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81章 受钗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69 2022-06-26 14:40

  

  萧璀称着累,想赖在这里多几日再往战地嵱城走,正好也能赶上他们下一次的进攻。这次如果能一次深入彗都,那么就在这里干脆把事情做完了再走。

他歪在中院的廊下看书,这几日只要是起了身,便是待在中院里,很少留在自己的院子中。因为大部人活动都还是在中院,因为中院有最大最好的园子。园子中这棵巨大的树,都常常围着不少人。树下有茶桌、软榻、有秋千,旁边不远就是小桥荷池。现在入秋,秋高气爽,不冷不热,阳光也好。所以冰妤常在这树下玩耍,其他人则自然而然地聚到了她周围,顾若影便是其中之一。

月冷河有事要办,总是进进出出,每次一经过中院时,就见到可怕的事情,不是见顾若影将冰妤扔得老高再接住,就是在站着荡秋千,高到每每都要飞出去一样。这次经过是来找萧璀的,有些事情要汇报与他。但没有见到顾若影与冰妤的身影,想是冰妤困了,送去睡了。他走到萧璀身边,就见他虽手里拿着书,眼却不在书上,桌上的茶连热气都没有了,身边的宇凰也不知道换,眼也是在停留远处。

“王上……”月冷河正准备说事,但叫了一声王上,没有听到回应,就顺着他的眼神望去,顿时头又大了。原来一身赤色衣裙的顾若影正抱着冰妤坐在搭秋千的那根树杈上,足有两层楼高,冰妤还在她怀里高兴地手舞足蹈。萧璀正看得有趣。敢情不是你的孩子,倒是看得挺开心。月冷河想。

忽然萧璀想到,若是不吃那些药,他们两人的孩子是不是都能跑了,是不是也不会有这后来的许多事情。一想到这里,肋下就开始疼。

“月九幽!”月冷河也不回禀事情了,飞身到树上去,把冰妤夺了过来,抱回地上,顾若影才跟着飞了下来。

“她还小,别惊着她,就老老实实待在地上不行吗?”月冷河看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

“无妨无妨。”风夕岚倒是心大着。

“冰妤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儿,你看看她有一点惊慌的神色吗?以后长大了也定是位胆识过人的女子。”萧璀走近,低头看一眼月冷河怀里的冰妤,她正乐着,手来抓他的手指。

“王上说的是。”风夕岚笑道。

“这……你们……你们见普通人家是这样逗孩子的吗?”月冷河都快哭了。冰妤正要从他怀里挣脱,朝顾若影伸出手。

“那咱们也不是普通人家不是。”风夕岚这么一说,大家才都互相看了看,是啊,这屋子里哪一个人普通?

“好好,哥,不要急了,我一会翻墙去看看普通人家是怎么逗孩子的,回来也那样逗,可好?”她这样一说,把大家都逗笑了。

顾若影边笑边走到榻下半躺着休息,甩了甩有些酸的手臂。

灼瑶给她送了茶,她对灼瑶说:“沉得很呢!我一只手抱着居然有些吃力了。是内力不够?近些日子都没有练功了。”

“哪里,是小小姐太胖了。”这话从灼瑶嘴里说出来,那冷淡的声音和内容如此不同,又把顾若影惹得笑起来,笑得很大声,灼瑶也跟着笑。

萧璀看得有些呆了,他从未见过顾若影笑得如此肆意。他身后的宇凰也呆了,他也从未见过灼瑶笑,印象里她都是与顾若影一般冷冷的表情,何时会笑了。再往后,就看到离他们几步远的无衣,正一脸宠溺的看着灼瑶,灼瑶还回头望向他,他就露出一口白牙,那样笑着。

冥药给顾若影送了药过来,顾若影就收了笑容。

“还喝做什么。”顾若影有些不开心。

“喝吧,又没有坏处,对你总是好的。”冥药将药放在茶桌上给她凉一凉。

“身子哪里不舒服?怎么还喝上药了?”萧璀看到冥药给她送药,心里紧了一紧,是哪里不好吗?

“寻常补药。”冥药答道。

顾若影手摸着碗沿,不想下口,心里想着另外的一个人,这是苦药,但是没有人试药,也没有人送蜜饯了。

“不要哄我,她是需要进补的人吗?可是受了什么伤?”萧璀有些急了。

顾若影听到他的声音,这才收回神来,她歪在榻上,身姿柔绰慵懒,脸上有些病色,看起来与往日非常不同,别有一番风情,她端起了药,准备喝下去。

“到底是怎么了?”萧璀再问道。

就见顾若影一口饮尽,答道:“是让我能变得同普通女子一样的药。”

萧璀这才明白原是这样的药。他还想再说什么,就见顾若影眼神一凛,药碗也被捏碎在手中。

萧璀紧张起来,宇凰此时总算是回了神,与凤漓一起将萧璀拦了起来。无衣离得不远,也发现了不对,紧紧护住灼瑶,而灼瑶推开他,准备上前护着顾若影。大家左右观察着,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没有箭啸声,墙头也没有人,倒是这时有几人走进了院子。

顾若影人已跃起,飞到空中时拔上头上的钗,举在右手上,直直的刺向来人中的一人,那边来的三人没有惊呼,也没有抵抗,左右两人都退开去,只有站在中间被刺的那人没有动,微笑着受了她这一钗。

顾若影落在路剑离身前,一手扯住他的宝蓝色衣襟,一手将钗落在他的胸前,她跃过来速度太快,手下的力道太强,推着他往后走了好几步,才站定。站定了,就双手环住她,抱紧了。原来,她并没有舍得伤他,手握在钗的最底端,只是一拳捶在了他胸口上。

萧璀这才看清,来人正是昫王—路剑离。

“为何不躲?我若真刺呢?”顾若影泪眼抬头看向路剑离。

路剑离拿手抚了抚她散开的长发,回道:“是我错了,怎么也要受你这一钗,你才能解气啊!”

“错在哪里?”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哪里都错了,不该将你独自留在清惠庵,不该让你受委屈。”路剑离声音温柔地答。

“不觉委屈,只是你做不到就不该承诺。”顾若影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

“许你的,没有忘记。我对父王说,如若顾若影不是昫王妃,那路剑离也就不是昫王了,这世间,我只要你一人。已经呈了弃衔的血书,如今,已不是昫王了,以后只能委屈你陪我做普通人。”路剑离一五一十将事情的结果告诉了他。

顾若影想起当时问他的话,“可做得了主?”他回答,“做得了。”原来,他虽做不了曜王的主,但是能做自己的主。

“你可愿意?”路剑离轻声问。

顾若影笑中带泪,她点头应下,就被他深深拥入怀里。

这些人得的消息,到烧宅子为止,并不知路剑离写了血书弃衔的事情。世人只知他任性,却不知道能为了顾若影任性到这种程度,为了只娶她一人,连昫王不当了,也就是说他放弃了当王的机会。

身份上他永远再无法与萧璀比,而对于顾若影,萧璀也永远再无法与他比。

大家也不劝,也不拦,也不走,就看着两人相拥在秋风中,如一幅画一样美。

等他们松开来,众人才上前问候。

“药制好了。”顾若影回过神来后,果然首先是想到了这个事情,她忍不住兴奋地说,“不仅能补回,还能加。”灼瑶已经恢复了。

“说了,不要去,不要去,是怎么都不会听的。我内力是三成、五成还是十成有什么重要的?”路剑离见了顾若影,又恢复到那个絮絮叨叨的男人。

“重要。”顾若影白了他一眼。

“好好好,吃吃吃。”路剑离无奈道,先从怀里摸了块蜜饯塞进她嘴里,“是不是刚吃了药,我都闻到味儿了。”

刚才还在想,以后吃苦药没有人拿蜜饯了,如今就吃到了嘴里。

“王上。”路剑离将顾若影拉到身后,对萧璀行礼。

“昫王。”萧璀也回。

“王上,在下已不是昫王了,如今只是路剑离。”路剑离纠正道。

萧璀笑笑,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看来,是出发的时候了。昫王不仅没有和她和离与决裂,反而是为了她放弃了昫王的身份,与她做普通人。

他走后,大家更自在了,路剑离本就比他亲切,大家根本没有把他当王看。

“怎么是晚了这么多?你们追出来也只慢了几个时辰而已。”灼瑶问颜星转。

“还不是主人指的路错了。我们走到一半,才发现你们并没有走这条路。然后就浪费了时间,等我们追到雪域时,你们已经回落云了。”颜星转答道。

“雀儿怎么是瘦了呢?小汜,你苛待我雀儿?”路剑离看着雀儿问小汜。

“哪里,吃得比两个我还多,怎么是瘦了?我怎么看不出来?”小汜慌忙摆手,表示自己不可能苛待她,“你真不怕我姐杀你?”小汜递了茶给路剑离,现在两位主人家都坐在榻上。其他人也围坐在一起,真正像是一家人。

“我看到小冰妤在呢!要动手,也不能在她面前的。”路剑离十分确定地回答。

冥药一声不响地将从怀里掏出药来放到他面前。

“先生也是,也不拦着,怎么能这么几个人就到雪域去了呢!万一遇到危险可怎么是好。”路剑离埋怨道,边说,边打开药瓶倒出药,吞了下去。不吃顾若影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说得好像我能拦得住一样,你拦一个试试。”冥药嘴里这么说,心里也是开心的,他看到路剑离如此待顾若影也替她开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