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91章 回曜都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53 2022-06-26 14:40

  

  这一行人不急了,也就走得慢,顾若影吃了大半月的药,人倒是舒服了不少。

“孩子总算是适应你这毒身药身了,不再和你的身体斗争,而是顺势而行,长大肯定是个聪明的孩子。”冥药看到她情况越来越好,也很高兴,她现在看起来气色如常了。

“孩子知道,若是不顺着我这个当娘的,就完蛋了。”顾若影一本正经地说,把灼瑶都逗笑了。灼瑶知道顾若影有了身孕后,比她自己还紧张,已经话多到要变唠叨了。

他们回到曜都,先去了楚怀兰那里。因为有帮晖郡王带的信和东西。

楚怀兰清减了不少,想来是因为事忙,还因为思念。

“晖郡王好着呢,一点伤都没有受。”顾若影笑着对他说。

楚怀兰也笑着应。

几人正说着话,就有人敲门。

“王妃殿下。”来人是温悲岩。

“温管家,您怎么来了?”顾若影问。

“听说您回来了,但一直没有进府,原来是来楚大人这里了。我就是来问问,您是住别院呢,还是想住‘月影小筑’。”他们一进曦晨镇,温悲岩就一直在别院等着,却没有见到人,便亲自己来请了。

“两个我都不去。我还没有想到住哪里。您回去吧!”温悲岩不知道她为何这样,但是既是主人,那他也只能听了。

“这……那您选好了宅子,我再去过……”温悲岩想着跟过去侍候。

“不必了,您就好好待在别院吧,等殿下回来。”顾若影笑着拒绝了。

“昫王妃若是不嫌弃,就先在我院子里住两日吧。我这院子虽不大,也就两进,但平日里也就只有我一人,也静。后院还有几间房,也很清雅,我一直都有收拾着的。”楚怀兰是何等心思玲珑的人,他一听顾若影不愿意住昫王的地方,又一个人回来了,想是两人出了些问题。

“怀兰愿意收留我,那太好了,你嘴严,我也放心,我怕住在旁人那里,人多嘴杂,到时把我有孕的事情说出去。”顾若影觉得这样安排很好。

接下来,顾若影遵着规矩去拜见了曜王。路剑离一天没有写下和离书,她一天就还是昫王妃,该有的规矩还是有的。曜王因之前的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顾若影表示已经不在意了。

她还给曜王带回了晖郡王的家书,曜王看得老泪纵横。

“昫王我是放心的,就是晖郡王第一次出征,我还颇为担心,担心他那样软弱的性子,怕担不了大事,又管不了那些粗糙的军人。”

“他在战场上也十分英勇,并不软弱,看到我也吓了一跳,还想着,这是我认识的晖郡王吗?而且他为人宽厚,赏罚分明,很受人尊重,下属们没有一个不听话的。昫王没到之前已是这样了。”顾若影也赞叹道。

“这孩子原是这样的好啊!我竟一直没有发现。他平日也不说话,不叫都不会上前,原以为没有什么本事。”曜王听到顾若影的介绍,很是高兴,他想到了承天,于是又问,“那右将军听说也受了重伤,现下如何?”

“承将军确是受了重伤,比昹王略好些,主要是他带着伤还上阵,所以伤口还没有好又穿甲,受到了再次伤害,伤口就溃了。好在有冥药在,我走的时候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受了重伤,还要上战场,好样的!”曜王点着头。

顾若影注意到曜王的眼神,感觉不像在关心一个普通的将领。

“您就放心吧!他们都是好样的!这次彗绝已成定局,已是您囊中之物了!”顾若影笑道。

“你也是好孩子,又帮我们杀了位彗绝将军!还活捉了彗绝王!你说说,想要父王赏你什么?”曜王笑眯眯地问。他有些后怕,如果是这郡主被他赶回了烨国,而昫王顺利娶了别人,没有去追,那这场战事,还真不知道是什么后果。

“我既是曜国的儿媳,理应为曜国尽我的能力。您还说这些做什么,我什么也不需要。”顾若影笑笑。

“好好,那就等他们回来了一起赏。”曜王听到顾若影实实传回的消息,比看那些军报更加放心。

“我已经着人另外找地方修昫王府了,原先那里就弃了不要了。我听说你住在城外一个小宅子里,是不喜欢别院吗?若不喜欢,我另让人给你找宅子住。”

“现下这个小院子我很是喜欢,又静又方便,已经搬过去住了。别院也不是不好,就是太偏了。等殿下回来,我再看他想住哪里,到时再搬。”顾若影忙回答道。她确实已经住在了楚怀兰隔壁的院子里,那里本来没有人住,原是晖郡王已将楚怀兰住的左右两侧院子全买了下来,以保证两人见面没有人知道。本来也可以住楚怀兰那里,她已经把他当成个女子。但是经灼瑶提醒,才想起他是个男子,若是这样,还是怕人有闲话,于是就搬到了旁边的空院子里。

她还去了昹王府,主要是带冥药去看看他的伤势,另外,她还有别的事情,她想见见昹王妃柳如英。

昹王身体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已好多了。已能正常起身行走,不再面要人时时伺侯了,只是练武,怕是还得等上好几月。巨石见了她仍是很高兴,但是她没有心情与巨石玩闹,着急着去见柳如英。

顾若影随着仆人进了后院去拜见柳如英。院子里,三个孩子大小相差不大,正乖乖地待在一起写字,见了顾若影过来,忙停了手,先来拜见,很是乖巧可爱。

“昫王妃,你回来便来看我们,也是有心了。”柳如英笑道。

“其实我是有事相求。”顾若影只道她是性格爽快的人,于是直说道。

“屋里说。”柳如英让婢女好好照看三个孩子,然后拉了顾若影的手进了里屋。

一进屋,顾若影就跪在柳如英的身前。

“这是做什么!起来说话,你站着说我就不应你了吗?快起来,快起来。”柳如英要来扶。

“您让我跪着说。我这一生,跪的人不多,您是值得我跪的人。此事重大,也是重任,需得我跪着求您应才行。”顾若影还未开口,眼泪已经滴落下来。

柳如英不再说什么,也跪坐在她身边,等她说。

“我有了昫王的孩子,已三月有余。”

“这是好事啊,昫王知道了吗?告诉王上了吗?”

顾若影摇摇头,道:“昫王与我,因一些事情已生嫌隙,等他凯旋而归时,我等到的可能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一纸和离书。”

“这……倒底是何事……”

“什么事已经不重要了,您只需要知道,我对他一心一意便好。所以我想生下这个孩子,与他的孩子。”

“那是自然要生下的!我们王族的孩子。”

“对,既是王族的孩子,就没有跟着我的道理,但我又怕昫王因为我不想要这孩子,所以我才来求您,若是他不要或是待孩子不好,您可否将这孩子留在身边。我不希望他流落在外,没有名分。”

柳如英没有立即回答。

“我看您带出的孩子,个个都知礼懂事,交与别人,我不放心。”

“昫王不会的。”

“他若不会,真心爱这孩子,那便当我今日什么也没说。但是,他若不爱,还请您要了来,留在身边。若影求您应下,你要提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好,我应下了。若他真要赶你走只留下孩子,我便日日到他府上查看,哪日带得不好,我都去要了来!你放心。”柳如英握了顾若影的手,让她放心。

顾若影抽回手,深深拜下去。

柳如英的眼里,不再是那个任性的、随意残忍夺人性命的郡主,而是一位绝望的、伤心的母亲。

她不知道二人之间出了什么问题,总之这回是大问题。

“还请您帮我先保守这个秘密,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如今他不在,又立战功,怕是不少人不希望这孩子生下来。”顾若影又恳求道。

“我知道了,你放心,要不你就住在我昹王府里,这样,谁都动不你。”柳如英提议道。

“那样太显眼了,我就住在王城外楚怀兰家隔壁,他是晖郡王的执友,人也可靠,您全当不知道这件事便好了。”顾若影拒绝了柳如英的好意。

“好,那我知道了,你好好保重自己。”柳如英的可靠让她感觉放心。

“等到身子藏不住了,昫王还没有回来的话,我再来府上打扰。”顾若影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是呢,我也在想这个事,现下你不说我不说,大家也看不出,再过两月怕是身子就藏不住了。你放心,我这里你随时来。”

“多谢王妃。”

“我都还没有谢你,若不是你带着冥药先生救了昹王,恐怕我现在早就是个寡妇了。你叫得昹王大哥,就叫得我大嫂,不用叫得这么生份了。”

“好,大嫂。”

心头大石放下后,顾若影心里舒畅了很多,这件事情安排好比什么都重要。

她回到院子里,就闻到药香,冥药每日都按时给她煎药,以他的方式保护着她与孩子。

“先生,多谢你!”顾若影有些感伤。

“这么客气,你多给我些金子便好了。”冥药有些不适应她这么说话。

“给多少金子都抵不过先生对我的恩。等我死了,你用我的身体好好地炼制一味天下第一的神药,我能给你的,也只有这个皮囊了。”顾若影心有些淡,最近老是想到生生死死的事情。

“尽说些傻话。”现在的冥药已经不是魍魉谷里的冥药了,他是真心把顾若影当亲人。

“我为了自己,硬生生把你和爱人分开,真是对不起你们两人。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就回去烨都,让你日日能和半烟姐在一起。”顾若影接过药碗,一口气喝了下去,药十分苦,但也许再也吃不到蜜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