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70章 苦肉计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98 2022-06-26 14:40

  

  上次冥药去看了曜王,表示并没有什么毛病,开几副药补一补就好了。但昫王看冥药脸色又不太对,怕他没有讲实话,所以又追问了半天,直到回了府,冥药才把昫王拉进自己制药的院子里才说了实情。

“新妃太年轻漂亮,王上有些过度了,身体有些受不住。我给开些药补补,但若长此以往,肯定还是伤身的。你也劝劝……唉……你作为个儿子,也不好劝这事儿……”冥药刚才没好讲。

倒是把昫王说了个大红脸,他道:“先吃药,先吃药,过些日子您再去看看。”

回到房间,他又被顾若影追问,可他就是不说,惹得顾若影要赶他晚上去睡书房,这才说了出来,把顾若影笑得半死,她不笑曜王,而是笑昫王,天天担心着父王是不是有病了还曾想过是不是被人下了毒,就是没想到是因为这事儿的原因。

这日,昫王领了顾若影进宫去。顾若影最不喜欢进宫,但是这次又非去不可。曜王上一年纳的几位非常年轻的妃子,其中一个居然有了身孕,近日顺利生下了一位王子。曜王五旬老来得子,非常开心,在宫里摆了满月酒。昫王也备了礼,领了顾若影去宫里赴宴。

今日是喜庆的日子,所以顾若影挑了牡丹色的宫裙来穿,昫王则仍穿了她喜欢的宝蓝色,孩子也被抱了出来给大家看,顾若影也凑过去看了看,很是漂亮的孩子。曜王今日让带了孩子们都来,允他们不端着身份,像普通家庭一样玩闹,孩子们很少聚在一起,又很少如此肆意玩闹,所以整个殿里热闹得不得了。曜王倒是十分开心,连王后都呵呵笑个不停。

昫王最怕孩子哭,孩子闹,头都大了,悄悄对顾若影说:“以后我们要一个就好了,太多实在太吵闹了,头疼。”

顾若影就笑:“一个都不知能不能有呢!”

“没有也好,真的……太吵了……”昫王使劲摇着头。

他本来就没见过几个孩子,见到孩子就躲得远远的。他兄弟这几个孩子,他没有抱过一个。感觉孩子是个很恐怖的存在。当时子归出生时,因为爱屋及乌,所以觉得子归比别的孩童都要可爱许多,抱在手里就像是看到了婴儿时期的顾若影,美得很,可爱得很。可是一哭起来,就吓得他手抖,抱都不敢抱了。

“那你先回去,景妃娘娘说一会要我去她宫里,我得陪她会儿。”

路剑离点点头,对曜王称了事,就先离开了。

宴会结束后,景妃娘娘拉了顾若影的手,将她带到自己的宫里。景妃娘娘的宫里比起王后宫里显得雅致得多,没有那样奢华。

“娘娘你这宫里夏日住起来太清爽了。”顾若影赞美道。这位长辈让她感受到母亲的温暖,她从小在男人堆里长大,女子接触得很少。景妃娘娘因为顾若影的不弃,对她也是相当好。

“王上与你一样怕热。”景妃笑道,边让下面人端了冰镇的酸梅汤过来饮。

“娘娘疼我,我最爱这冰水了。在府里,我只要一喝昫王就得叨念我半日,很是烦人。”顾若影接过来毫不客气地就饮了起来。

“在我这里,你想饮多少饮多少,不用理他。”景妃见她一口气喝完一碗,又将自己的那碗也推给她。

“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顾若影喝得舒服了,终于想起来问事。

“你须得小心暄公主。”景妃让下人都下去,悄悄在顾若影耳边说。

顾若影拿眼神询问。

“找你来就是说这事儿的。我昨日听到她与俾女说,这下好了,顾若影肯定死定了。我也不知是何事,总觉得她恶意满满,就想着今日要与你说。总之你离她远点便是,阴郁得很的孩子,不如你敞亮。”景妃将自己听到的事情讲给顾若影听。

“我知道了,多谢娘娘关爱。”顾若影点点头,心里记下了。

她从景妃宫里出来,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总不过见了公主二三面,今日一起赴宴,公主见了她也是客客气气的,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更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过她。

“我有哪里得罪她了的吗?灼瑶?”顾若影问灼瑶。

就见灼瑶摇摇头,回道:“你们很少见面,更谈不上得罪了,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

可见是真见得少,主要还是长得普通,她与路修愁是亲兄妹,两个倒是生得像,取得全是曜王的缺点,而昫王则是神似美丽的母亲,昹王更像曜王多些。

她站在王宫庭院里想了一遍,还是没有想起什么,就打算回府了去问问昫王。

两人准备出宫回府去,可是从景妃宫里没有走出去几步,就在花园里被暄公主的贴身俾女秀莹给拦下了。

“昫王妃请留步。”秀莹恭敬地说。

“你是?”灼瑶问。

“我是暄公主身边的秀莹,刚才也在殿上。”

“哦,认出来了,什么事?”顾若影问。

“我们公主,有些事想请教昫王妃,她就在园子中等您,可否移步过去?”秀莹问。

“带路。”顾若影没有犹豫。

若不是景妃提醒,顾若影可能真的以为公主是找她有事,现在,她倒想看看这公主,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秀莹领着顾若影往花园深处去,那里有一个秀丽的小亭子。顾若影走过去,看到公主在亭子中坐着等她,身旁没有人,这秀莹是不会武功的,公主也不会。顾若影一边走,一边细心地听,这园中没有其他人。

难道真的只是问点事?顾若影又疑惑了。

她走了过去,见公主还穿着刚才在殿上穿的那件珊瑚色的宫裙,说明没回过宫,而是一直在这里等她,可能是看到她被景妃拉到自己宫里去了。特地让秀莹在宫外就拦着她。

可是这公主,本就不白净,穿珊瑚色显得人更黑了,再加上身量不轻盈,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臃肿。发饰梳着少女常梳的双平髻,本是想显得年轻些,但是这样的髻只把她的脸衬得更圆了。从背后看,你觉得她可能十五,再往前看,你会觉得她有二十多岁了,本来比顾若影小几岁,现在反而看起来大了许多。顾若影听说,她就要嫁去不忮国了。公主,郡主,不过于都是和亲的命。又有几人能像她一样嫁给如此爱自己的男人,想到这里,又不禁觉得她可怜起来。

“公主,昫王妃来了。”秀莹禀告说。

路修如回过头,站起身,朝昫王妃行了行礼,叫道:“昫王嫂嫂。”说着,亲热地拉了顾若影的手,将她拉到石凳上坐下。

秀莹退出了亭子,顾若影也朝灼瑶一抬下巴,灼瑶也退了出去。灼瑶倒是不担心,这两人都不会武功,这样子的来一百个也不是她们两人的对手。

“公主找我来是有何事?”顾若影问,她大方地喝茶,就算有点小毒,她也是不怕的。

“我就是……就是想问问,您也是和亲过来的,我有何需要注意的吗?您也知道,我要嫁去那不忮国了。”路修如可怜巴巴地说。

“礼数这些事我也不懂,不忮国与我们烨国往来甚少,所以我也不太了解那边的礼数,公主还是要去找个懂两方礼数的人问问才行。”顾若影笑着答。

“您这钗真好看。”路修如望向她的百合髻上插的钗,“我能看看吗?”

顾若影想,莫不是想拿来做武器,那给你便是。于是拔下来递给了她。路修如把钗拿在手里把玩,这个钗是昫王专为她制的,也确实精致过旁人的。

“礼数……礼数这些,有礼官在,应该是无妨,我是说与那不同国家的夫君相处,我……不知……”路修如又说。

她母妃去世的早,现在估计是没有人教她这些,所以看到顾若影也是他国嫁来,才来问的。

“男人嘛,勾引勾引,就会跟着你走啦!”顾若影打趣着笑道,还伸出个手指头做了人勾引的姿势。

就见路修如愣了愣。

“跟你玩笑呢!你真心待人,人也会真心待你,若他对你不好,你便写信给你两位哥哥,让他们给你出头,切莫放低身段就是了。”顾若影坐直身体,正经道。

“烨王待你真心,你为何要背叛于他?他那么爱你,不能让你做王后,你就马上转而投入了我二哥的怀里?”路修如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倒是把顾若影给听愣了。

顾若影冷笑一声:“公主知道得还不少。”

“你仗着生得美,对你来说,男人都是勾引勾引就可以了对吗?”路修如脸更黑了。

“那是自然,美就是女人最好的武器啊!我甚至看那男人一眼便可让他们着迷。而你,恐怕不行。”顾若影扬起头看着公主,故意挑衅道。她在等着路修如将那钗朝她挥来。

“我不会让你这样的女人得逞的!”路修如仍压低着声音。

“所以,你说我死定了,是要为烨王抱不平?还是为你二哥抱不平?”顾若影露出邪笑。

“只恨他都不曾正眼看过我,我却要嫁与别人了。”路修如眼泪流了下来,她举起钗,灼瑶立即飞身上前,拦住顾若影,两人轻轻一跃就退了开去。但是,没想到的是,路修如手中的钗却是落到了自己的腹部。

她虽不会武功,但是使的力也应该不小,血一下就流了出来。

“救命啊!杀人了!快来人啊!昫王妃把公主杀啦!”秀莹像排练过的,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发出巨大的叫声。

马上引来了巡逻的侍卫、路过的俾女、女官还有王后。

“没想到是苦肉计。”顾若影冷笑一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