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87章 翰王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838 2022-07-15 14:26

  

  翰王御霆炯已到灏洲城外。正当他准备进城时,便收到了两个消息:一是曜军已到东边城下,大军集结准备攻城;二是灏洲守军不知何故开始闹病,肚疼、呕吐、便血等症状。

御霆炯听到消息后感到非常气愤,立即要求队伍以最快的速度进城,他要去查查看是何原因,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对他的人下手。他首先想到的是老四御霆轩。

“那半死不活的家伙最是阴狠,定是他搞的鬼!”御霆炯狠狠将手中的长枪插入到河滩的沙地里。

可是还没有行进多久,就见前面的探路兵回了身,直向御霆炯奔来。

“什么事?”御霆炯生得五大三粗,嗓门也大。

“前方来了一灏洲守军打扮的人,称要见殿下,有重要军情相报。”探路兵回禀道

“什么军情?可有令?”

“并无,但是他说事关守军中毒之事,一定要面见殿下才能说。”那探路兵也是十分伶俐的人,他往前一步低声说道,这是影响士气的大事,不能声张。

御霆炯看向身侧的军师,军师朝他点点头说:“殿下不妨听听看。”便让探路兵带了人来。军师命队伍先停下休整,再将那士兵带到一边,细细查看。

那士兵拿出了自己的兵牌表明身份,然后先说:“翰王殿下可能饶我不死,如若不能,那反正也是一死,我便不说了。”

“你说,饶你不死!你这条命又不值钱!”御霆炯答道。

那士兵便将意王授意他投毒的事情一一讲了出来,只是没有讲被瑞王捉住的事,他要表现得是自己特地来报信一样,而不是从瑞王那里逃出来的。

“我本不应该投毒,可是我若不投还会有别人去投,我只好乖乖听话留下命来,还可以前来报信,若是其他人……等殿下进了城,也喝了毒水就完了!”那士兵也是个人才,讲得自己和听的人都涕泪齐流,对他感恩不已。

“你做得对!做得对!先下去吧,以后你就留在我麾下!”御霆炯让他起身。

“殿下,那这城怕是进不得了!”军师听完觉得不妥。

“可……我那一万兵不要啦?!”御霆炯虽然觉得城里危机重重,但是的兵也不能不管,而且不进城,那不等于是不战而败,那这脸要往里搁?

“殿下!已经出现了症状,可见意王的毒辣,本就是奔着您和您的一万人马去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回去找王上找意王讨要说法去!”军师阻拦道。

“先等等,先等等……”御霆炯仍有些不舍那一万人,太子死后,这次守护灏洲本是他表现的机会,他仍不想失去,“我们先在这里扎营,你去派人再探,探明具体的情况再行决定!”

“是,殿下思虑周全!”军师领了令,派出一小人马,换了便装去城里打探消息,被告之带足水,不要喝城里的水。

御霆炯焦躁地在营地里走来走去,十分不安。

等待多时,等来的消息是曜军已开始攻城,而守军毫无抵抗之力的消息。

“赶紧回守镜流吧!殿下!不要再犹豫了,我们这么点人若是在河谷遭遇到曜军那就麻烦了!”他们这一支才两千余人,主力都先到了灏洲了。军师劝道,他把逃跑说成回守,这让御霆炯动了心。于是御霆炯下令开始回撤镜都,心里再不舍那一万人,也没有办法,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

晖郡王开始攻城。灏洲守军一半守城,一半出城迎战。他们都病着,根本不堪一击。晖郡王收到月九幽的消息,并没有下死手,而是将他们往外城里逼。而月九幽可不想对付那般半死不活的守军,那多没意思,攻城交给晖郡王,她则领着薛驰来攻翰王,他们带了不过二百来人。但这队人的战斗力远不是翰王的人所能及的。

“薛驰,几月不见,让我看看你的本事!”薛驰平日都是傻呼呼的,但是一见月九幽就精神劲儿来了,他一直随着昫王或者晖郡王出征,已是颇有大将风范。

“太后,你在阵后,看我在阵前!”薛驰兴奋起来,他举起曜国的战旗,身后的将士们看到战旗高举也都异常兴奋,他们最兴奋的是能与月九幽一起出战。他们中有些人曾随她出战,已在今日未见她时将她传得神乎其神了,没有随她出战的人十分期待。

“出发!”月九幽哪里会在阵后,紧跟着薛驰就冲在了最前。曜士兵是黑甲,将是银甲,而月九幽穿着金甲,头戴镶着紫色宝石的金冠,她胜过了战旗,高高扬起双剑引领着身后的将士们。

御霆炯听到战鼓与嘶吼声时,队都还没有列,他叫道:“列队!迎战!”队还没有列好,便被两只几十人的小队冲成一团乱麻。薛驰他们骑马,扬起河谷的沙,整个战场一片混乱。

“女将军!他们……有女将军!”有士兵死在月九丝幽的剑下,也有人在尘土中看到了月九幽,于是大声叫道。

曜国的女将军,只一位!

月九幽能以一敌百,他发现薛驰这支队伍中以一敌百的人还不少!他们都很勇猛,没有一人来护着她,而是在自己的位置上发挥着作用。月九幽心里暗暗高兴,也越杀越起劲!

他们看似人少,好像是在敌军中乱跑,其实并不是。他们已经将对方的阵营切成小块,然后围起来,缩紧,再杀!对方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镜流军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只听到震天的鼓声和怒吼声,已是吓坏了,再加上没有多少对战经验,阵乱以后便无法再组织起来,成了一盘散沙。最后只能拼蛮力。关键,对方来的都是精锐,以一敌百,连蛮力也不能拼得了几下。虽然镜流人比曜国人身体要强壮些,但是仍旧不敌。

“太后!您收着点!”薛驰策马过来提醒道。

今日出征前,月九幽将冥药送出了城,她不放心冥药一人在城里,还是让他待在军营后方比较放心。冥药当时就交待薛驰,一定要看好太后,告诉他太后的伤还没有好全,切不可胡来。

“知道了!啰嗦!”月九幽停下手,喘了口气。薛驰立即来到她身边护卫,虽然根本就不需要。

“在那里。你去,那军师留半条命能爬回镜都就可以了。”月九幽在混战中看到了御霆炯的位置,对薛驰扬扬眉。

“是!”薛驰收到命令,直冲御霆炯而去。御霆炯是有些功夫的,以残暴出名。薛驰站到他身前时,他看到对方是个将,还是吓了一跳,接着便迎战。薛驰本就功夫不差,杀他还是不费什么力气的。但是恼火的是,随着御霆炯的这批人都是他的亲卫,所以还在拼死护着,这些人扰了薛驰的进攻。但是薛驰因多年征战,经验丰富,他马上命人来协助,自己好专心对付御霆炯一人。

月九幽看到那军师武功并不好,这会儿只想活命,正在人群里左躲右闪地准备逃走。她笑了笑,袖中飞出一把短刀,从后面插进了军师的右肩。只见他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去,便一动不动了。

月九幽知道他在装死,中刀的那里只不过是皮肉伤,绝不会要了他的命。要的就是他装死。

月九幽完成这个任务,便走得近些看薛驰与御霆炯对战。

“你可知道我是谁?”御霆炯被薛驰踩在脚下。

“难道不是镜流翰王?”薛驰故易取笑道。

“你!”

“今日你能死前见到我们曜太后,已是福份。来世,好好做人!哦,你一定没有来世了,这镜流因你而死的怨魂一定不会放过你,会将你的魂魄撕碎。”薛驰举起刀,插入了御霆炯的胸膛。

月九幽与薛驰跳上马,她朝薛驰略一点头,就听薛驰一声召唤:“回营!”曜国将士便开始有序撤回。战场也没有留太多东西,除了将食物带走外,其他的便也没有什么好打扫的了。

总之,这镜流短时间将会是一片炼狱,镜流王一定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走出进犯曜国这一步。本还可以安安稳稳多活几年,也算是自食其果。

月九幽他们并没有将翰王的人全部杀死,这些人拖着御霆炯的尸身,跌跌撞撞逃回了镜都。

“双剑出,无一将能活!”远处的一片沙丘之上,站着一个人,身着白袍,用白色头巾将整个头都裹了起来,他喃喃说着世人传颂的这样一句话。

“说的就是她吧。”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同样穿着白袍的女子,与他年纪相仿,面容娇好,她问,“不知他可有兴趣接这一单?”

男人没有回答。

“若不是没那个本事,我都想接了。开的价真的太诱人了,成事了将富可敌国。”女子艳慕道。

“会接的。”男子说道。

“谁……能抵得住这样的诱惑……”女子接着看向战场,虽隔得这么远,但是她的身影却是无比清晰,能在人群混战中一眼看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