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64章 身份暴露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36 2022-07-04 00:15

  

  霆肃睡都不敢睡,就坐在月九幽房前的台阶上,生怕她一冲动半夜就跑进了沙漠,那样与被捉无异,都是个死。

月九幽的本事,霆肃还不是很了解,以为没了他就走不出沙漠。其实她走过一回情况便已了然于胸,当时在沙漠里的每个问题,每一个停留,都是她需要了解的信息,所以现在根本就不再需要他。

她的计划是先出主城,然后在外面待着,等下午天气凉快些就进沙漠。一开门,便见霆肃坐在她门口。

“幽儿,我送你出沙漠。”霆肃也不想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不必了,我自己能过去。”月九幽果然是拒绝了他。

“你不要任性,沙漠里面处处危机,没有我你走不出去。”霆肃有些急,他看到疾风已将四人的行装准备好。这次不知吉凶,只能将绿桑也带上,不然等他们走了怕是这些人也不会放过她。

“我竟不知你还如此有用。”月九幽斜眼看了看他。他显然是没有休息,怕是在她门口坐了一晚,只是换了身衣服,今日穿了深蓝的便行服,曜国的款式,这一看就是要往曜国去了。而顾若影也是这样,穿了曜国款式的葡萄紫便行服,头发简单一挽,只钗了一支昫王给她打造的钗,耳上的那只飞羽耳环也取了下来放进了怀里。

“走吧!你就当不是我送你,我也去曜国,我不是还得去领你给的金子吗?”霆肃领头向疾风准备的马走去。

他如果被说,多半时候会回嘴,有时候也会讲出些难听的话来。月九幽想着,自己若是对萧璀讲难听的话,他总是当真而且会被气得半死,然后自己默默生气,只会说“你为何这样?就不能怎样?”难听的话他是说不出口的;而路剑离则不一样,随她说什么难听的话都像是在说爱他一样,一点也不在乎,回应的总是爱意。她总是不经意间便想将三人比较一番。

月九幽不再说什么,便接过了疾风递过来的疆绳。她慢慢骑着,也是不急,总得凉快了才能进沙漠,但是霆肃却好像有些急的样子,马骑得比她还快。而且三人脸色都十分凝重,像是出了什么大事的模样。

三人走出主城到了外城时,竟然还没有过午。

可是刚进外城,月九幽明显感觉氛围不对,原来人来人往的外城,这时竟空无一人,她低头看到地上满是杂乱的马蹄印。昨日她进城时注意过,车撤印、脚印要多于马蹄印。

月九幽停下马,将耳侧起,细细听了听,不由脸色一凛。

“有埋伏!”她轻轻道。

话音未落,就见从几个方向的街道中冲出几队人马,都穿着一色深红的军服,着了轻甲。这款式与城墙上的士兵的官服还不太一样,但显然也不是北州的款式,所以应该是西州的兵了。

“不是沁城的守军……”月九幽默默念道。这些人不知是冲霆肃还是冲自己,这么多人,想跑也是跑不了的,何况内力还没有恢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她只顾观察来人,却不知身侧的霆肃已经脸色惨白。

接着,人马中走出来一个年纪比霆肃长些,个子不高且未着军服的男子,只是这身上的常服由锦缎制成,很是奢华的样子。

“终于等到您了,太后。”男子朝月九幽低头一礼,原来是冲她。

“原是接我来的,那让他们走吧。”月九幽冷笑道,扯下自己的面纱。站在近前些的将士不由的心里一动,这太后,竟是这样的年纪,这样的美丽。

“走去哪里?我都还未和我五弟喝上一杯,都有半年未见他了。”那人的眼睛由月九幽转望向霆肃,朝他抬抬下巴,接着说:“辛苦五弟,将曜国太后带回沁城,省了我不少事。此次,父王对你大加赞赏,一定要让你随我一起出征,诏令我都带来了,你不用回都复命了。”

月九幽愣在原地。她并未看向霆肃,略等了一阵便跳了马。对方见状也跳下马来。

“哼……原来……不是排行第九,而是玖王殿下,真是失礼了,低看了你。”月九幽轻笑,仍未看他。

此时,无所适从的霆肃也跳下马,走过来说:“幽儿……我不是有心骗你……而且我没有要……”

“啊……你说霆肃是真名,那应该是叫御霆肃,对吗?”月九幽这才看向霆肃,向他展露出笑颜,如此绝美的笑容却让他感到背后发凉,毛骨悚然。

“镜流王偏爱前三子,其他全不在眼中,你毕竟排行第五,王位是摸不着了,所以我也只是扫了一眼封号,没记下名字。”月九幽收起笑脸,声音就立即冷下来,她时时都像是有多副面孔,时而俏皮,时而妩媚,时而阴冷,你不知哪副是真的她。

三人以三角的形状站着。月九幽挺直了身体,稍抬起下巴,气势已是无人能敌。看她这样的表情与姿态,这女子便不再是瞎跳胡闹的月九幽,而是曜太后了。

“那这位……”月九幽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处境,而是大方地与对方聊着。

“这位是太子殿下。”一个领军将军替御霆寂答道。

“原是太子殿下。”月九幽不卑不亢地笑着。

“那太后就请吧。”御霆寂做了个请的姿势。

既叫她太后,便让他们见见太后的模样,顾若影退了一步,抽出身侧的“凌霜”。

“太后这是打算一战?我听说啊,您现在好像没有内力了呢!”御霆寂嘲笑道。

“不管有没有内力,你只管来一试!杀你是绰绰有余。总不能你说擒就擒,我这曜国武姬的脸面还是要的。”月九幽摆出战姿。

“幽儿,不要!”霆肃叫道,他知道她没有内力,是抵挡不了多久的。

“五弟,你过来!知你心软,父王的家书先看看吧!”御霆寂从怀里取出信交给了霆肃。

霆肃是为难的,他父王的家书写得明明白白,要他拿住曜太后,如若不这么做,便是违背了父亲与国家,而若是照做,则会永远失去月九幽。

“上!”御霆寂也退了一步,就有一小队马上来将月九幽围了起来。御霆寂发现月九幽果然是没有内力的,剑法、身法是没得说,但是力道就软了不少。可是这些普通士兵仍不是她的对手,虽身上受了几刀,但仍将这六人凭硬功给打倒了。

队伍中有人忍不住惊呼。惊叹于面纱落下后的盛世容颜,惊叹没有任何内力下的武艺,他们想不出这位武姬若是有内力,那是什么样的情况。

“再上!”御霆寂又叫道,这次是八人,武功明显已经高过之前那一批。月九幽全力抵挡,已是不敌。她的剑被打脱手去,但仍没有屈服,她贴着其中一个士兵的身体而过,右手拔下头上的钗一钗就扎穿了他的脖子,接着反手又将钗送进了身边扑过来的另一人的后背。

这两人倒下时,她的眼前出现了一支长剑,已到近前,她无法躲开,这剑不偏不倚地刺进了刚刚养好的左胸前的伤口里。顾若影拿手握了霆肃的剑身,两眼含着悲伤,接着转为怒火!

剑锋利,紧握的手已经流下了血,顺着手腕一直流到手肘,她见霆肃收了劲想要收回剑去,就将剑握得更紧,咬着牙,将这剑一寸寸送进自己的身体。

“呵呵呵……尽你的全力!别让我瞧不起你!”月九幽发因拔了钗已披散开来,绝美的眼眸里星河沉寂,满脸血迹让她更添别样的风情,她发出一阵凄凄笑声,脸上浮现出嗜血的表情,邪邪笑着。

“幽儿!放手!”霆肃用尽力竟抽不回剑,眼见她用他的剑,穿透了自己的身体。她的口中终于还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两清了……我们……两清了……”月九幽悲伤地吐出这最后一句话。

她没有倒下,她是不会在这些人面前倒下的,她的人如一片花瓣挂在霆肃的剑上,霆肃与剑支撑着她在晕倒后仍是站立的姿态。

“幽儿!”霆肃见她头轻轻低下了,整个身体的力量都放在了剑上,才知道人已晕死过去,他松开手,月九幽便如枯萎的花瓣一般倒在了地上。他的长剑还在她的身体上。

“幽儿!”霆肃看着倒在地上的月九幽心疼不已,他转头两眼血红地盯着御霆寂。

“这可不关我事啊,是她自己要战的,不过,就这样也是真厉害!”御霆寂走近月九幽,低下身子看她,又道:“唉呀,也是真美,怪不得你喜欢。”他还想伸手去触她的脸,被霆肃猛地推开。

“别碰她!”霆肃闭着眼,口发出一声怒吼,颤抖着手将剑拔出了她的身体。

“唔……”月九幽只皱了皱眉,发出一声轻呼,接着便再没有了声响。

霆肃抱起她,想要离开,却被御霆寂的人给拦了。御霆寂走到他的身前道:“得去营里才行,放心,不会让她死的,还有用呢!”

“绿桑,你也来。”霆肃说道。

御霆寂还想拦,霆肃便说:“我也在,你急什么,又怕什么?!”

御霆寂冷笑一声,便上了马,众人便往军营里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