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79章 再求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99 2022-07-12 07:22

  

  萧璀铁青着脸,胸中如火在燃,为了她抛下江山不理、肆意而为,却仍未回到她的心里。他确是觉得好像昫王走了,自己就应该顶替而上,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但现在看来,月九幽并不是这样想的。她诉的一条条,他怎能忘记,又怎能要求她忘记!她对他的恨意远远大于了原来的爱意。

这世上,只有他们两人能唤她作“幽儿”,现在,却多了一人。这男人比他年轻得多,而且,还将是镜流的王。

萧璀不禁想到,月九幽举曜国之力要夺镜流是为了这个男人。他越来越看不懂她。

他闷闷不乐地回到商队,月流见他与凤漓的脸色,问都不敢问,默默过来服伺。

原来商队里的管事这时来找萧璀。本来这管事的和原来的老板约定卖了货后按分成拿银子,没想到老板半路将整个商队的货都卖给了萧璀,萧璀也允了管事的和商队的劳力们原来约定的银子,甚至还多加了些,他们便都非常乐意跟着萧璀前来灏洲了。

“公子,货都送出去了,银子也都收回来了,您点点。若是没有其他事需要我们,那我们就回烨国了。现在战事将起,这里怕不太平,您也早些回去吧!”管理的手里抱着一包银子。

月流见萧璀肯定没有心思理,便将人引到外面,交代道:“公子之前就吩咐过,你按约定将银子分给大家,每人都再加多两成。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然后你们自行回烨国,小心些。”

那管事的千恩万谢的去办,领了银子的人都要来磕头,被月流拦了,大家比原领的银子多了不少,都很是开心,也不想在这里久留,便盘算着一起回烨国去了。

大家都走后,有个小脑袋从柱子后面钻出来,对月流说:“月流哥,您去帮我求求公子,留下我呗!我什么都可以干的。”月流一看,原来是在半路捡的一个孩子齐光。那孩子是在大漠边遇到的,镜流人,萧璀给了一口吃的一壶水,他便来商队里帮忙还饭钱。也就十二三岁的模样,别看人小,力气还不小,便让他留在商队里,这回他也领了一份银钱,但是仍不想走的样子。

“你随他们回烨都吧!你若愿意,可以到月家找月冷渊大人,说是我允的。你在那里便有口饭吃。等到学些本事了,再来报答主人。”月流笑着对他说。

齐光一听,眼里放光,便点头同意了。月流认真地修了封书给他带着,这样月冷渊便会收留他了。

等他办完这些,就见凤漓出了萧璀的院子,直朝他摇头。

“商队的人都走了,我们若一直留在这里也是会生疑,但主上那里又不知道怎么劝。”月流不无担心道。

“是啊!现在也就带了这几人,万一……”凤漓不敢往下想。

但是萧璀显然是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他一晚没睡,直到天明才闭了眼。他在认真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并且想出了个自己觉得可行的方法,并且,还准备按照实施了。

第二天入夜,他又带着凤漓去了点翠楼。这次,他没有上檐,而是进了楼里。桃真一看这位又来了,还走的大门,忙冲到前面把几个准备贴上来的艺伎给拦下了,再不拦下,那几人的口水都要流到萧璀与凤漓的身上去了。在这镜流,他们何时见过这么英俊的男子。两人往门口一站,已经吸引了所有女子的目光。

“人……不在……”桃真往前站了一步,用只有萧璀能听到的声音说。

“你僻间房给我,我等她。”萧璀也轻声道。

桃真摇头道,“不知会不会回……”她想拒绝。

“管事妈妈,给我一间清静点的房子,我想与桃真姑娘喝一杯。”萧璀抓住桃真的胳膊,将她轻拖到厅里。管理妈妈也是自己人,其实应算是桃真的手下,但是她并不认识萧璀。

“不是,这位公子,桃真啊,被一位月公子包下了,整整七日,月公子啊,不让她与别人喝酒。”管事妈妈想来解救。

凤漓不动声色地扔了金子给她。

“不不不,不是银子的问题……”管事妈妈忙摆手。

“那你见到月公子回来,让她到我房里寻桃真姑娘。”萧璀冷声道。

管理妈妈还想说,被桃真眼神制止了。

“妈妈,没事的,这位是月公子的好友,识得的。还烦请您送些酒菜上来。”说着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便领着萧璀往楼上走,带他进了月九幽房间的隔壁房间。

两人站在外间,凤漓里里外外验看了才请萧璀到里间坐。

“王上,您不必验了,主人在这里住着呢!妥得很,什么能逃得过她的眼。”桃真恢复正常的声线与姿态。

“你是小汜放在这里的人?”萧璀倚在榻上,问。

桃真忙过来倒茶,答道:“是。”

“这家伙手伸得还真长。”萧璀笑了笑,又问,“你知道我与你家主人……”

“我做这行的,还能看不出来?不过您不要想着灭我的口,主人可喜欢我了,而且我在这里有用。”桃真认真地回答,她知道这家伙看起来冷得不行,但是他怕月九幽。

“她在忙些什么……”萧璀喝了一口茶,是烨国的茶,想是给她备的。

“这您还是一会儿问主人吧,我若说了,她便是会杀掉我了。我们最重要的信条便是嘴要严。”桃真不打算告诉他。

“那何时回来总说了吧!带没带人出去?若是什么时辰不回来要行动?”萧璀对她了解得很,知道她只要是做这些事情,必是妥当的,自己就是死,也要留下二条、三条退路,不会因为自己而毁了整个计划。

“主人说过,您是她识得的人里最聪明的人之一。”桃真七绕八绕地不想说。

“啊……之一啊……”萧璀斜眼看了看她。

“最!最!子时前一定会回来。”桃真立即改口。

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默,桃真与凤漓退到外间。萧璀将手衬着头,一杯酒也未饮,有些困倦了。

此时,窗轻轻一响,凤漓还没来得及到跟前,便有个身影翻了进来。月九幽看到自己隔壁房间亮着灯,她的房间左右本都空着,于是先翻进这个房间。

“哎……”月九幽叹一口气。

凤漓见是她,便退了回去,他和桃真一起悄悄退出了房间,进到了另外一间空房守护。

“不会又打起来吧?”桃真问凤漓。

凤漓立即摇摇头。

“因为……喜欢?”桃真疑惑。

“因为……打不赢。”凤漓无奈地回答。

两人面对面坐着,但都侧耳听着,如若动静太大,还是要去劝的。

月九幽拍拍葡萄色夜行衣上的灰,接着又坐到榻边,脱下靴子与袜子,往外倒里面的沙子。

“去沙漠啦?”萧璀边问边将自己的茶杯倒满,推到她面前,见她的唇有些干裂。

月九幽点点头,端过茶整杯灌了下去,接着自己又倒了一杯,又喝干了。

“幽儿,我有话和你说。”萧璀待她休息一会儿,便说道。

“你说。”月九幽知道不让他说出来,自己也是不得安宁的,只怕是还不肯走,日日要来找的。

“你明日就回曜国,我不想让你一人再涉险。这镜流,我来帮你拿下!”萧璀推开榻上的桌子,坐到月九幽身边。

“你……”

“你听我说完。”萧璀打断月九幽,她的脸上正怒气浮现。

“夺下镜流后,仍是给他,我不要。等我回烨国,会立即备礼到曜国来提亲,你只需在曜都等我。不,我让玴儿现下就备好礼往曜都去,这样我就可以在曜都等礼到了,便找曜王提亲。可好?”萧璀握了月九幽的手,言词恳切。

“什么?提亲?”月九幽一点不可思议。

“对。”萧璀肯定地说。

“据我所知,曜国没有到了婚配年纪的公主或郡主。唯一成年的公主已失踪多年了。”月九幽冷笑。

“你说什么呢,我还能娶谁,当然是你啊!”萧璀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些。

月九幽抽回自己的手,眼已红:“烨王若想与曜国联姻,等我夺下镜流,回去帮你寻一个仕家女子,啊……都忘记你妃妾成群了,那就多寻几个。”

“幽儿……不要说这些伤我的话,我一直未再立后,就是在等你啊!”萧璀听她这么说,很是难过。

“笑话,烨王后仙逝时,我殿下还在世,若我家殿下长命百岁,你就一直不立新后?那东州几个王都想送公主来联姻,月相左挑右选的,不就是在选新后吗?只怕是还没有看上的。”月九幽还是冷笑。

萧璀竟被问得哑口无言。

“他若……一直陪着你到老,我也是欢喜的。”乐安死后,他确实没有再纳妃,连后宫都很少去。

“好,且不说你心真假。你要娶我,还要立我为后,那你打算如何说服三相?我回了一趟烨都,便惹来了几十个高手追杀,如你这般做了,可能惹来的便不是几十人了,再多我可杀不了了,你要如何护我?”月九幽想起雪域里的杀戮便咬紧了牙。

萧璀有是有方法的,但是他不想与她在这里讨论,他就想知道她是否能同意。

“王上,再不要想这件事了。不可能的,即便三相都同意了,也没有人追杀于我,我也不可能嫁与你。你现在还是想想如何对付南州、东州吧!如若再因此事纠缠,那我真是瞧不起你了。”月九幽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萧璀还想再说,就见月九幽抬起手拍在了他的后颈上,话还未出口,人就倒在了月九幽怀里,她的指缝间夹着三根银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