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22章 落星城-身份被发现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24 2022-06-26 14:40

  

  昨晚月九幽装醉被司夜扶回了房。司夜将他扔床上,自己也几乎虚脱了,坐在她床边半天没动弹得了。这傻子也不知道叫个人帮忙,好在自己还不胖,再胖点两人非得摔下楼梯去不可,她在心里偷笑着。不过好在他没有去找小汜帮忙,因为那个时辰不知道小汜那边完事儿了没有。

第二天一早小汜就过来了,伺候她起床。酒还是太烈,她平时也好酒,可这酒确实与山下的不同,喝得不多竟也有些头痛。小汜过来跟她说,寨主下午可以见她。

小汜见了她已有亲近之感,她向小汜眼神询问,小汜则立即忍不住回应肯定的眼神。

“平日不要与我亲近,假装身体还是非常疼痛的样子。交待的事情一件一件做,沉着点,不要着急。”下午再见面时月九幽轻轻提醒道,小汜点头应下。

月九幽这次被领到了一间小的会客厅,没有在昨天的大堂里与她会面。

江赟和司夜已经在房间里等他了。见了面即问道:“风公子昨夜休息得可好?”

“甚好甚好。”月九幽忙应着,给他们行礼。

“那就说正事儿吧。说说你家家主让你来干什么。”江赟粗声粗气地说。

“那自然是感谢寨主来的。”说着,月九幽把准备好的家主令和银票。“感谢您派人救了我们风家大小姐—风夕岚!”

“这也是风家主的嘱托,我们也幸不辱命。”江赟看看她递过来的银票,“可是,我们要的可不只这些啊!”

“是是是,这些是身外之物,寨主又怎么能看得上呢?”还好萧玴与风二小姐详细了解了风家的情形,也都把这些讲给了她记下。

风家还有件家传宝。当时三人在讨论为什么贪狼寨要帮风家,把这个因素也算了进去。这个宝物也是一味神药,名叫“浮世”。没错,和“沉欢”是一对,而“浮世”就一直藏在风家。世人只知“沉欢”而“浮世”却显有人知。

“所以,我家家主让我先来送些见面礼,后续的大礼毕竟太过贵重,还需得等我确认大小姐安好以后,再行奉上。”月九幽答道。

江赟觉得她讲得有理,和司夜相视一眼,朝月九幽点了点头。

“那可否让我看一眼我们大小姐?”月九幽试探性地问。

江赟又转头看向司夜,司夜今天穿了身象牙白的常服,绣着金色兽纹,头上束了个黑色的、不知什么材质的束冠,看起来比昨天晚上略精神一点。想来是休息后回复了点精神,再耗一段时间可能就慢慢没了精气神。

司夜站出来轻轻对月九幽说:“我带风公子去。”他那温润的声线总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跟谁说话都像是在讲情话一样。

说完他转身就朝屋后走,只听得轰轰一声响,应该是里面还有道暗门。月九幽上山被收了剑,留在了昨天去的大堂上;随手偷的短剑又给了小汜,如今她手中没有任何武器,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

走到屋后一看,果然还有道石门,石门后有个黑暗的通道。通道是微微向下的,应该是往山体里面去了。这样的情况如果直接救人就有点麻烦了。单一通道,单一出口,他们只需要守在这会客厅中就等他们就可以了。她一个本是不怕的,但是带着风夕岚就不一定的,需得用别的方法才行。

月九幽边想着,边随司夜沿着通道往前走。

司夜见她不说话就问:“风公子在想什么?也不说话。”

“想要是我被关在这里,应该怎么逃出去。”司夜手里提着灯,但是仅能照亮脚下的路。

司夜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那可有想到?”

“自然是想到了。”月九幽想也没想就应到。

“怎么逃?”司夜侧过头看着她。

“杀出去。”月九幽冷冷道。

两人不再言语。走了一会就到了一个类似山洞的地方,这个洞大约有四五个房间大小,由围栏隔成一小间一小间,有十多间之多,但是其中里面就关了两个人。准备确的说是两名女子,一名就是风夕岚。可是进洞的守卫却安排了四个。月有幽慢悠悠从四人身边走过。

司夜走到了其中一个隔间前,吩咐守卫打开门,他则站在一边。

“大小姐!小九来看你了。”月九幽怕风夕岚一开口就露了馅,忙先跪拜道。

风夕岚正懒散地躺在床上数手指头,一听有人见她,还吓了一跳,坐起身看一看那人,穿着风家的家仆衣服,不认识,小九是谁?风月白的人?再左右细看看,这才恍然大悟,一下子就扑到了月九幽的怀里。

“大小姐,不怕不怕,家主让我来接你的。”月九幽拍拍她的背,见她衣着整洁,人也精神得很,也就不担心了,看来他们为了拿到神药也没有委屈她。

“我们什么时候走?”风夕岚抹了把泪问。

“就这两天。”月九幽边说边看了眼司夜。

可两人还没有说两句,司夜就下了逐客令。“大小姐也见了,咱们走吧。”

“大小姐,你等着我!”月九幽给了风夕岚一个坚定的眼神,风夕岚无比信任地点点头。

月九幽没有再说什么,跟着司夜又原路返回了外面。她刚才扫了几眼那洞,没有发现有其他出口。虽然刚才给风夕岚传了纸条,也不知道她一个人自己能不能行。

月九幽走后,风夕岚缩到一边,摊开手掌看了看那纸条,看完塞进嘴里吞了下去。她挪到一边,对着隔壁牢房的那位女子说道:“半烟,我们有救了。我姐妹来救我了。”

那女子抬起头,满眼期盼:“真的?那是你姐妹,那不是个男子……”说着想到什么就捂住了嘴,惊喜意于言表。

“她可厉害了,以一敌百那种,这帮孙子死定了。”风夕岚愤愤说道,“我一定让她把你也一起带出去。”

那女子先笑后哭,四只手握到了一起。好在这洞非常大,他们说什么,远处的守卫根本听不到。她俩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怎么把钥匙弄到手,她不知道月九幽也早就替她们想好了。

“带你在寨里走走?”司夜领月九幽出了会客厅,转身对她说。

“好啊!”月九幽扬扬眉答应着。

两人沿着小路,走到寨边的山林里,月九幽知道小汜昨晚就是在这林子时办的事,她特地观察了一下,没有发现异样,没想到这孩子手脚还挺利索。下午阳光暖暖地照着,让人感觉非常舒适。这样的天气,可能使司夜的病体也感到好了些,他的身体恢复了笔挺。林边有条河道,两人沿河道慢慢走着,水声,河影,树影,暖阳,甚是惬意。

“寨里还有这好地方。”月九幽说道,“公子看着身体不太好。”

“是,病了十多年了。”司夜答道。

“所以是需要我们风家的‘浮世’入药。”月九幽点点头。

司夜笑着点点头,他说话姿态都阴柔,整个人总感觉十分阴暗,就像见不得白日的黑夜。在这白日阳光中,感觉他就是一团阴影一样。

两人正走着,月九幽听得身后一声箭啸声,她一侧头,一支箭擦着她和司夜的脸飞过。她回头看向林中,林中的树上有人朝她发箭,同时还窜出几人直奔她而来。司夜稳稳站定,阴沉地笑着。

“被发现了。”月九幽笑笑,准备应战。她一边躲箭一边退了几步展开身段。就算她没有被发现,她也会让自己被他们发现,时间差不多了。他们还是笨的,比她预想的要迟发现了些。

箭停后那些人已到追到近身,她没有武器,只能从头上拔起萧玴送的那只翡翠钗作为武器,这几人哪里是她的对手,几招下来,基本就是近身一个就被扎死一个。她扎的都是要害,不是脖颈就是胸口。可是她还是觉得不过瘾。

只剩最后一个人时,她飞身跳起,落下时骑在了那个人上,左手箍住那人的脖子,右手一钗从那人的右眼扎了下去,接着拔出来,再扎下去,再拔,再扎,一共扎了十余次!直到那人脸都烂了,身体才往后倒去。血也溅了她一脸,可是她的脸上露出深深的笑意,感觉做了什么无比畅快的事一样。她没有扑向站着不动的司夜,而是向河道中退去,没几步就走进水道,再向后一跃落入河心。

在月九幽落下去的同时,司夜向前奔了几步,也跳进水中,水其实也不深,刚到他们的胸口位置,他只慢了一小步,伸出去的手刚好拉住月九幽的手,月九幽想要抽出手去,他却没有想松开,本身身体弱又没有多大力气,司夜反而被她带倒,扑倒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身体紧贴着她,两人如一白一蓝两条鱼儿,顺水飘得更远了些,衣带在水中飘动,两人都在水中沉浮,月九幽头带在水中散开,脸上暗红胎记遇水化开了。司夜脸贴着她的脸,他在水中看到这个情况,还是吃了一惊。

司夜在水中出不来气,忙松开了手。月九幽脱身后如一条鱼一般在水中游动,她一脚将司夜踢远,又将自己沉到水底,在水底借力飞身跃出了水面。她脚尖轻点水面,几下便落到了岸上,还没有站稳就有一把大刀架到了她的脖子上。那几个箭手也顾不得她,忙到河里捞他们的司公子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