代家主前来会面,他自与我说了。”

“那风月白他怎么不自己来?或者让老三来,我俩也熟些,派你这个眼生的,我都不知是真是假。”江赟明说道。

“代家主他如今有孝在身,身为长子如果在孝期离开,怕是又要招人口舌了。”月九幽低头拜了拜,接着说:“知道咱们这事儿的人只有亲近的几人,老三本来就是在家里当家的,如果走了,代家主怕人察觉反而不好,就派了我这个常常出门办差的人来,不会引人注意,只当是出来采买了。”

“风家主此举甚好,这孩子看着也机灵得很。”司夜在这时才开了口,他的声音十分温软动听,笑起来还有些好看,让人忘记了他的脸色。

“寨主……”月九幽想直接进入主题,要求去见见风夕岚。

没想到司夜打断了她。

“风九公子不急。既山长水远的来了,今天就先休息一下,明日我们再谈正事,我也有些乏了。”司夜打量着她,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一样。

“啊!那我就叨扰了。”月九幽只能应下。

江赟和司夜又从进来的左侧门走了出去,一前一后,月九幽发现如来时一样,走在前面居然是司夜。原来这寨子是他说了算,她心里冷笑道。

堂下上来一位侍者,领着月九幽从她来时的路原路返回出了大厅,他们来到左侧那幢楼前,并未打开那幢楼的大门,而是顺着楼左侧边的一道楼梯将她引上了二楼,推开第三间房的房门,把她让了进去。

“风公子今天就住在这里,饭食与一应物品我会送上来,我人也在楼下侯着,您有事可以叫我。”那侍者看起来身材矮小,没有多大年纪,他礼貌地说着指了指一楼的一间房子说道,看来一楼是下人的房间。

“多谢你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月九幽问。

“小人名叫小汜。”那人回她。

“我叫小九,你叫小四。”月九幽笑道,从怀里取出一锭银子塞给他,“这几天还要多谢你照顾着。”

小汜吃了一惊,忙抬头看她,又说:“这……多谢风公子,哦,我的名字是汜,汜水的汜。”

“哦,原来是这个‘汜’字。”月九幽点点头。

小汜千恩万谢地给她带上了门。月九幽立马起身检查起房间来,这房间没有后窗,就意味着这楼是靠山而建,没有后路。又左右听了听,两边房间应该都是空着的,没有住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