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48章 落风城-重聚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32 2022-06-26 14:40

  

  当萧璀、月九幽两人出现在风家院子里的时候,正下着小雪。

萧璀一身衣摆绣银纹的紫黑色常服,而月九幽则着一身藤紫色的罗裙,都披着坠了狐狸毛的象牙白雪袍,两人手拖手笑盈盈站在院里的雪松树下,远远看得下人们都呆住了,忘了奉茶,忘了扫地,忘了说话。

“这里哪里来的公子和小姐,也太美了。”一个小厮拿手肘捅了捅身边的另一个鼻血都快流下来的小厮。

“主上!”

“姐!”

“主上,主上!”

“九幽!”

两人正呆看着,就见院子里奔出一堆人。昨天就收到信说二人今日会到风家,却不知什么时辰到,所以一早,所有人都来到风家,望眼欲穿地等着。

一瞬间,院子里已跪倒了一大片人,有些还涕泪齐流。

“嚎什么?还没死呢!”月九幽冷冷的声音从雪袍中传出,她抹下雪袍帽,露出容颜,脸上却带着笑,那声音和她的容颜好似不是同一个人。

果然是熟悉的感觉,听到这声音,宇凰忙停了哭声,还捅了捅旁边的小汜。

“都起来吧,我刚想说和幽儿在这儿看会雪,原来你们都来了。”萧璀让大家都起身。

“主上,请屋里坐。”风凝紫也随着大家叫主上,现在还不方便叫殿下。众人才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大家才看到他们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宇凰和小小汜认了出来,是上次送信的那位医士。还有一个小姑娘,扯着月九幽的雪袍,怯怯地只敢露出个头来。

月九幽把她拉了出来,站在大家面前,大家这才看到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十五六岁的年纪,瘦瘦小小的,大大的眼睛在惊奇地盯着屋子里的一堆人,她可从来没有见到一个屋子里有这么多人。刚才他们都突然跪在院子,把她吓了一跳。她想了半天,才知道这些是在对萧璀和月九幽下跪。她穿着一身琥珀色的衣裙,款式和月九幽一样,只是颜色不同,她不知道什么款式适合自己,就非要穿和月九幽一模一样的款式。她今天又见了这两位姑娘,发现他们穿的款式和月九幽都不一样。

“这姑娘叫楼栖雀,这位是冥药先生。这两位救了我和主上。因为受了些伤,就一直在他们家里养伤,养好了才过来。”月九幽给大家介绍道。

大家听得心里一紧,人多又不好问,但见两人现在都没有事,也就放下心来。

“看来,风家的风波已平。”萧璀看到风家一片平和之气。

“多谢主上关爱,一切已经都解决了。”风凝紫答道,几日不见,已然是有一家之主的风范在身了。

“如此甚好。月家兄弟功不可没。”萧璀又看了看月家三兄弟。

“主上交待的事,不敢有懈怠。”月冷河领着二个兄弟行礼。

“主上,您接下来如何安排?有什么需要风家做的吗?”风凝紫问。

“你这也刚刚接手,百废待兴,就不劳烦你了,你先顾好风家。”萧璀摆摆手道,“我这次来就是想看望你们一下,没有别的。”

“主上这是哪里的话,没有您就没有风家了……”风凝紫也起身行礼。

“你说到这个,我确是想起来个事儿,需要你作为家主去处理。”萧璀起身走动几步对几人说:“其他人都出去吧,冷河,两位小姐留下就行。”

大家听了令就一个个退了出去,月九幽也跟着就走,被萧璀拉住了,说:“你去哪里?”

“您不是让我们出去吗?又没说让我留下。”月九幽幽怨地看着他。

“好好好,我错了,幽儿你也留下。”萧璀拉她重新坐下。他们觉得两人比起以前,明显要亲密很多了。

“主上您说,我需要做什么?”风凝紫感觉此事肯定与他们姐妹有关。

“风家主可能得找个时间,去一趟落云城—云家。”萧璀轻描淡写地讲,“或者派人送个信也行,但是我觉得您最好亲自去会好些。”

“请主上明示。”风凝紫还是不明白他在讲什么。

“是有关大小姐的婚事。”萧璀笑道。

两姐妹在母亲去世后,根本没有想起过这件事情来。

“据我所知,您母亲好像给大小姐定了娃娃亲,正是那云家长子云且行。有这回事吧!”萧璀发现月冷河不淡定了。

“是……有这么一回事。”风凝紫感觉有些慌。

“我又没有答应过!”风夕岚听到这里也坐不住了,抓住了月冷河的手。

“所以,这件事既是你母亲应下的,还是要去解释清楚,不然我家冷河可不知如何是好了。”萧璀加重了语气说。

“这……主上说的是,我会去办好。”风凝紫知道他的意思。

她深知姐姐与月冷河相爱,已不可能再嫁作他人妇。而且姐姐已经将家主之位让给了她,难道还要姐姐为了风家,去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吗?即使萧璀不说,她也不能这么做,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确实应该把这件事给了了。她也知道萧璀特地来找她就是这了件事情,他恐怕担心的是风家和云家关系闹僵影响大局,而这应该由自己来调和,云家实在无法接受,那可能只有自己了,为了姐姐,她愿意这么做。

“那便好,不日我们将启程,冷河我就先带走了,等我们回来,你这边应该也能处理完了,到时如果时机成熟,我们就把冷河和大小姐的喜事办了,冷河因我耽误,年纪也不小了。”萧璀笑看着月冷河和风夕岚。

风凝紫点头称是。

月九幽想起一件事来,就对风家两姐妹说:“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两位成全。”

“月姑娘这是哪里话,只要我们能办到,一定帮你办。”风凝紫也笑了笑。

“我们此去凶险,这雀儿姑娘又不会武功,能否交与你们帮忙照顾?”月九幽对她们讲。

“你放心吧,我们来照顾,包管养得胖胖的。”风夕岚拍着胸脯说。

“那就先多谢你们了。小汜我也不带走了,你们也给口饭吃就行,有什么事也能使唤。”月九幽又说道,把这俩不会武功的给安排好了,自己也就安心许多,此去曜国,也不知是什么情况,还是让他们留在落风城比较放心。

大家把事情都商定好,才出了门。

冥药对月九幽的安排很满意,他应了萧璀一同去曜国,但是同时也担心雀儿,现在安排她在风家,看样子风家两姐妹也是良善之人,所以觉得甚好。然而,问题在小汜这里,他又开始哭,不敢抱着萧璀的腿,就抱着月九幽的腿哭,就是不肯留在风家,一定要跟去。

“你看看,你看看,上回就是这样,眼泪鼻涕擦我一身。”冥药在一旁对楼栖雀说。

楼栖雀呵呵笑着,就去扶小汜:“你为何一定要跟着你姐姐?他们打打杀杀的,很可怕。你在这里陪我可好?带我去吃好吃的,买衣服。”

月九幽正没办法,听到楼栖雀这么说,就立即说:“小汜,你不要闹了,让外人看我们月家的笑话。哪有大男人这么哭法的,我都替你害臊。我不是不带你去啊,我是要让你帮我照顾雀儿!雀儿是我的救命恩人,也就是你的恩人,你替我照顾好她就是帮我最大的忙了,知道吗?”

小汜看看身旁的小姑娘,又看看月九幽,她是铁了心不会带他去了,他只得应下。

“我一会让渊再多给你些银两,她喜欢什么就给她买什么,千万不要小气。你趁着我们不在的日子,也练练武,不可荒废。”月九幽又交待。

他总算不哭了,这会儿机灵劲才上来:“姐,你们走后,我查那客栈里所有的尸体,他们的左胸口都有一个墨色的像箭头模样的印迹。”

“你去翻了尸体?你不怕?”楼栖雀不知之前的事,就听了这一句。

小汜点点头,“这有啥,我还……”他看着楼栖雀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硬生生把杀过人的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做得好!”月九幽拿出帕子替他擦掉脸上的泪痕,赞道:“我都听他们说了,这次小汜做得很好,我讲的每句话都记心里了,而且都照做了。还给我们找到了重要的线索。我都说了,你的脑子好用是你最大的优势,像你渊哥哥,用脑比用武力更厉害。”

小汜被夸得一愣一愣的,心里欢喜,但是他觉得自己也需要练好武功,这样就可以一直跟着姐姐了。

将他二人安排好后,萧璀就和月家的人一同回到月家的密室里,安排下面的事情。

本来萧璀是打算先去落云城,再由落云城去曜国,但是看情况的紧急程度,曜国的人找药都急红了眼,所以他决定直接由落风进入曜国硞城,然后再去曜都。身份好办,扮成商人就可以了。带谁去萧璀也做了安排。

冥药据说会用这药,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把月冷河带上,以免冥药打什么坏主意;月冷渊不打算带,因为他善于情报,这几城都需要他再次去梳理情报网;此次换成月冷池随他们去,月冷池善藏,他长相普通,普通到你见他几面都不记得他长成什么样,其实再见几面你也不知道,因为他是易容高手,他每一天都长得不一样;而且他性子温和,温和到月九幽都特别怕他。以前她执拗于一件事的时候,哥哥们都是派月冷池来说服她,而且每次都能成功,武功也是不弱。去的人里面还有月九幽这是自然。这一次,因为扮成商队,萧璀多带了十多个月家的高手。

前段时间他确实太过于自信,有点轻敌了。没想到危机四伏,没有带够人,导致他和月九幽差点死在迦林山地里,这一次在别人的地盘上,更为凶险,能多带几人就多带几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